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四十七章?该震一震了
    陨石应该有碎片留下,但是现在早已不见了,大概率是很久以前就被人捡走,让他一阵沉思。

    “只是较为接近真实之地的超物质,但终究还不是,并不足以引发质变。”王煊摇头。

    但这依旧让他遐想,宇宙深空中竟有这样的陨石落下,还有更大的源头吗?

    漫长岁月以来,列仙并没有闲着,在宇宙不少神话星球上都留下了足迹,但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发现。

    如果能找到一颗接近真实的超凡星球,那么很多事都将改变,即便出现不了新的神话体系,但也能为现有的超凡世界续命。

    “这块陨石,和神话一样也只是一场意外吗,偶然出现,找不到源头,如那无根之萍。”

    他在这里寻觅,确实只有残迹,并无真正的碎块等。

    他认为,前人一定仔细找过了,且进入过星空搜寻,但没听说谁找到出路。

    “这种物质的等级,最多也就是和虚无之地的银色能量相仿。”王煊评估,无论是从质还是从量来说,都难以改变大势。

    然后,他就盘坐下来了,安心修行,接引那种奇异物质为己用。

    上一次,他在虚无之地有所悟,在人世间这个阶段,就是要寻找接近真实的力量,强大自身。

    找到的真实之力种类越多,越强大,他将来突破到逍遥游时越猛烈,那时即便是正在腐朽的神话也难阻他。

    就这样,他反复提炼,以精神天眼分辨,排除其他超凡因子,只汲取那种陨石物质,身体渐渐发紫。

    而后,轰的一声,他的身体近前,雷霆乱炸!

    王煊眼冒金星,那种红色烟霞经过萃取,真实颜色为紫色,居然有这种副作用,伴着闪电,难怪这块区域中化成雷泽。

    “让我想一想,谁的雷道手段强大?”瞬间,他想到了红衣女妖仙的父亲,剑仙子说过,那是一个绝顶强大的方士,掌握雷霆布雨。

    当年,该不会是被他捡走了陨石碎片吧?王煊多少有些怀疑。

    不过,现在考虑这些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他提炼这种物质,纳为己有,同时也在被动引雷淬体。

    血池中,烟霞阵阵,释放出的超凡之力更为浓郁了,那是因为王煊不取连着地脉的普通超物质,都被他排了出来。

    “动静这么大,他在水底下做什么呢?”一位人族修士狐疑。

    “真的在修行吗?折腾出这么大的水花。”一位妖修也开口。

    齐成道的脸色顿时冷冽下来,喝道:“闭嘴!”

    他自然知道没有变故发生,只是那个王煊在水下发疯炼化超物质,又全部挤压出体外,实在是瞎折腾。

    远处,顾明曦脸色骤变,坐不住了,连周青凰都快拦不住她了。

    “明曦,没事儿,他不会乱来!”

    “周青凰,我被你坑惨了,你就会儿说这种话,要不然把你的身体也扔进去试试看!”

    雷泽中来了不少超凡者。

    最为恐怖的是,一道血光横空而来,强大的血神猿出现,身后的肉翼非常宽大,遮天蔽日般。

    他血气滔滔,远比其他妖修要强盛很多倍!

    他三头六臂,满身红色长毛,三颗脑袋后面都有神环,威猛而又狰狞,像是魔神降临此地。

    “我说过,这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妖修之外,任何人不得踏足!”他平静地开口。

    身为妖圣之子,他的血脉足够的强大,兼且自幼便被严苛的培养,一身道行摄人心神,盯着血池这里,一步一步走来。

    “不过也好,我正要找他呢,对斩神旗神往已久!”他咧嘴笑了笑,道:“王煊?打杀就了!”

    王煊在池底炼化陨石物质,汲取紫色精华,对外面也有感应,他的神觉十分敏锐,感受到了某种威胁,开口道:“齐护法,暂且拦住他,我现在不宜出关。”

    起初,齐成道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王煊又一次提及他的名字,他的脸色才猛地阴沉下来。

    原本他想漠视,就这么放任血神猿下去杀闭关的王煊,他自己也要找机会动手,结果他升格为护法了?

