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余烬下的至宝
    闪电之城,地下深渊中,缓缓冲出一头猛禽,生有千翼,密密麻麻的翅膀,扇动间,精神天地都在颤栗,所有超凡生物都胆寒,都在发抖。

    地面的怪物更是臣服,瑟瑟发抖,完全不敢抗衡。

    王煊确定,这是绝世级的精神怪物,如果在大幕中,能够与妖祖、天仙之祖等人对抗!

    甚至,他感觉面对这个怪物,比当日对上戴着银色面色的神秘人时,压力似乎还大上一点。

    这头猛禽实在太庞大了,千翼展开后,整体占据了闪电之城十分之一大小,像是乌云般进入高空。

    它沐浴闪电,张开鸟喙,吞食万灵,无论是腐烂的巨龙,还是尸鬼,亦或是超凡者,都被它攻击了。

    老陈和王煊也在它那庞大的鸟喙边缘了,被一股莫名的光牵引了过去。

    王煊挥动斩神旗,全力轰杀它,结果反而引起了这头怪物的注意。它的巨喙张开,有无边的黑暗纹络激荡,像是死神的绳索,向着他们两人缠缚过来。

    精神锁链缠绕,这是从它嘴里发出来的,纠缠着他们,密密麻麻,足有成千上万根。

    王煊接连挥动斩神旗,老陈抱着天药,腾出手来拎着锁魂钟,也在狂震钟,涟漪一道道的冲出去。。

    他们两人击断了很多根精神锁链,但还是被更多的黑色纹络束缚,被拉近到鸟喙处,刹那没入进去。

    他们激烈挣扎,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轰向鸟喙,打出了一个豁口,疼的这头猛禽的精神遗骸痛鸣,瞬间张嘴。

    两人想逃离,然而,刹那间,鸟喙又闭合了,这是灾难性的,很多尸鬼,很多庞大的巨龙刚想挣脱,便被截断了躯体。

    王煊和老陈也惨遭近乎“屠杀”般的酷刑。

    老陈上半身出去了,抱着天药,提着锁魂钟,不断震出银色涟漪,攻击凶禽,但是他的双腿被留下,被恐怖而庞大的鸟喙发光夹断,留在嘴里。

    这是元神断裂之痛,差点让他昏死过去,元神之血流淌,让他闷哼,低吼,元神颤栗不已。

    王煊也很惨,被这头猛禽的意识锁定,重点针对,他刚要逃出去,黑色精神黑索就冲了过来,锁住了他。

    这导致他一条腿,一条手臂露在外面,然后便被喀嚓两声截断了,当真是剧痛难忍,平日分化精神,那是主动的,这是被猛禽生生咬掉了。

    外面,陈永杰虽未死,却被重创,惨烈的笑着。可是,当看到王煊被吞进去,只留下一臂与一腿后,他的心顿时沉了下手去。

    他用锁魂钟连着猛轰了几次,尝试救援,但根本打不动,最后踉跄飞退,无腿的他,抱着王煊的断腿和断臂向后逃。

    “小王你死的好惨!”被一个绝世凶禽吞掉了,还能有好吗?他感觉心头异常的压抑,出师未捷身先死。

    千翼凶禽的口中,王煊忍着剧痛,挣扎着,将老陈的那双腿给收了起来,而后全力催动斩神旗。

    他不准备直接杀出去了,而是在内部进攻,和这头猛禽决战,以旗面劈向它上颚区域,要打穿那里,想轰碎其头部!

    此时,斩神旗发光,被王煊全力以赴催动到极限,它变得刺目无比,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强大状态,刷的一声,将庞大如山岳的鸟头给切割开了,让它发出惊天动的精神怒鸣声。

    远处,老陈躲在变大的锁魂钟内,即便如此,他也头疼欲裂,元神之躯不断“吐血”,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元神光流逝。

    其他区域,附近的超凡者更惨,原本有几头妖魔看到了两人的惨状,正在接近,想偷袭陈永杰,夺走天药,结果全都炸开了。

    在绝世凶禽面前,一般的超凡者根本不够看,逍遥初期层次也照样惨死!

