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终极一关一跃不朽
    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男子,力拼两大高手后,沉静而内敛,头都没带抬起的,从容的扬起右手。

    可是,没什么东西落下。

    “来!”他手指发光,向天空中蔓延,他不认为其他五大高手有必要和他争夺这残破兽皮。

    然而,空中静悄悄!

    “嗯?”

    情况不对劲儿。

    没有坠落下来?!

    他霍的抬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抛向空中的一张破烂有洞的兽皮会出意外。

    一条透明的丝线悠悠飘落,钓钩正挂在淡金色兽皮上,悄无声息地向上加速提去。

    这都能行?连他到手的东西都敢截胡,等于是明目张胆,用大铁锨从虎嘴里刨食,胆儿太肥了!

    他应变神速,一跃而起,并且手掌发光,丝丝缕缕的光束交叉,向前兽皮卷覆盖过去,想要拦截。

    可是,兽皮被抛到结界近前了,等于送上门去了,离他自身过远,外面的人扯着鱼线不加掩饰,疯狂拉线!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眼神像是两口寒潭,一巴掌糊上去了,全力以赴,阻拦不了就毁掉。

    这不是夺他机缘的问题,本质更恶劣,有人在他头顶上动土,这是无声的藐视吗?当众钓他的东西。

    结界剧震,被他这一巴掌打的模糊下去,一个掌印突出来,撑的光幕变形,似乎要爆裂了。。

    结界很结实,凭他一己之力打不穿。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没有声音,落在地面上。

    其他五大高手都露出异色,有人洗劫到绝世高手头上来了?

    几人面皮轻颤,忍着没笑。想都不用想,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的心情一定恶劣到极点,这是什么见鬼的情况?

    有人在他头顶的结界上,锚走兽皮,怎么看都像是一种骑坐在头上的羞辱,让他干瞪眼,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双手有蒙蒙银光划过,这要是能杀出去,他绝对第一时间去大开杀戒,真是岂有此理!

    结界外,那两人都戴着银色面具,一副冷漠的样子,俯视着下方。

    “本座的东西,你这个冒牌货也敢染指?”王煊平静地说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结界中戴着银色面具的正主眉毛扬起,他想拍死那两人,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皮来!”结界外,王煊再次开口,并如效仿正主,沉稳、从容的站在那里,对着天空扬起右手。

    陈永杰轻轻一抛,嗖的一声,淡金色兽皮落在王煊的手中,震动了两下,有些灰烬飘落了出去。

    戴着银色面具的正主,脸上面具喀嚓一声脆响,出现几道裂痕,眼睛都立起来了,盯着外界两人。

    最终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无意义,现在接近不了对方,一切言语都显苍白,会有失他的身份。

    他自然知道是谁,钓钩一出,身份就已揭晓,对方这是在报复他呢,也不在乎他有多强,因为认定会是死敌。

    “道友,那兽皮是我先发现的,你没必要生气。”身在璀璨血轮中的“冥血教组”开口,补了一刀。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转过身躯,没搭理他,这口闷气只能填塞在心口了,暂时发泄不出去。

    他最后看了王煊和陈永杰一眼,就不理会了。

    “这是咬人的狗啊,都不吱一声,再次遇上他得小心一点,这孙子十分毒辣。”

    结界外,两人低语,虽然出气了,但是也知道被着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忌恨上了。

    “无所谓了,反正早就和他不死不休了,打他两嘴巴子和对他露出笑脸,都是一个效果,与其如此,找机会再钓他!”