    “真是给你脸了吧?”他神色很不好看。

    “你想借刀杀人,让我除掉顾明曦?”王煊开口。

    齐成道想跳进血池,立刻宰了他,真不甘心啊,凭什么为他护法,但是眼下当着众人的面,他还真不能翻脸,不能逼王煊辣手摧花。

    “猿兄,暂请止步,还不能出手。”齐成道开口,捏着鼻子忍了,闷了一肚子火气。

    血神猿笑着道:“齐成道,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是天仙之祖齐腾最欣赏的后人,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作态,这种身份没用。”

    他咧嘴时,露出雪白的獠牙,真是一点也不在乎,继续向前走去。

    “猿兄,你误会了,我无意与你为敌,我的一位友人被他劫持,我心有顾虑,不得不暂时隐忍。”齐成道解释,他自然不愿意平白与人为敌。

    血神猿向前走了几步,俯视血池下方,道:“原来是个女子,好像叫什么……顾明曦?她都这样了,留着她干什么,杀女证道,就是此时,明你道心。还不动手,留着她过年啊?我帮你!”

    血神猿一巴掌就向池中拍去,相当霸道的出手了,想将下面的两人都打死。

    齐成道脸色顿时黑了,这个该死的红皮猴子,满嘴妖魔语,这等于是在逼得他动手。

    轰!

    他如闪电横空,一掌向前拍去,和血神猿对了一掌,搅起如同十二级飓风般的能量狂暴,血池的水倒灌向天,附近的山地被撕裂,数千上万斤的的山石都被卷了起来。

    血神猿冷笑,三颗头颅后方各有一道光环,全部变得无比绚烂,飞了出去,神环碰转,铿锵作响,要将齐成道锁住。

    哧!

    齐成道的额骨发光,天生的纯阳真骨,激射神圣之光,璀璨而慑人之极,将三道神环撞开。

    两人动手,让所有人皆惊,果然强的离谱,引动了雷泽的闪电,风雷阵阵,惊的许多超凡者远去,不敢临近这里。

    “齐护法,你和他在演双簧吗?离血池一点,你们要是再接近这里,我就送你一颗美丽的头颅。”王煊在血池中传音。

    齐成道和血神猿对视,他暗自传音道:“猿兄,还请相助,稍待片刻,总有杀他的机会。”

    “可以,我给你面子。”血神猿暗中回应,和齐成道罢手,不再厮杀,停在远处。

    更远处,顾明曦有些沉不住气了,身为当事人,众目睽睽之下,被拘押在池底,实在让她倍感煎熬。

    “冷静,你要向好的方面想,你的肉身在池底蜕变呢,新生的你更加强大!”周青凰扶了扶雪白鼻梁上的眼镜,这样安慰道。

    “周青凰,你再说这种话,我和你翻脸!”顾明曦现在又急又气,道:“要不把你的肉身给我,咱们两人置换如何?”

    “好呀,没问题。”周青凰笑吟吟地点头。

    顾明曦顿时警惕无比,道:“你这妖女,想胡来吧?反正又不是你的身体!”

    “你想哪里去了,我是觉得,我和他熟,可以谈判。”

    ……

    另一个方位,血神猿对身后的妖魔传音,道:“你们谁擅长土遁?”

    妖里妖气的陈永杰第一个站出来,道:“我,精通穿山破土神行术!”

    最近他都和一群妖魔混在一起,倚仗从老钟书房得到的那么多经文,找了一篇绝密心法,改头换面,将自己弄的妖气浓郁无比。

    现在他又跑到这里,主要是因为,告诉了王煊这里有造化,能够破关,他怕王煊万一突破,将他震落下来。

    “有胆气吗,敢入血池去干掉那个王煊吗?”血神猿问道。

    “有,愿为圣子分忧!”陈永杰很硬气的开口,将胸脯拍的邦邦响。

    附近,一些妖魔腹诽,你还真会拍马屁,妖圣的私生子直接就被你喊为圣子了?

    血神猿给了他一张鲜红的符纸,道:“进了血池,掷向他就可以,抵得上我全力一击!”

