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旗面展动,光芒滔天,方雨竹挥旗向着银发青年劈去。同时,其他人也出手,围攻方雨竹,大战爆发。

    海中,王煊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海底,好在光海特殊,同化超凡规则,绝世级的攻击被净化了,纵有光束落下,也难以将他毁灭。

    不过,两大绝世强者的攻击,还是让他负伤了,元神之血四溢。

    不远处,绝世强者的分身,独眼龙和银发青年等,第一时间付诸行动,再次围猎而来。

    “你们不想让我保住这种特殊的状态?那我一定要在这个领域中走到完满!在这里杀了你们全部!”

    王煊快速横过海底,现在一边反击,一边静待自身的升华结束,将会给予对方最为激烈的反猎杀。

    “我会一直追杀你,让你难以立足在那种特殊的领域中,我最喜欢聆听弱小者失去机缘后的痛苦哀嚎了。”独眼龙说道,在后大追杀。

    王煊掉头杀了个回马枪,反手就给它一巴掌,掌印如虹,拍在它那张硕大的龙脸上,让巨龙的元神面皮破烂,塌陷下去。

    并且,他拼着挨了一记龙爪子,又用铁钎子在龙首上捅了一个血窟窿,在它暴怒的反击中,再次人剑合一,化成一道光突围。。

    王煊迅速一个变向,暂时摆脱拥有极速的巨龙,和绿皮神魈族的老者对轰了一拳,两者之间腾起刺目的神霞。

    其他人围堵,一起围剿他。

    毫无疑问,王煊的这种特殊状态,让这些人都“上心”了,这种理论研究中的领域,没几个人真正踏足过。

    海底,战斗十分激烈,王煊一路反击,一路体悟自身的变化,他虽然不时洒血,受伤,但是现在却带着笑,无比期待质变的结束。

    方雨竹告诉他,这是十段。

    他原本该晋升到逍遥游,元神印记与大天地相合,从此海阔凭鱼跃,精神可游于太虚中,能渐渐摆脱肉身的桎梏,但十段的出现,有些颠覆性,他没必要将自身的部分印记寄托于虚空中了。

    方雨竹叮嘱,十段一定要保住,精神回归后,去与肉身共振,可以更进一步,弥补修行过往中的一切缺憾。

    “十段怎么够,新神话路,自然要有新的高度!”王煊激动后,又快速冷静下来。

    他想到了围棋领域,也分九段,最高为九,但是旧土古代的棋圣——黄龙士,对他评价,有种说法,其中盘拼杀能力达到十三段。

    “以棋道来对比,神话领域未必不能如此,真要是将‘人世间’这个大境界走到十三段,然后再进逍遥游大境界,恐怕纵然神话彻底腐朽,超凡世界全面崩塌干净,我也不见得会退步!”

    以十三段的惊人蜕变打下的根基,很难想象究竟有多强,王煊心潮澎湃,他心中有了一个近景目标。

    他要在修行领域中,达到黄龙士在棋道领域中的高度。

    同时,他也在琢磨,自己不见得全部照走传统意义上的逍遥游路线。

    哧!

    一道剑光入海,被化去规则,更被削去绝世力量,但依旧将王煊斩飞了出去,震的他手中的铁钎子颤动,他双手都破烂了,元神血四溅。

    “好强,被消融了绝世之力,都这么强大?!”王煊心头震动,岸上的主身果然不好惹。

    同时,他眼中寒光闪烁,对方越是阻他道途,越说明了他现在立足的领域异常特殊,必须要给他们“惊喜”!

    噗!

    接连数道巨大的掌印落下,那是超凡之光的凝聚,是那个银发青年的主身,正在岸边轰杀他。

    海底,王煊大口咳出元神之血,然后抱住一块金色的造化真晶,不断炼化,补充所需,再次远遁。

    “等着看,我不仅要杀光你们的化身,一旦超凡光海彻底消失,你们被现世天花板压制,我连你们也或许能猎杀!”王煊发狠,杀机毕露。

    岸上,大战相当的恐怖,方雨竹只身独对多位绝世强者,她在被人围攻,但是,她已经劈死了一人!

    那人的元神炸开了,如血如霞,染红了超凡光海上的天空!

    “元神,经过至高蜕变,你是……方雨竹,超绝世?!”

    毫无疑问,这里不止张启帆眼光独到,还有其他逝地的人,其研究成果处在神话领域的最前沿地带,也知道元神的至高涅槃与新生!

    斩神旗很恐怖,在这里全面复苏,但是真正强大的还是人,到了绝世层次,每个人都有独到之处。

    尤其是,他们背景恐怖,来历惊人,各自也都有绝世异宝。天空中,仙剑铮铮而鸣,异宝神链如星云横空,七层宝塔轰鸣,带着混沌气,镇压而下。这里杀到白热化,绝世大战异常的激烈与可怕。

    轰!

    不过,当超凡光海惊涛拍岸后,所有人又都立刻寂静,收起所有的规则与绝世力量。

    他们厮杀片刻后,便会立刻住手,不敢持续性血战。

    “哧哧哧!”

