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与三瘆堆瘆王共舞
    王煊和陈永杰默不作声,然后,艰难地向后移动,快速远离那里一段距离。

    老张,真是凑不要脸啊,明着拉他们去垫背。

    王煊脊柱断了,胸廓凹进去,断骨戳进五脏中,四肢骨折,双手的指甲更是脱落干净,血迹斑斑,十分凄惨。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横的对手,实属生平仅见,他严重怀疑,老张能否打过?够呛!

    陈永杰满嘴血沫子,双臂扭曲成麻花状,胸部塌陷,两条手臂就连着一点肉皮,几乎彻底断落下来。

    “各位,尘归尘,土归土,都散了吧,缠着我做什么?若是有缘,总有重逢期,今天到此为止吧。”

    张道岭转身就走,但是,三堆火光跟随,将他围住,像是夜晚的篝火,又像是跨越时空的文明光焰。

    最为瘆人的是,火堆中浮现出模糊的脸,木然地看着他,任经篇从虚空中飘落,焚烧着,照亮四野。

    张道岭被堵住了,摆脱不得,更斩杀不了。

    “张上仙有麻烦!”陈永杰传音。

    “别管了,老张有点坑,先顾我们自己。”王煊疗伤,这次太惨了,他数了数,一共断了五十八根骨头。

    五脏被戳出八个大窟窿,痛的他现在还满头冷汗呢,头发都湿漉漉,他为自己正骨,从脏腑向外拔断骨,顿时血液飙出。

    啪嚓!

    稍微一用力,他双臂接续上的骨头就又断成很多段,无力垂落向身体两侧,让他面色惨白。

    陈永杰也差不多,艰难对接上双臂,疼的他好半天都在冒虚汗,接着又将塌陷的胸部骨骼给矫正回来,咔吧声相当的刺耳。

    “别给我机会,哪天落在我手中,我非慢慢拿大黑剑剁碎你不可!”老陈闷了一肚子郁火,这次太惨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张道岭问道,被困在那里出不来,开始有闲心“关心”他们两个了。

    “被绝世仙魔伏杀,路数和你差不多,上来就攥脖子,该不会就是你吧?”王煊开口,狐疑地看着他。

    老张淡定,道:“要是我的话,你们两个还能活着吗?早就被我拍成两滩血泥了。”

    他倒是自信,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浑然不将天下高手放在眼中。

    “我觉得,你打不过他!”王煊开口,然后,详细介绍了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的情况,并且以精神投影,显照其形体。

    “不认识,肯定不是他真正的样子,但看起来应该较为厉害,或许真是个绝世仙魔的化身。”

    老张点了点头,露出异色,道:“可以啊,你长能耐了,居然能在这种人手底下活下来,也算不简单。”

    然后,三堆火摇动,向着王煊这边移了几尺,让张道岭露出异色,这都能行?他也果断向这边移。

    王煊见状,招呼老陈赶紧跑路,那就是一堆坑,人坑加火坑,实在惹不起!

    陈永杰也是无语了,老张你一个得道前辈,好意思吗?拿后辈来垫背,还是赶紧跑路吧!

    “别跑,我说的是真的,三圣堆,自古长存,一般都和人论道,不会伤人,顶多困你个一年半载,不是,是十天半个月到边了!”老张在后面喊道。

    两个重伤人员,一口气跑到地平线尽头,只能模糊地看到三堆火才停下来,折腾的自身又骨折了,全都呲牙咧嘴,嘴里咳血沫子。

    他们虽然不想搭理老张,但还不敢走太远,怕再次遇上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强者。

    “先养伤,老陈你可以提升下境界了。”王煊建议。

    “我这不是刚突破到七段初期吗,我怕太快了,根基虚浮。”老陈说道,他想了想,可以提升到七段圆满,但不进八段,增加实力,应对危险变数。

    然后,他果断开始服食天髓,小心翼翼地吸水晶中的璀璨液体。

    王煊扭过头去,不想看了,总会浮现出齐成道也舔食过同样的地方情景,着实有些膈应。

    他调动活性因子,开始修复伤体,一时间,他的命土中腾起银色物质,弥漫起紫色霞光,溢向元神还又肉身,修复骨骼,接续筋脉。

    他从虚无之地带回大量接近真实的超级能量物质,现在还足够用。

    当然,红色物质不宜用来疗伤,那是催命的。不过,他还是作死,从银色兽皮卷中引来一缕,想尝试在极限状态下炼体,破而后立,伴随新生。

    结果,他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古人着实……在蒙人啊,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疼的他满地翻滚。

    “嗯,有效,锻炼我的意志了!”他安慰自己,重新接骨,以活性因子疗伤,眼角眉梢都是银光,头顶蒸腾紫气。

    他有心冲关,但又想到,在八段境界还没有驻足,未曾更进一步去体悟与领会,实在太匆忙了。

    “抓紧时间积淀!”

