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人族怪物王谁与敌
    王煊回归了,将斩神旗插在命土中,精神与肉身合一,感觉到了自身的强大,随着他运转至高经文,所有的紫雾都迅速归于体内。

    这是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他一丝都不会浪费。

    然后,他便看到了陈永杰,竟……横尸于不远处的水中,安静地漂浮着,头颅不自然的耷拉着,脖子似乎被人以强大的力量生生的扭断了。

    另一边,顾明曦仙体横陈,充满活力的身体又恢复洁白了,焦黑的部位经过血池滋养,最初先是流血,而后脱了一层皮,现在彻底复原。

    同一时间,王煊感觉了头顶上方的剧烈能量波动,像是泰山压顶般猛烈,震慑人心,宏大的血气铺天盖地,席卷而下,让血池爆沸。

    血神猿慑人的身躯降临,在水中竟显得无比狰狞,他雷公嘴,獠牙突出嘴外,眼睛发出灿灿电光,满身都是红色的兽毛,凶相毕露。

    他在向下俯冲,六只大手一齐张开,这是要一把攥住王煊的架势,想将他活活捏爆,强势而自负到了极点。

    他从未败过,面对这样低阶的人族,他从心底不屑,完全是俯视的强者心态。

    “居然死在这里,光有忠心和勇气有什么用,还是废物一个!”他瞥了一眼在水中悬浮的陈永杰。

    “轰!”

    血色霞光绽放,陈永杰在水中张开手,掷出一张血色符纸,爆发出刺目之极的光束,像是天外雷霆大爆发!

    “我#¥……”血神猿震惊了,而后怒不可遏,他赐下的符纸,居然被那该死的废物妖修抖手砸向了他。

    这么近的距离,而且是如此的突兀,他根本没有办法躲避,实在是防不胜防,一个死妖居然诈尸了!

    一道又一道血色光束打在血神猿的身上,可以看到,在浓烈的红霞中,那里有妖魔化形而出,是能量体状态,形体和他一般无二。

    血神猿肺都要炸了,简直要被气死了。这张符纸的威力奇大无匹,和他全盛时期一般无二,让他吃不消。

    他哇的一声,大口喷出妖血,身体接连被那只能量猴子击中,此外还被成片的血色雷霆轰中身体各处。

    他身上的甲胄当场就炸开了,浓密的红色兽毛焦黑了,脱落大片。

    “噗!”

    在能量乱流中,血神猿感觉自己的一只手剧痛,竟是被那个装死的妖修手持一把黑色的大剑刺穿。

    对他来说,这简直是阴沟里翻船,让他受不了,一声精神怒吼,惊天动地,连血池外的人都被震的元神颤栗不止。

    池底,王煊都有些无言,老陈装死,把握时机出手,节点选的太好了,连他最初睁眼时都几乎被骗了。

    须知,他可是有精神天眼。

    陈永杰练了多种秘法,这是假死术,从结果来看,无疑非常成功。

    关键时刻,王煊出手,不能让老陈顶在上面了,怕他出事儿,毕竟这可是逍遥游级的妖魔!

    一口雪亮的飞剑冲起,王煊催动短剑,化成一道匹练,怒劈向那只红毛大猴子。

    此时,血神猿虽然惊怒交加,但是他神识依旧十分敏锐,本能告诉他,情况不是多好,又有危险接近了。

    “轰隆!”

    他倒也果断,排山倒海般,向下拍出一掌,能量沸腾了,而后他便冲天而起,先跃出血池再说。

    在他后面便是周青凰,一眼看到了咳血的血神猿,又看到了正在长身而起的王煊,顿时呸了一声。

    因为,现在的王煊身上没有一点“杂质”,他刚出关,早先引动虚无之地的红色霞光锻体,连肉身都被同步了,衣服早已被烧光。

    他的身体匀称有力,仰头向上时,双目炯炯有神,无惧各路仙魔!

