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剑轮斩群雄
    齐成道脸色微变,他回首,看到了血神猿那颗金色头颅落地,着实吃惊,这才开始激斗,就丢掉一颗头颅?

    他被拦阻去路,显然无法冲击陈永杰了。

    事实上,老陈很淡定,似乎有所准备,脸色始终未变。

    “行,既然你阻我去路,那我就与你一战!”齐成道开口。

    换位思考,他不认为自己能只身独抗血神猿和祁连道两人,这样联想的话,他不禁有些沮丧,忍不住叹气。

    “谁与争锋,杀!”陈永杰举剑,他在这边下手了,现在的他对付八段和九段的超凡者没什么问题。

    顷刻间,四五位妖魔被杀,鲜血淋淋,惊的其他人倒退,不敢再贸然围攻。

    主要也是血神猿吃了暴亏,刚展现妖皇法体,结果就被人一剑斩下首级,让他们这边的士气顿时衰落了下去。

    此时,血神猿满身金色毛发炸立,很浓密,像是太阳般绚烂,丈许高的身体僵硬在原地,他还剩下两颗头颅,但却都沉寂,片刻后才一声咆哮

    他以最强战体出击,却被人枭首,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先是激活妖皇血脉,接着又展现法体,结果却是这么惨。

    他心底很不服气,认为自己大意了,被困在莫名空间中,动弹不得,才被人斩下一颗头颅。

    哧哧哧!

    剑气激射,漫天都是,虚空都被王煊和齐成道各自施展的剑光交织成网,景象瘆人,剑雨密密麻麻。

    齐成道被逼回来了,主动加入这片场中,在这一刻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先灭掉对手再说。

    他深刻意识到,在这个枯竭时代,能走到这一步的人太特殊了,最为关键的是,王煊在低境界有能力压制他们!

    这种人一旦成长起来,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最起码也要称尊作祖!

    不仅如此,齐成道转过来了念头,还想更进一步,招呼周青凰,道:“一起来,帮明曦夺回身体。”

    “我观战。”周青凰摇头,她是真的被惊到了。

    三大高手来历惊人,结果却被低境界的人压制,无论是谁都要发呆,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血神猿满身金色兽毛,瞬间晶莹起来,像是太阳烈焰在燃烧,他杀意无边,忍着剧痛,两颗头颅上四目怒睁。

    一时间,他眼中飞出四道金色光束,像是仙剑般锵锵作响,缭绕着奇异的符文,向着王煊射去。

    王煊毫不在意,屹立场中,直接动用羽化拳,徒手就轰了出去,在刺目的霞光中,击溃一道又一道光束。

    “来吧,一起出手拿下他!”齐成道快速说道,看向妖祖亲子,他自身也动用了绝学。

    他的额头在发光,那是纯阳之骨,带着些许规则痕迹,一旦成长到后期,这就是大道之骨。

    不然的话,天仙之祖齐腾也不会这么喜欢这个后人,全力培养,因为他的未来确实潜力无边。

    齐成道的额骨莹莹灿灿,浮现出一片神图,那完全是纯阳之气构建而成,带着符文,威能极其慑人。

    “我去,这么厉害,我的神魂居然不稳固了!”有人惊呼,哪怕相隔很远,还是被齐成道威势所慑。

    王煊的双目深处,丝丝缕缕的纹络蔓延,瞬间,交织出一片网络,要锁住前方的虚空。

    砰的一声,那所谓的神图在激烈的交锋中,被他双目蔓延出去的纹络扯裂,像是一副名贵的古画,杰出的艺术品,被人用蛮力撕碎。

    齐成道一声闷哼,额头剧痛,淌落下几滴鲜红带金色的血液,他踉跄倒退几步后,结出法印。

    在这个枯竭的时代,他的纯阳之骨不占便宜,无法尽可能的显现规则之力,只有残痕,他干脆动用了天仙之祖的绝学。

    旁边,妖祖亲子祁连道终于动手了。

    他刚才短暂凝视,没有发难,只是想看透王煊到底有多强。

    他心头沉重,开始全力扼杀!

    “你这样的人修,即便是在那消逝的上古年间,也算是了不得的怪物了。可惜,神话腐朽,你走不到那个高度了。为了渡过这场大劫,熬过寒冬,我必须要抢你手中的斩神旗!”妖祖之子祁连道开口。

    然后,他那种疯劲儿全上来了,咧着嘴,雪白牙齿都在发光,浓密的长发飘舞着,他双手划动,一页金色的经篇浮现,释放密密麻麻的古字,向着王煊压落。

    这不是秘宝,只是妖祖的心经,能够具现化,被他抬手就施展了出来。

    天地间,妖光冲霄,金色经文中飞出的妖族字体,一个个都在放大,如同小山般,轰鸣作响,并且发出光辉,全部砸落下来。

    王煊不怵,屹立场中,一拳一个,打在那宏大的字体上,发出巨响,震的所有人的耳膜都要被撕裂了。

    那些妖文每一个字都很有立体感,像是以金属铸成的小山,庞大而慑人,光看着就然他人胆寒,真实威能更是可怕。有些落在地面后,直接将砸出深不见底的大坑,尺许宽的黑色缝隙蔓延出去很远。

    众人无不骇然,这种妖文,仅仅是一个字符就足以砸死普通的超凡者,根本无力对抗,这么多有几人能挡住?

