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微醺
    王煊的心悬着,然后,猛然一跃,他向冲出去,一把拉住了方雨竹。

    “你在做什么?”方雨竹看着他,青丝散落,双目深邃,而后笑了,如雨后朝霞中的花蕾绽放,清新而灿烂。

    她笑着摇头,道:“你担心我跳下去?还不是时候,不是今天。我现在跃入海中,随它远去,那些人可不会放过你,会对付你。”

    “那我就放心了,方姐姐,我们还有时间,还不到绝望的时候,先回现世吧。”王煊松了一口气,真怕她一跃而去。

    “那你还不放手。”方雨竹看着他,明艳出尘,转过身来,不再看海,并向远处那艘生锈的母舰走去。

    王煊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情急救人,牵绝世强者的手怎么了,走出去一段才松开,总比和老张一起在三瘆堆跳舞强吧。

    超凡光海消退了,从虚无中来,又到未知处去,神话衰竭,不可避免,让所有人都在这里无声的驻足很久。。

    “还有一两次机会。”在酒吧中主持拍卖的那个青年开口,被人成为老穆,深沉地看着光海消失的黑暗宇宙虚空中。

    这次的节点,是很多头面人物齐心协力共同推演出的,三个月后,以及六个月后,或许还有机会。

    方雨竹看着远方,她选择的是下一次迈出那一步!

    超凡光海消失,现世的压制再次降临,没有神话规则,所有人都觉得受到束缚,实力距离地仙都还有距离。

    在这个地方,大多数人都在逍遥游三四层左右。

    现在,王煊手持斩神旗,真得不再发怵了,看着远处断掉尾巴的神圣巨龙罗安,他有股冲上去屠龙的冲动。

    但是,他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既然都止戈了,而且一群人都在看着呢,他要是过于出格,可能会引起众怒。

    最主要的是,那断尾巴的神圣巨龙也不是罗安的真身,这群老怪物一个比个谨慎,都不敢轻易踏出逝地等。

    “十段兄,我的名片不要弄丢,将来持着它可以来明源逝地找我!”张启帆开口,眼神很热切,看着王煊。

    然后他不动声色,也瞥了一眼方雨竹,念念不忘,想再塑新人类,以科学解析神话,为超凡续命。

    巨大的母舰中,时空酒吧内,主持人虽然被喊作老穆,但面相很年轻,板寸,赤红色发丝根根晶莹,穿着很现代,有耳钉,有鼻钉,连额头都嵌了个寸许长的金钉。

    “不要轻视他,我大致猜出他的身份,很可能是魔修一脉那位老皇的唯一师弟,消失两千多年了,应该是脱离大幕后,躲在了某个逝地中。”

    方雨竹暗中告知,讲出了主持人的身份。

    王煊动容,魔四一直在找的正统魔修一系的皇者,竟还有个师弟,在这时空酒吧中偶遇了!

    “他那三枚金钉,只比斩神旗弱一线,神话法则最强盛的时代,三钉可定住时空,钉死绝世强者。”

    当听到这种话语,王煊一阵无言,早先还以为他是个非典型人类,过于标新立异,没有想到,那三枚钉子有天大的来头。

    “方仙子啊,瞒的我们好苦,算上这次,你也来过三次了,每次都遮掩气机。如果不是这次大动干戈,你动用了绝学,还不知道是你呢。”老穆开口,笑着走来。

    他递给方雨竹一个小酒杯,道:“喏,这是时空令,下次再来时,持着它从特殊的节点就能进入这里。”

    “这位小哥了不得啊,海底一战,真是让我等都动容,可惜了,生在这个时代,对于你来说,何其不公,不然的话,你必然是一位‘超绝世’!”

    老穆深表遗憾,摇了摇头后又笑了,同样递上一个小酒杯,是那所谓的时空令。

    他解释,无论这种小酒杯,还是母舰中的时空酒吧,都属于逝去的一个超级神话文明留的产物。

    宇宙各地,存在一些特殊时空路,可以从各地赶到这里,也算是捷径,可以方便部分绝顶强者聚会。

    “原本对于陌生的闯入者,酒吧聚会散后,都要追杀一通,所以方仙子前两次对不住,我们也是按规矩来,不知道是你驾临。”老穆解释。

    事实上,这次即便没有时空令,也没人想围剿方雨竹和王煊了,刚才还没有厮杀够吗?