    王煊带着……陈永杰的双腿,杀出来了,那头凶禽暴怒,快速重组头颅,想要重新吞掉他。

    这次,王煊没和它纠缠,这头猛禽太强了,他即便拼命,估计也难以彻底将它干掉,能自保就不错了。

    他与斩神旗合一,刹那间,将速度提升到十倍,几乎撕破精神空间,瞬移,远去,途中抄起锁魂钟,没入云层,躲到了临近第九层遗迹的迷雾区。

    太疼了,失去一条手臂和大腿,他觉得元神衰弱的厉害,这比肉身断裂的痛感还要严重十倍、百倍。

    “老陈,你捡到我的腿和手臂没有?”王煊痛苦地问道。

    “在这呢,我的腿……谢天谢地,疼的我都不想活了,还好你帮我带回来了。”陈永杰也要痛昏过去了。

    两人快速拼接自己的元神,这倒是不成问题,原本精神就可以分化,强者炼制化身就是这么分出去的。

    但现在王煊根本没那个兴趣,此生一身足矣!

    其实,他们刚才被分离的手脚,也能单独存在,但不是主意识,会缺少很多记忆。

    两人各自截取一小块天药叶子,吞了下去,元神虽有伤,但得到这种无上天药的滋养,可以迅速恢复。

    “分造化!”

    躲在云层中,避开粗大的雷霆,两人长出了一口气。王煊将那株红色的天药丢给陈永杰,如果没有“钓神”,还真可能会一场空。

    他收起如水晶般近乎透明的“仙人掌”,道:“这东西是否很耐旱?栽种进虚无之地的陨石中正好!”

    “咦,这两株天药,蕴含接近真实的物质格外浓郁!”王煊吃惊,瞬间意识到,这种精神药草能熬过寒冬,从不明的神话时代活到现在,绝对异常而惊人。

    “昔日的那个神话文明,强大的不可想象,不然的话,难以留下这处禁地!”陈永杰感慨,盯着云层和闪电之城共同构建的放电的头颅。

    王煊很严肃,道:“老陈,这是一株成熟的天药,而且蕴含着浓郁的近乎真实的奇异物质,在这个枯竭时代,它保你能进逍遥游境界!”

    陈永杰郑重点头,道:“送进肉身中,栽进命土内,不然我不放心。”

    毫无疑问,这是两人目前得到的最大造化,远比天药种子药性强烈太多了,无需等上漫长岁月,随时可用。

    “我要把这株药栽进陨石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王煊自语。

    到了现在,他极力避免利用普通的超物质突破,要么借助飘渺之地的超品物质,要么就是现世中找到的微量的真实物质。

    王煊将那根手臂长的铁钎从树根中拔了出来,看了又看,这应该真的是一株惊人的天药的主根,但被人狠心地扎死了。

    “嗯?”他蹙眉,也不见得死透了,他决定送进养生炉中,过段时间看一看,能否恢复生机。

    “可惜,这很有可能是一个神话文明最强大的天药,但却被钉死了。”陈永杰也觉得遗憾。

    两人迅速处理天药,从黄澄澄小葫芦中放出肉身,精神归位,瞬间觉得,像是陷入了淤泥中,动作艰难。

    “哐当!”炉盖掀起,药根落入,王煊盖上了炉盖,这次的震动,让整片精神世界都轰鸣了一下。

    遗迹中,探宝的六大高手全都身体摇晃,一阵惊悚,向四周看了又看,有些狐疑。

    “有至宝!”

    “最强大的文明火光中,必然锻铸有无上至宝,将它找出来!”

    他们信心大增。

    云层中,王煊和陈永杰重回元神状态,盯着远处那头千翼猛禽,隔绝了自身的气息,在迷雾中,远远地避开它,绕着第九层精神遗迹行走。

    这片区域很大,缭绕着雾霭,真正开启后,是一座面积不小的岛屿。

    “靠谱吗,这可是虎口里夺食。”云层中,雷光间,陈永杰戴着锁魂钟头盔,很心虚。

    王煊道:“我们不抢别人,就盯着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反正结仇了,注定是死敌,只要他有发现和收获,就专门抢他!”

    反正隔着结界,即便失败也没什么,万一成功了呢?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难道能钻出结界咬他们两个?

    “行,那就是他了,大肥羊!”陈永杰用力点头,差点被这个人打死,自然要找机会报仇。

    第九层遗迹中,六大高手每个人都是一片大幕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可是在这里却遇到不小的阻力。

    遗迹中,有精神雕像浮现,这次有了面孔,有了清晰的表情,这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古人类残留的精神遗骸。

    “人类文明更迭,存在的时间远比我们想象的久远,可惜,普通人可以一代又一代的繁衍,但超凡的生命力太短暂了。”

    大战爆发了,这是绝世级的精神塑像,栩栩如生,数名男女,与六大绝世高手力拼,杀的最后各自都负伤了,几尊精神雕像渐渐被轰碎。

    王煊和陈永杰忌惮不已,这里动辄就有绝世级的古神像浮现,除了老张这个级数的人,谁扛得住?

