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大梦照进现实
    王煊深感事态严重,莫名其妙,这几人竟杀到他后院来了?这真的不能忍啊!

    红衣女妖仙来了,他虽然出神,但是没有失去警觉,第一时间避开了,这是想解他的兽皮衣?

    红霞蔓延,雾气蒸腾,红衣女妖仙一声轻哼,被烧的不轻,这个地方接近真实的物质太浓郁了。

    尤其是那种晶莹的红色颗粒,熔炼一切,连斩神旗都黑了,可以想象它的杀伤力有多么大。

    “这是哪里,什么地方,接近真实的陨星……有一条陨石路?”冥血教祖痛苦无比,眉毛胡子都消失了,他一副被烧懵了的样子。

    嗖的一声,红衣女妖仙又来了,手臂都不是很白了,浑身都在绽放仙道气韵,她在全力对抗红色物质。

    这是一种神秘的战舞,她的腰肢扭动起来,如天仙子临尘,亦带着几许魅惑,她感觉到了事态的严峻。

    同时,她再次接近王煊,看出他的异常,境界低,但却未被杀损,尤其是他身上的兽皮看着眼熟。

    “小子,接驾!”老张叫道,被烧的呲牙咧嘴,没有了一教之祖的威严,发丝都快没了,休闲装转瞬化作劫灰。

    “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王煊问道,他很严肃,没有立刻过去,因为老张一直算是个大坑。

    一直以来,这里都被他视为私密花园,是他一个人可以默默思索,安心悟道的地方,居然被外人光顾了。

    这还有什么保障?他的元神,他栽种的天药,以及他的命土,都有可能会受到外来者的威胁。。

    不过,他们不见得能离开这条陨石通道。

    “呕!”郑元天在吐,跌落进来后,境界似乎掉了,银色面具当场被烧没了,他脸色煞白,接着又被烧的通红,浑身冒青烟。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很大的问题!”郑元天一边痛苦的对抗红色的烟霞,一边带着冷意看向王煊。

    绝世强者坠落,虽然被灼烧,被红色物质侵蚀,但都没有退走,对这里兴趣极大。

    “接近真实了?好啊!”浓眉大眼的魔祖低语,眼底深处亮起璀璨光彩,忍着剧痛,四处打量。

    “不行了,我要被点燃了!”天仙之祖齐腾也出现,从一片碎掉的陨石堆中走来,不再藏身。

    “路呢,回去的那条陨石通道呢,怎么不见了?!”郑元天的脸色变了,他被烧的发黑,面孔都扭曲了。

    即便是这种级数的高手,似乎也承受不了晶莹的红色物质颗粒,想退回通道,结果找不到路了!

    一瞬间,所有人面色都变了。

    “王煊,你怎么在这里?”白衣飘飘的方雨竹最后一个出现,踩在一大块坠落下来的陨石块上。

    然后,她的面色也通红了,承受不住,白衣在化灰。

    “我原本在闭关,神游太虚,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到了这里。”王煊回应道,他虽然有兽皮保护,但是,依旧痛的元神都要裂了。

    这都能行?七大高手不怎么相信,但是没有人在这里深究,并且他们很快就绷不住了。

    红色物质专治不服,像是混沌雷霆,又像是至高火光,烧的每个人都精神恍惚,元神甲胄都熔掉了。

    “你不是想让我跳仙舞吗?我来了。”红衣女妖仙娥眉微蹙,似乎疼的难忍,这次化成一道流光就过来了。

    她真正接近了,虽然在红光中很痛苦,但是,姿态依旧优雅,修长的身段摆动,莲步款款,婀娜多姿。

    王煊一惊,至高经文运转,以兽皮裹着自己,向更高处冲去,这依旧算是一种痛苦的修行!

    所以,在场的几人又被震了,都呕的一声,胸部起伏剧烈,更有人弯下了腰。

    “和他有关?!”郑元天眼神很凶,有莫名的光彩暴涨,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

    老张一个踉跄,也露出异色,道:“我去,小子,源头在你这里,根子在你身上。你完了,震的我吐了又吐,还跌境界,怎么赔我?”

    然后,他就差点被烧成黑人,赶紧用铜镜定住虚空,尽量逼退红霞。

    “呕……”不染红尘、犹若出世仙子般的方雨竹,也数次干呕,对抗那种剧震,看向王煊这里。

    “老张,我渡你。仙子,我怎么帮你?”王煊开口,看向老张和方雨竹,和这两人交情最深,自然要先助。

    老张果断向这边冲,方雨竹也化成凌波仙子,在白衣烧毁前,也想和他汇合,都看出他的兽皮非同小可。

    但是,更快的是红衣女妖仙,她就在近前,她美眸瞟动,道:“我和你之间不过是一些小事儿,不值一提,我们在一个阵营,方雨竹是我姐姐。”

    她轻灵的接近,高挑的身躯被烧的难受,由雪白晶莹渐渐泛红,而后手臂等开始要变黑了。

    “帮她。”方雨竹还没有接近就开口了,怕两人起冲突。

    随后,王煊觉得,一具接近焚烧的、滚烫仙躯接近了,将他的兽皮掀开,和他一起共用,在沾他的光。

    “还有我!”离这里也很近的郑元天开口,见到兽皮这么有效,也要加入进来。

    王煊脸色微黑,死对头也想共用兽皮衣?想什么呢,再说一个大男人,烧的半黑,味儿太重了!

