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也曾有一个开启特殊内景地的人
    冥血教祖一愣,而后皱着眉头,道:“我不嫌弃你,凑活着坐吧。”

    张道岭想打人,攥着铜镜,就要给他脑袋来一下,并且明确想告诉他,我嫌弃你!

    “老张,张教祖,你怎么了?”冥血教祖赶紧后退,吓了一大跳。

    “我……要斩妖除魔!”老张想打死他,开什么玩笑,被人看到他张教祖和这个老魔坐情侣座,以后还怎么见人?

    最后,他忍住了冲动,黑着脸,告诉冥血,再去购买一张,立刻,马上!谁和你坐一块?

    冥血教组摇头,道:“何必在意,你我皆为教祖,这人间姿态,皮囊表象,有什么可在意的,只当人间唯我一人,一切荣辱兴衰,都是浮尘。”

    张道陵心中一动,想到了王煊给他的那篇疑似精神病重症患者留下的古怪经文,他摆手道:“算了,就这样吧。”

    冥血教祖吓了一跳,转身就走,道:“开什么玩笑,两个老男人怎么能坐一块,我再去买一张!”

    张道岭真想一巴掌糊过去,闹了半天,老冥也就是嘴把式,根本没有那种体悟。

    同时,他也不禁腹诽,那么多人冒充冥血,不是没有道理,这家伙真是招人厌。

    ……

    方雨竹第一次进剧场,昏暗的环境对她来说毫无影响。

    伴着唯美的画面,古代一位天仙白衣染血,跨过千年时光,缓缓降落在现世中,她虽仙气出尘,但却很茫然,并且带着无尽的伤感。

    剧片开始了,说是爱情喜剧,但是,上来就死人了,王煊想拎出来导演问一问,说好的仙侠爱情喜剧呢?怎么出来就死了一群仙,伪男主挂的很惨,女主还跨越时空到现世了?

    “这编剧脑子有坑,这导演,傻啦吧唧。”旁边,有人已经忍不住,口吐芬芳,忍无可忍,开头就这么凄惨,哪里是什么喜剧,而且冷冷冽冽的基调定下后,一直就没改。。

    王煊也想说点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看到方雨竹竟看的很出神,投入在剧情当中。

    他意识到,方仙子看剧太少,似乎很容易满足?

    另一个放映厅中,张道岭和冥血也在看同一部剧呢,老张顿时就不爽了,什么破剧啊。

    他想看的是快意恩仇,杀伐果断,一掌压盖六合,一剑灭了所有妖魔道统,这磨磨唧唧,天仙抹眼泪,给谁看呢?

    “这种剧浪费本教祖的时间,冥血,回头你去给这个剧组托梦,告诉他们,假的不能再假了,让他们去问问大幕中走出来的各路仙子,有谁没事就哭?把红衣妖主引领给他们看看,什么叫仙子?动辄一巴掌就拍死一个战场上所有修士,灭掉的上古巨妖数之不尽,只手镇杀妖族十八部,真正崛起后,三年就几乎对妖族大一统!”

    老张在那里喷的唾沫星子四溅,让坐在他前面的老冥不断擦后脖颈。

    旁边,一个染着紫发的少女,翻白眼道:“大叔,你是钛合金直男吧,你描述的那是仙子吗?一巴掌糊死所有人,一个眼神勾魂夺魄,让战场上所有人都变成行尸走肉,这是妖魔啊。”

    “嗯,我说的是妖仙,对敌时,她杀伐果断。为了寻找她的父母行踪,只身入大幕,强闯妖族大本营,在她年少成长的过程中,就连屠上古妖皇十八子。这是一路铿锵染血的妖花,一路血战,为了她父母,更是去力拼上古妖皇,明知不敌,年轻的她也不肯低下骄傲的头颅,赴死血战。”

    老张一本正经的讲述,但是,旁边的染发少女却是一副关爱精神病人的眼神,同情地看了他几眼,就不理他了。

    “被骗了,不是喜剧,太凄惨了。”不断有人低声交谈。

    王煊发现,方雨竹看的很专注,甚至,目光都变了,有些深邃起来,安静如落花,沉寂无声。

    不久后,剧场中人们宁静了,这部剧开始时让人各种非议,但是后面的凄烈程度,让人无言了,只能静观。

    甚至,看到煽情处,有女孩子开始哭泣起来。

    “这剧有点写实啊,后边的内容很像是我们大幕后的一桩旧事,”冥血教祖皱眉,然后他点头,道:“看来,列仙中有人很好的融入了现实世界各行各业中,我怀疑,有大幕后的人参与了这部剧的制作。”

    “后面看着挺惨,有些眼熟的桥段,该不会是方仙子的部分经历吧?”张道岭狐疑。

    冥血教祖腹诽,说你是小张,还不爱听,这些都是本教祖亲身经历过的旧事,你只是略有耳闻而已。

    “讲一讲。”张道岭看着他,眼神不善,用手摩挲铜镜,示意他别说半截话。

    “曾有一个人,在凡人时期就开了内景地,在那个年代,可谓光芒万丈。”

    “两千七百年前的那个人?”老张问道。

    冥血点头,道:“对,就是他,成长迅速,一路猛烈崛起,相当的有锐气,光耀大地,照亮那个时代。”

    “和方仙子有感情纠葛,发生了一些什么?”老张的八卦之火开始燃烧。

    冥血道:“有那么一点吧,那个人冲霄而上,成为一方巨头,虽然修道岁月不是很久,但已经罕有对手了,对方仙子有好感,多次接近,但却被拒绝了。那时方仙子刚替年轻的红衣女妖主出头,杀了上古妖族最强的那位妖皇,在密土中养伤,谁都不见。”

