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八十章 月亮上打窝的钓鱼佬要破产
    月光如水,从落地窗流进王煊的房间中,淡淡白光荡漾,虽是午夜,但并不黑,房间中很朦胧。

    他满身都是蓝色物质,接近真实的能量润进身体,让他精神旺盛,此时,他有所感,倏地睁开眼睛。

    什么状况,一个大钩子到了身前,那么的明晃晃!

    他有些愣神,是陷入梦境了吗?

    然后,他眼神就变了,怎么可能在沉眠中,他现在精力充沛的要爆炸,哪里需要入睡,恼了,竟有人这么明目张胆来钓他?!

    这也太肆意妄为了吧?这是在他的家中,是在他的寝室里,结果,钩从天上来!

    “太张狂了,真不将我放在眼中,钓到我家里来了。而且,这么的小气,都不带放饵的,直接来锚我?!”

    王煊怒了,不能忍啊,对方赤裸裸,都不带掩饰的,拿那么大的钩子,好几斤重,正在锚他呢!

    他躲避过冰灿灿的大钩子,想口吐芬芳,问候一下那个钓鱼佬,谁啊,在哪,非拖下来打死不可!

    钓钩无声无息,再次飞了过来。王煊并指如剑,剑芒飞射,直接去割线,然而剑光竟无声地没入线中,被吸收了!

    这让他的眼神变了,来者不善,很凶,实力极强。他的精神天眼睁开,顿时警醒了,这大钩子内部混有八成太阳金,不是凡物,这是神铁!

    这种材质一下子让他想到了逝地的经历,当时月亮上的神秘生物就是用这种太阳金钩钓他。

    还有那种丝线,晶莹透明,但是这次非常粗,和手指相仿,而且内部刻着密密麻麻的纹络,像是繁星般,材质也相仿。

    “逝地生物,怎么来旧土了?”他的神色顿时无比凝重,透过窗户,抬头望向夜空,月挂中天,带着淡淡的血色!

    细看的话,今晚的月亮像是一个充血的眼球,有些妖,有些另类,看起来不是多么的明净。

    嗖!

    大钩子又来了,明晃晃,带着寒光,险些就锚中他的嘴巴。

    “欺人太甚,饵呢,以前还有经文,现在你连一部秘籍都不舍得了,看不起谁呢?!”王煊再次避开。。

    并且,他的手中出现一口短剑,类青铜,但绝对不是,巴掌那么长,毫不犹豫的向鱼线斩去!

    当初,他就是这把短剑割断垂落在逝地中的鱼线。

    月光淌落在房屋中,照亮他手中古朴的剑刃,现在王煊催动斩道剑经的秘篇,和手中实体剑合一,短剑像是有了生命,嗡嗡颤动,刹那变得极为刺目,若一轮大日腾起,化成剑轮。

    哧!

    剑光划过,横扫手指粗的透明鱼线,没有声息,线就这么断了,但王煊的心中却不是多么踏实,他没有斩中实物的感觉。

    虚空中,钓钩发光,嗖的一声,没入夜空,但断线没有离去,里面密密麻麻的符文亮起,屋中柔和了起来,像是有很多雪白的羽毛在漂浮。

    那是能量光雨,像羽毛,像洁白的鹅毛大雪,就这么飘落下来,恍若美丽的梦境。

    并且,王煊的精神飘飘然,要被一股神秘力量吸走,强行拉扯着他,要从肉身中挣脱出来了。

    情况很不对劲儿,这次,似乎是要钓走他的元神?

    瞬息间,王煊便武装了自己的精神,以防万一。

    他的元神身披白袍,是那银色兽皮书,头裹被烧出两个窟窿的金色兽皮,手持斩神旗,并暗藏铁钎子。

    今夜这是来者不善,连断线都这么波澜不惊,这是非要将他钓走的节奏,不过他还算平静。

    毕竟,方雨竹就在隔壁,今天晚上真要是来了一个超级狠茬子,那就请方士的中第一强者出手。

    现在他没喊人,这才刚开始,不拼一下,怎么知道自己应付不了?毕竟,男人求女人帮忙,一般都拉不下面子。但是,他……其实不怎么在意。

    只要不对劲儿,他就会大方的招呼方雨竹,联手杀敌,谁杀多的谁杀的少,关系不大。

    “牵引人的元神,力量这么强!?”王煊蹙眉,事态比他想象的要严峻,周围虚空都要扭曲了。

    他精神出窍,是被强行拉出来的,被吸到窗前,接着又快速被拉到明月下的如水夜空中!

    他猛然一震手中的斩神旗,金色纹络交织,定住了自身的元神,不再向上而去,来者不善,极强,他可没那么憨,主动跟着鱼线跑。

    夜空下,芦苇小湖上方,像是有大片的羽毛,又像是在下大雪,光不断落下,纠缠着他,要将他的元神抬走,前往那淡红色的月亮上。

    王煊静心,镇住自身,定住虚空,元神像是扎根在这里,盯着钓线的源头,那轮像是充血眼球的月亮真的是越来越妖异了。

    “是真实的月亮吗,该不会是一轮能量圆月,遮住真月,横挂在那里吧?”他不怎么相信有人在月球上锚他。

    他坚定的立身在这里,以斩神旗对抗,不想走了,并且鄙夷,道:“抠抠索索,连个像样子饵都不舍得投,瞧不起谁啊?早晚人脑袋给你打成狗脑袋!”

