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人生有悔
        这种新奇的体验,让王煊错以为,自己从一个稚童长大,成为一个精力强劲的翩翩少年,如同新生!

    他全身上下,有极强的光束,那是最为旺盛的生机,元神沐浴在当中,真实体会到变强的充实感。

    对面,那头龙一只眼睛血淋淋,被刺瞎了,充满了屈辱感,被它漠视并抢走真晶的人,竟伤到了它,其敌意浓烈的像是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冰寒刺骨。

    王煊和巨龙现在的感受,简直是冰火两重天,一个神采飞扬,战意高昂,一个眼睛淌血,心中堵得难受。

    “这是一次质变啊!”王煊笑容灿烂,杀气剧烈地向外扩张,像是潮水般冲击四方的对手。

    他估量,自己元神升华了,超凡力量的堆积,引发了质的改变!

    精神之光在体外跳动,他自己都觉得有着用不完的力量,比以前强了一大截!

    其他人自然能够感受到这种变化,都蹙眉,这种毛头小子居然在超凡光海中破关,实力激增。

    “独眼龙,是真男人就和我战一场,害怕的话,就和那些女人一起上,来围攻我!”王煊叫阵。

    神圣巨龙剩下的独眼,目光更加冰冷了,敢叫它独眼龙?实在是作死!

    许多人都神色不善,此地男性居多,竟都被他划分为女人阵营了,这是在挑衅,进行群嘲。

    王煊被他们一起追杀,自然没有什么好言语,现在他有底气,可以在海底和这里的强者激战。

    “独眼龙,别哭了,来吧!”王煊持着滴血的铁钎子,在那里招手。

    神圣巨龙心头杀意浓烈之极,被刺瞎的眼睛在淌血,居然还被奚落为流泪,历史上敢这么作践它的人都死了。。

    一声龙吟,清亮,有穿透力,像是重金属在碰撞,而后震碎玻璃,掀起海中巨波,扭曲超凡时空。

    这头龙杀来了,没什么好回应的,它只想一爪子捏死这个人类,它才能出一口恶气,敢寒碜它,纯粹找死!

    它是谁?本体为一头血统最高贵的神圣巨龙,是真龙与至强巨龙的混血,位阶在绝世层次。

    海底沸腾,到处都是龙影,水中尽是寒光闪耀的鳞片,锋利的龙爪,还有那张口吞天般的巨口,十分可怕,更有刺目的术法在绽放。

    神圣巨龙火力全开,其攻击力惊人无比,让各个阵营的人都倒退了,怕被波及与连累。

    “你还怒了?偷袭打伤了我,抢走我的造化真晶,将我逼进深海危险区域,险些死掉,你还觉得恶气难消?龙孙,我要剥了你的皮!王煊发飙。

    这头龙洗劫并重创了他,现在反倒发狂,一副怒气值爆满,誓要杀他的样子,真是岂有此理。

    王煊身前,以超凡之力凝聚出数万支神剑,随着他一声轻叱,剑光密密麻麻,像是一片璀璨的“剑墙”,向前碾压了过去,破对方炫目的术法。

    “每年为我上贡的超凡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诸神的后花园,我都随意光顾。这片光海,凡我目光所及,便是我的领地,你捡到的都是属于我的真晶,我自然要收回。对至高神不敬,你必将要承受无尽烈焰焚烧,洗尽罪孽,方能死去。”

    这头龙一开口,就是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似乎全世界只有它独尊,所有人都要低头,而且,它自喻为至高神?

    “你这样的龙,真是强盗逻辑,流氓龙啊,王教祖非抽你的筋不可!”王煊还是头一次遇上这种生物。

    现在没啥好说的,数万支超凡神剑轰鸣,剑墙碾压,和对方的各种龙族术法轰撞,激烈交锋。

    锵锵锵!

    海底,像是无数的铁板在摩擦,超凡之光四溅,神圣巨龙身上的鳞片翕张,而后发光,每片龙鳞都有特殊的符号,和无数的神剑对撞。

    这头龙确实极强,不动用规则,依旧有着俯视同层次生灵的实力,它就这样震动龙鳞,绞断大量的超凡神剑,近乎“肉搏”,而后更是直接杀了过来。

    王煊警惕,但他没有发怵,拎着铁钎子就迎了上去,想近身搏杀吗?谁又怕谁。

    许多人动容,也有人露出异色,龙族那是出了名的肉身强横,反映到元神状态也一样,适合近战,这个年轻人真是够野的,敢这么直杀过去和龙血拼。

    轰!

