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杀了一千三百二十七遍
    王矿主精神天眼神芒所至,那紫色巨宫的残影迅速消失,连那女子悦耳的笑声也倏地隐去。

    他露出凝重之色,这么快吗?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矿洞中寂静无声,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巨宫,也无妙龄女子的笑声,这里只是单纯的陨石通道。

    他向前走去,紫雾像是河水流动,冲击在他的身上。但他步履坚定,沿着古老、漫长岁月来都无人走过的古矿寻觅,洞壁确实看不出人为开凿的痕迹,纹理走向自然。

    突然,他神觉有感,发现浓郁的生机,在那前方有洁白的东西在动,像是美女蛇,蜿蜒而行。

    接着,他又听到笑声,可是,当他以精神天眼捕捉,却没有看到人,且声音迅速消退。

    王煊走了过去,顿时睁大眼睛,看到了什么?地上雪白晶莹,如羊脂美玉,那是……

    植物的根须,却是这么莹莹灿灿,洁白无瑕,看起来神圣无比,仙气腾腾,感觉比列仙都要出尘,都要圣洁。

    分明是一段根茎,但却给人这样的感觉,仿佛它才是仙,而所谓的妖魔、列仙等都是凡夫俗子,带着红尘气。

    王煊露出惊容,这该不会是陨石路中那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的根茎吧?

    他顿时激动了,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站在根茎近前,它居然在动,不是很快,想要离开这里。

    “这矿洞离那株长生之花不远了?”王煊盯着看了又看,在天眼下,一切无所遁形。

    没有什么凶煞,也无让人不安的力量,相反,这株接近真实的根须散发着让人静心凝神的气息。

    “该不会是长生之花通灵,化成那个女子了吧?”王煊露出疑色,不然为何,每当他动用天眼,对方就嗖的一声消失。

    王煊看着水桶粗的雪白根须,这应该还只是一段末梢,那主根得多么粗大?远观那长生之花还没觉得怎样,原来地下根茎这么惊人。

    “暂时吃不到长生之花,吃长生根须,估计效果也不差吧?”然后,他就看到白光闪烁,各种光雨蒸腾,同时远处再现声音。

    王煊开口:“果然是你,放心,我不会伤你主体。嗯,为了寻找新的神话力量,我只需要一点长生汁液晋阶。”

    雪白根须如大蛇般,竟跑了,速度很快,王煊立刻追赶,元神状态,缩地成寸,片刻就追上了。

    这终究是一株药,没有什么大法力,被他捉到雪白根茎。

    “我就吃几口,绝不贪嘴!”王煊进行安慰,这可能是比天药还惊人的东西,有可能是真药,甚至是道药。

    “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居然……就这么接触到了。”王煊没有耽搁,为了避免意外,快速咬了一口。

    雪白根须破皮的刹那,浓郁的芬芳顿时逸散满矿洞,这种香气太诱人了,令人馋涎欲滴。

    咕咚一声,王煊大口吞了一口,他浑身都冒光雨,元神离地飘起,有种要成仙般的错觉!

    三大口“长生汁液”下去,他居然有种饱腹感,这是喝饱了?

    他刚松开,那条雪白根须嗖的一声就不见了,他不紧不慢的跟了下去,对那洁白的花朵念念不忘。

    顺便,如果能够从这里偷渡到真实之地,那实在太美妙了。

    有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前方仙乐阵阵,琼楼玉宇在白雾中浮现,在紫色光雨间矗立,朦朦胧胧,简直像是进入了天界。

    轻歌曼舞,有飘渺动人的身影,在那里起舞,发出歌声。他加快脚步。

    “我这是走入真实之地了?”王煊震撼,从这处矿洞走出来后,前方豁然开朗,一片蓝莹莹的湖泊,澄净而神圣,全是仙道物质在蒸腾。

    湖的对岸是各种仙宫,成片的神殿在晚霞中发光,天女飞舞,仙子横空,神花玉树到处都是,点缀净土中。

    仙湖岸边停着一艘金色的大船,居然是以羽化神竹制成的,这也太惊人了,原本的竹子需要二十几人才能合包过来,被挖空,成为天然的大船。

    尤其是,在湖泊对面,那片仙宫附近,羽化神竹成片,这可是大幕后都近乎绝灭、再无踪影的仙道植物,在此地成为景观。

    “真实之地?!”在湖泊前,有一块石碑,铭刻着看不懂的文字,但是可与精神共振,让人明白是何意。

    “我真的来到了目的地?!”王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实在出乎意料,今天真的是鸿运当头。

    当然,他虽然觉得有些上头,飘飘然,还没有彻底昏头,以精神天眼捕捉对面的情况。

    结果瞬间,他双目剧痛,眼中落泪,像是血淌落下来,让他一个踉跄,觉得天旋地转般要栽倒在地上。

    “擅闯真实之地,窥探至高净土,当罚!”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口冰冷的剑锋抵在了眉心前,莹莹灿灿,那是一口仙剑,绝世锋锐无匹。

    “眉心,心脏,自己各戮一剑,免过死罪,否则,令你形神俱灭,永世沉沦!”

