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六十章 称尊做祖的来了
    荒凉的戈壁,最近渐渐有了人气,不止是血神猿等妖修在找古药园,其他大阵营也有人员涉足。

    “我眼花了吗?你们看那边是谁,他们在做什么,三个大男人在……跳舞?”有人驻足,在远处眺望。

    “我没看错吗?那是王煊,他在干什么,满身是血,好惨啊,而且,他喝醉了吗?”

    “重点不是他,是那个身穿现代休闲装的男子,你们仔细看下,我怎么觉得很像传说中的张教祖啊。”

    “我去!”有人给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然后,确定不是精神恍惚,而是真正看到了老张,正在那里跳篝火舞!

    这真是邪门了,传说中的老张啊,惊天动地,泣鬼神,对妖魔有莫大的震慑力,身为后来者,连妖祖都忌惮,怕被他一不小心给收去!

    然而,此刻,老张在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顾路人注视,三个大男人在起舞!

    这几名妖修,他们没有精神天眼,根本看不到瘆灵,只能看到老张木着脸,舒展着肢体。别说,本领大、实力强的人,做出的动作就是流畅,而且富有道韵,一点也不尬,有种阳刚的美感。

    “你们几个过来,看着我跳舞,是不是要悟道了,有羽化登仙般的领悟?”不得不说,老张就是淡定,有社交牛犇症,什么时候都在主导地位,喊让那几个人过来。

    而后,他哐哐几下子,用锈迹斑斑的铜镜给他们来了个“扣头杀”,全部清洗掉这段记忆,催眠后放走。

    这是张教祖的黑历史,他肯定不让人看到后出去胡说八道,但凡路过这里,都要挨上他一镜子。

    即便是美貌如花的女修也不例外,有几个懵懵懂懂走出戈壁滩的仙子,摸着莹白额头上的青紫色大包,以及流出的血迹,有点怀疑人生,这是什么状况?

    “老张,你已经对十六名妖修、二十一名人修下过手了,尤其是对其中十二位青春靓丽的仙子,你下手格外重。”王煊说道。

    此时,他正围绕着篝火跳呢,并一边吟诵经文,和那些瘆灵切磋,居然……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女仙重情,都是好人,我怕无法彻底消除她们格外念旧的记忆,所以多给她们来了一下。”老张答道。

    陈永杰无言,被你称赞的这么好,反而要多挨打?

    他们在这里以经文会友,以绝世篇章的深奥来论英雄,口诵的经篇价值越高,得到的好处越多。

    王煊被瘆火照耀,有些断骨咔吧咔吧作响,在重新生长!

    “怎么样,我的这篇至高经文名副其实吧?万物为外感,世间只有一个人,诸仙、万世,所有这一切,大到浩瀚星空,小到指尖尘埃,细到微观世界,都是一个人的思绪在蔓延,这世间舍我之外,再无其他。而我的状态很特别,此时可能只是冻土下的尸体,也可能是时光海中一朵正在绚烂盛开的花朵,你有没有泪流满面的感动?发现了自我真实存在的意义,此后将去何方?”王煊问道。

    老张抄起手中的青铜镜,就想给他脑门子来一下。

    但是,他最终又将镜子放下了,反复研究这篇经文,还挺投入,虽然他也认为原作者有精神病,但是当中的确藏着有非同小可的经义。

    “来吧,交换,给我符篆!”王煊说道,将后半篇经文给老张。

    他还真想看一看,张道岭练到最后时的效果,究竟是成功,还是练到精神分裂,亦或是迷失自我。

    老张想了想,没有抵赖,用镜子在他手心照了一下,留下一道繁复的纹理,那是镜光符篆。

    接着他又在王煊胸口刻下一个平阳印符篆,在其后背刻下一个龙虎剑符篆。

    关键时刻,这就是大杀器,给强大的对手突然来一下,说不定会瞬间改写战局。

    “你好人做到底,也给他一个符篆吧。虽说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主要盯着我,但危急关头,老陈说不定能意外绝杀他!”

