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情侣座
    傍晚,落日余晖洒下,映红落地窗外的芦苇小湖,几只水鸟扑棱棱,在水边展翅,在晚霞中划出优美的轨迹。

    方雨竹换了一身居家服饰,用一根丝带扎上长发,虽然依旧有仙道气韵,但是却离红尘近了一些。

    她在厨房中一边看菜单,一边研究各式菜肴的做法,不时还用手机上网查下资料,看同一道菜怎么做才最佳。

    王煊看着她柔和的侧影,实在有些觉得不真实,一位至强者,列仙中的难寻对手的仙子,竟下厨房了。

    她很专注,莹白动人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神圣光晕,像是在研究修行的经文,认真看做菜的步骤。

    然后,方雨竹就开始展现她的厨艺了,手臂轻摇,白皙好看的手指轻灵的动作,非常自然,娴熟地翻炒一道家常菜,有种美感。

    王煊确信,成仙后方雨竹绝对没有下厨过,动作这样的流畅,完全是修行高深,身体和精神的反应等远超常人理解所致。

    她边看菜谱边炒,教科书级的还原大厨级的手法,看起来有种特殊的空明感,连做菜都给人视觉上的享受。

    “我现在相信了,原来厨艺也可以升华为一门艺术啊。”王煊开口,发自真心的赞美。。

    方雨竹明明是在烟火上做菜,但偏偏却给人不染烟火气的意境感。

    她背对着王煊,黑色的丝带扎着秀发,在展现厨艺时,青丝跟着晃动,脚下穿着人字拖,洁白脚趾像是水晶般有光泽。

    方雨竹笑了笑,在厨房中,她亦能自成一景,淡淡光雨消散,她越发的真实,成为接近现实的女子。

    “柴米油盐,对很多人来说就是生活,换个角度看,你觉得它是艺术,可能是不同的心情映现不同的景吧。”

    说话间,她将一道尖椒肉丝炒好,手腕轻轻一扬,菜已经落入盘中,滑落的轨迹自然,赏心悦目。

    “这说明我心态好,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当然,也得有厨艺的美感可寻才行,不然我光夸也没用。”王煊靠在门那里欣赏,没当她是绝世真仙,看她忙碌,空明的韵律富有美感。

    很快她就做好了,都是家常菜,青椒肉丝、番茄炒蛋、糖醋排骨、拍黄瓜、小葱拌豆腐,还有一个海菜汤。

    简单的菜式很普通,但被方雨竹送上餐桌后,给人的感觉有些不同了,出自方士中第一强者之手,估计她两千多年没下厨了吧?

    “我竟然有些舍不得吃了,总觉得这些菜中蕴含着大福气,大运气,让列仙知道的话,一定会无比羡慕吧。”王煊笑着说道,他估摸着,真没几个人有这种机会享用。

    有的话,应该也是方雨竹在红尘中认识的人,但想来近三千年过去了,人间旧事皆成过往。

    “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尝尝吧,我也只是照着菜谱做的,回归现世初体验。”方雨竹笑了笑,发丝在丝带下摇动,明艳出尘。

    王煊觉得,她的确有融入现实世界的心境,很随和,没有一点绝世高手的架子,在向普通人过渡。

    不是谁都可以这样放下,毕竟,她很有可能是列仙中最厉害的两三人之一,甚至有能就是第一强者。

    “好吃,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地道的家常菜了。”王煊夸赞,感觉比他妈做的好吃多了。

    方雨竹笑着,自己也夹了一点尝了尝,闭上双目,和红尘旧事中一些情景联系起来,似看到了亲人、故友等,可惜,他们都在岁月中逝去了,化为黄土,不可能再出现。

    王煊取来一瓶果酒,为她倒了一杯。

    “我不适合喝酒,容易醉。”

    “没事儿,你当它是饮料就行了。王煊说道。

    说是容易醉,但她怎么可能醉得了,修行到了这种境界,人间烈酒亦如水。

    “老张没福气,我邀他来做客,还跑路了,注定风餐露宿,去当他的出家人。不过,他也没准闻到香气了,说不定躲在远处咽口水呢,已经忍不住要过来蹭吃蹭喝了。”王煊说道。

    庄园外,张道岭正朝着这边望呢,鼻子翕动,很想过来,毕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方仙子亲自下厨,没几个人有这种机会。

    但是,他的耳朵也在动,听到了王煊的话语,这叫一个腻歪,真要过去的还,不是被那小子说中了吗?

