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陨石坑中栽天药
    一鲸落,一个人死去了,列仙生?这样的路不可理解,六大高手都觉得寒意彻骨,曾有一个特殊的人?

    在这个故事中,似乎有残忍,有血腥,有背叛,最后也有强烈之极的内疚,以及无限的悔意。

    只是,一切都太模糊了,他们只看到部分十分朦胧的片段,更多的是他们自己的脑补与猜测。

    “大方向没错,我们能主动找到那种特殊的蕴含着真实物质的小行星吗?”郑元天双目深邃,提及这种事,现场顿时安静。

    ……

    张道岭来了,势如破竹,一路闯进第十层精神遗迹,一抬头正好看到两张脸在俯视着他呢。

    老张瞥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两个少窥探我。”

    “喀嚓。”王煊啃了一块仙人掌,吃的津津有味。

    陈永杰满嘴冒红光,像是在啃甘蔗似的,抱着一株仙霞艳艳地天药,正嚼的起劲儿呢。

    “我……!”老张发呆,那画面有些扎眼睛啊,那两个毛头小子,一人抱着一株天药像是在啃萝卜般!

    想他张教祖,当年这个年龄段时,也没这么奢侈过,这两个小子哪里拔的天药,搁这向他炫富吗?

    “上仙,吃吗?挺脆的。”陈永杰打招呼。。

    “隔着结界呢,给他也吃不到。”王煊说道。

    “你们两个,不知道天药炼丹后效果更佳吗,留着,回头给我,帮你们炼九转龙虎仙丹!”老张喊话。

    那两人呲牙在笑,满嘴都在冒光,让老张恨不得一人给他们两巴掌,显摆什么?

    “不用了,开炉炼丹太耗时,还是直接咬着吃吧,尽早破关要紧。”陈永杰说道。

    他暗自嘀咕,谁知道老张炼丹后,会给他们几颗。

    在他旁边,王煊浑身冒光,真实物质蒸腾,的确要突破了,他正式要进军人世间第九段境界了。

    说话间,老陈也破关了,踏足八段领域,满身都是赤霞,从耳朵里,从鼻孔里,向外喷红色能量。

    “你们两个!”老张指着他们,真想每人踢上几脚,天药是这么用的吗?太浪费了,突破大境界时最好使。

    比如,从人世间到逍遥游,从逍遥游到养生主,而非用来破几段这样的小关卡。

    什么叫暴殄天物,这两货就是!他看着都心疼。

    “上仙,再挖到天药时,留着请你去炼丹。”陈永杰喊道,金色佛光普照,道经运转后,紫气东来,加上体内红霞喷薄,他颇有些非凡气象。

    至于王煊,进入九段境界后,更是有各种接近真实的物质弥漫,但都被他强行压制回了体内,任何一种接近真实的物质都是超品级,来自飘渺之地。

    他很平和,这次突破并没有震动外界,天地间,静悄悄,一切都非常的祥和与正常。

    老张盯着他们两个看了又看,然后,甩给他们一个后脑勺,直接没入深邃的天宇,追寻六大高手去了。

    然后,两个瘆王先后走来,也是一闪而没,跟了进去。

    “三瘆堆的女瘆王也就罢了,还有那个老宇航员也进去了?”王煊露出惊容。

    “那两个人修在吃天药,盗贼,钓鱼佬!”第八层精神遗迹中的强者来到了第十层,正好看到坐在结界上的两人,眼睛都红了。

    “徒儿,帮我打死他们!”陈永杰微笑,看向那个黑色发髻中插着金色翎羽的男子。

    那名妖修没搭理他,装作没听见,转过身去。

    “他们利用天药突破了,奢侈,浪费,可耻啊!”有人痛心疾首,愤恨不已,认为两株天药原本是他们的,不该这么用,而那两人也根本不懂药!

