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整个神话文明飞升之地
    最后源头,一跃……出真实,得见真正的长生不朽?那精神共鸣传来,让人头皮发麻,身心皆颤。

    首先它有压制性的力量,真的很宏大,不然的话也不会将六大高手崩飞出去,这第十层精神遗迹太恐怖了。

    其次便是它的真义,涉及到了真实的源头?历代神话最终都要找的地方,都想藉那里逃过超凡的寒冬,避开腐朽。

    这个文明找到了,给后人指明了出路?

    部分道基虚浮的人,实在可怜,刚才少数人道行滑落了,境界没能稳住。

    “苍天大地,每隔几天就一震,这谁受得了?还不如一口气将所有人都打落云端,震到底算了。我刚恢复,才服**神大药,你就又把我摇晃下来了,我……”

    有人恼怒了,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心烦气躁,以手指天喝斥。

    当然,这次规模较小,被震落的人有限,主要也是这次的天花板太高端了,六大绝世高手在事发地顶着呢。

    六人各展手段,女方士手持金色的小舟,流动蒙蒙光雨,以金霞将自己包裹在里面,与外面隔绝了。

    红衣女妖仙以雷霆为引,结成一个红霞大茧,婀娜身段躲在当中,一动不动。

    黑袍人弥漫黑雾,取出一柄黝黑的长刀,竖在眉心前,抵御压制。。

    三瘆堆前,老张很干脆,再次将铜镜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

    连绝世强者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应付这种剧烈的震动。

    王煊如同在海浪中坐船,上下颠簸,但是,他没什么大碍,至宝震了那么几下,就趋于稳定了。

    第十层遗迹的入口,虚空之门,那精神印记慢慢消散。

    直到此时,现实世界的人们才长出一口气,刚才被压制的很惨,被撼动了命土,着实吓住了许多超凡者。

    “不够猛烈啊,和坐摇摇车没什么区别。”陈永杰倒是淡定,又不是没被震过,这算什么?

    六大高手起身,擦去嘴角的元神之血,刚才封印炸开时,伤到了他们。

    六人神色凝重地盯着虚空之门,通向最后一层精神遗迹的道路,深邃,幽暗,看不到尽头。

    “各位,敢进去吗?”立身在血轮中的“冥血教祖”开口。

    “别装了,刚才都赶到你真身了,齐腾,你还是露出真容吧,以后冥血肯定会找你算账。”有人开口。

    血轮中的男子居然是天仙之祖齐腾,也就是齐成道的祖上。

    “你不是也冒充他了吗,魔祖!”齐腾开口,露出了面如冠玉的真容,他看向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淡然一笑,敛去黑雾,露出古铜色的肌体,背着一口黑色的魔刀,确实是魔道第一强人。

    “你们两个不嫌过分吗,冒充别人。”满身都是金霞的男子,流动着神圣祥和的气息。

    “没事儿,冥河不在乎。”魔祖和齐腾都微笑着说道。

    “我打死你们两个!”满身都是金霞的男子爆发,血光冲霄,向着两人扑杀过去,真的怒了。

    “我去!”外面,陈永杰惊叹,这是好大的一出戏,真身,假身,够混乱的,一群老王八羔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满身都金霞的男子,给人无比神圣的的感觉,居然是冥血教祖的真身,他居然就在这里呆着呢。

    天仙之祖齐腾发呆,魔祖也觉得风中凌乱,正主就在身边?估计一直憋气呢,想找机会干掉他们!

    事实上,这些人早先还有过默契呢,一起出手,对红衣女妖仙发难,结果根本拿不下对方。

    “真是乱啊。”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开口,屹立在那里,飘逸出尘。

    “郑元天,你别假清高,早认出你了!”有人喊破他的身份。

    “真是那个孙子,被你猜对了!”结界外,陈永杰低语,补充道:“一会儿震他,也别管是否误伤了,必须得把他摇落下来,他太强了!”

    一群人间的关系很复杂,彼此各自都攻击过,分分合合,没有善茬儿。

    “不要吵了,要进虚空之门的就安静一些,不然立刻离开。”方雨竹开口,毫无疑问,她很有威信,实打实的战绩摆在那里。

    身为方士中的第一高手,她杀过不止一位绝世强者,连在场的冥血教祖都差点被她按死,曾连杀他八条真命,他最后的真命藏在无尽血影中,才逃过一劫。

    “你,还有你,别再有小动作,都给我小心一点,我这人很记仇的!”红衣女妖仙也开口,拢了拢秀发,斜睨几人。

    六大高手踏入寂静之地,接近真实的浓郁物质让他们动容,有些激动,当真正来到第十层精神遗迹后,这里没有精神塑像攻击众人,一切都很平静。

    王煊他们也上升,躲在云雾中,看着真实浮现出来的第十层精神遗迹。

    幽暗之地的前方,那片精神遗迹很宏大,有建筑物,有巍峨的高山,但都死气沉沉,没有生机。

    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汹涌,是从天上落下的,像是雪花,又像是茫茫雨点,纷纷扬扬。

    第十层精神遗迹的天空,与一片黑暗之地接壤,那里就是所谓的真实源头吗?

