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红尘有缘
    一声张哥,让张道岭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立刻瞪眼,并下意识的去攥他的脖子,要给拎起来。

    还好,王煊到了十段层次,反应相当迅速,一直防着他这种没事儿就喜欢乱抓人的不良癖好。

    老张瞪眼,道:“闭嘴,不准那么喊。”

    “张哥,教祖,也请你相助,赐法。”王煊眼神热切,他心中真有某些大胆的念头了。

    “我上次渡给你三道神通了!”老张开口。

    王煊现在不得不有忧患意识,真要去冒险一搏的话,哪里会嫌大神通多?

    他低语道:“上次,那不是我拿精神病人才能练的至高经文和你交换的吗?”

    其他三人闻言,都无声地转头,看向张道岭。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老张想捶他。

    方雨竹开口,道:“一会儿你向张道岭求取一道镜光术,或者保命的龙虎丹,差不多就行了。”

    “感谢张教祖!”王煊立刻施礼。。

    老张用手摸了摸镜子,忍着没砸他,看了一眼方仙子,心说你们这是都提前给我安排的很明白了。

    “冥血,你看怎么样?”红衣妍妍笑了笑。

    冥血教点头,道:“我觉得可以,张教祖神通广大,赐法的话,必是绝世异术。”

    “我用你夸吗?重点是你!”老张瞥了他一眼。

    然后,冥血教祖发现,三人都看着他呢,这是躲不过去了,也在催他赐法!

    “既然如此,我渡给王煊小友三道不死神光!”冥血一咬牙,送了,谁叫郑元天总冒充他,暂时站队了。

    银月悬挂,芦苇小湖畔,几人在草坪上盘坐,篆刻精细而繁复的绝世符文,这种大手笔不容马虎。

    现实世界中,已经没有超凡规则,不然的话,这些符文破开超级战舰就像撕纸张一样容易。

    王煊觉得,现在的他像是一个大巫师,吟诵咒语,便能借来外在的伟力,可施展禁咒!

    老张嗤笑,道:“禁咒,召唤天外陨石,屠城那一套?算了吧,我等的术法若是爆发,若有神话秩序支撑,凿穿天空,烧死成群的巫神,轻而易举。”

    王煊内视,身体各部位都是小光团,是这些人封印的绝世纹理,可以轻易调动它们,在血肉中游动,在元神中共鸣。

    他默默感应,暗自琢磨,真要将它们激活的话,调动起那个级数的力量,说不定真能将某人给堆死!

    现在,他有各种考虑,究竟是拎着炉盖去悄然砸人,还是再忍一忍,等待一个更好的机会?

    “不行,我这是有点飘了。那可是绝世级生物,而且是能全面爆发的主身。我得静一静,不能上头,想清楚再下手。”

    然后,在如水的月光下,王煊去“收拾”那枚硕大的鹏蛋,准备招待四大绝世高手,没什么惋惜的,高端的食材是就用来吃的。

    至于养纯血大鹏,他暂时没那念头,现阶段连自己都在被威胁,还在争渡呢,哪有精力去养这种猛禽。

    再说,方仙子都说了,这枚鹏蛋有很明显的缺陷,大概率孵化不出来。

    王煊给自己确定了目标,好好的活着,别被大幕中的绝世凶人干掉,在此过程中,他要努力找新路,再塑神话。

    带着斑纹的金色蛋壳非常坚硬,一般的超凡者都不见得能打碎它,在夜色下,它像是有淡金火光跳动。

    看到王煊要把斩神旗拎出来,敲碎蛋壳,方雨竹直接接手,在厨房中简单处理,煎炒烹炸,然后又配了一些其他小菜。

    王煊搬来桌椅,放在芦苇湖畔,端来各种食材,又送上天仙醉。

    红衣妖主妍妍看着厨房中方雨竹的背影,笑道:“真难得啊,姐姐下厨,亲自做菜,唉,我都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有口福了,这可是终结数位妖皇的手指做出来的珍肴,带着大气运。嗯,吃到方仙子亲手做的菜,我能吹嘘很久了。”冥血教祖看起来很粗犷,但是,拍起马屁来却细腻而五彩缤纷。

    “鹏蛋,有一百五十年没吃到了,这种猛禽越来越少了,嗯,味道真不错。”张道岭动筷子了,放进口中品尝,金光从口鼻间漾出,他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青木住在庄园中,今晚动静这么大,他自然在关注几位神话人物,现在已经发现他们在准备吃食。