    第一时间,王煊就发动了羽化拳,这种记载于至高竹简中的拳经,能够打杀元神,威力极强。

    同时,他另一只手也没客气,如同天外飞仙,一铁钎子就刺了过去,噗的一声,相当好用,给龙躯来了个血窟窿。

    两者间,刺目的元神之光迸发,巨大的龙爪,还有恐怖的龙角,以及那森然的巨口,都在一齐发难,向前猛攻。

    这个地方咚咚作响,王煊一点也不含糊,跟它死磕,硬碰硬,激烈的碰撞,导致他的血和龙血都在溅起。

    众人吃惊,这个年轻人竟强大的这么离谱吗?和一头神圣巨龙“肉搏”,都能这样分庭抗礼。

    神圣巨龙变小了,从庞大如山,变到三米多长,更适合与不足两米高的人类搏杀,不然的话像是大炮打蚊子。

    龙这种生物,不得不说先天强大,全身上下都是武器,一个绞缠,堪比异宝神链,直接就要给王煊来个绞杀,想截断其躯。

    它浑身冒光,缩小到三米的龙躯铿锵作响,看的人心惊,即便是一座山被它缠住都要断裂吧。

    同时,它的鳞片堪比最锋锐的利刃,翕张时,不断震颤,可以肆意的割裂对手。至于龙角和龙爪就更不用说了,无坚不摧。

    在这种境地下,王煊依旧和它打的有来有往,现是神圣如老佛,动用释迦真经中的至高法体,在对方变小时,他则极速变大,要撑爆缠身的龙躯,接着狂踩海中的“泥鳅”。

    随后,他又缩小,运转石板经文中的第二真形,自身至强至坚,和龙爪碰撞,火星四溅,元神有不朽之势。

    接着,他化为光轮,身影数十上百道,以金色竹简中的秘法,和这头龙血战。

    直到最后,轰的一声,一人一龙分开,王煊元神之血流淌,脸上有伤,有清晰的龙爪印,手指也破烂,脖子更是出现一个吓人的伤口,再深一些就断掉了。

    对面,那头龙一根犄角断了,龙皮被撕裂下去一大片,头部上更是被铁钎子戳出几个窟窿,元神血流下。

    虽然负伤了,但是,王煊却在笑,他的体外元神之光旋绕,自身的力量还在提升中,他始终在变强。

    这次的突破十分特别,这是逍遥游大境界吗?他不确定,总觉得有些异样。

    最为关键的是,冲破境界大关卡后,他的力量还在增长,并没有一步到位地停下来。

    “这就有些邪性了,他能和神圣巨龙罗安杀到这种程度?”一群人都动容。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来头都很惊人,眼光自然超绝,这个年轻人已经不能用天赋了得、战斗天赋惊人来形容了。

    罗安自称至高巨龙,不是没有道理,极其强横,所过之处,诸神避退。

    在同层次中,这个年轻人能和它野蛮厮杀,不落下风,就显得分外离谱了!

    借着这次分开,王煊在体会,自身究竟处在什么状态中,默默而又细致的感应,这种提升很古怪。

    这次,他并不是在虚无之地晋升,和养生炉失去联系,所以现在没有什么异常,并未出现震的其他超凡者掉境界的事件。

    “逍遥游大境界,可以做到的是,精神远去,几乎可以脱离肉身而活,从此神游太虚,没有血肉的束缚。”

    但他默默体会后,总觉得,离开肉身过久,他的灵魂深处,还是有些许疲累感,想要回归。

    “这不是逍遥游大境界应该有的感觉,那我的突破算怎么回事?”

    他分明觉得,击碎了天花板,强势闯关成功,现在道行还在精进中呢。

    “真正的逍遥游,元神可以扎根虚空,太虚即是自身存身之所,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尝试下,元神与外在大宇宙共鸣,共振,从而和外天地合一?以我的部分元神印记寄托于虚空中,从而踏足真正的逍遥游大境界?”

    王煊琢磨,而后他就开始尝试,同时也在警惕,戒备四方的敌人。

    天地轻鸣,超凡之海起伏,以他为中心发出特殊的光,其元神印记像是有无形的根须要蔓延出来,要植入太虚!

    此时,王煊发出了特殊的光芒,比所谓的烈阳更为绚烂,最为关键的是,有种莫名的神圣气息,普照十方!

    这种神圣,让列仙都觉得,自己仿佛是红尘中人,而那个发光的年轻人才是超脱的,绚烂的,绝俗的。

    王煊心神都在悸动,他收住了脚,没有迈出那一步,并未按照前贤手札所记,将元神的部分印记寄托外天地虚空中。

    因为,他强烈不安,生命层次最本能的直觉在颤栗,似乎走出那一步的话,他会后悔终生。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王煊第一次在修行上有怕了的感觉,若是突破,踏足逍遥游大境界,反倒会人生有悔?

    他果断收回元神印记,没有走那一步,一瞬间,他的元神再次无比旺盛,他有种精神上的满足感。

    他遵从本心,依照本能,觉得内外通透,霞光万缕,道行再次在这个特殊的领域中开始增长。

    王煊看向四周,他居然在那些老家伙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些许异样,他们刚才居然在期待,希望他突破?