    连那个十段狂徒都曾杀红眼睛,在海底干掉了不少人的分身,就更不用说方雨竹了,没人愿意和她为敌。

    “早先说好了,时空酒吧准备了彩头,一壶天仙醉,我觉得,也不用多说什么了,就送方仙子了。”老穆微笑。

    他倒也痛快,取来一个仙气蒸腾的小酒壶,道:“天仙醉,元神大药,是以前的神话文明留下的药酒,被我们找到方子还原出来了,是抵御神话消亡时期的固本培元的圣药。”

    按照他所说,枯竭时代来临时,这种药酒有延缓作用,极其珍贵,但奈何依旧无法改变命运,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老穆提醒:“趁早喝较好,我们还原的手艺不过关,在超凡流逝的大环境下,药酒的灵性每天都在下降,留不到未来。”

    “走了各位,下次再见。”众人纷纷动身,各自启程散去。

    王煊和方雨竹也离去,沿着原路,在时空通道中行走,他们手中的酒杯发光,映照出蛛网般的道路。

    旧土高空中,有所谓的亚月空间,像是一轮模糊的月亮,属于奇异空间节点,可通向时空酒吧所在地。

    “超凡消失后,这处节点不知道是否也要闭合,恐怕到时候再也找不到。”王煊回首,看着朦胧的亚月空间。

    回来后,依旧是晚间,夜色柔和,薄烟般的月华洒落,一轮明月高悬天际。

    方雨竹将斩神旗和银色兽皮都还给了王煊,她恢复了原本的穿着,青丝飘动,白衬衣,筒裤,很像是一位都市丽人,但是现在他们却在夜空中飞行。

    “这酒,应该没问题吧,我来试酒。”王煊说道,从酒壶倒出一些,落在小酒杯形状的时空令中。

    酒液色泽碧绿,晶莹发光,像是淡淡的火焰跳动,更有一种醉人的芬芳。

    “没什么问题,这种酒是可以提升元神的大药。”方雨竹闻了一下就得知,药酒没什么问题。

    然后,王煊就饮下去了,瞬间,草木的清晰,酒浆醇厚,飞仙般的轻灵感,百花的香气,接近真实的丝丝缕缕的异力,一起涌动上来,让他浑身放松,大战后的疲惫一扫而光。

    并且,他觉得元神在被滋养,像是巩固了道行,让元神的坚韧程度仿佛有所提升。

    方雨竹诧异,道:“一般人喝下这杯酒,效果会非常明显,看来,你自身的元神进化的很完美了,得它滋补,都没有太多的变化。”

    王煊甩了甩头,竟有些上头了。

    方雨竹也喝了一小杯,片刻后,她处在微醺状态,正如她自己所说,不善饮酒,当然不是指凡酒,而是这样的仙道酒浆。

    至于王煊,现在有些踉跄了,这所谓的天仙醉,还真是……可以放倒人,让他产生了醉酒的感觉。

    不善饮酒的方雨竹,居然比他强,实力摆在那里,也就是微醺而已。

    王煊觉得,自己晕乎乎,看什么都重影了。

    “方姐姐没醉,我却醉了,太丢人了。”他使劲甩脑袋,竟需要方雨竹来搀扶,让他发窘。

    “快看,老张是个怪物,真身竟有三个脑袋,坐在我那栋房子外的大树上,他这偷窥癖什么时候改下。”

    王煊指着下方,虽然醉酒,但在醉眼朦胧中,依旧看到了老张,在半空中就开始嚷嚷了。

    “我去,大半夜的,他和冥血教祖坐在一块呢,那是在和交杯酒吗,手臂怎么缠绕在一块去了,哦,难道是我醉了,看到重影了?”

    下方,张道岭的脸色顿时黑了,还有所谓的精神天眼呢,什么破眼神,他坐在这喝酒,为他们两人的肉身护法,结果那醉鬼回来就敢埋汰他,欠暴打。

    冥血教祖咋舌,道:“这两人难道进入瑶池了,醉饮而归,我看方仙子都有微醉了。”

    嗖嗖两声,张道岭和和冥血教祖元神出窍,飞上高空,神色不善地盯着醉酒的王煊,都想打他一顿。

    “郑元天来了吗?”微醉的方雨竹问道。

    “隔着大幕出现模糊身影,但只看了一眼,他转身就走了。”冥血教祖告知情况。

    “是老郑,他通知了白夜妖皇,这是调虎离山,要害我?”王煊使劲摇头,让自己清醒,郑绝世这是在惦记他的肉身啊。

    “妍妍呢?”方雨竹问道。

    显然,她十分放心,因为在元神离去前,早有过安排。

    “妖主把你们两人的肉身放到一个房间了。”老张很正经地告知。

    “妖主叫妍妍?”醉酒的王煊,注意力实在有点难以集中,关注的焦点居然在妖主的名字上。

    方雨竹的美丽面孔上带着淡淡光辉,现在神色微变,微微醉酒的她轻轻摇动了下,身段婀娜起伏,快速接近下方的居所。

    她深知,妖主任性起来,有时候很让人头疼,居然对她和王煊的肉身动手脚,实在是讨打!

    “妍妍,你给我出来!”方雨竹在外喊道,元神化成的身影带着光雨,快速向房间中而去。

    “妍妍,妖主,红衣女妖仙,她做了什么?”王煊大着舌头,晃动着身体,也跟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