    最后,他又补充道:“嗯,活着回来,我收你当亲信,现在可用的人太少了。”

    陈永杰顿时表忠心,而后从原地消失,没入地下。

    血神猿面色冰冷,收什么亲信,炮灰而已,让他随便去碰碰运气,成功固然好,失败也所所谓。

    至于他自身,用土遁去杀一个七段的人类,实在丢不起那个人,他自恃甚高。

    陈永杰嗖嗖的钻地而行,他现在是六段巅峰,只差一线就迈入七段领域了,可以绝杀九段的生灵,在现世也算是强者了。

    王煊警醒,他的精神天眼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异常,但他立刻洞彻了本质,看出是老陈来了。

    陈永杰暗中传音,告知了原由,又道:“这次你会不会震啊,我等在这里不走了。”

    “不久前我破关过一次,但没有震。”王煊告知情况。

    “你七段了?”老陈无言了,他以为自己追上了王煊,结果发现,依旧落后了。

    “不管了,我躲在土层中不回去了,这张符纸找机会打那头大猴子自己身上!”老陈说道。

    他认为,王煊不久前没震,有可能因为不是在虚无之地破关,他可不想想辛辛苦苦突破了,万一再被王教祖给震落下来,还是守在这里保险。

    王煊接引紫色的陨石物质,觉得差不多了,在这里普通的超凡物质很多,但是那种奇异物质有限,他吸收到现在也只是接近七段中后期而已。

    他感觉还是虚无之地靠谱,需要去那里破关为好,顺便如果能将这群人都给震落一个境界,那就美妙了。

    “大概率和我无关,但是,万一又巧合呢?大幕中的至宝没准又要作妖,该去震一震了。”王煊决定,再去飘渺之地走一遭,震众人试试看。

    旧土,张道岭又来了,和女方士通话,问她要不要去外太空中的异域空间,旧地重游,看一看那群年轻人是否会给人惊喜,有非同一般的收获。

    雷泽中,血神猿盘坐下来,嘴里含着一颗神珠开始修行,这是他不久前在一处遗迹中得到的瑰宝——上古天妖留下的妖丹残块。

    他准备再破一关,到时候谁能压制他?整片异域空间都将以他为尊,有造化都将被他先洗劫一遍!

    当年齐成道刚出生时便额骨发光,生具纯阳之骨,感觉敏锐,第一时间发现不远处的血神猿情况不对,身上有极其强大的上古大妖的气息。

    “嗯,他得到一颗妖丹?不行,我也得想办法晋阶,罢了,我的那滴天髓还是提前用掉吧。”

    齐成道警醒,绝对不能让血神猿在这里所向披靡,到时候谁都将竞争不过那只大猴子,那就麻烦大了,他也准备借稀世奇物破关!

    某一片秘境中,祁连道满身霞光,妖气冲天,一身力量汹涌彭拜,自语道:“再怎么说,我也是妖祖之子,今天动用一片天药花瓣,强势破关,打杀你们全部。只是可惜了,我原本想留着,在现世重新接近地仙境界,无路可走时再服食。”

    “嗷呜……”圆脸少女兴奋地叫道:“居然发现上古白虎族的洞府,太开心了,让我找找看,能不能在这里破天关。”

    血池附近,周青凰戴着眼镜,尽显知性美,看向顾明曦的元神,道:“明曦,你要不要和我换肉身啊,我愿意的。”

    “不换!”顾仙子果断拒绝,怕她顶着自己的肉身去瞎折腾。

    周青凰没有强求,道:“暂时不换也行,你看齐成道还有那只红毛猴子都不对劲儿,在努力冲关呢,我们也需要赶紧提升实力。”

    “我连肉身都没有了,怎么提升?”顾明曦不开心,瞪了她一眼。

    “我有啊,你进来,我们暂时共用一身,我这里有一门元神共修大法,我们一起修炼,或许能因此破关!”

    “呸,就知道你不正经!”顾明曦警惕的看了她一眼。

    “你说什么呢,我也是女人!”周青凰邀请她尝试,一起修行,并暗中告诉她,自己有一种精神大药,可助修行冲关。

    “真的?”

    “真的!”

    “该震一震了!”陈永杰不淡定了,听王煊说要再走那条新路,他比正主都还略显激动,颇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