    嗖嗖嗖!

    血神猿倒退,导致后方的人跟着一起冲出水面,刚才的短暂战斗,让这片区域都剧烈震动不止。

    附近有人惊呼,误以为超凡余震还没有结束,又开始了,顿时脸色发白,当然能有这种表情的都是高手,害怕掉境界。

    事实上,连齐成道和妖祖亲子祁连道最初时也凛然,误会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嘿嘿……”池底,陈永杰傻笑,美滋滋,在他的手中有一颗残缺的妖丹,散发着浓郁的妖力。

    若非他道基坚实,都不敢触碰这颗残丹,太震慑人心了,宛若一头史前巨妖要吞噬天地,压落下来。

    “赚大了,品阶极高,以后我没准可以同修道、佛、妖三种秘力。”他鉴定,这必然是上古巨妖留下的妖核。

    他招呼王煊,道:“走了,还愣着干什么,陈教祖带你土遁,溜之大吉,保证他们上追不上!”

    老陈利用那张血色符纸,伤了血神猿,但他可不敢和那几人正面硬撼,现在还是先逃吧。

    “不用,我去会一会他们!”王煊开口。

    “吼!”

    岸边,血神猿脸色阴沉的都要滴出水来了,被人偷袭,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最为重要的是,他的甲胄爆碎,丢了上古妖圣的内丹。

    他这个样子,让附近的各路超凡者都不明所以,妖圣的亲子莫名吃大亏了?

    水面浪花翻涌,王煊重新批上重甲,恢复真容,面色平静,双目深邃,一步就迈出了血池。

    他左手提着顾明曦,将她扔在岸边,这才看向对面的几人。

    几人的脸色都变了,就没有一个能笑出来,即便是周青凰也如此,因为顾明曦在争夺主导权,想要开口说话。

    “放了她!”齐成道开口。

    然而,他被无视了,王煊没搭理他。

    “王煊,弱鸡,野修,滚过来!”祁连道此时不再压制自身了,眼底深处的疯狂之意全部爆发。

    这就是一个疯子,刚跨界过来时,就曾发誓,连自己的亲爹——妖祖,都想在未来给吞掉!

    因为,在他看来,他并不是妖祖的亲子,他是真正的祁连道分出的一团发疯的意识,而肉身则是以各种天妖之血拼凑与培育出来的混合妖躯。

    “人修,土鸡瓦狗!”他对王煊的敌意浓烈的化不开,对方不只是劈他十几刀那么简单,居然还想割以咏志,对他来说,那是天大的耻辱。

    “你先安静下,不然你会后悔的,死的相当惨烈。”王煊温和地说道。

    祁连道眼神都能杀人了,可此刻他的心头也狂跳不止,本能直觉告诉他,前方确实非常危险。

    王煊的目光一一扫过几人,平淡地开口:“咱们以前应该没有仇吧,你们确定要与我为敌吗?”

    “给我斩神旗,道争结束,从此你我无恩怨,我立刻就走。”齐成道开口。

    “你身上有什么奇物给我?”王煊笑了笑问他。

    “一滴天髓,如果你愿意,我和你交换。”齐成道神色冷淡,准备出手了。

    “你保存好,那滴天髓是我的了。”王煊平静地说道,想要斩神旗?想什么呢,反过来付出代价吧!

    “土鸡,将斩神旗呈上来,不然我立刻撕了你!”血神猿最狂,六只眼睛都在绽放血色光束。

    刚才吃了大亏,他现在看过王煊后,又盯上陈永杰,道:“还有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东西,一会儿活剐了你。”

    陈永杰妖里妖气,还假装是妖修呢,黑色大剑压在了顾明曦的雪白颈项上,负责看守人质。

    王煊看着血神猿,道:“你难道什么都没有?若是无天髓这个级数的贡品,一会儿可能要以命来抵。”

    附近,所有超凡者都发呆,这位……莫不是疯了,真是无比的自负,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吗?