    海中沸腾,除却那些化身,岸上也有人向海中打出术法,要杀王煊,这确实让他多次陷入险境中。

    他身后的那些人,原本就没有弱者,都是顶级人物的化身,让他疲于应付,现在无疑雪上加霜。

    方雨竹挥动战神旗,她自身亦银裙猎猎,术法成片的绽放,将一位绝世强者斜肩斩断,元神血液四溅,岸上大战再次爆发。

    “欺人太甚,都是老古董了,还一而再地针对我!”王煊大怒,主要也是担心方雨竹会出事儿,她在为他护法,正在被人围攻。

    终于,王煊发现他的道行快提升到尽头了,当最后的光芒如烈阳爆炸时,他全身上下都刺目之极,光束万道,从他的元神冲出。

    然后,那些光疯狂接引附近的各种接近真实的物质,直接导致一些造化真晶粉碎,化成流动的霞雾,被迅速而猛烈地牵引过来,直接没入他的元神中。

    最后一声剧震,海底暗流暴涌,海面上大浪翻腾,王煊被璀璨霞光包裹,不断震动,轰鸣。

    十段彻底稳固了,尤其是最后一跃,他的道行又提升一截,这不是初入十段,而是后期,圆满领域。

    王煊没有任何迟疑,调头就杀回去了,海底一声炸雷声响,他与神圣巨龙硬撼,打的老龙罗安的龙鳞都脱落大片,龙吟阵阵。

    两者纠缠在一起,王煊全身发光,施展斩道剑禁忌篇经文,整个人都在喷发剑光,将巨龙的一条爪子削断了。

    接着,王煊将它近乎开膛破肚,重创其元神之躯。

    砰!

    最后,他更是立足在龙首上,抓住它还剩下的一只犄角稳住身形,一顿猛捶,并快速将铁钎子刺进它的头颅中,痛的它嘶吼,剧烈挣动。

    “老龙,看一看你的化身,不过是头猪龙而已,被我杀的腿脚发软,来啊,真身下来,我打爆你!”

    王煊叫板岸上的罗安主身,一切都是为了方雨竹分担压力,想吸引走那头神圣巨龙。

    噗!

    他在海底,为巨龙的化身剥皮,直接扯下大一块,对方是元神体状态,自然是痛彻灵魂的伤。

    “我宰了你!”岸边,神圣巨龙被激怒,诸神的后院它都敢光顾,经常强闯,现在它的化身被人骑在头上打,它认为是奇耻大辱。

    “做梦吗?想宰你大爷,滚过来啊!”王煊按着巨龙的头,向死里捶,喀嚓一声,打断龙角,击裂其头颅。

    “我的造化真晶,都给我拿来吧!”他洗劫巨龙,又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目光所及,都是我的领地,不想死,就给我去捡晶石,上贡!”

    巨龙怒吼,剧烈挣扎。

    “还有你们!”王煊点指其他人。

    他骑着巨龙,铁钎子贯穿它元神印记,让它发狂,在海底乱冲,他也因此顺势格杀了沿途的部分敌人。

    所有人都吃惊,岸上,方雨竹大战绝世高手,海中,王煊追杀他们的分身,这种景象实在罕见,让不少人心神不宁。

    “阿大,阿二?都给我去死!”王煊一冲而过,将银发青年的两个手下格杀,又喊道:“银发阿三,你在哪里,看到你了,滚过来吧!”

    他盯上了留着一头银色短发的青年,这个人数次针对与袭杀他,让他不止一次受创,自然要灭掉。

    王煊站在龙头上,一脚猛力跺下,踏碎了龙首,让这头巨龙的分身惨叫,化成元神光雨,被踩爆了。

    他俯冲了出去,大战银发青年,激烈交锋间,他轰碎银发青年的肩头,而后更是用力一撕,将他整条臂膀拽了下来,元神血飞溅。

    海底,许多人都起了鸡皮疙瘩,这是杀疯了,这个年轻人眼睛都杀红了。他们虽然为分身,但是实力依旧极强,而且经验摆在这里,可依旧被这个王十段横杀。

    “白毛,你给我站住,不是最喜欢对我出手吗,还多次偷袭,哪里走!”王煊追杀,轰出去一拳,将银发青年的后心打穿,让他半边身子爆碎。

    途中,绿皮神魈族的老者避开了他,但是,王煊早就盯上了他,以铁钎子钉住银发青年后,开始追杀老者。

    在刺目的光芒中,在多次的碰撞间,王煊以羽化拳将他的元神之躯生生打爆,绿皮神魈族的老者惨死。

    岸上,那些顶级强者的主身都面色冷冽,无法接受,岸上有人和他们大战,海中还有人在反杀他们的化身。

    方雨竹也就罢了,那个年轻的后来者,竟能做到这一步,让他们感觉很难堪。

    “白毛,你不是惦记我吗,来啊,到海底来一战。你看,你的分身,弱不禁风啊!”王煊在海中挑衅岸上的人。

    他以斩仙剑——铁钎子,挑着历经一场激烈大战后被他擒下的银发青年,另一只手攥成拳头,猛力抡动了出去,噗的一声,将银发青年男子的元神砸没了,其元神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