    “走了!”王煊低语,很多人都看到他突破了,一切如常,是时候去深度修行了,该去栽种仙人掌了。

    他和老陈果断跑路,向闪电之城外冲去,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去闭关,准备震绝世高手,这次他想来次狠的。

    绝世级的千翼猛禽曾追击,但是它似乎不愿离开这片遗迹,最终目睹他们冲出密集的闪电区域。

    王煊回首,看着那颗带着电光的巨大头颅,觉得这地方太沉闷了。

    精神世界很大,广袤无垠,王煊他们一口气飞渡出去三千里,才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蛰伏下来。

    并且,他们将肉身放出来了,与精神融合,为的是更好的突破。

    “老陈一会儿抱着天药,如果有异常,坚持不住,你就啃几口。”王煊提醒。

    此前,两人都只吃了一点,嚼了很小块的叶子而已,做个样子,不可能真的大口吞掉这么珍贵的天药。

    “行!”陈永杰点头。

    王煊的精神体,立身在命土中,自语道:“真是奇异的地方,这里是神话的源头,超凡诞生之地,各种接近真实的物质缭绕,生机浓郁的惊人,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

    当!当……

    王煊手持一根铁钎子,正是穿透天药根茎的那件陈旧器物,居然也能带进来,他以此敲养生炉。

    而后,他更是一次次搬起炉盖,再一次次砸落回去,震的他自己的命土都簌簌颤动。

    “子曰,我曰,老张曰,什么情况?要翻车啊!”陈永杰东倒西歪,整个人都不稳了,要摔倒在地上。

    他守着王煊,就在近前,这次可不是坐摇摇车,而是过山车,忽上忽下,他都要吐了!

    他的命土乱颤,甚至要翻腾起来了,他暗叫受不了,赶紧含了一小块天药叶子,吸收真实物质压惊。

    王煊一口气撞击养生炉一百零八次,连他自己都晕乎乎了,命土中各种真实物质都给折腾出来了,近乎沸腾。

    外界,鬼哭狼嚎,鸡飞狗跳,彻底乱了!

    大幕中,人世剑、逍遥舟又出现了,张道岭、方雨竹、红衣妖主的真身都去争夺。

    郑元天、凌乱仙、妖祖祁毅、冥血等人的真身,也是火速杀去,眼神冒热气,泛出慑人的光束。

    现实世界中,超凡者受不了,根基虚浮者如同喝醉了吧,瞬息间,趴地上一大片,然后肉身跟着在那乱颤。

    有人吐了,被震的元神离体,精神委靡不振,境界彻底不稳固了,部分开始掉了!

    “先这样吧,估计震落不了几个人,回头再说。还是去虚无之地栽药要紧,提升境界时的剧震,动静最大。”

    王煊放下炉盖,带着仙人掌、斩神旗、银色兽皮书、超级神话文明余烬堆中被烧出两个窟窿的淡金色兽皮,准备上路。

    他想了想,也带上了铁钎子,关键时刻,挖陨石或许很有用。

    嗖!

    他一头扎进命土,以精神天眼定位,确保路线无误,一路下潜,在临离开命土前更是放大旗面以及兽皮,带上了大量的命土。

    他似一抹流光,进入寂静没有声音的虚无之地,这像是一片浩瀚的宇宙,但没有星辰,有的只是接近真实的物质。

    这次,他的速度更快了,或者说,栽种天药后,拉近了两地的间距离,感知中“一个月”而已,就到了银光蒸腾的生命之池。

    噗通一声,这次不止是王煊跳进池子中,他还将仙人掌也扔进去了,在这里泡着。因为不久后,它将会被种到一块异常干旱的地方,提前给它“滋补”下。

    他带来的命土,也被不断浇灌上银色的仙液,最后堆放在旁边的土山畔。

    土山变大了,笼罩着白雾和银光,如同龙在游动,像是各种猛禽在盘旋,气象惊人。

    在山上九劫天莲确实变异了,化成了藤萝,能有手臂那么长了,有很多细密的小刺,呈暗红色,自保能力很强,共生有四片叶子,带着银光,生机异常旺盛。

    “可以叫做九劫天藤了,这也算是一种进化吗?”他露出异色。

    来到飘渺之地后,该有的“仪式”并未减少,他再次去地狱入口蹦极,简洁总结就是:作死式苦修!

    每次进来,他都要去挑战红色的云霞,裹着斩神旗,不将自己烧个生命垂危,不被电光劈个外焦里嫩,他都觉得不够刻苦,不算认真修行。

    他确实很拼,挑战极限,实属在生死间的钢丝绳上起舞。

    “金色兽皮,很强啊,虽然有窟窿,但是材质不弱于银色兽皮,以及斩神旗的旗面。”

    在苦修中,他披着淡金色兽皮,真切感受到了它非凡,这东西绝对不简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张有破洞的兽皮在被红色霞光先后雷击,又焚烧后,有些不同了。

    当他结束这次修行,拖着将死的身体离开时,他觉得异样,是错觉吗?兽皮上的金光似乎亮了一点。

    “幻觉吗?不管了!”

