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绝世
    王煊左手攥着小旗,旗面与那只手掌碰撞,竟有小行星撞击大地的声势,轰然剧震,腾起刺目的伞状能量光雾。

    剧痛难忍,王煊瞳孔收缩,他持绝世异宝,可是他的左手却骨折了!

    可以看到,他的左手,每两根手指之间的软肉,都被强大的力量震裂,鲜血淋淋。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横的人,手持打过补丁的斩神旗,结果却这么惨烈,整条手臂都在痉挛。

    那个人的手掌只是微顿,被旗面割口一道口子,流出殷红发光的血液,便又再次拍落下来。

    “咚!”

    像是羽化成仙劫爆发,震耳欲聋,是陈永杰在动手,肩头上扛着能量炮,接连开火,一口气轰出数十道刺目的光束。

    其中有几道真的打中了,落在那个人的身上!

    至于其他光束,擦着那人的身体飞了过去,将戈壁深处两座矮小的石山轰的爆碎,可见威力之强横。

    戴着银色面具的人被光束打中后,并无大碍,身体只是略微摇晃,稍微一个踉跄,根本没事。

    沉稳如陈永杰,也是张口结舌,想以国叹慨之,这是特么什么怪物?最高端的能量炮都打不动他?更不要说打死了!

    瞬间,他明白了,对方那么强大的神觉,原本可以避开,显然认为没有必要,不愿耽搁时间。

    这让人惊悚,难道他和王煊都要死在这里?这人简直太妖了!

    戴着银色面具的人,扫了一眼手上的伤口,直接向着王煊抓去,脚步迈开,如同神魔降临,快到人反应不过来。

    他非常霸道,眸子冷淡,这天下间仿佛没人可以挡他,大戈壁上飞沙走石,以这人为中心,灿烂涟漪扩张,扭曲了空间。

    王煊眼睛都睁不开了,被领域压制,并且双臂骨折,他拼尽力量,再次挥动斩神旗,而这次他成功激活封在旗面中的红色物质。

    那是从虚无之地红色霞光中汲取的超级恐怖能量,他自身只能炼化丝丝缕缕,但是旗面深处却积淀了更多。

    不远处,陈永杰头皮发麻,被压制的要窒息,但是却在激烈开火,比祁连道还要疯狂,想救下王煊。

    他身体剧痛,手臂刹那变形,竟成为麻花状,很惨,全面骨折,血肉模糊,骨茬儿都戳到肉皮外了。

    他肩头上的能量炮扭曲,被那莫名的力场撕扯的四分五裂,化成一地金属碎块,砰砰坠落在地。

    陈永杰整个人被神秘领域重创,胸部如被大锤砸中,全面塌陷下去,双肩在喀嚓声中骨骼碎裂,两条手臂只连着部分血肉,吊在那里晃荡,险些彻底断落。

    他大口咳血,飞快倒退。

    他激活异宝钵盂,遮住自身,顿时佛音震天,同时身上出现一张金线和红光交织的袈裟,阻挡那片无形的领域!

    然而,钵盂炸开了,袈裟焚烧成灰。

    陈永杰震撼,被重创倒飞的过程中,全身的骨头还在断,五脏都要被撕开了。锁魂钟发光,扣在他的身上,同时他吹响雪白法螺,卍字符密密麻麻,环绕肉身,进行守护。

    这么短暂接触的瞬息间,他险些被那种力量领域扭曲成一滩血泥!

    砰!砰!砰!

    王煊全力催动斩神旗,它蔓延出去的金色网格中,完全被红色物质填满了,和那只手掌数次大碰撞。

    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向后退了几步,深感意外,他低头看着的自己的手,血肉模糊,并且焦黑了。

    连他的手臂都被以红色物质激活的斩神旗斩伤,此外还有金色网格沿着伤口,要扩张进他的身体!

