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超凡的本质源头出现
    许多人怔怔出神,不止有女性,如银亮长发披肩的精灵族丽人在哭泣,还有硬汉,如坐在飞剑上的金刚白猿在低语,很多人都露出痛苦与遗憾之色。

    “可惜,时间不够,不然的话,我们可以解析,说不定能认为造就出无限的神话。”一个青年开口。

    他很理性,黑发黑眼,穿着白大褂,一看就像是科研工作者,其超凡实力也极强,大概率等于半个郑绝世。

    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两名活性金属机械人。

    “它出现了,来到了这里,能带我们回家吗?只是,长时间和它接触可能会迷失,会被同化到死啊。”

    连穿着宇航服的几个瘆灵,都在低语,怅然若失,盯着宇宙中那茫茫的光,既激动,又畏惧。

    那是生命之光,那是超凡的本质,那是神话的源头,它浩瀚无边,壮阔到惊心动魄,席卷苍茫天宇。

    所有人都失神,都在观望,所见是如此的恐怖,又是这样的震撼人心,那是神话末期的轨迹,是腐朽的余辉。

    连女方士的双目都一眨不眨,关注那片绚烂的光。。最强大的几个生灵,甚至都有战斗的欲望了,至强者气息流动,不再遮掩实力。

    王煊眯着双眼,没吭声,他心头很不宁静,这种相近的生命之光,他曾经看到过,不是第一次相遇。

    “它过来了,各位,过激的行动虽然是在冒险,但是却有可能捞到无尽的好处。”有人压抑着情绪说道,心神都在颤动。

    “轰隆!”

    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像是山崩的声音,又像是大河决堤,似冲溃了无边的高大山岭,淹没人间。

    所有人都心神颤栗,这可不是在一颗星球上发的大洪水,而是在无垠的宇宙中,席卷黑暗的虚空。

    可以看到,一块又一块翻腾着的陨石碎片,混合着浓郁到化成液体的超物质,奔腾着,呼啸着,从这里路过。

    “那就是划破宇宙星空、坠落在一些生命星球上、演绎出神话的陨石碎片吗?想不到在这枯竭时代,还能有部分大块的,较为稀有的,遗存在世间,太浪费了,就要消失了!”

    有人心情无比低沉地说道,看着大浪,看着光芒绚烂的那片江海,从星空中横过,茫茫无边。

    当然,不可能都是陨石碎片,大多都是神秘因子,混合着各种超物质,色彩斑斓,属于不同层面的超凡能量。

    除了这些超物质外,竟还有个别生灵显踪,不过早已死去了,其中一具冰冷如石头,僵硬着,生前应该很强,看样子接近是准绝世了,像是个妖圣。

    “各位小心啊,这片超凡光海,依旧在演绎神话,但是,却也在同化我等,尤其是对于掌握规则的生物来说,尤为危险。”

    那个驾驭剑光、坐在庞大赤色飞剑上白猿开口,越强的人进入光海中可能死的越快,容易失去自我。

    “就像是大道远去了,消逝了,我们忍不住亲近它,临近它,却被它同化,招走,跟着一起消亡。”那个身穿黄金战衣的男子开口,如同天神般,一头金色的发丝像是烈日般发光。

    穿着白大褂、如同科研工作人员的黑发青年摇头,道:“哪里有什么大道,陷入神话迷途的人,都是在自我催眠,一切都能以科学解析。”

    他补充道:“这片光海,就像是一块超凡磁铁,沿途吸引走了一切超物质等,嗯,你我这样的强者,如同铁屑,若是投身进去,自然难以挣脱,会被同化带走。”

    “路不同,何必否定其他人的体系?”那个留着一头银色短发、身穿休闲夹克的青年开口,曾搭讪过方雨竹。

    “有道理,能够自圆其说,有完整的理论自洽,也可以那样理解。”穿着白大褂的青年点头。

    他们看着年轻,但是这里真正年少的人不多,有妖圣级的强者,更有真正的绝世生灵,来头都不小。

    “海中有天药级的常青树,你们看到了没有?那疑似是上一个神话文明的残留物,居然也被冲刷出来了,被它带走!”

