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四十二章?争道
    王煊立身在陈旧的街道中,这座城市中只有他和圆脸少女是活人,其他妖魔,还有列仙后人都随风飘动,吊在建筑物上,瞪着眼睛,舌头全部伸出,死的相当不体面。

    他没有立刻出去,附近还有更多的人在埋伏,有人盘坐山头上,有人站在密林中,都在安静地等他出现。

    显然,他在广场中的火堆前,手持斩神旗,以它庇护己身,泄露了的身份。

    “王煊道友,我与你一见如故,请出来一叙。”祁连道再次温和地开口。

    “你是谁?”王煊看着他,这个人身上难道有什么古怪的器物,他心中有些猜测,刚才居然让斩神旗异动!

    “我名祁连道,你我天生有缘,注定会在修行界的史书上留下一段笔墨。”妖祖的次子微笑,他的身份很敏感,在场没有谁比他的来历更惊人。

    他的父亲是与张道陵、苦修士、魔祖并立的人,是妖族最古老的巨头,在大幕后方威名赫赫,称尊做祖。

    “哦,是你,我知道了,大侄子。”王煊点了点头,面色平静,心中有谱了。

    老张说过,在来旧土的路上时,曾在飞船上遇到过此人,开始这个疯狂的祁连道还想生吞老张呢。

    但张道岭是什么人?一把攥住他的脖子,让他当场改口叫张叔。

    王煊和老张关系不错,虽然没有称兄道弟,但他觉得,每次谈话时,也差不多是平辈论交。

    所以,他给自己升格了,看着这个疯狂的妖族亲王,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也是自己的大侄子。

    附近,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后眼神诡异,面皮都在抽动,表情那叫一个异样,都憋着呢。

    祁连道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这么和颜悦色,面带微笑,谁敢不给面子?

    事实上,身为妖祖亲子,很少需要他动手,无论走到哪里,各方都要躬身见礼,对他敬畏无比。

    他么的,现在有一个不识好歹、不知死活的旧土猎物,上来就喊他大侄子?

    “你找死吧!”祁连道声音冰寒,再也没有兴趣挂着笑容,眼神冷酷,露出疯狂的杀意,显现本心。

    “你不是妖祖的儿子吗?前不久刚和他见过,共同签署了粗糙版本的新誓约,我和你父亲平辈论交。喊你大侄子,你有意见?”王煊平淡地问道。

    他自然不会惯着这个祁连道,管你是不是妖祖的亲子,他早就得到老张预警,这个妖魔就是冲着他来的,要夺斩神旗!

    王煊冷笑,此人要坏他性命,夺他的绝世异宝,注定没法善了,他哪里还会有什么好言语。

    虽说他的境界没祁连道高,但该有气节还是要有,不能因为这是一个妖魔亲王,就不喊他大侄子。

    “哇了个鸡!”祁连道想一把拎过来他,直接掐断他的脊椎骨,一个人世间的小修士也敢作死,一会儿直接打死就是了。

    “折断了你全身的骨头,一根都不给你剩,我拿去喂狗!”祁连道冷漠地说道。

    他本就不正常,是真正的祁连道斩出来的一团疯狂的意识,有以各种天妖之血培养出不死肉身。

    “白虎真仙何在,去把他给我拿下!”王煊开口。

    众人面露异色,这家伙……摆谱呢?还真是淡定,在这里调兵遣将,可是哪里来的真仙?

    然后人们就看到,一个尺许长的小白虎蹦蹦跶跶,从后面跑来,而后光影一闪,化成圆脸少女。

    “是你,白玉仙?!”祁连道一惊,真是那头白虎?

    其他人也都惊的不轻,白玉仙,大名鼎鼎,妖主身边的亲信,实力极其强横,赫赫有名的白虎天妖。

    许多人脸色都变了,看向王煊时露出惊容,他还真是和一群大人物走的很近?连白玉仙都出现在他的身边!

    王煊诧异,小白虎这么厉害?看那群人的样子,圆脸少女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蠢萌,似乎是个狠茬子?

    “祁连道,你果然元神有病。”白虎真仙开口,圆脸带着嫌弃之色,开口就给妖祖的次子扣了顶帽子。

    王煊异样,不久前她自己还沉浸在那部精神病重度患者留下的经文中呢,现在居然奚落别人精神有问题。

    显然,无论是祁连道还是白玉仙,都知根知底,妖祖与妖主不睦,后者席卷天下,要取而代之了。

    “白玉仙,你想与我为敌?”祁连道寒声道。

    “我想打你就打你,不服吗?”圆脸少女扬着下巴就向外走,并示意王煊看着点,把她送出去。

    王煊发现,低估这只大猫了,看样子离开这座旧城的火堆后,她还真能在这片异域中横冲直撞。

    “祁连道是吧,我和你切磋。”魔四忽然开口,纯净的笑容下,是钢铁般的意志,还有异常强大的自信。

    他居然要和妖祖的亲子动手,他虽然是魔修中的第四代核心人物,但终究还只是后起之秀,两者间的年岁差的非常大。

    许多人都深感意外,颇为吃惊,连王煊也诧异,这个魔修怎么要替他出手?