    他直接催动斩神旗,旗面扬起一角,砰的一声将凶猛冲过来的郑元天给抽飞了出去,这让王煊一怔,有这么大威力吗?

    他感觉不可思议,绝世高手被他轰出去了?

    然后,他看向红衣女妖仙,她近在咫尺,拢了拢秀发,面孔总算又洁白如玉了,吐气如兰,道:“和我无关。”

    紧接着她又干呕了,并恶狠狠地盯着王煊。

    “你这样……也和我无关。”王煊赶紧开口。

    “我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吗?”老张冲过来了,一把扯住一角旗面,就开始向里钻。

    王煊浑身不自在,被妖仙的曼妙身段临近也就罢了,老张也要加入,让他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刷的一声,方雨竹到了,从后面临近,进入兽皮衣中,这真是有些梦幻,王煊出神,这不是他偶尔的遐思吗?谁没年少轻狂过,竟照进现实了。

    他的身边还有身后,两具挺秀的仙躯都滚烫,不知道是被烧的,还是被某种气氛给烘托的,让王煊有些怀疑人生,这是真的吗?

    老张嚷着:“给我留个地方。”

    “要不,你就裹着那角旗面,在外面呆着吧,太拥挤了。”王煊说道。

    老张瞪大眼睛,道:“小子,你这是什么鬼话,典型的重色轻友,让我在外面烧着,你们三个在里面?”

    “还有我!”冥血教祖也叫着,被烧的浑身焦黑,也要冲过来。

    郑元天、齐腾、魔祖也都接近了,也要求以兽皮衣庇护,顿时让王煊头大如斗。

    王煊身边,红衣女妖仙吐气带着清香,在他耳畔轻语,道:“可以干掉郑元天,这次我帮你,举起斩神旗,将他打碎!”

    她身材极佳,贴近后,以两条雪白的手臂抱住王煊的右手臂,想和他一起出力,轰杀郑元天。

    “我也帮你。”方雨竹温和的笑了笑,从身后贴来。

    王煊心脏跳动,即便是元神所化,精神力构建,但是,他也听到了自己咚咚心跳声,像是在敲动神鼓般。

    他这是紧张了?他暗骂自己没出息,不就是两个绝世丽人嘛,肤若凝脂,仙肌玉骨又能怎样?没什么大不了!火热的身体过于贴近他,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他的心脏跳动的更为厉害了,仿佛要爆炸了。

    尤其是,他的左手灼热,火燎燎的痛,并且心脏的剧跳变得越发猛烈,转化为心悸,而后是惊悚!

    他立刻醒悟了,左手是什么,那根铁钎子,它烫的让人难以忍受,惊醒了他。

    他持铁钎子,对自己轻轻刺了一下,顿时引发了雷霆般轰鸣声,眼前所见居然像是泡影般破灭了。

    一刹那,王煊虽然还有被灼烧的痛感,但是更有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冰冷后怕感,他毛骨悚然。

    方雨竹、红衣女妖仙、张道岭、郑元天等人破碎了,都消散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眼前有什么,粗糙的石壁,一截裸露在外的很细小的根须,他手中的铁钎子并未刺向自身,而是插入了那条细小的根须中。

    他抬头,看到了那株洁白无暇,最为神圣的不朽之花,绚烂光雨点点,它距离此地不足三里之遥,已经非常接近。

    王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是再次遭遇了致命的幻觉?他低头看到,自己右手持斩神旗的旗杆,想给自己胸口来一下,要自绝?!

    但是,斩神旗挣动,没有让他如愿。

    他真正的寒毛倒竖,险些自杀?

    斩神旗的抗争起了作用,还有那铁钎子居然变相示警!

    “魔花!”王煊叫道,这次真的好险,他一阵后怕,又一次险些死在它手中!

    他用铁钎子给它的根须末梢来了几下,尽管知道,相距数里,这么小的末梢即便断裂也对它毫无损伤,但他还是忍不住下手,要出气。

    嗖!

    末梢被他砸烂,毁掉,余下的倏地不见了。

    上方,粗糙的石壁上,那株不朽之化在红霞中摇曳,洁白光雨迷蒙。

    “这次,我注定闯不上去了,先回去!”王煊感觉自己被烧的快撑不住了。

    最为关键的是,他有种灭顶之灾的预感,手握铁钎子与斩神旗,他渐渐空明下来,本能直觉恢复了。

    “是那红霞大潮要来了!”他的脸色变了,长生之花让他陷入幻境中,这是坐等他被红色物质淹没呢。

    他转身就逃,极速而行,沿着原路回归。

    隐约间,他听到了身后如同山崩海啸般的声音,像是一片真实的汪洋决堤了,要冲溃飘渺之地。

    那是从真实源头涌来的物质!

