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杀得了绝世
    郑元天一口元神血喷出去后,看了一眼远处的王煊,眼神有些寒冷,这是他养的韭菜、肉猪,居然反弑他?

    在他心中,王煊早已被打上标记,天药、不周山的五色土、仙浆等,都一一供应出去,为的是什么?

    有朝一日,他要仙转魔胎,借那有特殊内景地的人重生,变得更强归来!

    不止是郑武练成魔胎功,他更擅长!

    这种大佬级人物,都精研各种典籍,尤其是他,对历史上几位有特殊内景地人了解的颇为深刻!

    他可不是像别人那样,只是认为王煊很不错,在踏足超凡领域的初期,开启了稀珍的内景之界。

    他猜测,王煊在凡人时期,或许就已经开启了,这才是他盯上这个人间年轻人的根本原因所在。

    他心中藏着焚天般的火热之光,因为,他推演,这种人或许在神话枯竭后,或许还可以有作为!

    “你看,他的眼神太凶了,正在盯着我们呢,让我深感不安啊。”陈永杰开口,心头沉重,那个郑元天绝非常人。

    “无妨,等待机会,我再去补刀,多给他来几下,争取打死!甚至,我觉得我能够和他正面相抗!”王煊开口。

    在精神世界中,他手中的斩神旗威力暴涨,他充分估量过,真不怎么忌惮对方。

    其实,他心底的压力也很大,在这里还好,有老张,有方雨竹,还有他最可靠的挡刀伙伴斩神旗,可以应付敌人。

    但是,到了外界,张道岭和方雨竹若是离去,依照新约现有的五条规则,到时候郑元天可以去猎杀他!

    到拉那个时候,谁能保他?

    超凡者相互间,只要不在现代城市中波及普通人,可以随意狩猎与出手,没有什么制约,那就可怖了。

    “拼了,要么干掉他,要么要我还得变强,不然的话,我们出去后就可能会死掉!”王煊低语。

    郑元天绝对很凶,而且很有耐心,一直在放长线养着王煊呢,直到化身出世后,才准备收线。。

    不得不说,方雨竹十分强大,平静出手,竟要将郑元天打爆了,这是不想他后面掺乱吗,要下狠手了。

    郑元天骇然,他可是深知,女方士的各种战绩,看着端庄、秀雅,大方得体,是列仙中的头面人物,但是一旦动了杀意,那可是专杀绝世高手。

    两千余年来,她一人平过先秦方士大动乱,也曾只身赴约,灭过上古活下来的至强妖皇,至今未尝一败!

    这是要对他下狠手了?郑元天第一时间扔掉了银色面具,全身覆盖黑色甲胄,连面孔都遮住了,武装自己。

    同时,他的手中出现一条黑色的元神锁链,比赠与郑武的那条银色的神链更强,哗啦啦作响,像是一片黑色的星河,环绕在他的周围,进行防御。

    他真的紧张了,虽然说是化身,但是被击杀后,对他影响还是不小的,主身也会跟着受损一些。

    在这个年代,神话要到尽头了,所有人都在找出路,所有人都在尽最大可能的保存自身的力量。

    前方,光雨弥漫,方雨竹无比神圣,沐浴神月之辉,蹚过一条金色的河流,像是一尊女战神般,似从从先秦年代走来,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身上浮现银色甲胄,铿锵作响,她着甲了!

    此时,她是璀璨的,发丝扬起,在银白甲胄间划过,唯美中更有无边的超凡力量在汹涌激荡,让她变得威严无比。

    方雨竹一掌划过,天空都在轰鸣,都在剧震,术法盖世,她简单而直接,以四大金色竹简中的一部为基,演绎出自己的方士领域,攻击力无匹!

    哗啦咯!

    郑元天身前的黑色元神锁链剧颤,化成的黑色星河轰鸣,不断封堵,竭尽所能,对抗那划过天穹的洁白手掌。

    但是,他这条绝世异宝被震的剧烈抖动,崩的笔直,竟要断裂了。

    喀嚓!