    那是什么,桌子上的餐盘中,怎么都在发光,那是炒黄金、煮黄金、蒸黄金吗?他在狐疑。

    然后,青木赶紧亲自送来一餐车的食物,什么酱香的,卤味的,生鲜的,瓜果,各种拼盘,并有一堆陈年好酒。

    “金翅大鹏的蛋?”青木得悉桌面上是什么后,立刻傻眼。

    “补一补。”王煊招呼他坐下,但青木却没有留下,和几位神话中的大人物坐在一起,压力巨大。

    金鹏蛋足够大,做出十几种吃法都足够,王煊让他端走一盘发光的食物,让青木出神了好久。

    “我要给我师傅留些。”他双手端着,唯恐不小心失手。

    “厨房还有一些,你带走吧。”方雨竹笑着招手。

    “这居家画面,还真是少见,或许有那么一线可能让我姐落入凡尘中,现在有些样子了。”妖主妍妍托着雪白的下巴,没看桌上的食物,一直在观察厨房中的方雨竹,露出异色。

    “这是好事啊,以后我们可以常来蹭饭。”冥血教祖手持酒杯笑道,喝下天仙醉后满身霞光,在深夜中像是要再次飞升。

    “妖主,你难道不会留在红尘中吗?要不也给我们露一手。”张道岭自然敢说话,建议妖主妍妍也下厨。

    “值得我下厨的人还没出现呢。”她手持夜光杯,姿态慵懒,浅饮天仙醉,风姿动人。

    但是,她眼角眉梢微扬时,也不尽是妩媚,还有身为妖族之主的那种强势,柔美下藏着俯瞰天下的至强实力。

    这一晚,宾主尽欢,王煊对四大高手真心感谢,频频敬酒,席间将那篇精神重度患者留下的经文取了出来,给几人看。

    “我琢磨着,既然张教祖练过没出事,还很推崇,那么问题应该不大。”王煊大着舌头说道,不想喝多,奈何,那种酒浆可以放倒列仙。

    老张顿时神色不善,彻底明白了,这是拿他做实验呢。

    深夜,红衣妖主飞仙而去,柔美身段带着光雨,这是人间的血肉之身沐浴月光飞走了?王煊惊异。

    “暂离去,很快我还会回来。”她的声音在长空中传来。

    张道岭、冥血教祖也离去了,先是踏月而行,不久后驾驭铜镜,也离开地面,朦胧而飘渺。

    王煊叹道:“神仙啊,可惜了,一年大限要到了,未来这人间可能再也见不到能飞天的潇洒人物了。”

    他躺在床上,到了这个境界,原本不需要睡眠了,但今天却有醉意,眼皮渐沉重。

    他和衣而眠,临睡前,又闻到了衣服上的清香,妖主妍妍还真是敢乱来,到底都做了什么?

    看样子,他和方雨竹曾被她摆在一起,同床而眠。

    次日,方雨竹一早就去了安城大学,又恢复了她学生的身份,融入这所大学中,要短暂体验十天半个月,她想遍读古今各种书籍,贯穿整部历史。

    神仙入红尘,经受时代的冲击,无论是张道岭,还是妖主,亦或是方雨竹,都有各自的考量。

    有人确实接受了现实的残酷,要融入现世,比如冥血教祖。但也有人穿行红尘中,依旧斗志高昂,在宁静中,积蓄力量,准备直射霄汉,诀别尘世而去!

    王煊看的清楚,叹道:“有人要适应大世沉浮,活在当下。有人要跃红尘远去,宁消逝,依旧要风华照神话,不愿熄了心中的信念。那纯净而又盛烈的仙道心灵之光,只是暂蛰伏,等待破霄那一刻,要么新生,要么永寂。”

    接下来几日,王煊都在研究经文,在修行,最近实力升的太快,他想积淀自身底蕴,加深各种感悟。

    他并没有不顾一切地去砸某人,而是在认真准备,争取让自身更强一些。

    “这人间的一切超凡都快不可见了,为什么还要争斗?”王煊有时也在想,这一切是否还有意义。

    主要是,有些人野心勃勃,想熬过超凡的寒冬黑夜,但却要建立在踏着别人的尸骨上,他也只能去拼。

    别人想对他下手,他没得选择,所以,只能更“主动”一些!

    “王煊,你和小方怎么样了?”在王煊立身在现实中,却神游在超凡领域时,他爸的电话来了。

    小方?起初,王煊还没反应过来,而后赶紧纠正,道:“爸,你别那么喊,方姐她是修行者。”

    “都叫姐姐了,看来有戏,小方人很好。”王妈在那边开口,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显然在旁守着电话呢。

    “人家是超凡者!”王煊赶紧提醒,压低声音,方雨竹就在隔壁,每天晚间都会回来,她已学会驾车。

    “我知道啊,我又向青木了解情况了,她是神仙,那不是更好了嘛,儿子,加把劲儿啊,娶个仙女当媳妇!”

    王妈压低声音,一副更为高兴的样子,一点也不怵,而且积极撮合,恨不得跟着下场帮忙。

    “妈,别说了,方姐姐或许能听到!”王煊认为,以方雨竹的实力,就住在隔壁,这简直没什么秘密。

    “听到也没什么,现在,我都知道了,以后没超凡了,不做仙人也罢,要我过去帮你吗?”王煊母亲问道。

    “别啊,妈,您就别下场了,我什么都知道!”王煊立刻拦阻。

    “你知道什么啊?都不懂得把握,神仙也是人,在红尘中相遇,这就是缘分!”王妈恨铁不成钢。

    隔壁,方雨竹正在看书,专注而文静的女人最美,清雅秀丽,长发自然垂落在莹白俏脸一侧,她放下书,听到那些对话,浅笑,并没有生气。

    然后,她就又听到了王妈更为激进的话语。

    “儿子,等着,我和你爸立刻过去,到安城去帮你,这个儿媳我们认定了!”两人竟要过来。

    感谢:GD鬼刀、最恨人丑_最恨、dydydyd,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