    “有误会了,因爱生恨,各种恩怨情仇,无边仙血四溅?”老张眼中露出异色,这么追问道。

    “并没有,这个人盘坐在方仙子闭关的密地外,帮她护法,拦阻了两位绝世大敌,直到她出关。”

    “后来呢?”老张问道。

    “方仙子出关,对他感谢,但还是将他送出山,保持着距离。”冥血说道。

    “快进到方仙子和那个人不得不说的情节处!”老张催催。

    “后来,那个人有至强肉身,在凡人时期就开启特殊内景地的事被人知道了,发现了他种种非凡,数位绝世强者联手,一起去擒杀他,要研究他到底怎样与众不同。”

    冥血教祖一边看电影,一边说着那段往事。

    方雨竹知道后,自然去救援,还对方的恩情。

    然而,她还是去晚了,待她赶到时,看到赤霞冲霄,染红数片大幕,是那个人的血,映照出来。

    那一役,方雨竹力敌四大绝世高手,终究是寡不敌众,被人重创,不得已离开,带着遗憾远行。

    张道陵道:“我还以为有什么狗血剧情呢,两人间也没什么啊,只是方仙子欠了那人好大的恩情,没有还上。”

    冥血教祖没搭理他,继续说道:“那四大高手,去找那个人的尸体,竟然未果,没有找到。”

    “被人先一步捡走了?不会是被方雨竹带走了吧?”张道岭问道。

    冥血摇头,道:“这个人没死,命很硬,竟艰难的活了下来,但元气大伤,找了个地方隐居,慢慢修养。”

    “哦,这个隐秘我倒是不知道,我只知史上在凡人期开出内景的三人,都惨死了,没有一个得善终。”

    张道岭神色郑重地说道,自古以来,就三人在凡人时期开了内景地。当然,也有种说法,说是共有四人,不管怎样说,太罕见了,不可复制他们的路。

    尤为可惜的是,他们都没有留下后代,命运多舛。

    “后来呢?”张道岭问道,对那种隐情很感兴趣。

    “他养好伤后,默默关注那些仇敌,不久后得悉,大幕中,五大绝世高手联合,正在猎杀方雨竹。”

    “方仙子,曾经这么惨?”张道岭讶异。

    其中四人,就是曾经去杀害那个人,要去研究那个人的巨擘,只是这次又多了一个,要联手清洗掉越来越强的方雨竹。

    “那个人,是个好人,他的人品真的让人没话说,知道这件事情后,他直接杀了过去,而不是继续潜修,他怕方仙子被人击杀。以这个人的潜力,修道岁月还算浅,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纵横大幕后方无对手,盖世无敌,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这个人没有沉默,很刚,明知现阶段的他只能对付一位绝世高手,还冒死杀出去救援了。

    “后来呢?”张道岭问道。

    “那一役很惨烈,那个人确实人品过硬,是个很好的人,拼死决战,挡在方雨竹身前,自身被人轰碎了,没有后退半步,五大绝世高手有人被重创,但依旧踏过他的尸骨,要击杀方雨竹……”

    “有些惨啊。”老张叹道。

    “方方雨竹力拼,玉石俱焚,重创两三位绝世高手,再加上早先两位负伤的高手先行退场了,她拖着垂死之身远去,逃过一劫。”

    冥血微顿,又道:“关于这一段,罕有人去提及,因为,后来方雨竹强势崛起,俯瞰四方,各方不想触及她曾经血淋淋的过去。”

    张道岭点头,道:“后面的事,我知道一些,属于方雨竹的时代到来,她超脱先秦金色竹简,领悟出属于她自身的至高道路。”

    “是!”冥血教祖点头,道:“她等红衣妖主成长起来后,联合她一起出击。那一役,妖主还有些嫩呢,帮助方雨竹拖住一人,而后又拼死干扰一人。方仙子只身对抗三大绝世高手,一日间全部杀个干净!”

    老张点头,道:“确实算是震动古今的一战,是刻入大幕仙碑上最惊人的超级大事件之一,这个我知道。”

    “方雨竹的银色甲胄被血染红,沐浴绝世真血,强势杀完三大绝世后,转身又去找红衣妖主,惊的另外两大敌人直接遁走,结果被她追了一夜,再次强杀一人,一天一夜击杀四大绝世,震动天上地下。”

    也是在那一役,红衣妖主也正式崛起,自身亦杀了一位绝世高手。

    “这两人也算是亲手终结了上古之人最后的辉煌。”张道岭点头,他很清楚,方雨竹一天一夜连杀四大绝世高手,其中两人便是上古妖皇,另外两人是上古人族巨擘,皆是古修者。

    “方雨竹端庄,秀雅,温和,但是,也曾身披银甲,血战天下啊。”

    冥血教祖低声道:“小张,不,张教祖,你跟着他们两人,估计主要是在看王煊吧?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异常,认为他可能在凡人时期就开了内景地?”

    “你倒是真能多想!”张道岭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冥血道:“你说,方仙子当年心有遗憾,心中的部分思绪会不会落在这个王煊身上?你看她,居然主动进入了红尘中。”

    另一个放映厅中,方雨竹安静地看着立体投影出来的影音,看着与昔日相近的情景再现,那个人第二次死去,被绝世高手轰碎身体,血染虚空,她眸子深处有伤感,但她却静默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