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大胸襟
    月光皎洁,大幕柔和,恒均蹙眉,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因为从内心的悸动中他觉得不对,深感不妥。

    这是错觉吗?他认为不是!

    能够走到这一步的强人,没有简单之辈,敏锐的本能远超常人想象,让他从古代的尸山血海中爬出,闯过无数的凶险,立足在绝世之巅。

    可是,他没有找到根由,是什么威胁到了他?他不认为四大高手可以杀他,手持羽化幡,谁可挡他?

    越是如此,他越发的惊悚。短暂思忖,他想到一些可能,若是跨界出手,旧约依旧有可能会反噬他?

    “还是说,现世有至宝,被那四人中的一人掌握了?”他吃惊地想到这种可能,不然的话,还有什么能威胁到他?

    他无视王煊,认为其层次不够,同时也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不安,他不出声,真的被自己的猜测惊住了。

    “养生炉?!”恒均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件东西,其他至宝都露出踪迹了,唯有这口炉子依旧未见。

    他双目深邃,看向张道岭,该不会在此人手里吧?两千多年来,这主没事儿就踅摸妖窟魔穴,或许意外发现养生炉。

    他又看向冥血教祖,这个魔头有九条真命,可以同时在各地乱窜,远比别人的活动轨迹更广,很有嫌疑。

    接着,恒均又看向方雨竹和红衣妖主妍妍,两女更有可能,亲手终结上古辉煌的人,机缘绝对大的吓人!

    他私下琢磨过,这个神话文明终结后,有人能熬过接下来的黑暗寒冬吗?若是有,这里必有人位列名单上。

    一时间,恒均看谁都有可能,在四大高手身上扫视,唯独没搭理王煊,认为和他多说话有失身份。

    “三千载争渡,五千年沉浮,各位,我们走到今天不易,忆往昔,多少同代人死在路途中,你我是幸运的,屹立在列仙之林的绝巅,俯瞰天下风景。。恒某有幸与各位共度这一神话文明的兴衰,见证它将落幕。还有不足一年,我不希望,最后这段时期你我厮杀,有人因此而殒落。”

    恒均开口,话语有些沉重,他又道:“这次就算了,我给四位道友面子,我劝郑道兄不出手。但我希望没有下次了,几位也请多考虑,愿我们之间不起干戈。”

    王煊原本都准备出手了,眼神很灿烂,当然,在某些人看来很凶!

    他部分魂光沉浸在命土中,都已经抱起炉盖,只要郑元天出来,他就立刻动手,猛烈地砸在他身上!

    张道岭觉得有些意外,恒均居然让步了,一改早先的强势,倒是颇有些胸襟。

    冥血教祖立刻露出笑意,道:“恒均道兄有大气魄,不愿两界流血,我深感佩服,身为绝世强者理当如此,也望郑道友早日放下执念。”

    “恒均,下一次你还要出手?我希望你不要掺合。”方雨竹平静地开口,对于恒均的暂退,并不领情。

    她是超绝世,经历过元神领域的至高蜕变和新生,隐约间感应到对方现在不是所谓的大气魄,大胸襟,而是在忌惮!

    “对呀,不要拖泥带水,今天解决了问题,下次也不用麻烦了。”红衣妖主妍妍带着淡淡的笑意。

    张道岭也出言:“恒均道友,你没有必要落入这个局中,我刚才起卦,若是起了冲突,对谁都不好,会有绝世之血横流。”

    恒均面色平淡,他不相信四大高手始终守着王煊,下次找他们不在场的时候,划开大幕,送郑元天过来,还解决不了一个现世的年轻人?

    故此,他不置可否,平淡地看向几人,又去劝郑元天,今天不要起冲突。

    此时,郑元天心中也有异常感应,到了他这个层次,自然神觉敏锐的惊人,他点了点头,道:“我个人的荣辱算的了什么,我只是认为,他对列仙不敬,一直在渎仙,所以要给予惩戒。若是超凡崩塌,日后我等进入现世,他多半会利用各种人间规则,屠戮列仙。不过,既然恒均道兄开口,这次我自当遵从。”

    王煊斜着眼睛看他,心中腻歪,不加掩饰地给他白眼,郑元天明明在惦记他的身体,却还这么不要脸的展示“高风亮节”,将自身说的“清新脱俗”。他要有绝世之力,保证斩过去一刀!

    郑元天平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一副你是底层人物,我是绝世教祖,不与你计较的样子。

    “可惜了,这次没有能杀掉老郑。”王煊当面叹气,就这么直说,而他那种眼神以及语气,比之郑元天看他向他时好不了多少。

    张道岭、冥血教组、妍妍,都相当的无语,心说,你还在想什么,不知足啊!

    大幕中,两大绝世强者的身后自然也跟着不少人,都是他们的部众与弟子,皆神色不善,眼中寒光慑人。

    “绝世强者一举一动,都关乎着两界的稳定,不能妄动。既然如此,不如今天让我等去尝试解决问题。”列仙中有人开口。

    其中一人立刻附和:“有道理,既然他不服,口吐狂言,而绝世强者今日不愿和他一般见识。那么我愿下界,看一看人间的少年是否真的惊艳,还是说,只是个狂徒。”

    那两人一唱一和,这是要代郑元天出手,想擒杀王煊。

    王煊不怎么待见他们,但最后还是点头,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劈死他们!

