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九十章 意兴阑珊
    王煊提着铁钎子,身畔流光散开,银发青年就这样被他以蛮力捶没了,又一位强者的分身被击杀。

    这可不是简单的小事件,在场的都是很有来头的人物,在同层次中,一向都是他们碾压别人。

    “神圣巨龙罗安的分身被他杀了,现在连奎元也被他用拳头轰碎了!”有人叹道,神色复杂。

    在时空酒吧,虽说彼此不问根脚,但有些人是常客,彼此早已知根知底。

    他说的两人,都来头甚大,一个是走高举神国路线的神圣巨龙罗安,在某些星球的神话传说中,被尊为至高神,俯视诸神。

    奎元,是那个留着一头银色短发的青年,从一片科技废墟中走出,却踏足神话领域,比罗安还强一些。

    “那头……金刚白猿也被杀了。”海底又出现新局面,那是飞剑的对抗,结果巨猿满身是血,其剑折断,被万剑穿身而过,元神之血如瀑布,它被绝杀。

    岸边,不是所有人都去围攻女方士,有相当一部分神秘人中立,静观岸上与海底的激烈厮杀。

    “那是超神禁咒!”张启帆倒退,很是心惊。。

    岸边,有一个全身都被黑袍笼罩的女子,施展的术法超绝无匹。

    那是火焰,又像是神光,也似雷电,化成一片刺目的汪洋,自虚空中降落,影响了时空的稳定,将方雨竹那里覆盖。

    “她大概是巫神王!”有人猜测其根脚,只有她才能施展出这样的巫术。

    那片璀璨的术法,简直要与超凡光海媲美,壮阔无边,将时光凝固了,想禁锢敌人,并撕扯着空间,要绞碎对手。

    可惜,时光刹那的停顿,虚空刚形成一副禁咒画卷,就被方雨竹突围了出来,让时空画卷破烂。

    方雨竹的眉心,出现一个殷红的纹络印记,令长裙飘舞的她多了种难言的风韵,一抹超越时空的流光,自其眉心飞出。

    噗!

    对面,巫神王的一条手臂被斩落,身体倒飞出去,血雨纷纷扬扬。

    “静静地欣赏吧,有可能是绝唱了,超凡光海消失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展现绝世天威了。”有人沉重地开口。

    几乎是同时,海底,王煊像是一阵狂风,搅的超凡海水剧烈起伏,他同巫神王的分身遇上后,先是以无尽剑光破禁咒,接着又以法体追杀。

    他的身体暴涨,满身都是金霞,在海中踏向那个黑袍女子。

    对方被逼,身体同样变大,巫术密密麻麻,各种都有,虚弱的,石化的,禁锢虚空,源自精神层面侵蚀……将王煊淹没。

    王十段,元神之光普照十方,他极尽升华后,对于至高经文的理解与释放,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在他的体外,有一层接近真实的光,像是甲胄,又像是一篇又一篇至高经文贴在身上,生生消融与焚掉了所有的巫术。

    噗!

    元神之血四溅,无尽光雨炸开,巫神王被王十段击毙,他一冲而过,以法体打破对方的分身。

    岸上,绝世争锋,停停战战,但海底却一直在持续,王煊杀红了眼睛,彻底豁出去了,有些疯狂。

    他自然也受伤了,因为,岸上不时有强者真身出手,各种攻击不时出现,经过光海净化,虽削去了绝世之力,但也让他不好受。

    何以解怒?唯有杀这些人的分身,所以王煊杀疯了,在海底也不知道格杀了多少位高手的分身。

    “年轻的后生,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追杀我?”一个中年男子一边在海底抵抗,一边逃,累到舌头都要吐出来了。

    他的主身是岸边吃瓜群众中的一员,感觉分身遭受了无妄之灾,被莫名捶了一顿,要解体了。

    “是吗,认错人了,不过,打也打了,你也忌恨我了,要不就接着捶爆吧!”王煊杀气腾腾地说道。

    主要是,他也都不知道究竟都有什么人围剿过他,反正现在看到人杀过去就是了,心虚转头跑的肯定有问题。

    “我……和你真没仇!”这个中年男子浑身飙血,真要被打烂了,又急又气地说道。

    “十段小哥,住手,那人是我朋友,早先没有攻击过你!”岸边的张启帆开口。

    王煊倒也没有一条道走到黑,转身去捶下一个目标,最主要也是为了报复性的洗劫,抢夺那些目标身上的造化真晶,以及各种奇物。

    现阶段,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收获了,最差的都有四块以上真晶,带到外界去,这些都是天价奇珍。

    超凡光海消失后,这种东西,再也不可能出现了,用一块少一块,尤其是神话彻底崩坏后,这些都是不可再生资源中的绝品。

    到时候,什么财富,经文,兵器,都换不来这种东西,当所有修行者都沦为平凡时,只有这种真晶,或许还能有部分超凡属性。

    “小哥,你打错人了,我和你无仇,压根就掺合过你们间的恩怨。”又有人摆手与解释。

    现阶段,王煊在海底杀成疯魔状态了,不要命的和人死磕。

    “是吗?”王煊稍微停顿,然后,直接施展斩道剑,万剑齐发,璀璨的神剑,密密麻麻,瑞光蒸腾,如同一堵不朽的墙壁压迫了过去,将那位准绝世的分身碾爆。

    “我又不是没看到你追杀我,还敢觍着脸以谎言欺我。”王煊收起他落下的晶石,又去找下一个目标。

    岸边,很多人看的出神,有人惊叹,有人摇头,也有人沉默。

    “阴影之王……也被他斩爆了。”

    “死的不体面啊,偷袭不成,反倒被他以铁钎子‘灌顶’而亡。”

    人们不得不动容,王十段满身都是伤口,元神之血流淌,但他还是如一头疯虎般,逮住住人捶。

    那些分身都来头极大,没有一个普通的超凡者!