    “行吧。”老张点了点头,多刻写一个符篆,也算不得什么,在陈永杰的眉心刻下繁复的印记。

    看其形态,很像是一座山,颇有撑开天地的气势,蕴含着惊人的威能,很快它就内敛了,消失个干净。

    女瘆王十分热情,拉着王煊跳舞,让他既紧张,又无奈,怕被吞了元神。关键是她实力极强,难以匹敌,老张暗示他好好配合,不然出事儿的话,大概救不了他。

    显而易见,瘆王是和大幕中的绝世高手一个级数的存在,张道岭不见得能奈何对方。

    王煊将神经病重症患者留下的经文念给女瘆王,让她如痴如醉,越发青春貌美了,拉着王煊进入火堆中起舞。

    王煊真想跑路,那三张白惨惨的大脸,盯着他直流口水,这是要吞了他吗?

    不过,在火堆中,有接近真实的奇异物质,不断蒸腾而上,对他疗伤有莫大的好处,甚至可以让他破关!

    在此期间,他的骨骼咔咔响个不停,不断恢复,骨髓发出绚烂的光,变得越发的有活性。

    陈永杰掌握有各教经文,不断诵经,也被瘆灵拥簇着,在火光畔……尬舞,肉身和精神在快速复原。

    目前来看,这不是什么坏事,两人养伤,积淀三瘆堆的经义,从对方的诵经中收获巨大,受到启迪。

    这是一个神话文明消亡后的余烬火光,蕴含的经文真要深度挖掘下去,惊天动地,属于至高篇。

    跳着,跳着,王煊竟盘坐火堆中,任篝火在身体上划过,他寂静无声,沉浸在漫天飘落的经篇中。

    他很珍惜这次的机会,如果未来超凡注定消亡,再无神话,这或许是为数不多的再次汲取各种经典的机会了。

    他和老陈在新星为何疯狂出入各家秘库寻找典籍?就是想在未来超凡崩塌后的寒冬季节慢慢翻阅,在海量经文中找出路。

    现阶段不理解不要紧,先记下,未来去琢磨,用一生去参悟。

    他盘坐一会儿,就又起身,和瘆灵共舞,看那满天飘落的经文,文字、语言自然是不同的,但精神层面可以共鸣。

    这时,远处一道白衣身影立足,飘飘然,要乘风而去,风华绝代,青丝扬起,美眸光彩点点,她露出异色。

    老张又想一铜镜拍过去了,但看清是谁后,他默默转过身去,觉得这次丢人到家了,被同层次的人看到了。

    如果传到妖祖、齐腾、冥血等人耳中,在绝世高手的圈子内尽人皆知,他的老脸真挂不住。

    “仙子!”王煊热情地打招呼,气的老张一铜镜砸落下来,这要是击中,估计脑袋要大三圈!

    关键时刻,女瘆王挡住了他,铜镜落空,老张盘坐进火堆中了,和一张白惨惨的大脸去论道了。

    方雨竹先是出神,而后轻笑,轻灵的迈步,留下一道美丽背影,带着仙气远去不见了。

    “上仙,这没什么,那篇经文中不是说了吗,世界只有一个我为真,只要你不尴尬,哪怕全世界的绝世高手带着异样的眼光看你,也不怕,何忧之有?”陈永杰劝慰。

    当!

    他脑门子挨了一铜镜,摔倒在三堆瘆火畔,好半天都处在发懵状态中。

    一天一夜,王煊的伤彻底好了,陈永杰也无恙了,经文默记的差不多了,收获甚大!

    然后,他们两个果断跑路,因为瘆灵允许他们离开,并未追他们回去,反倒是老张被拉着继续论道。

    “你们属于哪个文明?既然消逝了,还以瘆的形态残余,到底有什么意义,还是让我离去吧。”老张开口。

    事实上,他没打算得到回应,因为瘆灵和现世人根本没有正常的交流,只是在隔着时空诵经,论道,仿似坐在时光海的两端,各说各的。

    “我是你的祖先啊,这里都是你的列祖列宗。”女瘆王开口,幽幽叹气,居然隔着时空,真实的回应了。

    老张险些翻脸,给谁当祖宗呢?但他又忍住了,最后脸色变得严肃,这个瘆王很强,居然可以这么交流?

