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什么是真,什么是幻,人生就是一幕幕影音,所见,所闻,所感,交织出悲喜,映现出过往。

    方雨竹身穿女裤,高跟鞋,T恤,黑发自然垂落,说女神范只会显得俗。虽然很现代,但她深邃的双目,却像是投在古代旧景中。此时,她无声,如枫叶,宁静迎秋风,艳丽静美,却也有几许孤凉之意。

    王煊意识到,她有自己的故事,即便是绝世真仙,也有无力时,有不曾释怀的过往。

    “我失态了?”方雨竹侧脸,双目静如水,清澈晶莹。

    “没有,你看的很专注,我便没有打扰。”王煊摇头。

    另一个放映厅中,张道岭看了一眼冥血,道:“你多想了,方雨竹是什么人?只身连杀绝世古修,以一己之力,终结了上古辉煌。这样的人,岂会被外感所触?她现在是真心接近红尘,想融入现世中。。不是每个人都具有这种心境,真正拿得起放得下。比如,在这个社会,你冥血教祖能放下自己的架子吗?”

    “我……在努力适应。”冥血教祖思忖,让他过平凡普通的生活,现在真有些接受不了。

    在他的规划中,未来最差也要成立一家畜牧集团,为一些弟子徒孙解决生活所需的问题,不会看着身边的人去适应九九六工作制。

    “嗯,是我多想了,那个人虽然是个很好的人,也想接近方仙子,可被她婉拒了。但显然方雨竹也是有遗憾的,那个人为救她,死在她面前,被人轰碎。如果是妖祖狼心也就罢了,如果是魔祖绝情也就算了,可她无论如何,都必然会感恩,可惜,终究错过,没能救活那个人。”

    冥血教祖说道,以方雨竹的性格,如果不念旧,不记得恩情,那和祁毅、魔祖没什么区别。

    “这么说来,王煊真有特殊的内景地,方雨竹看到后,心有感触,这是有意庇护?怕郑元天真身降临?擒杀他。”冥血教祖笑了起来。

    张道岭扫了他一眼,道:“小冥,知道太多的人,往往会死的很惨,我恍惚间看到了你悲凉落幕的那一瞬间。”

    “小明?!”冥血教祖想喷他一脸口水,过分了,这比小张可难听太多了,然后他又道:“我寿与天齐,争取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

    张道岭这叫一个膈应,你变向夸我长寿,与天齐就行了,但凭啥和你一块死?很想给他一铜镜。

    ……

    方雨竹依旧在看剧,平静地开口:“我想到了一个朋友,救了我两次,但我却挽留不住他的生命。”

    王煊道:“人生在世,谁没有几许遗憾,要不然,怎么好意思说,明明白白在这世上走一遭。”

    他补充道:“当然,没心没肺的人例外,还有老张这样被人开出诊断书的人也除外,属于非典型人类。”

    “张教祖,我好像听到有人议论你呢。”冥血教祖直笑,现在,他们两个谈论时,都以精神力场隔音,传不出去,但王煊没有意识到,有非典型人类在监听他。

    “又黑我,找机会,我打他一百遍!”老张神色不善,杀气腾腾。

    “旧时有灿烂,也有血在染,有些事难以弥补,皆成过往。”方雨竹开口,话语虽然平静,但是,却也有种伤感,那个人死的太惨了。

    她即便连杀四大绝世高手又能如何?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运。

    接着,她又投入到最后的片尾中,直到放映结束,灯光亮起,她才道:“我发现,多看剧也不错,虽然夸大了,但也有现实的缩影。不过,我看剧有些投入了。”

    王煊觉得,这剧多半和她的经历有相近的地方,让她有些感触。

    他开口道:“生活的走向,本就是情绪的起伏。你看的出神,我就没出声,觉得挺真实的。专注的人最真,不管是活在当下,还是沉湎过去,都是各自心中映现的态度。”

    两人向外走去,很快就摆脱了电影的剧情问题,恢复正常,还不算晚,两人在步行街上着,吃过特色小吃后,这才返程。

    老张和冥血教组在街边一个小店里——撸串,啤酒喝的很痛快,在初夏季节,两大教祖居然如凡人般,看街边美女,霓虹闪烁,畅聊大幕后方上下五千年。

    “我去,那不是张教祖吗?还有……冥血老魔!两人吃烤串呢,真接地气啊!”街上,黄铭在远处吃惊,简直要张口结舌。

    “闭嘴!”孔云开口,赶紧拉着他就走,怕被听到。不过,他也很震惊,那可是两位教祖,居然在街边撸串喝扎啤,此情此景,太另类了。

    “我好像听到有人念叨我的名字,你,还有你,都过来。”冥血教祖开口,声音不高,但是却清晰地响在黄大仙和孔云的耳畔。

    黄铭苦着脸定住身形,但转过身去时又已经是满脸笑容,和孔云一起过去,就要施大礼参拜。

    张道岭立刻阻止,在街边这样,被人看到会引发围观,道:“以后在人间就按普通人的礼仪来。”

    “是,张教祖!”孔云点头道。

    “你们两个转悠什么呢?”冥血问道。

    黄大仙略有拘禁,但还是认真地回应,道:“我们在选地段,挑商铺呢,想在旧土这边创业。”

    冥血教祖无语,下面的人比他更积极,他虽有想法,但还没行动呢,结果人家都要开业了?