    王煊和陈永杰跑一边去了,躲在云层中,研究这张兽皮,真的很有年代感,不知道距今多少年了。

    它一尺见方,被烧出两个窟窿,触摸它,就像是在抚过一部厚重的历史,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斩神旗轻微动了一下,让王煊心头顿时跟着共振,眼神立刻火热无比。

    他将两件东西放过一块,然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什么情况,两者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王煊研究了好一会儿,将银色兽皮书自身上取下,彼此接触,但是依旧没有能将他们拼组在一起,他一阵出神。

    “难道还差了什么东西吗?”他总觉得,得到的旗子、兽皮等,理应有联系,但是他无法组装。

    “或许,这些都是实验过程中的产物,有因果,但却难以真正合一。”陈永杰说道。

    王煊点头,道:“有道理,这个看起来顶级强大的神话文明,最后究竟是否炼制出御道旗,有些存疑,别告诉我,最后他们失败了。”

    “你先留着吧,或许有古怪。”

    结界中,六大高手再次翻找,将小山般的灰烬都扒开了,捡起各种没有彻底烧毁的纸张,仔细研读。

    他们比王煊还不甘心,按照传说,这个文明的底蕴超越历代神话文明,理应留下最强至宝才对!

    但最后的结果,让他们很失落,灰烬堆中根本没有御道旗。

    按照他们发掘过程中,所得到的残篇中的记载,当年集一个文明之力,他们确实曾在这里炼宝。

    “追溯旧景!”

    六人盘坐下来,眉心都在发光,联手追溯当初这里的旧事,想看到是否炼制出真正的御道旗。

    王煊第一时间贴近结界,精神天眼全开,不想错过那种恢宏而盛大的景象。

    “的确炼成了,但是炸炉了!”满身都是金霞的男子沉声道,略显激动,这世间应该有御道旗。

    虚空中,宏大的火堆,烧的天穹都塌陷了,时空都扭曲了,那是以无尽大道宝书为柴,不仅有那个文明的道则,还有他们收集的其他消亡的神话文明的经文,当柴火用。

    符文交织,规则蔓延,一个模糊的小旗在火光中沉浮,即便隔着历史的长空,不知道距今多少年了,依旧让人窒息,连绝世强者面对它都心惊肉跳,强烈不安。

    砰!

    最终,旗子冲霄而去,火堆炸开了,一切景物不可见了。

    六大高手剧烈摇晃,最后这个冲击的画面,让他们有人都“咳血”了,元神之光流散出去。

    “在现实世界中,我等毕竟被压制了,强行与大幕中的法体共鸣,以无上道行追溯旧景,还是容易被重创。”有人开口。

    王煊凛然,这些绝世高手关键时刻,还能这样做?个个都是危险到极点的人物。

    陈永杰道:“没事儿,他们似乎需要准备很长时间,而且,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在真正的战斗中,谁会老实的等着他们去共鸣。”

    “那是……”结界中,黑袍男子倏地睁开眼睛,再次全力催动,让最后的模糊景物呈现,其他人也一起出力。

    御道旗冲起后,火堆爆碎,暗淡,很长时间后,有一个染血的粗糙大手,在这里刻下一副模糊的地图。

    “砰!”

    满身是金霞的男子第一个动手,然后,就是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也是一巴掌向前拍去,毁掉了图景。

    其他几人,有人伸手想阻止,有人倒退,没有去管。

    “这两个混账,太独了,自己看完后就给毁掉了。”陈永杰瞪着眼睛,他才记下来一隅之地。

    王煊闭目,那片复杂的地图,在心中回放,映现出来,即便是拥有精神天眼,他也是堪堪看完,烙印进心中。

    结界中,六大高手起身,在这里彻底扫视了一遍后,确信没有遗漏什么,脸色异样,各怀心思,没有再提御道旗的事。

    那片地图,大概率和御道旗有关!

    “连文明火堆和御道旗都在第九层精神遗迹,很难想象第十层会有什么,走吧,去看一看。”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开口。

    第十层遗迹,目前是未知的,不真正开启门户,激活那里,始终模糊一片,静止无声,所见所感,都有问题。

    六大高手联袂前行,最后再次合力出手了,想要借助超凡腐朽、禁制失效的特殊时期,打开道路。

    这次他们很吃力,耗费元神之光,激烈撼动那座立于虚空中的门户,但是,根本就打不动。

    “无数个时代过去了,它还能这么坚固,理应坠落虚空才对。”