    他一个人站在数位顶尖强者面前,拿什么去对抗?可是现在,他却丝毫无惧,从心态上俯视?

    不仅血神猿眼中杀意无边。连齐成道都沉下了脸,这么说,王煊刚才不是要和他交换的意思,而是让他以天髓买命?

    “你有什么奇物拿来上贡保命?”王煊看向祁连道。

    这时,人们才意识到,谁才是真正的疯子,王煊在让妖祖亲子上贡,他似乎比祁疯子还要疯!

    周青凰笑盈盈地开口:“你看,我这样一具仙肌玉骨的身体,蕴含着两个明净无瑕的灵魂,而你身边还有一个完美的仙体,你还想要什么?”

    戴着眼镜的妖女,最为放松,现在还在舒展肢体呢,有种十分慵懒的气质。

    “没有天髓和天药的话,不行。”王煊微笑着摇头。

    “轰!”

    祁连道第一个下死手了,忍不住了,疯狂的人能保持这么片刻的冷静已经很克制了,是他的极限了。

    王煊没有躲避,宛若缩地成寸般,瞬移冲了过去,主动出击,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到了祁连道的身前,单手向前迎去。

    一道惊天霹雳炸开,雷泽附近原本有很多闪电,但都被这道恐怖的超凡力量压制下去了,这里发生大爆炸。

    所有人都吃惊,眼睛都不敢眨,死死地盯着刺目光芒中的两道身影,最后发现,王煊岿然不动,就更不要说被一拳打爆了。

    人们震惊了,他才什么境界,妖祖亲子又在什么境界?他居然单手挡住了!

    “这是……要逆天啊,不是说,他在人世间七八段层次吗,居然可以硬撼逍遥游的祁连道!”

    人们瞠目结舌,被惊到了,觉得头皮跟过电似的,这是什么怪物?

    祁连道脸色阴沉了,双方间,有大境界的阻隔与压制,这个王煊居然能力敌他刚猛霸道的拳印,只手就挡住了!

    “杀!”他脸色冰寒,今天如果不干掉王煊,以后大概就没机会了,必须要趁早杀掉这个人族怪物。

    咚!喀嚓!轰隆!

    这片地带,像是沉闷的天雷不断炸响,两人硬碰硬,都没有退缩的意思,每次拳头和手掌间都会发出刺目的光束,震耳欲聋。

    “我去,严重低估了这个人修,太特么强悍了,只身挡住了妖祖亲子,这种状态,有几人可敌?”

    “关键是,他境界还较低啊!”有超凡者补充,心惊的同时,感觉有些发麻。

    “这家伙……”周青凰也被惊住了,眼镜差点从雪白而挺翘的鼻梁上滑落下去,轻语道:“明曦,你看怎样,身体意外落在他手中,没让你蒙羞吧?”

    血神猿脸色阴晴不定,当看到王煊毫不在意,背对着他,无限接近他这里时,他忍不住了。

    “装什么大尾巴狼,你以为你是谁,敢背对临近我?”他长满红色兽毛的大手,握成恐怖的拳印,轰一声砸了出去,宛若天崩地裂般,撼动了整片雷泽。

    让人颤栗的是,王煊微微侧身时,右手拳印对决祁连道,左手为掌,直接猛烈的拍击向血神猿的拳头。

    咚的一声,天穹仿佛要被打穿了,璀璨光芒绽放,这里地动山摇,王煊将妖圣亲子毛茸茸的大拳头震开了。

    “多你一个又能怎样,该杀还是还是要杀!”王煊十分平静,再次出手时,将血神猿也圈了进来,只身独战两大高手。

    旁边,齐成道脸色阴晴不定,事态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原本要和对方进行道争的人族男子,比他想象的强大,有些离谱,他杀意陡升!

    “来,你若想出手,也过来吧!”王煊点指他,邀他下场,他要只身一人迎战三顶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