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神话起源的真相
    精神宇宙中,黄金战车破碎,上面的血早已失去活性,没有留下更多的线索。

    一个奋力一跃、想要整体熬过超凡漆黑寒夜的神话文明,命运多舛,似乎在路途上就已经受创。

    “走吧。”红衣女妖仙衣裙展动,凌空而去,看到路上的残迹,她莹白的面孔上满是严肃在色。

    这个神话文明的现状就是他们的未来,不足一年了,如果找不到出路,他们也要从绚烂的天空坠落,渐渐衰亡,被冰冷的冻土埋葬。

    六人心头沉重,现在没有什么道争可言,有的只是为了生存而探索,寻觅,都曾集璀璨于一身,在各自的时代俯瞰天下,如果注定要消亡,那也要选择轰轰烈烈。

    “这片精神宇宙有边界,并不是广袤无垠,和想象的不一样。。”方雨竹皱眉,她的感知远超常人,提前发觉了什么。

    “边缘地带,流动着太初之气,是开天时代的混沌物质?”红衣女妖仙凝视,美目闪烁光彩,盯着黑暗深处。

    郑元天蹙眉,道:“那种太初之气,混沌物质,也和……精神力有关,这片深空有不小的问题,真是古怪。”

    他们遨游域外,以元神状态远行,这是名副其实的神游太虚,如几抹流光,倏地就不见了,没入黑暗中。

    他们来到目的地,看到那个极尽璀璨的超凡文明出事的地点,战车、巨大的战船,都破碎了,稀巴烂。

    有血肉,也有精神残骸,漂浮在寂静的虚空中,没有一点生机,似在诉说着他们凄凉的往事,没什么活物。

    无论是肉身强者,还是元神状态的旧世神明,都死了。

    “没有敌人,不应该是屠杀,但是,船体、战车都像是遭遇了巨力的碾压。”魔祖说道,提着漆黑的魔刀戒备,浓眉深锁。

    这种景象让他们心凉了,那个炼制出御道旗的强大文明,最后估摸也失败了,没找到出路。

    “在那里。”冥血教祖开口,他又放出三道化身,结果都死了,在深空高处,混沌物质中有残迹留下。

    几人升空,在路上有看到各种碎片,以及血肉碎块,还有枯竭的头颅等,很悲壮,很凄惨。

    一个文明整体都落幕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神话文明,从他们留下的十层精神遗迹,炼制御道旗等,可窥一斑。

    这里,都是太初的气息,有混乱的原始物质,一片死寂,迷雾缭绕,到了尽头,再无出路。

    “他们撕裂天宇,进入这片精神宇宙中,以为获得了神话的新生,但是发现,还是没有光明,未见不朽。要再次撕裂这片深空,挣脱出去,以战船轰撞,举世共击,所有神话人物一起出手,但打不破这里。”方雨竹开口。

    六人看到了混沌物质中的血,以及爆碎的船头等,那个文明整体在进击,想从这里杀出去,但失败了。

    这里精神残骸更多,破烂的肉身也有不少,现在依旧有恐怖的能量辐射,杀死了冥血教祖的化身。

    六大高手抵住了,接近混沌,仔细观察,雾气中,有类似岩石、又似冻土的物质,冰冷而死寂。

    这自然不是真正的岩石、冻土,看着相近而已,是万物初始前的混乱状态,无序而杂乱,阴冷又冰寒。

    元神触及后,感觉寒彻骨髓,而且,内里很坚实,越是深入越是觉得,坚不可摧,超越神铁。

    “他们太刚烈了,找不到出路,就这么决绝地赴死,最后猛烈一撞,整体消亡。”天仙之祖齐腾开口。

    郑元天道:“因为,他们时间无多了,来到了超凡世界崩塌的末期,回头也只能是等死。”

    他们心情复杂,感同身受,完全能够理解那群人最后的心绪。

    六人再次动身,在这片精神宇宙中探索,果然又有所获,竟找到一个千疮百孔的幽暗星球。

    不是很大,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蜂窝般的孔洞,向外冒出一缕缕接近真实的物质。

    “还有这种地方?”六人吃惊了。

    他们快速冲了过去,立身在上,自身得到滋养,但是,他们又蹙眉了,离开这颗小行星。

    稍微触及,星体就腐朽了,破碎了,那些冒出的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夹杂着精神残骸的腐朽气息,被污染了。

    小行星直径不过百余里,的确很袖珍,但是它很奇异,蕴含着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这是列仙在追求的东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算是成功了,竟找到这里,发现一颗如此特殊的星球,为神话续命了很多年,但最后这里终究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余韵。”

    当年有些人非常刚烈,一大批强者驾驭战船去轰击这片精神宇宙的边界地带,壮烈而死。

    也有一批人被留下来,成为生命的火种,想让他们藉这处“超凡蜂巢”熬过寒冬,但还是失败了,这里全是枯尸以及精神残骸。

    “这种接近真实的能量物质,虽然还留下不少,但不怎么养身,养神,等阶很高,化作攻击力足够了,但难以长久续命。”