    有人吃惊,光海中好东西实在不少,许多人见到那半截大树,被挖空了部分,制成藏宝盒。

    但它依旧带着枝条和叶子,生机勃勃,并铭刻着神秘的纹络,它与消逝的超凡文明有关,正在随“海”远去。

    “将它捞上来!”有人忍不住了,觉得那种天药级的大树本身就价值连城,再加上它里面藏着东西,应该更为惊人,或许封着某个神话文明的精华遗产。

    终于,有人忍不住出手了,投掷出一杆超凡长矛,以精神为丝线,连着尾端,它在冰冷的宇宙空间中留下一抹流光。

    砰的一声,响声巨大,浪涛冲天激荡起来。毫无疑问,那个人很强,长矛投入海中,掀起巨浪,成功刺进天药级的树桩中。

    他快速向回牵引长矛,打算将树桩收回来,可惜,砰的一声,他和长矛间的联系突兀的断了,精神丝线崩开。

    而他自身则一声闷哼,倒退两步,道:“好强,居然要同化我,想反过来将我拉进超凡光海中。”

    在酒吧中主持拍卖的男子提醒:“各位,掌握超规则的就不要乱出手了,很容易将自身陷落进去,死的不值。”

    超凡光海在远去,会逐渐消逝,这不是它第一次被发现,三个月前,他们就合力推演出过,并找到相对应的地带。

    今天,这是第二次见到它了。

    “当时,有绝世高手被拉进去,以元神中的规则的瓦解和崩灭,付出生命代价,向我们阐释,我们才对它有所了解……”

    众人都在点头,没人愿意枉死,即便诱惑再大,也不能拿命去冒险。

    “相对来说,没有修出规则的人,倒是勉强可以进去打捞神物,但也有一定的危险,要掌握好度。”

    然而,凡人或者凡铁制成的机械人,也不能成功,毕竟,整片光海中都在激荡超凡力量,过于脆弱,又会被立刻撕裂。

    “各位,也不用心急,按照上次的经验,它从这处特殊的节点远去,需要数日的工夫,现在是湍急的前浪,不适合打捞,等光海稍微平缓一些更好。”

    王煊安静的听着,对这片漆黑宇宙中奔腾咆哮而过的浩瀚之海了解的更多了。

    他确信,自己看到过,当时在新星苏城外的寒雾山,他站在山顶曾看到一片模糊的海远去,那是残影,更像是在无尽虚空中投影下来的,而这里则更为真实,太清晰了!

    “这就是神话腐朽的最后的本质真相,如此生动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是超凡光海带走了一切,它在渐渐模糊,消散,直至彻底枯竭!”

    “生动什么,残酷才是真。理论上来说,它无声无息地从大幕、从各大生命星球带走超凡物质,让神话规则失效,是要讲平衡的,不能无故消失才对。在下游,或者在某个地方,它应该积淀下来,我们是否能够找到?”

    一头巨龙开口,属于神圣系的,真龙的躯体,但也生有十二对如同天使般的光翼,威势很盛。

    “找不到那个所谓的‘下游’,不存在所谓的目的地,我们只能有限的推演出几个节点,三个月后,六个月后,或许还能见到两次,它在凭空蒸发,有可能会化作其他平凡的能量,也有可能将不在这片宇宙中了。”

    “其实,给我时间,我应该可以解析它,但是光海显化出来的时间太短暂了,无法定位,不能模拟出它完整的运行轨迹。”身穿白大褂的青年最为遗憾,颇有科学狂人的架势,恨不得冲进光海中。

    各方开始做准备,来的人大多数都是元神状态,或者是分身,几乎没有本体降临的,怕被人干掉,或者意外殒落特殊时空中。

    因为,时空酒吧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再加上超凡光海,不时有绝世强者出没,就算是最顶尖的强者惨死,也不算什么意外。

    有人来带了弟子门徒,那些人并没有掌握规则之力,短时间内不怕那超凡光海同化。也有人自己分出一段元神之光,洗尽大道纹理,不留下一点规则符文,准备让“低阶的自己”去还中打捞。

    “尽量低调,不惹事,当然,也不用怕事。”方雨竹在和王煊说话,因为,王煊准备进光海打捞各种神物。

    方雨竹郑重无比,道:“现阶段,各方彼此间都很和谐,但是,一旦离开时空酒吧,就有可能伴着血雨腥风,至强者若是被人有针对性的狩猎,都可能会死,极其危险。这些先不管了,一会儿打捞时,也可能有各种状况,你要小心。”

    随着时间推移,大半日后,超凡光海渐渐平和了,不再那么激烈的涌动,这个时候,有各种光蒸腾。

    甚至,王煊看到了熟悉的、接近真实的物质,比如一团红霞,一片银光,这让他非常心惊。

    “不愧是超凡世界最后的余韵,连这些东西都可以看到。”他心中自语,不久后,他甚至看到了各色的造化晶石!