    张道岭沉默片刻,道:“这一世,神话又如昙花再现,短暂美丽后,便迅速凋零,依旧找不到应对的办法,你们有给后世人的重要启示吗?”

    “文明迁徙,神话只留余烬,我们在最灿烂时出发,以人世剑开路,披荆斩棘,想要找到神话不熄之地,举族远行。但是,最后却又泣血而归,超凡长存被证伪,的确是短暂的意外,相对星空,每次只能存世瞬间。我们满身疲惫,得到真相,喋血而落,回到故土,已耗尽神话时间,没有出路。宇宙纠错,现实残酷,神话本是随缘生灭,我们过于苛求了,最后将所有的典籍、礼器烧埋,让神话消散,看平凡演绎,趋于常态……”

    老张麻木了,女瘆王与其说是在和他隔空对话,不如说是对自身所处神话世界消散后的总结。

    只是,他们终有不甘,不然何以化作瘆灵,还在与后来者交流经文,这是一个神话文明的逝去的先灵的执念。

    王煊和陈永杰,骨头长好了,脏腑复原了,重新精神充沛,肉身如虎,两人感觉强大的能手撕妖祖……亲子了。

    但冷静后,他们又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唉,也就能手撕祁连道、齐成道,真对上绝世高手,还是不够看!”王煊反省,不禁叹气。

    他被戴着银色面具的人打的差点爆掉,到现在都还在蹙眉,毫无解决之道,实力差距明显,无法改变。

    两人寻找女方士,结果在戈壁中转了一大圈都没有发现仙踪,最后只能无奈绕着三瘆堆行走,未曾远离。

    “老张被困住了,短时间出不来。”

    “戈壁中超凡者越来越多了,这说明很多人都知道古药园的传说,都在寻觅,我们也不能干看着了。”

    三日后,两人吃惊,在大戈壁的边缘地带,接近精神世界的区域,竟来了不少人,从妖修到人修,各大阵营都到了。

    “这是修行圣地!”一位年老的修士说道,连一些老家伙都跑来了。

    未臻逍遥游境界,想要接近精神世界太难了,对很多人来说根本不可能。

    像王煊、陈永杰这样,在人世间早期就曾修出奇景,捕捉到第一层精神世界一隅之地的人,那实属罕见。

    然而,在这个地方,无论你道行是否足够高深,都能接近那片神秘的天地,那是以精神力量呈现的壮丽世界。

    而且,很难定义,这里究竟是第几层的精神天地。

    任何一名超凡者都可以在边缘,缓慢地向里走去,慢慢适应,在这里滋养精神,洗礼元神。

    前方,景物清晰,大湖精气蒸腾,高岳屹立,神瀑如银河自天外坠落,云端更有芝兰药草隐现。

    “真是了不得。”王煊讶异,这是属于精神层面的世界?

    远处,有人在议论,道:“魔四进去了,直闯这片精神世界,急匆匆,似乎印证了一则传说。”

    “什么传说?”有人不解地问道。

    “上古年间,魔四这一脉在魔道中才是正统,现在的魔祖是旁系。可惜,昔日正统一脉的魔皇想要回归现实世界,借道精神领域,想从这里出来,结果失去了音讯……”

    众人闻言,都倒吸冷气。

    “何止是魔四,据悉,魔祖可能先一步进去了,不会想去找魔皇的遗骸吧?”

    人们议论纷纷。

    然而,有人摇头,道:“你们想多了,魔祖可不是为魔道正统一脉而现身,他多半在寻找其他重要机缘,我听闻,冥血老祖也进去了!”

    “不会吧,绝世高手来了两尊?”

    “岂止两尊,有人看到天仙之祖齐腾也曾显踪,其绝世法体一闪而没!”

    “估计是这片精神天地中有古怪,现在,他们这种人物又来了,想最后一探!”

    ……

    很远的地方,王煊和陈永杰神色凝重,绝世人物的化身都来了不只一人?这就有些离谱了!

    这个地方,肉身难入,虽然不算是绝对,但带进去的话必然会成为拖累。

    王煊试了下,很吃惊,而后又喜悦,斩神旗在这片世界中,似乎……威力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