    郑元天汲取丝丝缕缕被污染的接近真实的物质,皱眉说道,但想来那个文明留下的火种也没有办法,超凡消退,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这些人沉眠最多不会超过两千年,最后便都死去了。”女方士仔细探索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相对于静如止水的宇宙夜空,这个时间段太短暂,即便是延长十倍、百倍的时间,也远远等不到下一次超凡的诞生。

    “这就有些奇怪了,想以一颗超凡陨星为神话续命,难道某些传说是真的?”齐腾露出思忖之色,道:“很早以前,有逝去的祖师说,超凡是意外,有真实的辐射物,是因为有陨星碎片坠落,带来了希望,滋养出神话世界。”

    “陨星瓦解后,接近真实的物质,可以伴生出海量的超凡因子!”冥血教祖说道。

    郑元天点头,道:“的确有这个说法,所以,曾有前贤绝望的慨叹,超凡的流星划过万古寂静的夜空,只是一场意外,并不是暗喻,而是真实的情景啊。”

    众人出神,因为,这种接近真实的陨星坠落下来,出现在宇宙各地,所以才造就出神话文明?让人遐思无限。

    关于这些,方雨竹、郑元天、齐腾都人都曾尝试过,去找陨星的源头,但都无果。

    不止他们,那几个逝去的神话文明,留下的只言片语,也都提及在探索,寻找源头,但都失望了。

    “这个文明,是怎样找到此地陨星的?”几人带着疑色。

    无论怎么看,这颗特殊的小行星都不是那些人带进来的,更像是属于这片精神宇宙,让他们心头微动,想到了一些什么。

    “该不会是说,所有意外诞生的超凡,都是因为,有陨石从这种精神宇宙中坠落出去,所以才有了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神话文明吧?”

    “难怪我们找不到,这种接近真实的陨石,并不在现实世界中,哪怕找遍各片星空都没有,只在精神宇宙中?”

    六人谈论,在严肃的探究这个问题,涉及到了神话起源的问题。

    历代以来,很多惊才绝艳的人物,都在探寻,都在找出路,自然留下不少手札,写下心得。

    六人对照前人的笔记,再和如今所见,所感,所知,进行印证,越发觉得,真相就是这样。

    “神话起源的本质……出于偶然坠落的真实物质!”

    六人沉思,了解到部分真相,但还有不少问题无解。

    精神宇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诞生这样接近真实的陨星?

    “相对而言,这颗小行星还是太小了,没有成长起来,不够恢宏,不足以为一个神话文明续命。”

    郑元天道:“我猜测,真正超凡世界诞生初期,都会是一场流星雨,有各色和各种蕴含不同真实物质的陨石坠落,伴生出不同的超凡因子,神话才能因此而生。”

    他们看了又看,一颗小行星过于单调,它很小,蕴含的真实物质,远支撑不起一个神话文明。

    “这个神话文明,他们是怎么确定这片精神宇宙的,为什么能主动找到一颗特殊的小行星,如果再继续找下去,他们或许真的可以长盛不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神话文明找到了方向,但是,没有走完这个历程。

    几人进入这颗塌陷、腐朽、被污染的小行星内部,随着他们出没,它愈发的不堪了,在四分五裂。

    最终,一股极强的精神印记浮现,流动出来,化成最后的图景,演绎最后的文字,和他们精神共鸣。

    那是一只粗糙的大手,带着血迹,写下遗言,描绘旧景,共振映现出来。

    “我们错了吗?期许一鲸落,神话现,列仙生,可现实却如此的残酷,悲哀收场,报应啊。”

    六人看到那只粗糙的大手,攥着破烂的御道旗,轰向精神宇宙的边界地带,那是失败者悔恨式的自绝吗?大手瓦解,血液四溅。

    “他揭示了某种真相,所提及的鲸是指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报应一说?他似乎有无限的悔意!”

    六人的面色都变了,第一次感觉这么的心惊肉跳,这个至强的文明为了来到这里,到底做了什么事?

    这里面似乎有血腥,有残忍,有无尽的悔意,还有某种悲哀,那个伸出粗糙大手的人,心绪格外复杂,仅是瞬间,就让人感触到他的心境。

    六人议论,如果找到那个方向,他们或许还有机会。

    “追溯旧景,一定要找到真相,看明大势。”

    六人合力,锁定粗糙大手暗淡下去的残迹,沟通那些文字,激活那些印记,他们催动起来,再次共鸣,共振。

    几人想再现找到精神宇宙、寻觅特殊陨星的过程。

    “一鲸落……”那落寞的声音响起时,这次他们模糊地看到,一颗巨大的人头,电火花闪烁,眼中有悲伤,最后他缓缓转过头去。

    “他像是闪电之城、云层雷电、十层精神遗迹共同构建的那颗巨大的头颅!”

    接着,御道旗出现,横空而过,旗面遮蔽天穹,蔓延到域外,像是遮盖了整片星空。

    铺天盖地的御道旗,其浩瀚旗面极速扫过之后,有血洒落下来。

    六人看到了火光,听到了哭声,模糊看到天宇被旗面破开……

    月底了,求下月票!

    感谢:锦衣之上、植灵女王升级记、咸鱼翻身有什么区别,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