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时空错乱酒吧
    似乎昨日重现,白夜妖皇心神都在颤,同时他愤怒无比,当年,就是这个女子单人强杀他们四大绝世。

    那时,她才崭露头角,成为新晋的至强者之一,结果就压制了上古数位皇者,终结了那个时代。

    白夜元神之血飞溅,整个人都弯曲了,被那只如同天穹般落下来的洁白手掌下压,一如当年,让他要窒息。

    他满头银发像是瀑布般激荡,银白瞳孔如刀锋,他双手托天,一头巨大的银狼从他身上冲起,磅礴无比,占据了整片天空。

    一时间,白光沸腾,银狼咆哮,像是在与命运大对抗,仿佛要重开天地,混元物质蒸腾而起!

    空间模糊了,塌陷了,在他恐怖的超凡力量下,时空要被银狼撑爆了。

    方雨竹容颜未改,仿佛从旧时光中走来,自上古末年迈步,跨越到这一世,全身覆盖锃亮的甲胄,每临近一些,就会让这里塌陷一些。

    白夜咳血,被进一步压制,他怎能甘心,昔年一战的景象又要重现吗?

    一声慑人心魄的狼啸,狼体庞大无边,银色狼毛根根发光,并开始化作银色纹理,狼身依旧在变大,占据满天地。

    这是他的元神法体,被逼浮现了出来。

    砰砰砰!

    一道又一道银光冲起,那是比仙剑还可怕的攻击,白夜满身银色狼毛冲出符文光束,等同于上古妖皇剑齐出,齐刷刷,冲破天宇。

    数以万计的银光,难以数清,漫天都是雪白的剑,密集到让人产生恐惧感,充斥到了天地中每一寸空间。。

    无边无沿,数之不过来剑光大爆发,他在血拼,要斩碎那只洁白的手,要将方雨竹绞杀,他不想昨日败亡的景象重现。

    空间朦胧了,崩塌了,被无数的妖皇剑贯穿,白茫茫。

    张道岭都略微蹙眉,觉得上古妖皇名不虚传,确实厉害。

    冥血教祖也是一惊,暗叹不愧是绝世妖皇,上古的巨擘,再现于世后,依旧给人这么凌厉无匹的惊悚感。

    方雨竹没打算和他消耗下去,出手便全力以赴,碰撞就分胜负,她身上银色甲胄铿锵轰鸣,如同无敌的女战神临世。

    她的雪白手掌,有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宇宙的恢宏之感,上来就是碾压。

    轰的一声,无边符文落下,自她雪白晶莹的掌纹中飞出,震断漫天的剑光,就这么一掌轰落,便震的庞大的银狼怒吼,满身是血,翻滚了出去。

    银狼啸月,这是元神法体形态,在这片被辐射的血月土地上,白夜得到明显加持,愈发庞大,撑开天地,超物质茫茫无边,缭绕着他。

    一时间,在庞大的狼身外,银光化成了星体,星河交织,繁星点点,日月横空,妖皇法体像是立身在大宇宙中!

    当年一战,给他留下了噩梦般的阴影,现在,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再重新经历一遍。

    白夜妖皇挟一片星系,带着漫天星斗,仰首咆哮,吞天纳地,在这个枯竭时代,竭尽所能地动用残余的规则,要绞杀方雨竹。

    可惜,在方雨竹罕见的冷厉眼神下,他的一切对抗都注定无果。

    方雨竹的身前,交叉出两道剑光,超越斩道剑的经义,纹理交织,如虹如剑,两道光飞了出去。

    噗!

    白夜妖皇的元神法体被斩开了,大量的元神之光倾泻,如血在流淌,所谓的星空,繁星,日月,都瞬息暗淡下去。

    接着,一只莹白的手掌覆盖下来,顿时,让所有物质崩灭,全部炸开。

    白夜妖皇,当年强大到让许多人绝望,不然何以被尊为妖皇,是上古最为绚烂的强者之一。

    但是,现在,过去,所有场景,都仿佛汇聚到一起,旧时光重现,他和以前一样,对抗不了方雨竹。

    他又一次被击杀了!

    方雨竹之所以下重手,露出这样浓重的杀机,一切都是因为,当年那个为她而死的人,就是被以白夜为首的几人轰碎在她的眼前。

    突然,整轮血月都在轰鸣,辐射的力量暴涨,像是一个生物的眼球在簌簌睁开,有庞大的压力穿透过来。

    “方雨竹,你不是要找我吗,我在逝地,你来啊,找得到我吗?!”那是白夜妖皇的声音,虚弱而愤怒。

    接着,这轮血月超物质滚滚而涌,变得不同了,它竟是一条通道!

    “时空错乱!我让你这部分很重要的元神回不了现世!”白夜冷声道,疑似在逝地的真身发狂了。

    刚才被击杀的只是他降临在此地的元神之光,其真身并未来旧土。

    从站位可以看出,冥血教祖绝对是逃生领域的超一流强者,他一直就在血月的边缘地带,现在一个翻身,就从这里消失了。

    张道岭手中的铜镜发光,瞬发镜光锁魂术,一道光和冥血教祖连在一起,带着老张一起冲了出去。

    王煊反应倒是迅速,奈何,身在血月深处,刚驾驭起斩神旗,便被空旷而巨大的红色通道吞了进去。

    方雨竹也在这里,她没有躲避,平静地进入,就这么杀了进来。

    天旋地转,王煊有种晕厥感,时空紊乱,在血色通道中穿行时,天空倒垂,大地上悬,甚至看到逝地,看到一头山岳般巨大的银狼真身被四根柱子插在地上的画面,满地是血。

    接着,他看到大幕,看到宇宙深空,看到各种战舰。

    他和方雨竹像是穿过了层层叠叠的混乱地界,这是要到哪里?

