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四十九章?威震天
    “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这次有没有出现巧合?”王煊自语,靠在粗糙的池壁上,精神体大面积的焦黑,浸泡银光蒸腾的液体中,他在恢复精神。

    身上焦黑色的老皮不断脱落,那是精神胎衣的又一次剥离,元神获得新生,他正式破关成功,进入第八段!

    “容易上瘾,痛并快乐着,我又晋阶了。”这种感觉真是复杂,地狱级的磨砺,让他痛苦难忍。

    但是当安静下来,躺在这里后,一切又是如此的美妙,他全身都轻松了,这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当他睁眼后,双目中银光一束束飞出,但在那眼底最深处,却也有奇异的符号一闪而没。

    那是红色物质,云霞化光,化火、化雷霆、化劫,百炼精神体,终于被他吸收并炼化了丝丝缕缕,纳为己有。

    在他的精神天眼深处,双目各自出现一枚红色符号,随着他开阖,随着的念头而动,可以交织出神秘纹络。

    殷红的纹理,像是他流下的血色眼泪,落入虚空,向前滑落,纹理开始扩张,能短暂锁住狭小的空间。

    王煊默默体悟,这次的收获实在太大了!

    随着他猛然发力,当双目怒睁时,那片狭小的空间内,殷红纹络收缩,绞杀,破坏力异常恐怖。

    “锁住狭小的空间,可以在里面进行……单方面的屠杀!”他自己道出了本质,简单的话语蕴含着杀劫之力。

    王煊坐在池中,平和而安宁,认真理解自己的新获得的力量,他沉静无声,像是画中人。

    付出不见得有回报,但不付出永远不会有回报,现在,他收获了一种新奇的能力,强大的惊人!

    最近,他都在拿性命来接引红色物质,在生死间解析与对抗它,现在他看到了黑暗中最为绚烂的一道光。

    王煊提醒自己,平日尽量有所保留,不轻易动用,一旦动用,那就意味着要死人了!

    无论是红色能量物质,还是那种超凡血纹,等阶都高的离谱,他不会随便暴露出去。

    他静坐了很久,比之生死磨砺的时间还要长,在这里休养精神,并将这种能力参悟透彻,非常满意。

    直至最后,他缓缓起身,自语道:“再去巩固一下,淬炼精神天眼的能力。”

    他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了,万一与新的神话路有关呢?那就多震一震,就这样他又要开始了。

    外太空,异域空间,血池附*******静很久了,应该没事了吧,风波过去了。”血神猿神色难看,三颗脑袋后方,那对应的三道神环都暗淡了。

    刚才极其异常,震个不停,人生都仿佛在剧烈颠簸中,他的命土不得安宁,他不仅冲关失败,还掉境界了!

    “我要修回去,还好,我有上古天妖的残丹!”即便如此,他也很肉痛,那么多天妖之力都浪费了。

    齐成道也默默取出一块灿烂的水晶,解开封印,又吸了一点天髓,这属于天命物质,半滴就可改命。

    他每次都吸丝丝缕缕,特别节省,但是刚才……他的心都在滴血,眼泪差点落下来。

    “明曦,咱们共修,双修,重头再来。见鬼的老天,温柔的摸头杀,我恨你!”周青凰翻白眼,招呼顾仙子继续,准备好精神大药,想将跌落的境界重修回去。

    “我的天药,那片花瓣白服食了。”某片秘境中,妖祖亲子祁连道低吼,肺都要气炸了。

    他没有急着服食第二片花瓣,因为真的怕了,万一再震呢?直到等了很久,按照前段时间的传闻来看,“天震”应该结束了。

    最近,现实的超凡者都有经验了,所有的震动,都是有规律的,节奏很稳定,现在看来,寂静周期足够长了,这次的风波确实过去了。

    他不放心,依旧在等着,直到最后确信……没事儿了。

    “耽搁太久了,我在这里体悟新能力,居然耗费了比修行和远行还多的时间,我当继续勤勉。”王煊叹气。

    然后他一头扎向黑暗的虚空中,又去“截杀”红色霞雾了,誓要战胜自己,将地狱级酷刑当成新生之路。

    “啊……不可原谅,上天你何其不公,盯上我了是吧?!”祁连道面孔阴沉,刚服食下第二片天药花瓣没多久,他么的又震上了。

    他怒发冲冠,凌空而立,面对苍穹,报以诚挚而激烈的“问候”。

    “无法无天了是吧?””血神猿也炸毛了,一口吐出上古天妖丹,恨的脑后的神环都簌簌乱颤,他三头齐吼,六臂共摇,想将天给捅个大窟窿。

    “喵的,嗷呜!”白虎族的上古洞府中,圆脸少女在虎穴中打滚,圆脸气鼓鼓,大眼瞪的溜圆。

    旧土,深空飞船基地中,老张把铜镜盖在脸上,镇封自己,一动都不动,如同石化了,想要熬过这次“天震”。

    可是几个热心的年轻人,认为他不仅身体出了问题,僵硬在原地,连心智都出了状况,不然怎么嚷着要讹人?所以,他们将老张给搬起来了,要送他去医院检查身体。

    “别搬,原地放下,你们这不是救人,我站在这里不动就是在自救。我两千多岁的人了,不会说谎,真讹你们别后悔!”老张急眼,然而没什么用,他只能用双手将镜面捂在自己的脸上。