    今天,对方都压制到家门口来了,既然对付不了恒均,也杀不了郑元天,那就宰其他挑事的。

    有人上前,对郑元天施礼,请示要进入现世中。郑绝世点了点头,而后看向恒均。

    恒均没说什么,手中羽化幡一划,大幕裂开一道缝隙,顿时有两道流光冲了出来。

    “上古真仙的亲传弟子!”

    有人认识他们的身份,远比普通仙人强大的多,但进入现世后,他们的实力骤降,被天花板压制。

    两人确实很惊人,将实力保持在逍遥游第二层领域!

    “呵,是羽化幡的功劳,它在近距离散发的气息,抵住了外界的天花板。”老张开口。

    王煊向后退去,凭什么给他们机会,在大幕前和他们交手?

    两人向前逼来,果然,随着离开那里,他们的境界开始掉了,两人的道行在向第一层滑落,再向前走的话,会很不稳。

    下一刻,王煊动了,不想和他们过久的纠缠,只想立刻强势的毙掉,既然都知道他有斩神旗,那他也不用掩饰了。

    此时,巴掌大的小旗迎风一晃,迅速暴涨,化成一杆猎猎飘舞的大旗,被他双手攥住,轰的一声,直接就向前劈去。

    砰的一声,一人被旗面斩中,刹那间爆碎,直接没了。

    另一人在后面,避开了旗面,但是却没有避开旗面中蔓延出去的金文网格,哧的一声,他的元神之光消散,被斩去精神意识,亦瞬间毙命。

    “就这?”王煊不屑。

    “十段!”郑元天开口,露出异色,这个目标的成长速度真的太快了,竟进入罕见的十段领域中。

    他摆手,让身边的人安静,不要再去冒险。

    他面色平静,并无愤怒,事实上心中更期待了,刚才有意让人出手,想看下现在的王煊的底细,结果喜人。特殊的人果然破关速度超常,他很满意,他静等下一次亲自拿下王煊!

    大幕中的许多超凡者都不能平静,那两人实力真的不弱,居然出去就死了,这是什么见鬼的时代,现世中一个小鬼,一个照面就能杀了他们。

    “有劳道兄了。”郑元天开口。

    下一刻,大幕刷的一声不见了,所有人都消失,夜空下恢复宁静,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

    “你有什么感想?”张道岭看着王煊,笑呵呵,手里拿着那破铜镜照了又照,里面全是王煊的身影。

    王煊顿时有和张教祖“切磋”下的冲动,但想了想,还是忍了,估计还打不过呢!

    这个老张当着他的面,都在用破铜镜偷窥,没事儿的时候肯定更是没少干!

    张道岭有些狐疑,觉得这小子身上还有秘密,所以凑到近前,拿镜子反复在照,奈何什么都没发现。

    “不怎么样,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太惨了,我这辈子还没这么憋屈过呢!”王煊叹气回应道。

    “你是在卖萌吗?!”老张忍无可忍,让郑绝世无功而返,而且当着他的面,劈死了两个,这小子还委屈了?

    “张教祖,你用的什么破词?”王煊对他纠正。

    “差不多行了,你又没吃亏。”红衣妖主妍妍瞥了他一眼。

    “我不是担心以后吗,他们随时能够划破大幕,万一你们不在,我不是会死的很惨吗?”王煊叹气。

    这是实情,如果没有方雨竹、张道岭等人在身边,他即便有养生炉在手,也肯定会被击杀,会失去至宝。

    四人都来头甚大,不可能总是跟着他,这种级数强者还没有沦落到给人做保镖的程度。

    方雨竹点了点头,娥眉微扬,绝色面孔上露出思忖之色,道:“我渡你三道不朽之光,你可以随时激活,各自都相当于我全力一击。”

    “方姐姐!”王煊真的无比感激,一听那名字就了不得,方雨竹全力一击,那是何其的惊人,若是带进大幕中释放,估计能杀死一整片战场的列仙!

    “早就在私底下偷偷叫方姐姐了,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红衣妖主妍妍开口,眼睛瞟动间,有些妩媚,有些勾人。

    方雨竹瞪了她一眼,然后着看向她,微微一笑,道:“你不久前做错了事,也送他三道神符吧。”

    “姐姐,你果然要拉上我一起呀?行,我依你,早说了什么都要和你在一起。”红衣妖主笑颜如妖媚,十分灿烂,调戏女方士。

    “多谢妍姐!”不管怎样,王煊都来了精神,先不考虑红衣女妖仙是否会搞事情,他心头有些“想法”了,有个大计划。

    “这都能行?受不了啊。”张道岭听着那种称呼,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冥血教祖也无语。

    “张哥!”王煊立刻凑了过去,热情的打招呼,看着这位张教祖,他眼神灿灿,还想再借法。

    他自身的元神能跨界,可以无风险的进入大幕中,这样的话,若是身具绝世法,能不能悄然前去将某个人给砸死?化被动为主动!

    今天太晚了,就这一章了,近期会写些长章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