    整整两天,六大高手都在研究,或者以术法破之,或者研究古阵,或者直接用强绝的力量轰击。

    效果不大,他们遇上难题,被阻挡住去路。

    陈永杰盯着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低语道:“他很强,比我们预估的还要厉害,看来上次在戈壁中没想直接打死你,这是在惦记你的身体啊,眼馋的很。”

    王煊无语了,这叫什么破话。

    “该不会是郑元天吧?”他琢磨,目前,这家伙对他的肉身兴趣最大,对他“投资”不少了,又是天药,又是不周山的五色土,又是仙浆,一股脑都给他了。

    而且,他通过郑家人知悉,郑元天似乎在“养猪”,无论是郑武,还是他王煊,谁掌控这具肉身都无所谓。

    这么看的话,绝世高手郑元天最后大概率会出场,割韭菜,杀猪!

    “猪元天,你等着,我早晚打死你!”王煊自语。

    这两天,他们都在巩固自身的境界,因为近期突破太快了,两人都在诵经文,观前人手札,夯实道行。

    为此,他们开启过“仙骨罐头”,坐在内景地中,不是想借浓郁的神秘因子提升自身,纯粹是想借“时光”沉淀一下。

    当然,所谓的时光,都是错觉,他们先后动用了两块羽化真骨,精神思感提升到极限,明悟自身,观阅道经,诵读竹简,翻看佛典。

    恍惚间,他们仿似借来十年光阴,这种奢侈的体悟,这样以仙骨开启内景地,让精神思绪飞速运转的修行方士,确实效率高的可怕,对他们的好处太大了。

    “第八段早已圆满了,我根基扎实,并不虚浮,为它命名为——拓荒。”王煊回思,在飘渺之地的修行过程。

    他让虚无之地有了天药,迸发了生机,还一路开凿陨石,真的像是在拓荒,他似一个勤劳的矿工。

    接连数日,王煊和陈永杰都在修行,将自身的底子打的无比坚实,为此不惜又开启了第三块羽化真骨。

    “这种仙骨对应的内景地,确实在加速腐朽,神秘因子愈发稀薄了,内部到处是裂痕,或许几个月后,就再也无法利用了。”

    陈永杰沉声道,这意味着,神话真的要彻底消亡了,大趋势不可逆转。

    “对了,你现在稳固了境界,应该再去试试了,走那条新路,争取将戴着银色面具的孙子震落下来。不然的话,我们下次被他堵住,可能会死的很惨,他实际的战力极其恐怖!”

    他撺掇王教祖釜底抽薪,既然打不过,那就另外想办法,将敌人从高高在上云端中拉到地表。

    “有道理。”王煊点头,一次又一次巧合,连他自己都疑神疑鬼了,觉得这当中确实有大问题。

    他一直在思索,或许是因为他修行,震动了命土中的至宝——养生炉,而它又莫名勾动了逍遥舟、羽化幡,多件至宝一起出现,并猛烈的共鸣,共振,所以震落了根基虚浮者的道行。

    “一鲸落,万物生。新路生,旧世界腐朽,或许是某种平衡在打破,在过渡。”陈永杰说道。

    “或许不是这些情况。”王煊摇头。

    一声天崩地裂的声音传来,连王煊命土中的至宝都轻颤了几下,现实世界中,道行不稳固者,有些人身体摇晃,命土轰鸣,又要掉境界了。

    “真是有各种变数,有多层次的原因?!”陈永杰震撼,这次可不是王煊所致。

    王煊心血翻腾,有人在反过来震他?他体内的至宝在摇动,在轰鸣。

    “是他们打开第十层精神遗迹所致!”王煊盯着结界中,六大高手全被震飞出去了,个个都在咳元神之血,摔倒在地面上。

    连方雨竹和红衣妖主都不例外,以她们两人之强大,都被重创了,躺在地上,浑身光雨蒸腾。

    虚空之门开启,最后一层遗迹出现,在门中,有强大的精神印记在和他们共鸣,共振,接近真实的物质无比浓郁,汹涌出来。

    “最后的路,真实的源头,一跃见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