    威严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响起,像是天雷般,震的他步履踉跄,已经站不稳了,那是何等的神威?

    这是真实之地的生灵吗?看不到身影,一个可以俯视他的强者,这是在号令他,不遵守命令就要对他用刑,杀他元神!

    王煊用力摇头,攥紧斩神旗,他心中有些恼怒,刺穿自己的眉心和心脏,这元神大概会被废掉。

    他有些怒意,对方太严苛了,他纵然有不妥之处,对方也不至于这样冷酷对他。

    再说,他能有什么不对,寻找真实,想为超凡续命,找到一个新的神话世界,这里的人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他猛然举起斩神旗,自己废掉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他宁愿反抗被杀,也不会做个软骨头臣服并废自身。

    然而,他心底最深处,却是升腾起强烈的不安,而且斩神旗轰鸣,不断晃动,要摆脱他的手掌。

    “这旗子有些意思,呈上来让我看看是什么年代的东西,看着略微眼熟。”那人冷漠开口,可是,王煊却看不到他。

    但是,他怎么会主动交出去,猛力攥住,摆开攻击架势,想轰击对方,然而,他自身再次毛骨悚然。

    “不对,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做会杀死我自己?!”他用力摇头,拼尽力量,怒睁精神天眼。

    这一刻,他眼底深处的血色纹理交织,像是向外滴落了一滴血,而后蔓延,轰的一声,像是击溃了什么。

    他下意识动用了那种新得到的能力,锁定一方狭小的空间,而后绞杀!

    接着,王煊昏沉的头脑略微清醒,他看到了真相,他手持斩神旗,对准自身的头部,要轰杀向自身!

    “我……”他震惊了,自己为什么要自杀,刚才分明是要攻敌,怎么现在是这种状态?

    难怪斩神旗剧烈晃动,那是因为,被他初步炼化了,刚才是在示警,它并不想杀他!

    虽然是精神体状态,但是王煊感觉自己的冷汗冒出来了,刚才的经历也太邪性了!

    然后,他看向前方,哪里有什么琼楼玉宇、神殿、古刹,更没有什么湛蓝色的仙湖,至于羽化神船,想都不用想,根本不存在。

    “我的精神天眼刚才都被蒙蔽了,睁不开,所见都是幻象?”

    甚至,王煊严重怀疑,早先睁开精神天眼时,是否也是自己的错觉,其实并未动用,他可能很早就中招了。

    “我现在什么状态,是否依旧处于幻境中?!”他惊悚了。

    一刹那,他再次催动那种新获得的能力,双目深处符文交织,而后神秘纹络扩张,锁住前方虚空,不断绞杀。

    他藉此让自己清醒,获得真正的精神感知,接着他挥动斩神旗,在这个地方横扫,除尽虚妄。

    在此过程中,他的元神在回放旧景,寻找破绽,想弄清楚是不是很早就中邪了。

    果然,什么睁开天眼,见到了不朽的长生之花的根须,全都是假的,他很早就陷入错乱中,徘徊在真与假之间。

    王煊希望弄清楚真实状况,精神天眼与那种能力合一,破尽迷雾,斩杀虚幻,不让那莫名的幻境近身影响他,他要看个仔细。

    很快,他发现端倪,这里有矿洞确实没错,但是却不见得是天然的,他看到了腐朽的根须,都已经快化成泥土了。

    这矿洞是曾经的粗大根茎钻出来的,有一株植物扎根陨石中!

    “我明白了,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也需要蜕变,这是它留下的’残骸’,居然可以致幻,影响到我。”

    王煊被惊的不轻,然后就怒了,取出银色兽皮书,催动超物质,使之放大,裹在自己身上防御。

    接着,他双手持放大的斩神旗,在这里劈了下去,在轰隆隆声中,将那腐朽、几乎变成土石的粗大根须毁掉。

    “什么破花,居然害人,要你何用!”

    这条腐朽的根须炸开了,被轰的爆碎,然后,王煊就悲剧了,他感觉自己又一次中招了。

    但是,他心中知道,一切都是虚幻的,他以最强大的意志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要乱动,原地躺平,将斩神旗也包裹住自己,护体!