    方雨竹向前逼近,手掌斩落,黑色的元神锁链直接被削断一截,这让郑元天头皮发麻,一阵紧张。

    这个姿态的女方士,让他心生惧意,该不会是真要和他决战,想杀他吧?

    “我拦击你没有别的意思,只为蓝色晶石,不是为配合他们,我退出!”他开口了,向后退去。

    但是,方雨竹没有收手,瞥了一眼红衣女妖仙,虽然妖主以一敌三,但是还没有性命之忧,还在激烈厮杀与对抗。

    方雨竹凌空向前走去,关于她有种传说,一旦着甲,银白甲胄必将染上敌血,不然不会收场。

    郑元天见状,全力爆发,不可能坐等对方屠戮,他各种手段齐出,只希望挡住这个女子,能够全身而退。

    术法万道,郑元天周围,漂浮起各色羽毛,都带着血迹,然后快速旋转,一瞬间,金翅大鹏、朱雀、金乌、白孔雀……齐出!

    这是禁术,万禽戮仙功,失传已久,是他整理各种典籍,自行推演还原出来的。经义再现的,全是最顶级的生灵,刹那齐出,万种仙光绽放,要淹没前方的女子。

    无论哪一头神禽,都有惊人的根脚,任何一种成长到极致,都是让列仙都要忌惮的凶猛禽类。

    一时间,各种禽鸣声,震动了精神世界,无数的羽翼张开,向前扑杀,挤压满了虚空。

    “我……!”陈永杰惊叹,震撼,这一幕让他过去的话,估计会被秒杀,根本挡不住那种威势。

    远方,齐成道、祁连道、周青凰、顾明曦等人都出现了,无不变色。

    这就是他们和绝世人物的差距,即便目前在人间只差三四个小境界,但是,依旧给人绝望之感,难以对抗。

    陈永杰轻叹:“让人头皮发麻!”

    王煊开口:“没事儿,又不是在大幕后,你以为他真能驾驭万禽,召唤出各种仙道猛禽吗?想什么呢,大多都是徒具其形!”

    他看的清楚,在精神天眼之下,看似无解的杀式,有迹可循,有法可破,他如果手持斩神旗冲上去,不会过于紧张。

    方雨竹眉心发光,一片金色竹林落下,像是天地本源灵根,刺透一切,落入万禽间,将它们全都定住,竹林中羽化光雨飞舞,单方面屠杀!

    “羽化神竹,方雨竹!”远方,魔四也来了,看着这一幕后倒吸冷气,所谓的羽化神竹灵性至强,接连大道,铭刻经文,最为神圣。

    而在魔道古籍中记载,方雨竹就是盘坐在羽化神竹林中悟道的。

    数次碰撞,万禽全被绞杀,女方士身披银甲,全身甲胄铿锵有声,踏着光雨向前,术法绚烂,将郑元天封堵在有限的虚空中。

    绝世强者争锋,并不一定是要厮杀很久,有时候可能各自以最强姿态对抗的瞬间,就分了胜负。

    砰!

    郑元天身上的黑色甲胄炸开了,被女方士眉心发出的一道光轰碎,她向前逼去,右手划过虚空,这次竟是斩道剑!

    一瞬间,无数光雨化成仙剑,从她四周向前飞去,密密麻麻,非常的耀眼,都在绽放仙光。

    郑元天大喝,万法齐出,领域撑开,乌光暴涨,他希望挡住对方这次无以伦比的攻击。

    他的周围,星光闪耀,黑洞浮现,吞噬仙剑,并且他的双手之间,一片星河光辉浮现,向前轰去。

    众人震撼,这些术法,如果在大幕中,一定是摧枯拉朽的,有可以卷动星斗的攻击力,那是终极奥义。

    只是在这里,有形,却不见得能吞天纳地,更多的是见到了那应有的声势,而没有至强规则真实蔓延,这是神话腐朽导致的。

    轰!

    郑元天近前,各种光交织,仙剑洞穿星空,劈碎黑洞,在噗噗声中,在他震撼而又心惊的表情中,斩道剑将他穿透了,无数剑光从其躯体中冒出。

    噗噗声响不绝于耳,他的元神之血冲起,他整个人瓦解了,被劈碎了,刹那被斩掉了元神。

    郑元天被无数的仙剑贯穿,斩杀了?所有人都震撼了!