    “嗯,有草木的清香?”他一怔,现在是元神状态,居然闻到这种气味儿,他不禁抬头向上看去。

    错怪对方了,其实,一直有诱惑,但是较远而已,在鱼线上空,有悬浮的药草,必然是精神大药。

    “一株药也想引诱我,连天药我都采摘过!”王煊不屑,轻视谁啊?真当他没见过世面。

    不过,他很快动容了,并不是因为他的话语而改变,他早先没注意,其实上方一直有各种物件。

    飘渺的白雾中,很高的夜空处,有经书,有疑似圣兽的蛋,有玉石块,有兵器,有一些瓶瓶罐罐,有许多药草!

    王煊无喜,反而脸色微冷。

    真将他当鱼了,撒下各种饵料,像是在这里打窝呢,纯粹找死!

    他目光烁烁,自身没动,晃了下斩神旗,金色纹络扩张,快速向上卷去,成功将最近的那株药草给卷住了,刷的一声带回来。

    “远无法和天药比,但毕竟是精神药草,还算过得去,送青木和秦诚,对他们来说便是大造化。”

    他不动了,直接喊方雨竹,上面有个钓鱼佬愿意扔好东西,那没什么好客气的,找绝世仙子来护航,全给捡走!

    “方仙子。”他轻声传音,估摸着,夜空中的动静早已惊动方雨竹。

    果然,清辉缭绕,方雨竹出现,也是以元神的状态飞上夜空,在如今的枯竭时代,她的肉身未必不能上来,但是会有诸多限制。

    此时,她看起来和肉身状态区别不大,白衬衣,筒裤,清爽利落,身材好可破万法,穿什么都惊艳。

    衣服自然是精神力化成的。

    即便是这样的现代穿着,她依旧有仙气,在月夜中,青丝飘动,莹白的俏脸,美目深邃,整个人带着淡淡光晕。

    最近,人字拖成了??她较为喜欢的舒适选择,现在化出来的也是,在月光下,有些另类,脚趾白皙晶莹有光泽。

    她来到王煊身边,没有说话,只是身上浮现淡淡雾丝,以及点点光晕,可蒙蔽自身的气机。

    显然,她不想月亮上的生物发现她,让王煊眼睛贼亮,这是要悄悄的接近,去打爆那个生物吗?

    “方仙子,对方来自逝地吗,什么状态?”他问道。

    方雨竹点了点头,道:“在神话渐渐腐朽的时代,他们一样要衰败,但是,有一线希望熬的久一些。”

    具体她没有细说,因为,逝地对于大幕后的生灵来说,也算有些神秘感,只有她这种高层才会接触。

    在绝世强者眼中,逝地是几个备选方案之一,但这条路也希望不大,崎岖艰难,尤其是逝地背后有些莫测,水很深。

    “未来有人会拿下一个逝地试试看。”她平静地说道,如果传到外界,一定会引发轩然大波。

    逝地,自古以来,都强大的离谱,不可想象,甚至有人说它们是大幕的前身,也或许是未来。

    “走吧。”她和王煊并肩,在夜空中,整个人空明出尘,向月而去。

    王煊没客气,开始在路上捡各种“奇物”,经书、药草、兵器等,真不算少,但是在他看来,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直到一颗蛋出现,注入能量后,它略微发出淡金光华,这让方雨竹都惊异了一下,道:“鹏鸟蛋,罕见,但在这个年代孵化不出来,况且它本身也先天不足。”

    王煊动容,这钓鱼佬也不算小气啊,连这种神禽圣兽级的蛋都放出来了,这实在太……可恨了,觉得他这么禁不起诱惑吗?

    “你收起来吧,虽孵不出来,但回头可以番茄炒蛋,或者蒸着吃,都可以。”方雨竹说道,明眸皓齿,却说的……这么接地气。

    王煊点头,有道理,勤俭持家好品格,不能浪费。

    “那个生物受限,处在特殊的能量月环中,他出不来,暂时没什么危险,你可以随意捡。”方雨竹告知。

    那还讲究什么,搜刮就是了,全部带走!王煊动用斩神旗,一顿横扫,近前的,上方的,全给收了起来,绝对不会客气。

    他发现,随着登高,环境早已改变,现在没有鱼线,有的只是一挂藤梯,绿莹莹,带着叶子,从不远处的月亮上垂落。

    方雨竹道:“这是精神天藤,如果是你自己,没有斩神旗的话,大概难以逃脱,今夜注定会被藤梯接引走。”

    王煊脸色微变,道:“真是……吃定我了?幸好,我室友……我好友是天仙!”

    “不太对,不见得是正规逝地降临,有些意外。”方雨竹看着上方的血月,离的似乎很近了,天藤梯在那里晃动着。

    王煊想了想,再次喊话,这可耻的钓鱼佬,付出的还是太少,他站在这里不走了,喊道:“还有经文吗,还有至高宝典吗,还有天药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

    “嘿,张教祖,有意思啊,你看,有钓鱼佬在打窝呢,我们也去,让他破产!”

    安城中,酒店楼顶,冥血教祖和张道岭违规越过栏杆,来到天台,正在喝酒,整片城市夜景都可入眼底。

    张道岭抬头,灌了一口酒,道:“逝地,是他们吗?当年也钓过我。走,真要是他们,我非把那颗大红眼珠子打烂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