    对于“斩身”的力量,他并不怎么在乎,刚才只是意外而已。他已看出,那个“补丁”仅是粗糙的仿制品。

    但“斩神”的一面,金色网格居然可以沿着伤口入侵进来,让他深感意外,略微有些忌惮。

    王煊大口喘息,一度以为自己快死了,会被那个人强势的干掉,此人实力深厚的非常离谱。

    这是他从未遇到过的可怕对手,在生死困局中,他艰难地挣脱出来。

    此时,他的两条手臂痉挛,刚才对方的力量领域开启,让他遭受了万钧重击,多处骨折。

    他身上的重甲爆碎,最为让他心惊的是,连他的元神甲胄都满是裂痕,碎片自精神体上脱落。

    可以想象对方的攻击力多么的强悍,同时针对他的肉身和元神,差一点就将他活活震爆。

    王煊利用这难得的喘息机会,从命土中将银色兽皮卷取了出来,激活,使之放大,当作战衣,披裹在身上。

    这里面也积淀着红色物质!

    元神锁链哗啦啦作响,缠绕在他的双臂上,帮他抬起手臂,拼接和固定断骨,矫正并归位。

    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十分平静,在他看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种挣扎和反抗是徒劳的,他从原地消失!

    再出现时,他来到王煊的近前,翻手就压落下来,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用术法,单凭肉身就要碾压王煊,似乎想活捉。

    王煊盯着他,全力迎战。

    但这个人如同幽灵,无声无息,再次从他面前消失,瞬移到他的背后,像是穿梭空间,一掌就拍落下去。

    王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反手向后挥旗。

    戴着银色面具的人横移,避开斩神旗,手掌擦中他的肋部与脊背,顿时让王煊横飞出去,像是被数十道天雷劈中。

    他大口咳血,艰难地起身,左侧肋骨全断了,有些骨头插进五脏中,让他剧痛难忍。

    他身上的银色兽皮发光,数百个鬼画符亮起,激射浓郁的红霞,那种超品物质蒸腾,最为重要的是,鬼画符有莫名的力量,极强!

    戴着银色面具的人扫了一眼被鬼画符和红霞灼伤而变黑的手,露出异色,盯着那张兽皮看了又看。

    王煊身体摇晃,他的脊椎骨断了,强韧如他的体质,都承受不住对方的掌指,这种局面实在慑人。

    显然,双方的力量层次相差很大!

    如果是一般人,脊椎龙骨断掉后,早已失去行动能力,根本无法起身,王煊满身是血,艰难的撑着,默默对敌。

    但他的心沉了下去,他承认,这个仙魔太强了,只身一人就足以灭了这片空间中各路厉害人物。

    这是绝境,怎么对付此人,只能动用至宝吗?

    可是王煊怀疑,搬不动养生炉,艰难运出来,很可能直接资敌,可就可悲可笑了!

    咚!咚!

    耀眼的光束飞来,陈永杰倒在远处的地上,从福地碎片中又取出一架能量炮,用双脚控制在开火。

    然而,这依旧没用,只能算是干扰,让戴着银色面具的人身体摇晃,浮现淡淡莹光,根本无碍。

    陈永杰诅咒,这么变态的人,真就打不动吗?

    王煊趁对方身体晃动时,瞬间进入命土,艰难搬起炉盖,至于整个炉子,他想都不去想,控制不了。

    刹那间,他催动斩神旗,使之放大,揭开斩神旗的补丁,将炉盖塞了进去,然后又贴上补丁,包裹住炉盖。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精神与肉身再次合一,金色纹络交织,他催动手中的斩神旗,使之暴涨,忍着骨断筋折之痛,向着那人轰去!

    大旗猎猎,金色网格填满红色物质,威势惊人!