    在接下来的时光里,他无比凄惨,一会儿被满身金色长毛的猛犸象从天而降,一脚踩死,一会儿又被一个神魔一拳爆头……

    那种感觉太真实了,根本分辨不出是虚景还是真实,一点也不像是幻象,他像是在真正经历死亡,换一个人早就崩溃了。

    瞬间,他肉身破烂,在象脚下化成血泥。刚恢复过来,他又被人用恐怖的拳头打爆头颅,脑浆子四溅。

    王煊自己都吃不住了,幻境为什么让他痛苦的这么真实,想躺平当成别人的人生经历来看都不行,所有痛苦都施加在他的身上。

    而这只是开始,半日的功夫,他经历三百六十二种死法,全都是凄惨的被虐杀,都有真实的痛感。

    这让他恨不得真正自杀算了。

    “什么是长生之花,这是……永不凋零的罂粟魔花啊!”这是他最为痛彻心扉的领悟,王煊确信,那株花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纯洁无瑕,太可怕了。

    “不就是幻境吗,虽然逼真,如临真实,但??它终究是虚假的,又杀不死我,来啊,尽管来!”王煊躺在地上,咬牙说道。

    然后,他就看到祁连道,妖祖的亲子走来,一步一步接近,挥动着一口门板般粗大的阔刀,开始……剁他!

    “我……”王煊在剧痛中被气了个够呛,这该死的幻境,源自心中的人物都能被映现出来?

    他宁愿被陌生的神魔和怪物强势击杀,也不想被对头屠杀。

    然而,他不敢乱用斩神旗去清场,怕再次中招,从而莫名自杀。

    接着,血神猿出现,咧嘴笑,直接将他撕成两半,鲜血四溅,场面极度血腥。

    不久后,剑仙子都来了,刷的一声,对他一剑枭首!

    接着,老张出现,呲牙在笑,一镜子砸下来,将他的头颅拍成烂西瓜。

    随后,红衣女妖仙跳着绝世妖娆的舞姿,魅力惊人,眸波如水,然后一巴掌突然飞来,将他脑袋给抽没了。

    ……

    人间惨剧,王煊整整被各色的人物杀了一千三百二十七遍,一切都太真实了,痛苦到他要原地爆炸。

    当彻底平静下来后,他多次确定,不是虚假了,他转身就走,快速离开这片坑洞,太坑了,简直要人命。

    “也好,经历过这一次,什么酷刑都对我没用了。”他远离那片古矿洞,道:“你等着,我下次移栽过来一株真正的天药,占领陨石,不给你生存之地,你这魔花,我早晚拔了你的根!”

    离开陨石洞,来到外面,他仔细审视自身,虽然过程无比痛苦,但是元神变得坚韧了,千百次被血洗,不断被死亡磨砺,让他的精神体更强大自信了。

    此时,他已经来到八段圆满层次,但是,他不想在这里耽搁下去了,陨石中的根须太变态了,防不胜防。

    下次再来时,他得想个稳妥的办法。

    站在远处,他看着陨石通道中那株洁白的植物,神色复杂,以前想多了,这哪里是长生与不朽之花,这分明是连着真实与虚无的魔花!

    他不得不叹,连它腐朽掉的根须都那么恐怖,一旦接近它活着的本体会怎样?

    “走了,该回去了!”王煊临离开前,手持斩神旗,对着陨石一顿猛砸,但根本震动不下来那株魔花。

    一瞬间,他化成流光,与斩神旗合一,刹那消失在漆黑的虚无之地,踏上归途。

    “不知道祁连道、血神猿、齐成道等人怎样了,还在想着杀我吗?如果你们反向破板,那么你们自身都危险了。”

    外界,各方都无法宁静,即便是老张都被吓了一大跳,他被人送到医院,最后关头居然又震动了几下,他过于放松,脸上的镜子差点坠落到地上。

    “这次,我非查清楚不可,几件至宝因为什么,不时就作妖,该不会是谁在故意引诱它们在震动吧?”

    然后他的脸色无比精彩,从常规科室被人抬到精神科,有位老医生以一副关爱精神病患者的眼神,正在慈祥地看着他。

    外太空,血池附近,所有人都躁动,今天震了太多次,让很多人都想指天大骂了。

    飘渺之地,王煊一边赶路,接近现实世界,一边在看银色兽皮书,它居然变了,上面不仅有鬼画符,还浮现出山川图!

    “什么情况,接近真实与虚假交界处,那魔花的腐朽根须以虚假幻境冲击我,让这兽皮书异变了?”王煊心惊,他思忖,难道是真实与虚假对冲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