    张道岭感叹,大幕中走出来的这些人,越是年轻适应性越强,这是要毫无隔阂的融入了,要在红尘中工作。

    “你们……靠谱吗?”老张问道,怕他们违法作乱。

    “放心,合法的生意,开咖啡厅,休闲而宁静的茶室。”黄铭说到生意,眼中有神。

    孔云补充,道:“我们从新星过来后,调研大半个月了,了解了各种市场行情,而且早已顺利拉到投资人。”

    冥血教祖晕菜,他也有心开个公司,并且是集团性质的,现在还两眼一抹黑呢,结果这两个小子都有人投资了?还装模作样的调研,骗鬼吧?

    老张对人间比较了解,道:“你们两个,不会想坑蒙拐骗吧?”

    黄铭叫屈:“怎么可能,我们得对投资人负责,放心,我们开的咖啡厅和茶室都很有特色,主打仙家风韵!”

    “行了,你们两个走吧!”老张摆手,真要违法,会有人收拾他们,现在各方签订了人间行事准则,谁要过界,必然会被处理掉。

    两人没有立刻离开,黄铭开口,死活要给张道岭和冥血教祖一人一成干股,这让老张无语,这两人融入的太快了吧?入乡随俗,这种乌烟瘴气的事,都学会了?地气接的过分了。

    冥血教祖出神,大受触动,他觉得自己效率太低了,思想过于守旧,他也得大刀阔斧,赶紧运作起来畜牧集团公司。

    “两位教祖,过段时间我们就开业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啊,捧捧场!”黄铭最后还不舍得离去呢,在这里套近乎,直到被孔云强行拉走。

    “你别说,这黄鼠狼以后说不定会混的很好,反倒是一些老实本分的修仙天才有可能不如他。”冥血教祖感叹。

    “优胜劣汰,真到了那种大环境下,修行中的天才肯放下身段,凭他们的能力做的也不会差。”

    张道岭摇头,撸完最后的串,喝下最后的酒,两人一起起身离开。

    “走吧,暂时在安城先住一段时间,老冥,你去找家酒店订房,不过,我警告你,你这次如果敢订一间,我保证打死你!”老张严厉警告,晃了晃手中锈迹斑斑的破铜镜。

    冥血教祖觉得不能忍,道:“呸,你以为你是绝世仙子,我乐意和你一个房间?想什么呢!”

    两大教祖就是这么的接地气,步行去了酒店,这次没有继续跟踪王煊。

    王煊开车,载着方雨竹回到了秘路组织的分部这里,庄园很大,房间不少。

    青木早有安排,后院,靠近芦苇小湖那里,有联排别墅,相邻在一起,一栋是王煊一直以来的住处,另一栋收拾干净后,成为方雨竹的居所。

    回来后,王煊将方雨竹送到门口,转身就进了挨着的住所,至于和方仙子一起进去,愉快的晚聊,他想都不去想。

    今天,他已经够大胆了,各种自作主张,都没有问方雨竹,直接就各种决定了,不过这些都是小事儿,他觉得无所谓。

    至于再过近,那就算了。这可是赫赫有名的方仙子,杀过不只一位绝世高手,对她该有的敬重还是要有的。

    他觉得,从傍晚到现在,看着他各种“安排”,方雨竹肯定不在意,一笑了之,但如果自己太随意的话,那肯定不适宜。

    至于什么天仙下凡,亲近红尘等各种旖旎念头,他压根就不去想,那是什么人?先秦方士中第一强者,看着温和,秀雅,那是她心性随和,在释放善意,心境放的下,想积极融入现世,没有什么架子。

    如果谁真不自量力,有杂七杂八的念头,那纯粹就是想多了,会碰个头破血流。方雨竹修行这么久,怎么可能在这么的短的时间就会“堕入”凡尘?

    最起码,现阶段,她依旧是绝世仙子,空明无暇,如立身在神月中,很难彻底化为普通的女子。

    回到自己的房间,王煊就开始修行,运转至高经文,研究身上蓝莹莹的造化结晶,这东西对他很重要。

    半个小时内,第二章大概也能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