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寂寞无敌钓神
    结界中,天药逃窜,像是流火掠过空间,火红,形态像是某种海藻,流动蒙蒙红光,数次闪避过巨妖的大手。

    还有一株天药蓝幽幽,四片叶子发蔫,病恹恹,耷拉着,但每次移动都留下残影,多次避开古仙的封堵。

    “妖怪,放开那株天药,让我来!”陈永杰捣乱,在结界外大吼,拼命用锁魂钟轰击光幕。

    刚路过这里,几乎要得手的那个大妖魔,一巴掌向着他贴在结界上的脸扇来,砰的一声,震耳欲聋,结界只是轻微颤了一下。

    “你没吃饭吗?连我的脸都打不动,废妖!”陈永杰的脸依旧挨着结界,明明被攻击了,还一副俯视的姿态,招惹对方。

    连王煊都看不过去了,觉得换成自己的话,肯定想给他那张脸来几巴掌,太欠揍了。

    不得不说,那大妖魔涵养很好,他长发乌黑,发髻中以金色翎羽为簪,冷冷地看了老陈一眼,默默转过身去,然后一屁股坐在结界上。

    陈永杰愕然,而后怪叫,被气了个够呛,妖魔骑脸,尽管隔着结界呢,也让他膈应,在那里直跳脚。

    “愚蠢的妖怪,你找死吗?”

    当然,这么做也是起到了应有的效果,那株红色的天药逃过一劫,并没有被抓到。

    “快点,天药要被捉住了,我拖延不下去了,娃的,被上古巨妖的屁股夯在脸上,我付出太多了!”陈永杰暗中催促。。

    结界中,两株天药东躲西藏,即便药园子很大,可是,它们也快被堵住了,眼看就不行了。

    王煊连着挥动了十几次斩神旗,干掉四头类似巨龙的怪物,也打死数只百眼猛禽,以精神天眼锁定一株天药后,准备出手。

    “来了,就是此时,好机会啊!”陈永杰的心都提起来了,那株长势很好,如火红海藻的天药惊慌失措,又逃到这块区域来了。

    砰的一声,它撞上结界了,距离王煊和陈永杰非常近,就隔着一层朦胧的光雾。

    “咻!”

    王煊果断出手,攥紧钓线,将钓钩抛了出去,洞穿结界,瞬间挂向那株红灿灿、隐约间可闻到清香的稀世神物。

    然后,陈永杰眼睛直了,简直不敢相信,没中,这么近的距离,居然都能打偏?这是钓鱼人的耻辱!

    “我来!”他不知道是热血上涌,还是怒血上窜脑门,忍受不了,这么近都打不住鱼儿,不可原谅。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王煊果断扔给他了!

    他确实羞赧,平日,他钓过敌人,但是很少去钓真正的鱼,有钓鱼之心,没有真实钓鱼的手艺。

    陈永杰就不同了,在旧土那个设计院附属公司上班,还是王煊的顶头上司时,他每天中午都去垂钓,名副其实的老钓鱼人了。

    嗖!

    钓钩翻飞,划出优美的轨迹,追击了出去!

