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下得了厨房
    “郑元天被爆掉了,死的有点不体面。”一直蛰伏的冥血教祖走出来了,摇了摇头,而后直嘬牙花子。

    “就这么死了,老郑死的不怎么光彩。”张道岭开口,他露出异色,看向王煊,深感意外。这小子,居然能干掉郑元天了,不简单,同时下手有点黑啊。

    附近,一片大乱,连两位大高手都在轻语,可想而知其他人的震撼。

    郑绝世的化身被人杀了,而且就是那个人间的王煊所致!

    现在,就是祁连道这个疯子都不疯了,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安静如落叶,颇为忧郁,短时间不想去沾惹“王疯子”了,怕被他扎死。

    魔四皱眉,目光闪烁,盯着王煊的背影惊疑不定,是那位练了元神棺椁大法的前辈短暂复苏,在主导这一切吗?

    “这个人太凶了,以后离他远点,将郑绝世都给活劈了!”周青凰拍了拍高耸的胸口,一副心跳很快的样子。

    而后,她甩了甩秀发,趴在顾明曦的耳畔,道:“上次,你可谓是不幸中的万幸,王凶人对你已经算是很温柔了。”

    “你闭嘴!”顾明曦确实很后怕,但心中的郁闷,还有耿耿于怀,在看到刚才那一战后,全都没了。。

    超凡即将落幕,神话注定要消亡,在这个特殊时代,枯竭的现实世界中,竟出了这样一个年轻人,确实引发各路人马吃惊,都在注目。

    王煊很淡定,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习惯了,不就是杀了老郑吗?又不是真身,没什么大不了。

    当以平常心对之,他这么提醒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绷不住了,这可是郑元天啊,一旦回到现实世界中,随时能来杀他的绝世强者,居然被他在刚才干掉了!

    “嘿嘿……”他到底还是没忍住,在那里露出笑容,脸色轻松,解决掉大患后,他心情十分舒畅。

    尤其是,在他的手中,抓着一大把蓝色的造化真晶,接近真实的浓郁超级能量缓缓流动,滋养他的元神,太舒服了。

    飘渺之地的陨石通道暂闯不过去,在现世中,他居然找到一种全新的物质,对他同样有莫大的好处,大概可以让他破关,更上一层楼,变得更强。

    杀敌,铲除最大的威胁,还能借助“敌资”提升自身,实在是让他心情想不愉悦都不行。

    “王教祖,稳重点。”陈永杰开口,暗中提醒他别傻笑,有损他刚杀敌后的威严形象。

    “绷着太难受,我心就是这么阳光,没办法,年少就该这么真性情流露,装老成多累啊。”王煊不以为意。

    此时,远处的大战停下了,红衣女妖仙长裙飘舞,立身精神天地的高空中,和三大高手分开。

    事实上,郑元天被击毙,让妖祖、齐腾、魔祖都为之惊异,更有些无言,老郑……居然死了,阴沟里翻船。

    他们能够想象,大幕后方,郑元天的真身一定暴怒了,这是奇耻大辱,死在一个人间年轻人的手下,太伤他尊严了。

    红衣女妖仙看了又看,美目闪烁光彩,就要过来,顿时让王煊满脸的笑容都凝固了,如临大敌,迅速戒备。

    方雨竹踏着光雨,临近她,和她低语了几句,红衣女妖仙被转移了注意力。

    王煊快速来到张道岭近前,和陈永杰汇合,然后,他又看了一眼远空的红衣身影。

    他暗中传音,道:“张教祖,你业务繁忙吗?”

    他很想问一问老张,你降妖除魔两千多年,可那边有个大妖精,君临天下,都快一统妖族了。

    他腹诽,老张这是看人来降妖吗?

