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九八二年的北冰洋
    王煊看了又看,酒水单上的鬼画符,很亲切,似曾相识,但终究是负了它们,一个字都没认出来。

    但他很淡定,瞥了一眼,便十分深沉地开口,道:“来瓶一九八二年的北冰洋。”

    他确定,没人知道他点的是什么,这里并没有旧土的人,再说,在旧土都停产一百多年了。

    既然不懂,又不好露怯,那么就高深一点吧,他一副平静无波的样子,倒要看看这地方有多特别。

    果然,他这么开口后,美丽的精灵小姐很疑惑,然后,露出羞赧之色,尖尖的耳朵轻颤,小声道:“抱歉,您稍等,我查下。”

    周围,也有一些人看了过来,那是……略微郑重了一些的表情,尤其是看到方雨竹,摸不清她的深浅后,敬意更浓了几许。

    王煊哑然,似乎这里的确有些稀珍的饮品,时空酒吧如果都难以提供,也算是彰显了部分实力,和背景有关,和道行有关。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精灵少女想解释,真找不到这一款,很难为情,低下头,蓝莹莹的的刘海挡住了眼睛。

    王煊还是第一次见到精灵,这地方真是什么高等微生物都有吗?他身上还揣着个鹏蛋呢,别碰到鹏族人就好。

    “喏,随便给我们上两杯有特色的饮品吧。。”王煊开口,眼神在单子随意扫了一眼。

    精灵少女很敏感,顺着他的眼神,就要下单。

    方雨竹很自然地接过单子,温和地开口,道:“月光年华,两杯。”

    王煊微讶,她认识上边的鬼画符,以后必须得请教,无论是银色兽皮书,还是养生炉中,都有这种文字!

    同时,她点饮品时这么自然,对这里似乎不陌生。

    王煊觉得,对方仙子了解的还是太少,一直当她是先秦人士,对现代社会不了解,现在看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种超脱世外的地方,母舰横空的时空酒吧,她曾光顾过。

    “我点的东西有问题吗?”王煊暗中问道。

    “你眼神扫过的酒,是以一株完整的天药为主料,榨汁,添加一些高等奇物等,酝酿的天酒。”

    王煊闻言,一阵心惊,这地方有点邪啊,连天药都能拿得出来,竟去榨汁酿酒,太离谱了。

    他警惕起来,他觉得,在这里坐着的或许都是大佬,或者是至强者的亲族,绝对没有一个好惹的。

    方雨竹道:“没什么人会去点天酒当冤大头,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不好攀登,很多年都难以采摘到一株天药,时空酒吧虽然不凡,但绝对不物美价廉,不赚个几倍差价,怎么好意思呢。”

    王煊趁机问道:“这里是逝地吗?”

    “逝地的一部分,多看,不要探究别人,这里每个生灵都不弱。”

    有方雨竹在这里,自然不担心别人截听他们的对话。

    “这些都是什么人?”王煊不懂就问,难得一位至强者这么好脾气,他也就没当自己是外人。

    错过了这村,他以后找谁问去?难道和老张谈人生,和冥血谈理想?

    方雨竹认真告知,道:“我以前也只是误入过这里两次,这里每个人都很特殊,不会告知自己的来历。毫无疑问,有逝地源头的生物,也有瘆灵,但不要主动去问,也不要说出自己的根脚。”

    王煊闻言,点头思忖,这里名为时空酒吧,还真是有深意了,连活在错乱时空中的瘆灵都能在此地真实出现,确实惊人。

    然后,他就有些出神了,看到了几个穿着宇航服的人,愁眉不展,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

    但是,这样的人不是疑似和未来有关,就是和沉沦在历史中,和现实世界的交集,更像是平行宇宙的短暂交触。

    “唉,被困很多年,回不去了!”一人轻叹,无可奈何,带着惆怅。

    “这种人很特殊,似乎和我们不在一个宇宙维度,他们在这里显形了?”王煊向方雨竹示意。

    方雨竹恬静中带着淡淡光晕,道:“嗯,他们不弱,当中有一人和郑元天的实力相仿。”

    王煊无言,郑绝世都成度量单位了?他提醒自己得努力了,什么时候能够站到这个高度?睥睨深空群雄。

    方雨竹补充道:“想得悉他们根脚太难了,他们守口如瓶。”

    王煊不解,道:“应该接近,甚至直接拿下他们啊。逝地,大幕,深空中的大势力,对这种人一定要追查,可能涉及到完全不同的宇宙,或许能为神话续命!”