    原本那株红色的天药带动着大片赤霞都再次飞了出去,远离了结界,又一次快被上古巨妖给抓住了。

    在这关键时刻,钓钩带着晶莹的丝线,咻的一声,穿透虚空,后发先至,接近这里,将天药的根须钩住了。

    那个以金色翎羽为簪的巨妖,大手都摸到天药了,眼看就到手了,这时眼睛瞪圆,发生一声沉闷的咆哮,细密的纹络自指端蔓延,想要锁住稀世神物。

    但是,嗖的一声,这条钓线和钓钩太特殊了,如浮动的光,没影了,被老陈拉出结界,并一把攥住了扑腾着想要逃走的火红天药。

    “哈哈,这就是钓鱼的人的精神,钓鱼人的魂,永不放弃,从不空军!”他抱着两尺多长,药香浓郁芬芳的天药,在那里大笑不已。

    结界中一群古仙和巨妖干瞪眼,这滋味太难受了,被人截胡!列仙气的全都冲过来了,轰击朦胧的光雾,但根本打不动。

    “手艺不错!”王煊也赞叹,如果没有老陈,换成是他自己的话,还真可能干着急,钓不到这株天药。

    “钓神,可不是白封的,在业界我也是赫赫有名了,寂寞无敌独钓千古寒江雪。”老陈美滋滋,将天药向王煊怀里一塞,准备去钓第二株。

    一群上古巨妖和古仙眼睛都红了,全都盯着他,都在防备呢,彻底隔断了他和那株蓝幽幽的天药间的虚空,以人墙阻挡,不给他机会了。

    “你们什么意思?不讲究。小心我直接钓人,你,就是你,妖女,快靠边站,不然的话将你钓出来。”

    然而,这种威胁没有用,那个堵住正路的妖女,莲步款款,舔了舔红唇,对他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根本不在乎。

    “对,你接着挑衅,我再仔细找一找。”王煊怀疑,古药园可能还有天药没出来呢。

    他的精神天眼全开,纹理密集,扫过每一寸土地。

    这片药园子很大,看得出当年培育了大量的精神大药,种类繁多,规划出很多块药田,纵然是天药,大概也不止一两株。

    “还真有?!”王煊心头剧跳,在那泥土下,最底部区域,有一株像是仙人掌般的天药。

    它通体接近透明,宛若水晶,突起的尖刺,一片又一片浑厚的叶子,像是鬼斧神工的杰出的艺术品。

    此外,在它近前,还有一株暗淡无光的干枯树根,上面钉着一根婴儿手臂粗的铁钎子,看其形态,像是大铁钉,刺透古树根核心位置。

    王煊不禁动容,那铁钎子上铭刻着繁复的图案,像是禁制,居然用来刺穿一株树根?

    “该不会是一株天药的根吧,它来头很大,被人这样禁锢了?”

    若是这样的话,当年下手的人也够狠的,宁愿它枯死在这里,也不想放它走,有点独啊。

    “老陈,地底下还有两株药,一死一活,你有把握同时钓出来吗?”王煊传音。

    “绘图,只要能把握到鱼儿的分布状况,我一锚一个准儿!”陈永杰自信满满。

    “那两孙子在干什么?天啊,他们捕捉到一株天药,找人围攻,干死他们!”祁连道在远空出现,周围跟着几名妖魔。

    “真是天药,不可思议,这都能让他们得手?拼了,多喊一些人,最主要的是,吸引一些凶猛的怪物当免费打手,去围攻他们。”有大妖低语道,对于那两人得到天药,十分嫉恨,想下狠招。

    但是,祁连道自己却后退了,而后跑了,并没有跟着行动,因为他心中竟突然有些惴惴不安。

    “嗷……”一声精神咆哮,闪电之城的地下,跃起一头腐烂的龙形怪物,太强大了,摧枯拉朽,没有什么人能够抵挡,逍遥游初期的超凡者,被它一尾巴扫中也是元神爆散。

    “我去,来了,它冲着我们来了!”老陈还没甩钩呢,那头腐烂的精神遗骸就冲上来了。

    仔细看,其实不是真龙,而是一条大虫,无鳞片,无犄角,但有四爪,喷吐黏液,能瞬息腐蚀掉一个人的元神。

    “你别管这些,专心钓鱼……钓天药,我来对付它!”王煊将火红的天药塞进锁魂钟内,扣在老陈的脑袋上,道:“这可是成熟体的天药,短期内,借它进逍遥游境界都没问题!”

    陈永杰顿时被刺激的眼中冒蓝光,手里的钓线摆动着,钩子晃来晃去,这同样刺激的结界中的列仙都恶狠狠地盯着他,还想虎口夺食?做梦吧!