    “那可是某片大幕后的第一高手郑元天,被我倾慕和敬仰的方仙子强势击杀了!”周青凰双手捂心,惊呼出声。

    “太强了,方仙子不愧是所向披靡的绝世强者!”连眼高于顶的魔四都在低语,露出凝重之色,他若是有机会成长起来,能走到这一步吗?

    方雨竹收起落在虚空中的一堆蓝莹莹的造化真晶,看着前方,道:“走到这个年代不已,好自为之。”

    她身上的银色甲胄消失,踏着一道伴着能量光雨的神虹,横空而去,降临在红衣女妖仙大战之地。

    妖祖、齐腾、魔祖顿时警醒,不过看到她身上的银色甲胄收起了,都轻出了一口气,他们真不想血战到底,毫无必要。

    “姐姐,好久不见你着甲了,依旧武威啊。快来,我们两人将他们三个都打死!”红衣女妖仙用最轻柔与好听的嗓音,说着最具杀气腾腾的话语。

    她身段有惊人的曲线,红裙遮不住,无比惊艳,给人一种魅惑天成的美感,但是她也在散发杀意,联合女方士,要杀那三人。

    “人前叫姐姐,不高兴时,就在背后喊那女人……”女方士带着笑意,没有急着上前,她没什么杀意。

    “姐姐,杀吧,斩了他们三个!”红衣女妖仙暗中联合她。

    “又不是真身,杀了有什么意思,蓝色晶石收集一些差不多就行了。”

    ……

    另一边,张道岭一脸肃穆之色,在虚空中穿行,他为众人演示了锈铜镜的正确使用办法,单手抡动它,用力砸就是了,生生将老瘆王给夯爆了!

    原本常人看不到的瘆灵,但是在老张和铜镜共发光的情况下,令老宇航员显形,可以见到,老瘆灵被杀的惨败。

    不得不说,老张非常猛,似乎杀进了错乱的时空中,一路砸到瘆王喋血。

    不过,老瘆王终究还是逃了,消失在莫名时空中,这种生物太特别了,很难触碰与捕捉,更难杀。

    “给你个教训,下次再敢在我面前冒头,杀无赦。这些晶石算是你的买命钱。”他掂量着手里的一大把造化真晶,还算满意。

    “真强啊!”陈永杰感慨,他全程目睹了几场激烈的大战,现阶段的他真的差远了。

    “嗯?!”王煊惊疑,在远处,有光雨蒸腾,先是浮现几块蓝莹莹的晶石,接着郑元天再现出模糊的身影。

    “没死?!”许多人都吃惊,亲眼目睹他被杀爆,无数仙剑穿身而过,已然崩解,居然又出现了。

    不过,很多人又快速醒悟了,想到了女方士最后的话语,说明她高抬贵手了。

    “方仙子,你是不是嫌弃老郑不是真身啊,所以没杀他?”张道岭笑着开口,又不怎么严肃了,不像一教之祖了。

    “我去干掉他!”王煊低语。

    他很紧张,方雨竹不在乎郑元天的化身,可是他怕啊。离开精神世界,回到人间后,老郑若是发狠的话,随时能干掉他,夺了他的肉身。

    “戴上头盔,安全重要!”陈永杰说道,将锁魂钟扣在王煊头上,然后,他自己拎着钓线跑路了,冲到张道岭近前,寻求庇护。

    这一刻,王煊身披放大的银色兽皮书,头戴银光缭绕的锁魂钟,手持斩神旗,超越极限,像是破碎虚空般,抡动大杀器,闯了过去,轰向郑元天。

    众人吃惊,魔四、顾明曦、祁连道、周青凰都瞳孔收缩,他这是要只身去杀一位绝世高手?

    “白发,银披风,这就像了,有那种无惧一切,敢与全天下为敌的气势了,王教祖干掉郑元天!”陈永杰喊道。

    月初,例行求下保底月票了,有的话月头就砸来吧,感谢啊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