    王煊逃亡,极速而行,身后红霞漫天,光雾如海,澎湃与激荡而下!

    最终,他冲了出来,而后是茫茫无边的赤霞,跟着拍击下来,他快速逃向一侧,进入矿洞中并堵住。

    这次,他真的险些死掉,别说接近真实的源头了,居然又一次差点被那株魔花弄死!

    王煊发现,自己要糊了,被烧的不成样子,有窟窿的淡金色兽皮无恙,斩神旗也渐渐不黑了,银色兽皮卷也还好,只有他,黑的干裂,元神近乎瓦解。

    他盘坐在仙人掌畔,和它一起吸收紫雾,在这里休养,滋补精神体,直到很多天以后他睁开眼睛,射出两道紫霞!

    “该回去了!”他站起身来。

    ……

    外界,超凡领域彻底乱了,这次震动的有些离谱,魔四都在呆呆出神,连他的道行都下降了!

    周青凰和顾明曦两人抱在一起,肢体纠缠,吐啊吐,脸色煞白,全掉落境界了。

    张道岭、郑元天、齐腾等人一边对抗震动,一边抢夺蓝莹莹的晶石块,大打出手,杀出了那片虚空,闯出十层精神遗迹,离开闪电之城。

    老张站在精神世界中,吐完后,屹立不动,镜子盖在脸上,他很深沉,在寻找源头,认真探索。

    “别让我找到,不然弄死你。见鬼了,难道是御道旗在附近,故意震我们?!”他皱眉说道。

    他认为非常有可能,因为这个超级文明的至宝始终没有出现,他们贸然闯进去,有可能激怒了那个破烂的旗子。

    王煊回归,站在命土中,最后对着养神炉一顿乱敲,不断撼动,再次引起外界剧震不止。

    此时,绝世高手争夺蓝色晶石还没有结束呢,即便冲出遗迹了,彼此间也还不时进攻,分散在四野。

    老张一边警惕,一边用镜子哐哐给自己来了两下,挥洒仙道真义,定住自身,他不想掉的过猛。

    但是,此时包括他在内,绝世高手都各自掉了一个境界,全破防了,今日他们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抵在最高处的天花板,被震的不轻。

    此刻,老陈惊悚,他守着王煊,苦胆都要吐出来了,但最让他发毛与强烈不安的是,郑元天在附近出没,曾横空而过,和人大战,争夺晶石。

    这要是再接近一些,发现他们,直接给两人来一巴掌,保准打个稀巴烂,两人死无葬身之地。

    “王煊,王教祖,快醒一醒,老郑来了。没有斩神旗,防不住,我们会被打死啊!”他低声呼唤。

    郑元天绝对还在附近呢,那种强大的威压并未远去。

    倏地一声,王煊睁开眼睛,精神回归,然后快速收起肉身,以元神状态手持斩神旗,警惕的戒备着。

    他一出来就听到陈永杰的呼唤,也感觉到了附近的威压。

    “轰隆!”

    精神世界的天穹上,红衣女妖仙和人对轰,在抢齐腾的蓝色晶石,强势夺走一块,但是她居然在战斗中干呕,而后快速降落,在一座山上要吐,更是以妖仙舞对抗。

    王煊露出异色,这在怎么了?在陨石通道中,那是一场梦啊,怎么在现实世界中见到了相近的情景?

    “我看到了类似的未来,还是说,大梦真的照进了现实?”

    “郑元天来了!”老陈面色变了,看见一道璀璨的光束,从远处山峰上俯冲过来,如彗星撞击大地,太猛烈了,那种威压让他要窒息!

    郑元天发现了他们两人,如神虹贯日,刹那就到不远处了,附近的山地都崩开了,瞬间炸裂!

    一道婀娜身影,如神明立身在明月中,皎洁无瑕,神圣脱俗,方雨竹伴着光雨,从另一个方向极速而来。轰的一声,她半路截击,将郑元天震的翻飞,留下一道血迹,被击退了出去。

    女方士自身无伤,但是和其他高手一样,刚才元神被震的不轻,掉境界了,不时干呕。

    王煊露出异色,但没有停留,极速冲起,挥动斩神旗,对着郑元天就来了一下狠的。

    郑元天起初没在意,轻轻挥动袍袖,不想打死他,还想活捉呢,结果自身……轰的一声,被掀飞出去,坠进山岭中。

    王煊又有些出神,梦中的景象,同样是用斩神旗劈飞了郑元天,也出现了?

    他赶紧冲过去,扶住方雨竹。

    “我没事儿。”方雨竹讶异,刚才还剧震的厉害呢,想吐,现在居然很快就无恙了。她知道,超凡大地震结束了。

    十月最后一天了,大家还有月票的话别忘投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