    魔四向这边看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然后再次面对祁连道时,有股无比强大的气势升腾而起。

    他宛若一尊绝世真魔走来,压迫的人要窒息,让周围的许多超凡者都不由自主的倒退。

    所有人都不理解,感觉他没有必要同祁连道对抗。

    王煊双目深邃,发现丝丝缕缕的痕迹。刚才魔四在盯着他的眉心凝视,以特殊的魔眼观察,想要看透他的灵魂最深处的景象,其眼中有莫名的光彩,笑的意味深长。

    别人感应不到这些,但是王煊的精神天眼捕捉到了!

    他心头一动,若有所觉,刚才魔四似乎动用了某种异术,在试探着什么。

    王煊有了联想,他这次身披重甲,化身为古代将军,曾以金色竹简上的元神古法遮掩自身,同时借鉴魔修的无上经义——元神棺椁法。

    “他该不会误会了吧,认为我的元神中沉睡着魔修一脉的古老强者?”

    事实上,王煊猜对了。魔四踏足现世某座城市时,第一时间便有感而发,怀疑他们这一脉有前贤沉睡在精神力天生强大的人的意识深处。

    魔四认为,当年他们这一脉消失的魔皇可能回了人间,一直在蛰伏。

    直到在这片空间入口那里看到王煊装扮的古代将军,感应到他的元神深处有魔修无上功法的气息,魔四立刻就多想了。

    现在近距离内,他又一次观察,并且他通过斩神旗判断出此人是王煊后,他越发觉得,猜测成真。

    当他思及王煊的种种异常,拥有特殊的内景地,可以在这片枯竭的旧土中修行,晋升速度非常快,那么一切就能解释的通了。

    魔四不认可魔祖,认为他这一脉才是正统。

    现在,他绝不允许王煊出事儿,谁都不能打扰那个在王煊意识深处休眠的前贤。

    “乳臭未干,一个毛头小子为了所谓的名望,也敢来挑衅我?”祁连道脸色阴沉,他很不高兴。

    魔四笑了笑,一语不发,只身向前走去,而后便出手了,轰的一声,惊天动地。

    所有人都惊悚,他的力量太强大了,可以和妖祖的亲子硬撼,不弱下风,一只洁白的手掌抵住了祁连道的恐怖拳头,他纹丝未动。

    “杀!”

    两人爆发大战,所有人都动容,他们摧枯拉朽,撕裂前方的山头,随着他们的动作,整片山地都在起伏动荡。

    王煊凛然,逍遥境界的生物异常强大,太危险了。

    他暗叹,自己晋阶了,这次并没有将这群人震落下来,果然是老陈多想了,并不是因为他破关,撼动了别人的境界。

    “也或许,我不是在虚无之地突破,回头去那里再试试看。”王煊心中琢磨。

    然后他伸手,向着圆脸少女索要,马上就要出去了,留影水晶说拿到手就拿到手,不能遗忘。

    “不给的话,你就自己在这里呆着吧!”

    “给你!”小白虎瞪着眼睛,不开心,心中咕哝,妖主,对不起了,我不是有意的!

    刷的一声,一块水晶一闪而没,被王煊收了起来,他带着白玉仙走出这座古意盎然的城市。

    “王兄,我对你没有任何成见,相反很欣赏,但是,斩神旗关乎我的道途,我不得不下场,这不是你我个人间的恩怨,这是关乎前路的道争。”

    齐成道走来,雪白战衣一尘不染,带着歉意,气息强大慑人。

    “我去对付他,你将留影水晶给我!”小白虎低声说道。

    “那篇经文……我传下后半篇。”王煊说道。

    “也行!”小白虎觉得,带回去一篇无上经文,妖主肯定不会责罚她,说不定还会很开心。

    当然,最重要的是,如果能得到完整的无上经文,她自己也会非常开心。

    圆脸少女冲了出去,如同一道白光和齐成道碰撞在一起,咚的一声,那里的山崖爆碎了。

    她的真身若是来到现世,自然比齐成道境界高很多,但是,受限于天花板,她只渡过来部分元神和仙命,实力越强的人,旧约针对的越厉害。

    原本和齐成道站在一起的清丽出尘的女子——明曦,此时微笑,向前走来,面对王煊。

    她一身月白长裙,超凡脱俗,颇有不食人间火的出世风韵,她浅笑道:“王兄,对不住,我对你没有意见,只是涉及到前路,免不了争道,成道他需要斩神旗,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