    近期还是提升上去为好,他如果再遇上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估计会有生死间的大劫难。

    “唔,我要练一颗佛丹,一颗道丹,一颗妖丹,一颗人丹……凑够六颗金丹,构筑六丹轮回,不一定非要走人家的五色金丹路线,有自己的超凡框架才行。”

    陈永杰在那里自语,又有新想法了。

    “可以啊小陈,我看好你,赶紧进来,和他们论道,能启迪你的思路。知道这是什么火光吗?神话文明之焰,号称三圣堆!”老张招呼。

    陈永杰……真心动了,他现在想提升境界,但又觉得体悟不够,如果能进那种火光中熬炼一番,沉淀数日,或许真有收获。为了修行,他是真的敢拼。

    “什么三圣堆,我看到的分明是瘆灵,成堆成群成片,老张你不厚道,这是三瘆堆吧?!”王煊开口。

    此时,三堆火光附近,出现影影绰绰的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围绕着三堆火起舞。

    至于三堆火焰中,更是各自有一张惨白的面孔,都在木然的看着张道岭!

    并且,就在这时,瘆灵中有漂亮的女子穿着打扮很古老,像是无数个时代前的先天神魔,热情无比,去拉老张的手臂,邀他共舞。

    王煊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精神投影给陈永杰,让他一起观看真相。

    “张上仙可以啊,走到哪里都备受欢迎,这都有人邀舞?”陈永杰忍着伤痛,呲牙咧嘴地赞叹。

    老张脸色木然,不搭理那女人,但是,火堆中的惨败面孔则在瞪着他,神色不善。

    “论道就论道,谁怕谁,来吧,我豁出去了,在这里坐关一年半载,和你们耗下去!”老张拍地!

    此刻,他身边的女性先天神魔更多了,身姿曼妙,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围绕着他跳舞,不时摸向他的脸和脖子。

    “怪不得都想称尊做祖,这待遇也没谁了!”老陈感慨。

    有女性先天神魔去拉老张的手,要把他拽起来,非要共舞不可。

    并且,这时,三堆篝火畔,有少女向王煊他们这边走来,脚不沾地,瞬移,直接出现在眼前,来拉王煊。

    “老张,你做了什么?!”王煊叫道,他怎么也被盯上了。

    “咦?!”老张颇为吃惊,道:“看来你身上真有了不得的经义,快点过来,和他们谈经论道!”

    “不去!”王煊发毛,这女瘆灵居然能看到他,须知,他并未精神出窍。

    女瘆灵亭亭玉立,袅袅娜娜,像是从远古走来,头戴王冠,看起来很有来历,一颦一笑都风情万种,容貌倾城。

    老张用铜镜照了照,盯着镜面,倒吸冷气,道:“我去,找你的是瘆王!”

    “我……”王煊炸毛,这个年轻的不像话,丰姿绝世的女子,是三堆文明古火的瘆王?

    “那和你对视的三张惨白的大脸是谁?”王煊快速问道。

    “三瘆堆文明逝去的先灵的集合体。”老张硬着头皮说道,那白惨惨的脸越贴越近,和他对视着。

    不是一个,而是三个,都在盯着他看,冷幽幽,让他元神都有点不稳了。

    “小子,你身上有东西吸引他们啊,快点过来,我给你好处!”张道岭喊他。

    “有什么好处?”王煊问道。

    “你想要什么?”老张反问。

    “我想打死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

    老张瞪眼,这真没法满足,道:“你什么境界,差距颇大!”

    “但你或许能打过他啊!”王煊说道,委婉地问他,有没有法旨,符纸,禁术等,随便给一摞,他去削那个神秘人。

    “你想什么呢!”老张摇头。

    “那再见!”王煊带着陈永杰就要跑路。

    “过来!”最终,老张答应了,告诉他们两人,可以送出“镜光”、“阳平印”、“龙虎剑”三种符篆,到时候直接打出去,各自相当于他的一击。

    王煊顿时“愉快”地答应了,痛快的跟着瘆王过去,连带着拉上老陈去“悟道”。

    “我这里有一篇了不得的经文,称得上盖世无双,但是练法太难了,需要精神略微和常人不一样,最好有些疾病才能练成。”王煊开口。

    然而,他还没说完,老张就神色不善了,道:“你是不是在监视我,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掌控我的一举一动?!”

    王煊不解,道:“什么状况,这是从何说起,我在外太空一直没出去,和外面隔绝了,怎么监控你?”

    然后,老张就扔给他一个诊断书。

    王煊和陈永杰凑到一起,仔细看了又看,都露出异色,老张被震断为精神病一级患者?

    王煊脸上的表情相当的精彩,最后叹道:“这篇至高经文还真是因你而出世,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你信不信,我比那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手更黑,直接打死你!”老张神色不善地说道,他觉得这小子在骂他。

    “我先给你一段经文,你琢磨下试试看。”王煊很大度,给他截取了一段经义。

    片刻后,老张出神,发呆,恼怒,然后又投入进去了,居然在研究!

    很快,篝火畔,王煊和老陈都被瘆灵硬拉着,一起去起舞,王煊咧嘴,有些发毛,有些不自在。

    事实上,不久后,老张也下场了,被惨白的三张大脸逼着跳篝火舞。

    只是加入进来后王煊才知道,所有人起舞时,都在吟唱经文呢!

    与此同时,这片奇异空间的入口那里,白衣无瑕的方雨竹到了,故地重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