    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冷淡无比,避开这一击,身体瞬移,想再次接近。

    但在这个时候,王煊的双目深处,纹络浮现,他竭尽所能,动用那种新得到的能力,锁住那片狭小的空间,束缚那个人。

    他知道,大概禁锢不了这种人,就更不用说单方面屠杀了。

    他所争取的只是让此人行动受阻,瞬间的滞涩而已。

    果然,这个人异常强大,王煊眼底深处扩张出去的纹理锁不住他,他挣脱出狭小领域的阻隔。

    但是,他身体微顿,并不是非常流畅的瞬移。这对王煊来说足够了,目的达到,他双手挥动大旗,呼啸着,鼓荡着红霞,轰落而下。

    这个人反应很平静,双手快速动作,各种手势齐现,他在结印,既然受阻,未能瞬移出去,他直接硬撼!

    “嗯?!”他第一次脸色微变,触碰到旗面的刹那,便开始爆退,开启至强领域,像是穿梭虚空中。

    他尝试拉开距离,但是他的手掌和双臂还是被旗面扫中了。

    他的两只手焦黑,手臂在轻颤,竟发出骨头错位的声响,让他第一次皱眉。

    王煊暗叹可惜,包裹着炉盖的旗面,只是稍微扫中了他,并没有结结实实地轰在他的身上。

    这个人露出异色,眼中神芒迫人,道:“有点古怪,难不成还真是斩身旗的碎片,而非粗糙的仿制品?”

    他咔吧一声,将脱臼的左臂接续上了,同时右臂发光,那里骨裂了,在以浓郁的活性因子恢复。

    他的右臂血肉模糊,鲜血滴滴答答,内里骨折,但是他却一点也不在意,反而凝视着旗面。

    王煊深吸一口气,竟遇上这种人物,两者间的实力差距颇大,如同孩童持利刃,难杀有防备的成年人。

    不管不顾地去激活炉盖吗?可是,他怕砸不中对方,平白送出至宝。

    如果两者实力层次没有这么大,道行再拉近一些,他也不至于陷入这样的绝境中。

    王煊深吸一口气,现在还能怎样?唯有拼命了,被逼入到这个地步,没有选择的余地。

    “嗯?”

    戴着面具的男子回首,像是有所感应,然后,他突兀的远去,身影倏地消失在地平线尽头。

    远处,庞大的飞船残骸处,有一名特殊的老宇航员额头冒出银色光焰,腾腾跳动,带着几个瘆灵向这边走来。

    “什么情况?”陈永杰不解,他没有精神天眼,看不到瘆灵。

    王煊心头凝重,道:“瘆灵来了,千万别精神出窍,为首的那个瘆灵似乎很不一般,估计是瘆中之王!”

    说话间,他以斩神旗盖住老陈,遮掩气息,同时紧了紧披在自己身上的银色兽皮书,两人都不动了,一声不吭。

    那几人身上的宇航服破破烂烂,非常陈旧,像是历经过无尽时代的冲洗,老瘆灵漫步,低头沉思。

    陈永杰寒毛倒竖,虽然看不到,但是他觉得元神受到威胁,附近像是黑洞专**神,要将他的元神撕扯进去。

    老宇航员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王煊,在这里徘徊良久,他猛地抬头,看向天际,像是有所觉,神色凝重,最终领着几个瘆灵离去,没有攻击动作。

    “他发现我们了吗?”陈永杰头皮发木地问道,狠茬子一个接着一个,这地方实在太危险了。

    “不知道!”王煊摇头。

    “又有新情况了!”老陈低语。

    天际尽头,张道岭出现,一路狂逃,驾驭锈迹斑斑的铜镜,横渡天宇,如陨石降落在大戈壁中。

    嗖!嗖!嗖!

    紧随他身后,三堆神秘火光坠落,在戈壁中燃烧,和他相距不远,在那里对峙,漫天的经页飘落下来。

    “各位,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咱们就此再见吧,各自安好!”张道岭一副非常疲惫的样子。

    王煊原本想打招呼的,但看到这一幕后,直接闭嘴了。

    老张一眼看到他们两人,顿时眼神灿灿,笑着开口:“小王,小陈,来了,快过来参悟诸天仙卷,无尽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