    方雨竹摇头,道:“有人用强过,但是,换来的却是他们如同泡影般幻灭,直接消散。”

    就在这时,酒吧高台上有人喊话:“各位,又一场精彩的节目开始了,想要参与竞拍的,准备好了。”

    同时间,激昂的音乐响起,如痛上万柄飞剑铮铮而鸣,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朝台上望去。

    这个酒吧非常大,在母舰中,占地很广,有足够的空间供给这些强大的超凡者活动。

    有人搬来一个巨大的铁笼,放在高台上,当中关着一头猛兽,蛤蟆般的皮肤,疙疙瘩瘩,灰扑扑,长相狰狞,像是章鱼,但是每条触手的末端都是三角形的蛇头。

    它能有数十丈高,像一座肉山,很多蛇头同时扬起,阴冷地注视着所有人。

    “各位,这就是还真兽,在宇宙深空中发现的,实力堪比上古巨妖,在它身体中,蕴含着特殊的晶核,有浓郁的接近真实的物质!”

    这番话语一出,顿时引发议论,时空酒吧中一片嘈杂。

    “它很珍贵,那颗星球上,也只发现不足上两百头还真兽,有想竞拍的吗?饲养好了,说不定可以源源不断的出产那种接近真实的晶核。”

    顿时,这里许多人交头接耳,不宁静了。

    王煊动容,他原本以为这个酒吧是给人放松的地方,有仙女等进行各种才艺表演,原来展示的是这种东西。

    有人开口:“这种还真兽虽然珍贵,但是根本没法大范围饲养,都是巨妖,需要多少人看守?再说,这种生物在原星球上都不足两百头,估计很难扩大族群。”

    台上的男子点头,道:“嗯,我们如实说了情况,这位兄弟能一眼看出,也证明我们没有欺骗的意思。感兴趣的就竞拍吧,毕竟,它体内的晶核货真价实,在超凡枯竭的时代,对强者有不小的好处。”

    “比起竞拍还真兽,我更对那颗星球感兴趣,这种兽类为什么能在那种环境中凝结出接近真实的晶核?”一位身穿黄金战衣的男子开口,威严如天神,实力极强。

    台上主持拍卖的男子看起来是个青年,但是双目深邃,显然实际年龄不算小,开口道:“为了给超凡世界续命,我们的原则是,所有消息共享,不会隐瞒,那颗星球曾经有特殊的陨石残块落下,造就了还真兽。”

    许多人摇头,更有人叹息:“可惜了,超凡陨星划破宇宙星空,虽然各地都有见过碎屑,但找不到源头。”

    有人拍走了还真兽,要去仔细研究。

    “下一个节目,要联动起来了。嗯,上一个神话文明,一位至强者的残骸一具,虽然死的很彻底,但是研究他干枯的血肉,说不定受到启发,神话将亡,任何有益的可能,都弥足珍贵,不容错过。”

    这里真是什么都有,各路人带来的奇物可以彼此交换,也可以放到台上去拍卖。

    “下一个,这里有从宇宙深处月精灵王朝废墟中挖出来的一截根须,疑似月亮天药残根,你们要知道,有种传说,月精灵王朝当年培育的天药都接近真药了!”

    “我要了,愿意以某一消逝的神话文明留下的一篇至强经文交换。”

    “我以九凰飞仙炉交换!”

    “不值得,最多一年时间,超凡世界的余韵就全部崩溃了,即便是接近真药的残根又能怎样,没时间复活了。”

    ……

    王煊出神,这里好东西真多啊,他都想竞拍下来研究下,当想了想,还是算了,看着吧,这里大佬过多,他竞争不过。

    方雨竹道:“我身上没带什么奇物。”她暂时也没有下场的意思。

    “轰隆!”

    突然,巨大的轰鸣声传来,整座时空酒吧都在剧烈晃动,事实上,是整艘巨大的母舰在摇动。

    “来了,各位,它出现了,果然要路过这里,从此远去。就看各自的运气了,如果有所获,说不定可以让自身坚持的久一些,不至于在一年后慢慢归于平凡。”

    台上主持拍卖的“青年”激动地喊道,接着又道:“时空酒吧也有个彩头,一会儿谁收获大,就送他一壶天仙醉,比之天酒的价值只高不低,你们都明白它的功效与非凡之处,我就不多说了。”

    说完,他就跳了下来,和众人一起快速向外走去。

    王煊和方雨竹自然也在人群中,一块出去,想看一看是什么东西来了。

    母舰外,有很多生灵,不管什么种族,现在大多都化为人形,一起向着迷蒙的雾气深处走去。

    然后,他们竟直接来到了星空下,前方,繁星点点,是浩瀚的宇宙,最远处,幽暗而深邃。

    “轰隆隆!”

    巨大的波动,超凡物质浓郁到极致,甚至神话规则又都因此而出现了,不再残缺,不再只有余韵。

    只因为,远处那里有东西过来了!

    “超凡的根源啊,可惜,就要远去了,消失了,从此绝灭!”有人慨然长叹。

    甚至有人泪流满面,虽然推演出来了,它会路经这里,但人们却无力回天,阻止不了它的远行,消失,代表着神话腐朽到了末期!

    感谢:大明9524,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