    张道岭瞥了他一眼,道:“你少操心,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别以为你杀了郑元天一具化身,就真能对付这个级数的强者,还差的远,那是因为他被方雨竹先行打残了。”

    王煊没搭理他,问你降妖的事,转移什么话题。

    “我和你说,郑元天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准还会遣出化身,送到现世来对付你。”张道岭警告。

    “他死一具化身,真身无损吗?还能随时分化?”王煊皱眉,不在精神世界中开战,他还真对付不了郑绝世。

    “自然受损了,但是,老郑不要面子啊?再说,他如果觉得擒杀你,收益更大,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张道岭淡定地说道。

    王煊觉得,这是话里有话,老张有事没事就拿那面破铜镜乱照,不会发现了他什么秘密吧?

    “张教祖,业务不多的话,接生意吗?”王煊问他。

    “你想干什么,我最近没时间降妖!”老张说道,果断拒绝。

    他怀疑,王煊让他去和女妖仙开战,开始什么玩笑,张教祖岂能这样被支配?要是去打妖祖,报酬足够多,嗯,或许,可以考虑下!

    远处,妖祖祁毅心生感应,朝张道岭这边看了一眼,在冥冥中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恶意。

    “张教祖,你想哪去了,我和妖族关系好的很,一家亲!”王煊开口,边说还看了一眼妖祖,报以微笑,然后又看向红衣女妖仙,平和地点头。

    结果,妖祖在黑雾中,呲牙,寒光闪烁。

    红衣女妖仙则还以一个妩媚的微笑,风情万种的拢了拢秀发,以漂亮的眼睛斜睨他看了又看。

    王煊赶紧转身,重新面向老张,道:“杀郑元天,这个业务接不接?除魔卫道,天下教祖有责!当然,为了天下,为了道义,我愿意赠造化真晶,为张教祖壮行!”

    张道岭闻言,矜持地点了点头,道:“嗯,可以,将那些晶石都给我,老郑如果出现,我和他商量下,将他重新送回去。”

    接着,他便伸手,想接走王煊那一大把蓝莹莹的小石头。

    “不是杀化身,也不是送他回去就完事,我是想请张教祖杀郑元天真身。”王煊说道。

    老张矜持的的笑容顿时凝固,一甩袖子,果断将手收回去,道:“你想什么呢,张教祖那么廉价吗?为了几块破石头,去杀绝世高手真身,除非我是精神病!”

    王煊默默取出老张送给他看的那个诊断书,扬了又扬。

    “我……打死你!”老张的脸立刻就黑了。

    刷!

    王煊手中的纸张消失,老张晚了一步,被远处的红衣女妖仙以光雨收走,纸张穿梭空间,瞬移!

    “妖主,你什么意思?”张道岭黑着脸问道,这黑历史难道还要被泄露出去?

    红衣女妖仙看了下诊断书,一脸嫌弃之色,直接给他扔了回来,那模样,让老张差点呕血,她故意的吧?

    “那还是算了,不杀真身没意思。”王煊收起晶莹的石头,将强大的压力当成动力,准备随时迎接郑绝世的报复!

    混乱大战结束了,各方人马退去,王煊和陈永杰直接跑路,他们两个一炮,呼啦一声,所有人都跟着跑了。

    什么情况?老陈有点发懵,怎么一群人都追下来了,难道王教祖真的是惹得天怒人怨,各方都想杀他?

    事实上,王煊也惴惴不安,因为,妖祖、齐腾、浓眉大眼的魔祖都跟过来了,情况很不对劲儿。

    甚至,老张也神色不善,手持锈迹斑斑的破镜子,一路……狂奔而来!

    然后,他又看到女方士、红衣女妖仙,也都不紧不慢的跟着,横渡虚空,是名副其实的两位凌波仙子,一对姐妹,风华绝代。

    至于魔四、顾明曦、周青凰等其他超凡者就更不用说了,居然也风驰电掣,紧张地追了过来。

    “各位,前辈,我没做对不起你们的事吧?”王煊非常心虚,被所有人狂追,就是他心大,也受不了,强烈不安。

    “你都要走了,我们若是不离开,被你堵着出口,用战舰一顿狂轰,谁受得了?”张道岭开口。

    王煊无语,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我是那种人吗,我会干那种事吗?”他辩解,真是冤枉死了。