    “和尚,你再钓一个试试看?真要再得手,我输给你什么都行!”那个头上插着金色翎羽的巨妖开口,眸子开阖,妖光闪烁,他惦记上老陈了,想夺钓线和钓钩。

    真要是被他一把抓住,谁钓谁啊?他会将对方拖进来,连人带天药都拿下!

    陈永杰起初没搭理他,被这狗曰的妖魔一屁股坐在脸上,他心理很不舒服,看他不顺眼,不想说话。

    偏偏那头巨妖挑衅,一口一个和尚的招呼他。

    老陈不耐烦了,道:“你才是和尚,你们全家才是和尚!我要是钓到一株天药,你给我当徒弟如何?我说什么,你做什么,以后听我的!”

    “可以!”那头巨妖淡笑。

    陈永杰觉得,这似乎不是一头好妖。

    外面,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王煊用斩神旗轰散十几波闪电,在这片区域,不光有怪物,有精神尸鬼,还有密密麻麻的闪电,庞大的云层和城市构建出的大脑激活了,愈发恐怖。

    那头大虫子来了,和王煊激斗,强大的离谱,震的王煊手臂发麻,这莫不是接近绝世高手的水准了?

    它喷吐出的黏液尤为恶心,能轻易腐蚀掉元神。

    这还是受现世天花板压制的结果,如若不然,它该不会真的能够轻易杀死列仙吧?

    王煊催动斩神旗,以金色纹理和红色能量物质摧毁那些黏液,旗面终于劈中了它,给它切了一段香肠。

    尾巴断掉后,它痛吼着,竟……逃走了,没有死磕到底。

    王煊冷冷地朝着一个方向望去,有几个逍遥游初期的妖魔脸色变了,躲在怪物群中,直接逃走。

    “那杆神旗太厉害了,握在手中简直难以匹敌,连那头虫龙都挡不住他,离谱啊!”

    “不愧是仅次于至宝的上古神物!”几头妖魔叹息,都逃了,不想去和王煊厮杀。

    结界前,陈永杰围绕着这片区域转悠,盯着古药园中那株正在逃窜的蓝幽幽的天药,似乎在找下手的机会。

    那名巨妖也没有逼的过近,给了他充分可以抛钓钩的机会,为的是引他出手,然后反过来抓鱼线,钓走老陈!

    只要不堵在结界近前,一切都好说,陈永杰转了大半圈,突然出手。列仙愕然,这个愚蠢的人类,手滑了吧,将钓钩抛到哪里去了?偏离的方位也太远了。

    “快,拦住他!”以金色羽毛插在发髻中当簪子的巨妖第一时间大吼,让那片区域的人出手。

    拥有“钓心”的人最了解彼此,他本能觉得不对劲儿,但他离那里太远了,让别人阻拦。

    “晚了,钓神的境界你不懂!”陈永杰嘿嘿的笑着,已经迅速收线,嗖的一声,已然钩住枯死的树根,钓线还缠着一株接近透明的仙人掌状态的天药。

    “还有天药?!”古药园中,一群人疯魔了,各种法宝,密密麻麻的攻击术法,全都招呼了过去。

    确实已经晚了,在钓天药前,陈永杰就选好了最佳钓位,从容而稳妥的将天药带出了结界。

    即便是超凡领域的前辈高人,现在也无法淡定了,有人咆哮,有人吐口芬芳。这种被连续两次截胡的心情,简直无法言表,让他们难受的要死,胸腔都要炸裂了。

    “徒弟,我勉为其难收下了!”陈永杰喊道,心情大悦!

    然而,下一刻,他脸色惨白,元神颤栗,手中的天药差点都脱手而去,浑身发软,都没有力气了。

    这是一种源自精神上的震慑,像是有数百柄大铁锤砸在人的头颅上,让元神剧痛,难以抵御。

    便是王煊也觉得如苍穹压顶,脊背都要被压弯了,他手持斩神旗艰难转身,面对那个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