    不少人在少年时崭露头角,成年后即万众瞩目,一生都笼罩在绚烂光环中,都是各自所在地的头面人物。

    时至今日,有些人早已被神化,在一些地方,甚至成为普通超凡者心中的信仰,一生追寻的最高目标。

    可是,在这里他们正在被击杀,而且是死在同一个年轻人手中。

    “算了,各位,超凡都要断绝了,彼此间这样生死相向有什么意义呢?不就是几块晶石吗?平和地去寻找,不要浪费时间去争斗,或许能得到更多。”

    岸边,有人当和事佬,劝各方收手,没有必要再争斗了。

    “这种接近真实的晶体,大概率能让我们保住几许超凡之力,但是,在大宇宙纠错面前,远没有想象的那么有效。说不定一年后,你我都会无奈的发现,最强大的超凡本领可能就是催眠,什么摘星拿月,元神出窍,想都不要想了,大家没必要因为一点外物打生打死。”

    “是啊,说不定,你我在一年后的枯竭时代,会无奈地走出大幕,走出逝地,坐在一起,只剩下感慨,能做的就是嗑瓜子,吃火锅,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哪还有什么超凡,别打了!”

    “罢了,现在这种绚烂,就要到尽头了。站在超凡光海岸边,才能撼动星辰的力量,日后只能成为回忆,不要自相残杀了。”

    大战时,各方都杀出了火气,但最后这些人的言语,却又让如同冷水泼头,瞬间浇灭了很多人的心头的万丈豪情。

    虽然都是头面人物,是来自逝地、大幕中的顶尖强者,在古代气吞万里,但现在都有种无力感。

    就像是在人生绚烂时刻,被人叫醒,告知他们过往都不过是大梦一场,该回归现实了。

    “散了,没意思!”部分人意兴阑珊,感觉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捞几块晶石回家,都不要出手了,任何人都不要彼此攻击了。”

    岸上的大战结束,方雨竹单手持斩神旗,虽然平日总是带着笑,但今天她气质很冷,她轻轻一震,旗面上的血洒落,她长裙银白,依旧带着淡淡的杀气。

    海中,王煊也停止厮杀,总体来说,他杀的酣畅淋漓,很舒服。什么巨龙、白毛阿三、绿皮神魈、巫神王等,和他们开战,虽然让满身是伤,但杀出了心中的恶气,最为重要的是,借这些人物磨砺自身,效果明显。

    海底之战,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窗,看到了更远处的世界,他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走了,如何去提升。

    接下来,各方确实都平和相处,各自有意回避,再入光海中寻找机缘。连方雨竹都分出一道化身,洗去内蕴的规则,进入汪洋。

    两日后,超凡光海模糊,渐渐暗淡,即将要消失在虚空中了,星空不再明亮,汪洋在收敛。

    王煊上岸,他身上的造化真晶达到了两百八十多颗。

    他看到不远处方的雨竹,向那里走去。

    她静静地立足岸边,眺望超凡光海消失的虚空,其侧影给人很孤独的感觉,裙摆展动,似要飞入海中。

    王煊吓了一跳,他觉得,方雨竹真有种要跃海而去的决心,他赶紧大步来到了近前。

    “方姐!”

    “超凡光海算是最后的神话余韵了,或许,我应该随它远去,这是神话终结后的选择之一,要么死,要么在另一片天地中灿烂新生!”

    她平静地开口,看着在宇宙中流动的光海,她竟有那种念头!

    王煊立刻劝道:“方姐,别冲动,进入光海中的人都被同化了,全死了。追海远去,不是最优选择。超凡世界崩塌,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了,并不见得彻底终结,总有那么一线希望的。”

    方雨竹开口:“宇宙一百三十八亿年,前后十几个神话文明,每一个存世都不过万余年,短暂的甚至不足五千年,实在太微渺了,皆如昙花一现,没有未来,我想去超凡光海的尽头,它最终停下的最下游。”

    “方姐,我知道你实力强大,用他们的话说,元神经历过至高涅槃和新生,而且很有可能不止一次。但你不要冲动,事情还没有绝望到那种程度,这片海如同神话黑洞,会吞掉和超凡有关的一切,现阶段还有路可寻,暂且先找一找看。”

    “神话文明,从古至今,所有人都在探索,各种契机都出现过,都被一一证伪了。或许只有这片海的尽头才是真,现在缺少的不是那些路,而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方雨竹回首,衣裙飘舞,超尘脱俗,美的绚烂。王煊的心却直接提到了嗓子眼,感觉她会从世间消失,一跃而去!

    感谢:GD鬼刀,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