    一群人都鄙视他,更有不少人露出杀人般的目光,刚进入这片空间时,你就是这么做的!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王煊说不下去了,还能怎样,所有人都跟着过来了,没人信他啊。

    主要是,进入这片奇异空间前,青木一顿操作猛如虎,确实震慑住不少人,导致某些仙子缺胳膊少腿,某些妖修身子残缺。

    不久后,大多数人都选择离开异域,出现在外太空。

    而且,最终青木来接王煊和陈永杰时,他这艘战舰上,坐上了一列大人物,全是赫赫有名的绝世高手

    比如张道岭、妖祖、齐腾……除却郑元天人都没了,其他大人物都坐在王煊的旁边,共乘一船返航。

    青木知道是谁后,头皮发炸,这是上次开火的后遗症,连几个大人物都怕出事儿,不愿坐别的船。

    王煊身体发僵,左手边坐的就是红衣女妖仙,紧邻着他,清香扑鼻,随后更是凑近,和他交流起来。

    “过去的那些,都是指间的沙,小事儿,算不得什么。”她吐气如兰,和他耳语。

    王煊头皮发炸,怎么感觉陨石通道中的事,真的照进了现实?相似的话,这么近的距离,都非常相仿。

    老陈鼻观口,口观心,一动不动,实在帮不了王教祖,他自己也很难受,边上坐着妖祖,对他很感兴趣。

    “小和尚,你练了释迦真经,以后想要降妖除魔?”妖祖呲着满口雪白的牙齿在问他。

    浓眉大眼的魔祖也凑了过来,看着陈永杰,还摸了摸他的头,道:“你这样可没前途啊。”

    要是别人敢这么摸他的头,陈永杰敢立刻抡动大黑剑剁了他的爪子,可这位是魔祖,还是算了吧。

    终于,战舰降落在安城外的飞船基地,几位大佬各自起身,准备散去。

    红衣女妖仙慵懒地伸了伸柔软的腰肢,起身前,又贴近王煊,轻语道:“马上月圆了,最近晚间别关门,等我哦。”

    王煊头大,很想问问,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一直念念不忘,想看我跳仙舞吗?还向小白虎勒索留影水晶,月圆之夜,我去找你。”

    王煊坐在那里没动,头大如斗,没义气的圆脸白虎,这么快就出卖了他!

    红衣女妖仙迈着轻灵的脚步,像是一朵红云远去了。

    “张教祖,既然到了安城,这是我地盘,邀请你去做客。”王煊赶紧暗中传音。

    老张不屑,暗中回应道:“想找免费打手?不去!”

    他直接走了,让王煊暗叫没义气!

    “方仙子,安城是我家,我带你去看看?”王煊邀请方雨竹。

    “好啊。”方雨竹竟微笑着点头答应。

    这让王煊喜出望外,居然请动了方士中第一高手,赫赫有名的方仙子答应留下来!

    傍晚,陈永杰直接遁走了,他有点受不了,王教祖现在接触的都是什么人啊,绝世高手,他还是回避吧。

    青木得悉方雨竹的身份后,那简直跟看神月菩萨似的,敬畏有加。老陈告诉他,别说神月菩萨,就是苦修士也不见得能打过这位。

    然后,青木就虚了,安排好独立的小院,送上各种饮食,他也跑了。没办法,虽然方雨竹带着神圣光晕,一颦一笑都很柔和,可还是让他很有压力。

    王煊倒是没什么,这样风华无双的女子,端庄而秀雅,看起来不是赏心悦目吗?有什么好跑的。

    然后,他就震惊了,傍晚,方雨竹居然想亲自下厨试试,简直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这有什么,谁不是从凡尘走来?”方雨竹反倒诧异了,而后轻叹:“以后,神话彻底消亡,超凡不存,一切回归平凡,红尘中的普通生活会成为常态,现在先适应下,找一找当年感觉。”

    她空明出尘,光雨洒落,居然真的下厨了,在寻找昔日的旧忆,重温属于凡人时期的体验。

    月初求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