    终于,他稳住身体,不再摇晃了,并且开始沿着一条迷雾通道降落,要进入一片未知之地。

    “我们到了什么地方,逝地吗?”王煊问道。

    方雨竹恢复平和,没有那种冷冽的杀气了,平日她大多数时间都挂着笑容,很容易拉近与人的距离,产生亲近感。

    “或许是逝地,或许是未知处。”方雨竹告知,她笑了笑,美丽面孔上呈现的文静,柔和,给人前路没什么大不了的感觉。

    王煊无言,为什么?他可是男人,居然在对方身上找到种安全感,不可原谅!

    “真是的,反过来了!”他摇头。

    “你在说什么?”方雨竹侧头看了他一眼,白皙的鼻梁挺翘,漂亮的眼睛清澈,直透人心。

    “没事儿!”王煊打死不会承认,和她走在一起,居然感觉到了一种温柔下的强大底气,身为男人,决不能揭示。

    他赶紧转移话题,道:“如果是逝地,来到他们的大本营,会不会很麻烦?有各种不可预测的危险。”

    方雨竹平和地说道:“无妨,如果是逝地源头,我可以和大幕中的我共鸣,借来伟力,如果是普通超凡辐射之地,那先走走看吧。”

    王煊讶异,大幕和逝地源头可能相通,有某种联系?

    终于,他们降落而下,仿佛是从天外到来,走出迷蒙的通道,出现在一片各种超物质混合在一起的地方。

    天地蒙蒙,像是混沌般,分辨不清远处的景物。但是,近前让王煊颇为震撼,是一艘巨大的母舰。

    不过,它生锈了,舰身大面积的腐朽,应该是无法启航,没有办法远行了。

    “这是哪里,我们还能回去吗?”王煊吃了一惊,莫名就到了这样不可预测的大环境中。

    这里是逝地吗?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停着庞大无边的钢铁巨舰,超物质,神秘因子,混元之气,都在这里弥漫着。

    “借我……一件战衣。”方雨竹开口,她露出异色,而后又渐渐平静,这是在防备着什么吗?

    她其实有元神内甲,但是,现在她并不想这样走进去,不愿元神之躯暴露,是有所觉吗?

    王煊立刻递给她。

    银光闪耀,银色兽皮书变大,披裹在婀娜的身段上后,宛若一件另类的洁白长裙,很有美感。

    王煊不得不承认,比他会穿多了,他穿在身上时,将自己包的像粽子,像是来自原始部落。方雨竹简单披上后,肩头打结,束腰,下方裙摆飘扬,居然有现代层次的美感。

    他一阵无语,默默将烧出两个窟窿的金色兽皮,效仿对方的手法,穿在自己的身上,似乎也顺眼多了。

    这里很特殊,有庞大的古老母舰横陈,也很适合元神在这里活动。

    很快,两人就感应到了旺盛的生命波动,母舰那里有人,随着他们前行,在一片迷蒙区域看到入口。

    这里很热闹,有不少生灵出入。

    “欢迎贵客来到时空酒吧。”舱门前,一个猫女笑的很甜,毛茸茸的耳朵俏皮的动了两下,请两人入内。

    什么状况,逝地这么好客吗?王煊一头雾水,来到这里后,他闭嘴不说话,避免露怯,只是淡定的点头回应。

    “贵客,请往里走。”随着进入金属舱,里面变得十分开阔,每隔不远都会有人热情的打招呼。

    这和王煊想的完全不一样,没什么杀气,非常平和,而且很有现代感。

    道路很长,里面很大,进入一个灯光明暗不定的酒吧中,吵闹的音乐刚结束,恢复成悠扬舒缓的曲调。

    王煊只看不语,镇定的观察,他心头不平静,这里的生灵很强,甚至可以说极强,没有低层次的超凡者!

    同时,这些人穿着都很个性,大多都是类现代的服饰,甚至更前卫一些,热裤,露脐短上衣等,十分常见。

    但也有穿着黄金战衣的人,神武不凡,像是天神般不可接近,有种大威严。

    也有头上插着与羽毛,如同从部落中走出来的年轻酋长,脸上涂抹的花花绿绿。

    真是个古怪的地方,这确实超乎他的预料,从来没有想到过,和逝地有关的神秘之地会这样。

    “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是我生平见过最美丽的姑娘,请问你是来自大幕后的天仙吗?还是来自其他地方,我能邀请你跳支舞吗?”

    一个留着银色短发的青年走来,穿着休闲夹克,人确实很俊,但这种搭讪不怎么招王煊待见,那么的大眼睛,没看到有他陪在方雨竹的身边吗?各种灯泡就不要凑过来了。

    方雨竹微笑,在这半昏暗的柔和酒吧中,显得无比动人,她大方的示意,自己身边有男伴。

    王煊带着笑意点头,不过,心头却略感惊异,以精神天眼可以看出对方的部分虚实,这个男子实力很强!

    男子摊了摊手,礼貌地退后,然后走了。

    王煊注意到,这里的任何人,哪怕是那些年轻靓丽的姑娘,都是大高手,没有一个简单之辈。

    “尊敬的先生,美丽的仙子,请问喝点什么?”一个年轻的女子开口,很出尘,连侍者都超凡脱俗,仔细看,她竟然是一个穿着现代皮裙的……女精灵!

    感谢:叁生缘纵猎者,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