    “等着,下次非收拾你不可,竟敢编排张教祖。”老张郁闷,很想把王煊拎出来打一顿,他不舍地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既然选择接受平凡,那么,我就要去亲身去经历,去体验,近期我准备全面融入这个社会。”方雨竹说道。

    她让王煊帮忙,她第一站想去安城的大学,在那里学习半个月。

    她想沉静下来,系统而认真的地看下这几千年的人间变迁,不止阅尽那座最大的图书馆的藏书,还要以在校学生的身份去体验现实中的一切。

    当然,这个时间会很短,以她的超凡能力,阅读与记忆以及学习那些东西,没有什么难度。

    “天仙,大学生。”王煊一愣,很难将她这两种身份对接在一起。

    “我已经在现实世界中走过一遭了,学到了很多,但还是觉得,像是隔着一层雾障,我可能需要一个身份,真心投入进去。”方雨竹开口,所以,她以学生为切入点。

    王煊露出异色,接着道:“我已经能够想象,过段时间后,会出现的各种段子。”

    比如:仙在人间,我的室友是天仙,和仙子同堂学习是什么体验,我与天仙有个注定无法相遇的约会……

    “既然要融入,我肯定变得普普通通,不会让人看出异常。”方雨竹微笑道。

    此时,她喝了两杯果酒,虽然未醉,但是她的体质确实不擅饮酒,白皙的脸颊上已经出现淡淡的红晕,美艳不可方物。

    这种姿态的女方士,估计罕有人看到过。

    王煊看的一怔,既有视觉上的美感盛宴使然,也有岁月流淌三千年后,神话中人竟要落幕的一些感触。

    列仙,也注定会死!

    有部分超凡者,比如方雨竹,这样的绝世人物,挣扎无果后,也要沦为普通人,有可能会孤独落幕,亦或者嫁人。

    那些画面,那些场景,让他心情复杂,三千年流转,无论是绝代教祖,还是惊艳了时代的仙子,都要暗淡,没落收场。

    “很多人会不甘心,最后关头,可能会抗争的愈发激烈,但超凡之火该熄灭时还是要熄灭,谁也阻止不了。”方雨竹平静地说着。

    在温和秀雅的气韵下,她自然也有不甘的心,但她也很无奈,能找的路都找了,可想的办法都想了,除了几条没有希望,可以略微抗争的崎岖小路外,眼下谁都无力。

    在这种情绪下,她不免多喝了几杯果酒,玉容生霞,

    吃过晚饭后,王煊提议去看夜景,去安城转一转,观赏真正的红尘烟火。

    不久后,他们从青木的庄园,也就是秘路组织的分部,乘车进入霓虹闪烁、摩天大楼一栋栋的安城。

    他们在街上开始步行,王煊介绍各种夜景,又指向一处校园,道:“让青木帮忙安排,你去那里吧。”当初,他便就读于那里。

    “看灯光表演,去酒吧?算了,干脆去看电影吧。”王煊提议。

    单看夜景,各座城市都差不多,没什么新奇,他觉得,方雨竹对人间的各种剧,大概没怎么看过。

    “前边有个剧院,路上还有各种特色小吃,走,我们过去看看。”王煊建议。

    “不久前,吃饭的时候,张道岭拿铜镜照过我们。”方雨竹在步行街上笑着告知。

    此时她左手抱着个大布偶,右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这种新奇的体验,让她颇为满意,始终挂着笑。

    王煊不满,道:“老张,这个偷窥癖就不能改改吗?天天拿镜子照我。现在,说不定也在后面跟着呢,简直是特大号电灯泡,没事儿总跟着我干嘛!”

    步行街后方,老张的脸顿时黑了,这小子在背后就没说过他好话,欠打一百遍!

    砰的一声,张道岭的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冥血教祖转了出来,热情地打招呼,道:“好巧,张教祖,在这里和你偶遇。”

    毛的偶遇,老张瞥了他一眼,腹诽,你一直跟下来,以为我不知道?