    他先后多次去银色的生命之池“疗养”,也意味着苦修了很多次,直到彻底结束时,兽皮似乎不是那么过于陈旧了。

    “有些古怪,它不怕灼烧?”

    又一次,他直接将淡金色兽皮,扔进了浓郁的红霞深处,那里云雾翻腾,变得极其恐怖,炸雷声不绝于耳。

    远远望去,那片地带像是开锅了般,红色的云霞近乎沸腾。

    过去,他在这里修行,从来都不敢过于深入,只是在边缘区域汲取一点红雾,他确定真身要是进去,斩神旗都保不住他。

    现在,他大胆尝试,将有窟窿的金色兽皮扔进去后,居然有这么大的动静,出乎他的预料。

    他自身远远躲避出去,怕出事儿。

    时光流逝,当红色云霞退潮,彻底消失后,他赶紧冲过去,发现淡金色兽皮没有毁掉,又亮了一些!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视觉被欺骗了,上面的两个窟窿都似乎变小了一点。

    王煊很有干劲儿,坐等红霞潮起潮退,苦修与治疗自身,不知道进行了多少回,他这次打定主意,要提升到极高层次,争取去撞击逍遥游那个大境界关卡。

    突破与否无所谓,但他一定要狠着劲去撞关,去震郑元天等人!

    他觉得,自己在这里足足坐关数年,每次濒临死境就会借生命之池恢复,远超过去的修行时间。

    “差不多了,这种修行方式对我快无效了,光苦练,光折腾自己不行,下次再来时,得另想他法了。”

    但他收获也是巨大的,实力大幅度提升!

    苦修士王煊,现在已经是资深的九段高手了!

    接着,他带上被泡了很久的形似仙人掌的天药以及命土,极速而行,前往陨石坑区域。

    一切都很顺利,他再次见到了陨石地,避开它潮汐剧烈时刻,待红色烟霞消散后,快速冲到近前,沿着上次的矿洞入内。

    没什么变化,这里依旧安静,紫气浓郁,如水波在涌动。

    “我多虑了,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干旱’之地,有紫色物质滋养,这株形如仙人掌的天药应该会长的很好。”

    王煊有意避开了魔花所在的矿洞区域,他新开辟了一条路,向着陨石上方极深处区域继续前进。

    王煊对那株永不凋零的“魔花”,对它不朽的特质,致幻到极致的恐怖药效,心有余悸,这次不打算去挑战。

    他一手持铁钎子,一手持斩神旗,叮叮当当的开挖,成为一个亲力亲为、无比勤劳的矿主。

    他觉得,挖了两三年那么久远,这次也只是挖进去数百米,最终将仙人掌天药栽进一个秘洞中。

    “这天药适应性极强啊!”王煊吃惊。

    他震碎陨石,弄出一个大坑,将它的根须摆放好后,置入大量的命土,瞬间,它就已经在吸收此地的紫色物质了,滋养自身。

    主要也是这个矿洞中,紫雾如水,粘稠无比,都快化成液体了,确实是大补物,让王煊的元神都紫莹莹,蒸腾霞光。

    不久后,这株原如水晶般晶莹透明的天药,竟染上了丝丝紫色,有些不一样了。

    “天药似乎无比喜欢接近真实的物质,根本不用担心它们会死掉,送到虚无之地,犹如是鱼儿回归大海。”王煊沉思。

    接下来,足足挖矿两三年,他也是在修行,各种术法,各种经文,斩道剑、石板经文、释迦观想图等,都在被他研究。

    王煊觉得,自己早已到了九段后期,圆满了,不断去震动那个大关卡,让陨石洞都在轻颤,共鸣。

    “不知道外面震的怎么样了。”

    同时,王煊敏锐的觉察到,自身像是触及到了一层天花板,被压制,总是难以真正突破上去。

    “逍遥游的境界吗?有些特殊啊,我怎么觉得,我在这里修行,突破,最终遇上了大麻烦。”

    他有种本能直觉,想要突破,闯进逍遥游领域,有可能需要闯过陨石坑才行,但这太难了。

    “我的境界,和虚无之地,和所在真实环境,都有关系?”他蹙眉,难道需要临近真实的源头吗?

    本月要结束了,大家有票就投,没有就算,不用特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