    在那片漆黑的天宇中,不时有流星划过,但却没有正常的星辰,整体相当的暗淡,偶尔一见的星光,也给人几许凄凉感。

    “这个文明确实强大的离谱,他们撕裂了一方天宇,找到了一条路,整体离去了?”郑元天开口,依旧戴着银色面具。

    “那星光不是真正的流星,而是接近真实的能量划过这片寂静的天宇。”方雨竹开口。

    最后的尽头,真实的源头,终极一跃,可见不朽,然而在场的六大绝世高手都在皱眉,从那黑暗天宇跃出去吗?

    他们抬头,盯着深空看了又看!

    “谁打头进去探索?”冥血教祖问道,然后,一群人都看向他。

    老冥顿时有点方,他很想说,你们有问题吗,看我做什么?!

    “冥血,你有无尽的血色化身,更有九大真命,派一条真命进去探索下,众望所归。”魔祖笑眯眯,古铜色的皮肤流动宝光,他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看起来很正派。

    “你有病吧?”冥血教祖顿时急了。

    “冥血,非你莫属!”天仙之祖齐腾点头。

    “你也有病吧?”冥血教祖怒视他,就是这两个人,不久前还冒充他呢,现在还想让他去顶锅?

    “冥血,你的天赋摆在那里,可一身化万,死一些化身也所谓,死一条真命,以后也能慢慢修养回来。”戴着银色面具的郑元天开口。

    “你也有病!”冥血教祖反应很激烈,听听,三人说的是人话吗?这个年代了,真命死掉的话,哪里有时间去修行补回来。

    结界外,王煊和老陈面面相觑,原来绝世高手也是人,也很接地气啊,和他们想象的高高在上、不染红尘的样子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两人看着,听着,感觉津津有味儿。

    “冥血,你派遣化身进去,不需要真命。”方雨竹温和地开口。

    “行……吧。”冥血点了点头,不耗真命,这还好说,他咻的一声分出去一道身影,立刻没入漆黑的域外,飞向茫茫天宇深处。

    “不像是一方宇宙,没有星斗,没有日月,如同一张黑布罩在上面。”陈永杰开口。

    王煊也在盯着,精神天眼全开,恨不得透视整片天地的尽头,看一看是否类似于虚无之地。

    “冥血,一个化身太少了,多放出去一些,最起码也要三十六天罡之数。”浓眉大眼的魔祖建议。

    “别惹我,当心我把你塞到域外去!”冥血教祖放狠话。

    半个时辰后,他的脸色变了,道:“我的那具化身死了!”

    “怎么死的,他最终看到了什么?”红衣女妖仙来了兴趣,

    “战车,尸体,断掉的旗帜,血,还有模糊的前路,我那化身莫名就消散了,所有景物都是匆匆一瞥,看的不是很真切。”

    “再派出化身去看一看。”郑元天开口。

    冥血教祖瞪着他,而后大步走到女方士和红衣女妖仙的身边,叹道:“从此以后,我改邪归正,与二位一个阵营,以后在人间开个畜牧养殖场,保证不让弟子门徒喝人血!”

    老冥感觉自己太难了,还是两位绝世女仙更讲道理一些。

    “冥血教祖和那些黑心肠的人呆在一起,这是没少背锅啊,可怜,现在幡然悔悟,迷途知返了。”王煊都看的有些感触了。

    “我原本想弄死那个王煊的,吸食他那特殊的真血,现在决定收手了,因为他和方仙子你有关啊。”冥血教组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带着笑,向女方士坦白。

    “我……”王煊立刻闭嘴,一点也不同情他了,这老阴贼,居然想亲自对他下手?

    “我震死你们!”王煊觉得,得赶紧去陨石地栽种仙人掌,冥血、郑元天、齐腾都太凶恶了。

    但在前往虚无之地前,他得先确保把自己摘出来,让这些人亲眼目睹,他破关和各方修士掉境界无关。

    “我要去的飘渺之地,是否和现实中这个地方有关?”王煊一阵迟疑,盯着结界中漆黑天宇的尽头!

    冥血又派出几具化身,这次还是那个结果,莫名就消散了,所见很模糊。

    “我们亲自进去看一看,一起,敢否?”红衣女妖仙开口,她虽然国色天香,亭亭玉立,但是胆魄很强。

    “可!”郑元天点头,神话都要消亡了,如今正处在末期,最后时刻如果还不能挣脱出去,未来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有什么不敢?

    六大高手动身,一起上路,进入漆黑的天宇中。

    三瘆堆前,老张终于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拿着他那面破铜镜,长出一口气,神速离开火堆。

    那三张惨白的大脸厌烦了他连续多日的讲经,将他……赶走!

    然而,在他离开戈壁,进入精神世界前,他猛然回头,又一阵嘬牙花子,居然跟下来两个,一个是三瘆堆的女瘆王,一个是穿着陈旧宇航服的老人,两个瘆王!

    第十层精神遗迹接壤的漆黑天宇中,路途上,女方士等人便皱眉了,这不是真正的天宇,是一片精神宇宙。

    幽暗中,他们飞出去不是很遥远,就有了发现,一辆黄金战车,巨大而慑人,雕刻着御道旗的徽记,更有各种繁复的纹理内敛。

    鲜血染红战车,但是没有看到任何生灵,那是真正的血,而不是元神所留的物质。

    “这个神话文明,到头来在整体飞升吗?打破天宇,来到这片天地中,带着肉身而来,可这里依旧是精神宇宙啊。”

    “他们以御道旗开路,强闯出一条路,但真的来到了真实的源头吗?”方雨竹说道,她白衣飘舞,容貌倾城,立身黑暗的宇宙中很出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