    ……

    这次巩固精神天眼,加深修行,王煊觉得效果极佳,当结束时,他已经站在八段中后期了。

    外界,一地鸡毛,一群人脸色惨白,但凡破板级的天纵奇才都有些惨,这次“天震”主要针对他们。

    许多人沉默,这次完全不讲武德,不讲天理,震动都停下了,彻底风平浪静,结果又经历了一次“二进攻”。

    至此,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太坑了,天药、精神大药、妖丹、天髓,哪个不价值连城?

    “实在没想到,天震中也有‘二次元震’。”有人愤懑。

    王煊上路,拥有强大和饱满的精神状态,神采奕奕,他手持斩神旗,冲向黑暗虚空的深处。

    他准备接近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去挖陨石,验证心中所想。

    “我的实力大幅度提升了,如果陨石中也蕴藏着神秘能量,那么我会变得更强。”他很希望找到新的力量。

    同时,他在琢磨,红皮猴子、祁连道等人是否降级了?如果为真,这种感觉似乎……很奇妙。

    “我升,你们降,这……真不错。”说到最后,他忍不住咧嘴,笑的非常开心,有些灿烂。

    此时,外界,陈永杰的感觉也不错,听着外面的怒吼声,他不得不叹:“王教祖简直可以改名叫威震天,震起来威力越来越大了。”

    王煊耗费几个月的时间,出现在陨石坑外不远处,赶到了虚无之地的最重要与最特殊的地带。

    以他的角度来看,陨石坑挂在天穹上,天地颠倒过来,坑道通向漆黑的天幕后方。

    坑中,绚烂的烟霞流动,全是红色物质,比王煊所对抗的那些红色霞雾浓郁很多倍,毫无疑问这里更恐怖。

    最为重要是,此地有一些稀薄而真实的晶莹颗粒混在烟霞中,疑似真实之地流动过来的无价产物。

    陨石坑很深,确切的说是一条路,连着未知之地,让人强烈想要探索。

    仅是在途中,坑道内就有让人疯狂的东西,洁白的花树在云霞中摇曳,不凋零的长生之花神圣无比,光雨点点,清香缭动。

    列仙在它面前都显得很俗气,唯有它不染烟火,超凡而纯净,不朽又无瑕。

    这次,王煊压根就没有想穿过陨石坑,前往它连着的神秘之地,关于真实的源头,现在他的还无法真正踏足。

    陨石坑中有红色颗粒晶体,属于真实之地的跨界物质,太过可怕,他裹着斩神旗都扛不住,旗面都曾焦黑过。

    “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总有一天,或许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横渡过陨石通道。”

    王煊找了一处离通道非常远的地带,慢慢接近遮在黑暗天空中的陨石,准备敲打,开挖。

    “叮!”

    他用斩神旗的旗杆触及陨石,看起来很粗糙的石质居然发出金玉之音,清脆悦耳,而且很结实。

    如果是一般的陨石,早就被斩神旗戳碎,大片齑粉落下了。

    王煊开始发力,以斩神旗为工具,正式开挖!

    像是玉石在撞击,似大珠小珠落玉盘,清冽而好听,接着石屑出现,很快有石块脱落下来。

    “咦,真的有非凡物质!”王煊动容,这才剥开浅浅的一层石皮,就有一股生气弥漫出来。

    而在陨石深处,似乎还有什么更为惊人的东西!

    他用手触摸,掉落在手中的石块,粗糙,有质感,带着超凡属性,而且蕴含的生机接近“真实”。

    “难道说,外太空,异域空间,血池中的那块陨石真的是从这样的地方被带出去的,坠落在那里?”

    王煊不可能不多想,他用手摩挲,仔细感应,石皮蕴含的奇异物质较为稀薄,但品阶极高,还需要向里挖。

    “我如果从这里凿出一条通道,是否能够进入真实之地,抵达神秘世界的源头?”他露出异色。

    石屑落下,王煊用力开凿,丢下一些石皮,挖到了带着浓郁能量的石块。

    “这陨石中有东西,似乎藏着什么,热烈而旺盛,蛰伏在陨石核心深处。”他没停下,还在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