    他们不得不心中叹服,无愧是妖祖亲子,只要一出手就是绝学,动辄就可以横扫一大群对手。

    但是,人们更为王煊的表现而惊,立于场中,拳头发光,像是最强的兵器,一拳一个,将漫天飞来的妖族古字都打飞了,或者震爆了。

    一时间,妖文解体,化成能量流,形成超物质风暴,席卷了这片战场,所过之处,地面崩塌,近前的石山像是沙堡遇上海浪被冲击的消散。

    “真是人族吗,肉身这么强,徒手啊,就打爆了妖族圣文!”有大妖都在心惊,声音都略微发颤。

    “可以,确实了不得,你能瞬间打破一页经文具现的术法能量,能打破一整部经书吗,如果你赢了,我甘拜下风!”

    祁连道叫道,满头发丝都倒冲向天,眼神凌厉,精神意志似乎发疯了。

    在他面前,一整部经书绽放,依旧是术法所化,而后漫天都是金色的纸张飞扬,飘落下来,每一页都如刚才的那篇般,威力奇大无匹。

    与此同时,各篇经文上,都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盘坐,那是妖祖的一缕气息吗?朦胧显照一角。

    当陈永杰见到这一幕后,果断从福地碎片中取出一架最新型的能量炮,架在了肩头,随时准备轰出去,支援王煊,远比周青凰那架能量炮更先进。

    与此同时,齐成道也在准备,法印成型,那是天仙祖印!

    血神猿更是满身金色毛发炸立,他激活祖血,施展出妖皇法体,狰狞而慑人,要展现妖皇秘篇绝学!

    三大高手全都动用了杀手锏,联手围攻王煊,场面惊人。

    观战的人感觉心脏咚咚如擂鼓般,无比紧张,盯着那里,整片天地的时间都仿佛定格在这一刻,让人要窒息。

    “要分胜负了,孰弱孰强?”

    “王煊要是胜出,这一战真就能在年轻修士中封神了。”

    一些人在快速以元神交流,大气都不敢出,死死的看着战场中。

    “镇!”祁连道大喝,所有金色纸张都在发光,无数的妖族文字倾泻出来,形成海量的攻击术法之光。

    王煊昂首而立,并未有任何逃遁的迹象,面对这样恐怖的一击,他神色平静,满身都是光纹,将自身覆盖了。

    今天,他连一件异宝都未取出,就是想检验下自己的修行成果,一而再被人针对,狩猎,该杀一杀他们的气焰了,不然没尽头。

    须知,连佛都讲平衡,菩萨低眉后,亦有金刚怒目时。

    “轰隆!”

    剑光滔天,他全身剩下,所有毛孔都在喷薄剑芒,整个人锋锐不可挡,他化成了一个剑轮!

    此时,剑气如虹,如烟霞,如浩荡的汪洋,将他推升了起来,他凌空而立,冲进漫天的金色纸张间,面对海量经文。

    现在的他,身在剑轮中,如日当空,普照剑芒!

    这是他在飘渺之地开凿陨石时练成的金色竹简上的斩道剑经中的绝学。

    剑轮所过之处,无坚不摧,没有什么可以抵挡,那些妖族圣文一个又一个全部被斩开了。

    至于漫天飘落的金色纸张,妖祖开创的无上经书,也被劈的一张接着一张的爆碎,焚烧,漫天灰烬扬起。

    妖祖经书,无法具现化了,被斩道剑破灭!

    噗噗噗!

    数十上百道剑光,从王煊化成的剑轮飞了出去,全部没入祁连道的身体中,将他洞穿,钉在地上,满地都是血。

    换谁都必死,然而,祁连道居然活着,甚至有些伤口都在愈合。

    “主上!”远处有许多妖修叫道,有部分妖修更是冲了过来,祁连道是妖祖的亲子,自然有追随者。

    “嗯?!”王煊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什么,剑轮发光,从祁连道的血肉中直接剥脱出来一物。

    一张皱皱巴巴的皮卷,有些古朴,呈淡金色,和斩神旗的旗面略像,看品质远不及。

    在这皮卷中,还包裹有三片花瓣,看样子像是……天药?!

    王煊直接收起,他凌空而立,在收物的同时也没有闲着,因为还有两位大敌在攻击他呢。

    剑轮绽放的剑气浓烈无比,让他可以短暂御空而行,他对上了齐成道的天仙祖印。

    轰!

    剑轮发光,他如金色烈阳横空,凌厉的剑芒飞出无数道,将齐成道那漫天的祖印劈碎,崩解,让齐成道也全身都是血洞横飞出去。

    “认输,天髓……给你!”他大吼,将一块水晶抛向剑轮,迎向万道剑气。

    王煊止剑,一招手,接引了过去,仔细看了看,确实是天价奇物。

    “你爷爷我不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血神猿吼道,没有退缩的意思,身体暴涨,妖皇法体似要撑开虚空,他直接化成上百丈高,妖气滔天,双头六臂向前杀去,震动乾坤!

    “为圣子护道,一起出手杀了他!”血神猿的亲信,一部分妖修强者杀了过来,不畏惧死亡,跟着一起出手。

    王煊平静地俯视,身化剑轮,如绚烂神日普照,璀璨剑气激射,他凌空飞来,所过之处,妖族攻来的人全部被斩杀,剑气激荡,这是屠杀,血泥坠落,血雨纷飞。

    即便是血神猿也不例外,他拼尽力量,施展出庞大的妖皇法体,但在剑轮面前,他依旧挡不住。

    万道剑光绽放,将他洞穿了,刺目的通天剑气将他斩首,刹那间让他庞大的身体化成数十上百块,伴着血雾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