    他心头一震,他们在坐等他踏出那一步?这就不一般了,似乎有严重问题!

    在此过程中,神圣巨龙、留着一头银色短发的青年、绿皮神魈族的老者等人,都管住了手脚,没有进攻。

    “这群老王八羔子!”王煊彻底警醒,有种后怕的感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刚才短暂的抉择似关乎着他的一生。

    还好,他驻足了,临时有悔!

    海底的强者都是大有来头的人,大多都为某一个强大阵营的高手,见识很广,他们在期待的事,他绝对不会去做!

    “给你时间,彻底晋升到逍遥游后,我与你公平一战!”那个青年冷淡地开口,一副不屑的样子,似乎看不上现在的他。

    王煊心头大怒,这狗曰的白毛青年,还在诓骗与误导他呢。他有精神天眼,又不是没有捕捉到他们眼中刚才的火热期待,现在这么不要脸的说辞,是想让他走出那一步,其心可诛!

    “太弱了,我还没有动用龙族最神圣的力量,你就要不行了?作为前辈至高巨龙,我给你时间,滚一边去突破,免得别人说我欺辱弱小。”神圣巨龙罗安开口。

    周围,许多人都暗自腹诽,你是至高巨龙不假,但谁不知道你,霸道,欺辱弱小,不讲规矩,那才是常态。

    但没人开口,都在静待。

    王煊心中冷笑,连这个拥有强盗逻辑的巨龙都来误导他,不惜停战,这说明自己身突破进来的领域很特殊,让他们都很在意,想让他自己主动破防,害他!

    他不动声色,走到一边,一副要去尝试突破的样子,实则在稳住他们,静待自己道行增进到最强状态,彻底大圆满。

    王煊假意沉着脸,走到一边拖延时间。这群老阴贼居然没有一个人阻止,都表现的很大度,一副不难为后人的样子。

    这王煊这叫一个腻歪,早先干什么去了,一起围攻他?现在装高人,给他突破的时间,实在是太无耻了。

    一群人合着演戏,这是想戏弄与愚弄他,到时候让他后悔终生。

    他装模作样,捡起一块金色的造化真晶,贴在元神之躯上,躲在一边修行,悟道。

    然而,时间持续不是很长,他就被识破了。这里是什么人?有不少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怪物,很快就觉察到了不对。

    毕竟,早先王煊都几乎踏出了那一步,现在居然还在磨叽?

    “嗡”的一声,留着一头银色短发的青年第一个发难,刹那间就俯冲了过来,身上的休闲夹克碎裂。他结出法印,接连对王煊轰出,这里银光沸腾,他实力恐怖,竟比那头巨龙还强上一些!

    “白毛,你怎么不让我突破了?出尔反尔,等于在自抽嘴巴?”王煊全身爆发剑光,同时给了他一铁钎子,轰隆一声,海底大爆炸。

    然后,王煊接近海面,第一时间向方雨竹传音,说出自己的状况,问她怎么回事。

    “你做的好,依照本心,坚信自己感觉就对了!”方雨竹第一时间回应,告知不要踏出那一步,他的本能直觉很对。

    “那是一种十分特殊的状态,属于神话理论中最前沿的领域,不要盲从前人的手札与经验。总有一小撮人,少数那么几个,是特别的,是与众不同的。”方雨竹快速传音,讲了一些秘闻。

    同时,她有些自责,觉得疏忽了,忘了王煊是散修的事。

    甚至可以说,他是野修,根本没有人告知他这些师徒口口相传、没有记载于经文中的绝密东西。

    尤其是这种掌握在绝世强者手中的前沿理论中的核心秘密,许多强大的道统都不知道,普通超凡者更是想都不要去想。

    “别人点破,远不及自己本能觉醒,感悟到那种特殊的状态。”方雨竹说道,她内心在期许。

    这时,岸上其他高手的主身都得到了分身的传音,知道了王煊的状况,顿时有刺目的光束爆发。

    有绝世人物直接在岸上出手了。

    比如,岸上那头神圣巨龙,第一时间发出龙吟,滚滚符文音波,撼动星空,冲击超凡光海。

    还有那个银发青年,一掌拍落,铺天盖地的大手覆盖在近海上空,遮住了一切,要杀王煊。

    他们冒着一定的风险,有可能会被同化,但是,依旧选择出手,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你们哪个敢乱来!”岸上,方雨竹银色长裙飞舞,她手中出现一杆斩神旗,旗子迅速放大,横扫天地间。

    噗的一声,血光四溅,一条龙尾被斩断,她也在冒着被同化的危险出击,毕竟离超凡之海太近了。

    最近这种类似的长章,不分开发,算是在默补以前欠的章节。第二章写出一些了,一小时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