    这就颇为惊人了,他必须得入海,去打捞,他有可能藉此让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突破,再次在去飘渺之地闯关时,应该会容易很多。

    “真期待啊,我要是在这里找到各种接近真实的物质,突破到逍遥游领域,以后不见得怕郑元天了,再敢分出化身来惦记我的肉身,指不定谁是猎手呢!”他心头有些激动了。

    他如果在这个时代成功踏足逍遥游大境界,那么在现实世界中,或许渐渐可以与方雨竹等人并肩而立了!

    “能否成为王无敌,这片超凡光海对我来说,至关重要!”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人过来联络,都相当的温和,即便是看起来长相很凶的生物,如绿皮神魈族的准绝世,这个老者呲着獠牙,尽量露出和蔼的笑容,看着却相当的狰狞,在那里套近乎,道:“一会儿进了超凡光海,彼此照应。”

    接着,那个精灵族的头领也来了,银亮的长发披散,尖尖的耳朵,这个种族天生很美,有空灵气韵,她的眼神非常纯净,自称是月精灵族后裔,和方雨竹打招呼,相谈甚欢。

    王煊对她较为留意,早先,那个接近真药的根茎,就是她们在出售,在酒吧中拍卖。

    一批又一批人走来,都很客气,事实上,方雨竹也在主动和人接近,大方得体,笑语嫣然,和各方频频联系。

    “仙子。”那个留着一头银色短发的青年又来了,英俊面容上挂着笑,表示可以结盟合作,一起打捞神物。

    “阿大,阿二,和你们这个小兄弟到那边去聊一聊,一会儿彼此多照料,我和仙子有要事相谈。”银色短发的青年示意身边的两人,带王煊到另一边去谈下海后的合作,他要亲自和方雨竹谈。

    不留意细节的话,或许没什么,还会认为他满脸微笑,很是平和,但是,王煊却感觉,这个强者真欠拾掇。

    他看出,这所谓的阿大和阿二绝不是银发青年的兄弟,大概率是其手下或者仆从,处在下位者位置上。

    结果现在,在银发青年的口中,很自然的将他归类为阿大和阿二的小兄弟,还要带他到一边去谈,这是在温文尔雅的俯视,在礼貌性微笑中蕴含着轻慢,没将他当一回事儿。

    最可恨的是,这个银色短发的大灯泡,反过来觉得他碍眼了,将他当成灯泡,要带方仙子到另一边去喝饮品,拉近距离。

    方雨竹面色平淡地告诉他,王煊是她的好友,要合作的话,身为同伴和好友,王煊自然也要在这里了解清楚。

    “兄弟,你想怎么合作?聊聊吧。”王煊呲牙,脸上的笑容都在发光,同时很大方的走过去,要拍他的肩头。

    在距离还有一寸远时,他又停下了手,只是在其肩头上虚拍了两下,因为对方是元神状态,都是大男人,不想和此人真个接触。

    另外,这个人真的很强,疑似郑绝世这个级数的猛人!

    短发青年笑了笑,露出诧异之色,这个境界层次不高的年轻人就这样和他称兄道弟了?这是反击吗,自己升格上来了。

    他还真不好再让阿大和阿二去同这个年轻人称兄论弟了,不然也让他自己降格。

    他聊了一会儿,就带两人离开了。

    “这个人有可能来自最顶级的逝地。”方雨竹盯着他的背影说道。

    “他的穿着很现代,竟源自古逝地之一?”王煊吃了一惊,按照徐福所说,逝地不少,但以八大逝地最负盛名。

    “谁和你说的,逝地内居住的一定是神话领域的复古生物?”方雨竹白了他一眼,这种姿态不多见,一刹那的风情,竟是如此的绚烂和美丽,吸引人的眼球。

    “对,我对于古代修士的定义过于偏面了。比如老张,穿的比谁都潮。比如方姐,青春美貌又靓丽,看起来比我还小。”

    听他叫方姐,方雨竹瞥了他一眼,倒也没给他纠正,道:“他很危险,若是有变,我和你一块进入超凡光海。”

    “不用,在这海底,谁如果真敢下阴手的话,我觉得,我能对付。”王煊摇头,不想让她去冒险。

    远处,那位科研人员正在看方雨竹他们这边,露出疑色,道:“这么特殊的元神,适合留下血脉啊,或许可以再续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