    半刻钟后,六大高手在一片广场汇合,这里有一堆巨大的灰烬,还有点点残火闪耀,明灭不定。

    “这个神话文明,远比我们此前所见到的都要强大,比三瘆堆还璀璨,比造出逍遥舟的那个文明还繁盛,但是,他们也失败了,只留下文明残迹。”

    “奇怪的是,他们的至宝在哪里,没有在世间流传,真的封印在这里吗?”

    六人盯着巨大的余烬,那里青烟袅袅,残火飘摇,随时会彻底熄灭。

    六大高手封锁六合,觉得如果有东西留下,那么可能就在这最后的火堆中,他们开始动手,掘开火堆。

    传闻中,以炼宝最为出名的强大文明,怎么可能没有宝物留下?

    结界外,王煊和陈永杰躲在云层中,临近柔和的光幕,仔细地盯着,感同身受,仿佛是他们在探索神话遗迹,寻找最后的至宝。

    “这是什么?”

    黑袍男子取到残破的经篇,认真阅读,震惊而叹:“他们要炼制一杆至强的宝旗!”

    满身都是金霞的男子闻言一怔,道:“这个文明,该不会就是炼制斩身肉和斩神旗的神话文明吧?”

    “是……斩仙旗,也想称呼为……御道旗?”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手持一卷残篇,在那里出神,精神共鸣后,读取到这样的信息,当年的的至强神话文明的确在炼一件至宝,这里记述了他们想取的名字。

    “这篇经卷上提及,也有人想称呼它为斩道旗,但又觉得名字太过了,遂放弃。”女方士蹙眉,白衣惊艳,在火堆余烬前出尘而空明。

    六大高手都吃惊,而后动容,自然想到了斩神旗、斩身旗,竟和这个强大的文明有关!

    难道两件异宝合一,真的会成为无上至宝?以这个文明的璀璨而言,斩仙旗或御道旗,在至宝中多半都是最强的!

    一瞬间,许多人都动了心思,想到了王煊,他手中可是有斩神旗,这意味着他已经得到半件至宝?!

    结界外,王煊无比苦涩,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谁都知道他手中有一杆神旗,现在他不是成为绝世高手的靶子了吗?

    不交出去旗子,以后他还有活路吗?

    “你我又不是没听说过,当年有人尝试融合两旗,但效果不理想。”方雨竹开口。

    红衣女妖仙倾城倾国,带着淡笑,晃了晃手中的残篇,道:“这里有记,斩身旗和斩神旗,都只是试验阶段的产物,不是最终的御道旗,这就有些惊人了!”

    “什么,连斩身旗和王煊手中手中的那杆旗子,都是早期实验留下的东西,不是正品?”有人接过她手中的残篇,精神共鸣,仔细阅读。

    结界外,王煊长出一口气,刚才都在计算了,如果与当下的所有绝世高手为敌,他能活上几天?

    几人没有乱来,在相互提防与制衡,有条不紊的挖掘这座灰烬堆,寻找有可能存在的至宝。

    突然,身在璀璨血色光轮中的“冥血教祖”抓到一件古物,居然是一张淡金色的兽皮,不过尺许长。

    “轰!”

    戴着银色面具的绝世高手反应太快了,第一时间下黑手,一巴掌就扇过去了,眉心更是绽放术法符文,将血轮淹没。

    砰的一声,他成功偷袭,将淡金色兽皮抢到手中。

    “你抢什么,没看到烧出大窟窿了吗?如果是真正的斩仙旗或御道旗,会损毁吗?”璀璨血轮中的“冥血教祖”愤怒无比,居然被偷袭了,被人抢走旗面。

    “我只是看看,呵呵。”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笑了笑,然后,他就被遭遇了“冥血教祖”的攻击。

    红衣妖主也出手了,想夺过旗面看一看。

    其他人倒是未动,很淡定,不认为这就是至宝,因为真要是御道旗,根本不可能毁掉。

    砰!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数次和两大强者对攻,被震的兽皮脱手,他猛然一掌给打出去很远,接着迎敌。

    嗖!

    就在这时,钓神毅然而决然的出手了,王煊充分相信他,让老钓鱼人出击!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倏地和两大高手分开,立身于原地,伸手等着那淡金色的兽皮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