    “我刚才好像看到方仙子了,和王煊走在一起,在前边逛街呢。还别说,男的英俊,女的如同画中神女,两人在一起还挺般配。”冥血教祖笑眯眯地开口。

    然后,他又神秘兮兮地低语道:“你说,方仙子,这是不是触景生情,想到那段旧事了,所以才来这里,和王煊走的这么近……”

    “怎么说?”张道岭诧异地问道。

    “哦,忘了,小张,你才两千多岁,对于有些事也就是有个耳闻,没有见证过那个惊天动地的大时代。你对很多事不清楚,对于一些盖世风云人物的过往了解的不是那么清晰,比如和方仙子有关的那些。”冥血教祖笑着说道。

    张道岭这叫一个腻,一教之祖被这个老家伙倚老卖老强行降格到小张了,不过他出道确实稍晚一些。

    银月高挂,人间烟火璀璨,步行街上非常热闹,人来人往,夜晚充满了红尘气。

    方雨竹自然早已换下了她的古代长裙,现在是很现代的初夏服装,女裤,T恤,身材极佳,一缕长发在微风中扬起,肤色如象牙般雪白晶莹,明眸灿灿,路人回头率高的离谱。

    她咬着冰糖葫芦,抱着大布偶,和王煊走在一起,让后者也被人瞩目,不过都是各种不善的目光。

    “哥哥,买花吧,送给姐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姐姐,简直和仙子似的,美的不真实。”

    电影院旁边,有卖花的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方雨竹,眼神有些移不开,手中的花朵鲜嫩欲滴。

    “唉,买花太俗了,配不上这位姐姐啊。”王煊笑着,蹲下来,道:“我买下来卖花的小女孩吧,让她捧着花,一起送给漂亮的姐姐。”

    “啊,我不卖自己,你要是敢拐走我,我……喊我妈妈,她在那边呢。我只是为了体验生活不易,才来这里卖花的,我不卖自己!”小女孩当真了,大眼警惕,向后退去。

    看到王煊嘿嘿直笑,她都快哭了。

    方雨竹笑了,越发融入夜景红尘中,白了他一眼,吓唬小女孩做什么?她出声安慰,告诉她,没事的,这个哥哥在开玩笑。

    王煊摸了摸卖花孩子的头,道:“那就都买了吧,嗯,不买你,把花都买了,送给这位姐姐。”

    小女孩看到他人脸识别付钱后,将花向他怀里一塞,转头就跑了。

    王煊侧脸,道:“看到没有,这个时代的小孩子都早熟,鬼精的很,想拐走都不容易。”

    小女孩愤懑,在不远处指着他,那意思是,你还真想拐走我啊?

    王煊带着身着现代服饰、青春靓丽的方雨竹,走进电影院,在看各种片子的介绍时,果断选了一部非常应景的剧——《家有天仙》。

    方雨竹没说什么,只是瞥了他一眼。

    王煊大大方方……没看到,购买了爆米花都各种吃的,带着女方士进入剧场。

    “神操作啊,这是几个意思?带着方仙子看那什么……怎么称呼,哦,看电影?”冥血教祖在后面一副很无言的表情,感觉不可思议。

    接着,他又道:“小张,你是不是也心有所感,所以一直跟在后面?”

    “你再敢称呼我为小张,当心我立刻降妖除魔!”张道岭警告他,他一教之祖的排面能随便被人这么称呼吗?

    “行,张教祖。”冥血教祖改口,然后,在老张的示意下,快速去买票,不过没跟进王煊他们那个剧场。

    他们两个也只是想体验下,在这个时代,要跟上形式,各种事物都要积极接纳。

    然而,当张道岭接过冥血教祖的票后,只瞥了一眼,就要砸回去,道:“你买的什么破座次,我和你,适合这种吗?”

    冥血教祖瞥了一眼,道:“哦,你说这个啊,我照着王煊和方仙子那两张票来买的,结果人家就卖这种给我。”

    老张面皮抽动,道:“这是情侣票座,这个你也学?不仔细看看,要和我坐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