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王妈毒死绝世列仙的蘑菇汤
    “停,您什么都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您不清楚,千万不要掺和了,好了,我挂了。”王煊不想聊下去了。

    毕竟,方雨竹是神仙中的顶尖人物,即便她十分大度,可这样让她听到别人提及她的姻缘,这画面……还是过于“唯美”了。

    所以,王煊还是有些心虚的,阻止他父母多说下去。

    “你要是敢挂断,我们连夜就过去!”那边,王煊的母亲不满意他的敷衍,怒其不争,觉得他不够主动。

    “您不懂,超凡不在人世间,很复杂。妈,爸,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以后我和你们解释。”

    “我们怎么不懂?最近,我们在平城有关部门,对于神话各种秘辛,都了解的很清楚,比你知道的多。”

    王煊并不想他们这么上心,两人根本不清楚仙在人间的各种心态等,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归于红尘。

    王妈道:“这个年代了,还成什么仙,找什么长生之地?珍惜眼前的才是真。。所谓繁华落尽,仙道凋零,返璞归真,平凡的,普通的才是根。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那长生地,却在灯火阑珊处。”

    王煊干瞪眼,他妈还教育上他了。

    “我和你说,这个年代,追求超凡没错,但千万别上头。”王妈告诫。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但凡渴求的,愿付出所有的,恨不得一跃向前的,大多都是虚幻,永远不可及。你想要的,心生执念的,猛烈追寻的,越是要接近越不可及。不然,你就是那飞蛾,向往的是光,得到的却是火,焚真焚身,它要的是你的命。”

    王煊被自己老娘的“毒鸡汤”给惊住了,有些发呆,不经意间,居然戳中了他的部分心路历程。

    那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让人分不清幻与真。虚无之地,那条陨石路,背后究竟是真还是假,有真实之地吗?这些让他渴求,奋不顾身,不惜接受红色物质焚烧。

    他想渡死劫,拿命去填,不计代价的闯过去,一切只为接近源头,他甘愿付出所有。而他所有的努力,是否像是飞蛾扑火,他要接近真实,而对面却想要他的命。

    此时,王煊呆住了,竟莫名生出一些感触,而后有种惊悚感。

    他从未想过真实的源头,是否会有致命的危险,一直想着那里是美好的,一旦成功便拥有一切。

    方雨竹斜倚在床上看书,宁静而放松,偶尔听下那对母子的对话,觉得这个时代,这种话倒也有些意思,很接地气,不禁露出笑意。

    然而,随着王妈的毒鸡汤端上来,她收起了笑容,收起雪白的大长腿,盘坐在床上,她也被毒到了!

    她是绝世仙子,杀过妖皇,灭过魔主,终结上古一切老古董,开拓中古以来的极尽辉煌,实力至强。

    她有强大的信念,神话将熄,她愿燃真身,破云霄而去,为超凡世界续命,再塑天地,绝不肯低头与放弃。

    可是现在,那种话语对她有些冲击,她所要奋不顾身跃入的超凡光海,其尽头不见得为真吗?

    她气吞寰宇,具备常人无法想象的大气魄,想要迈出的那一步,难道是错的?如同飞蛾扑火,是被那光海表明的灿烂诱惑了?

    “妈,再来一碗毒蘑菇汤!”王煊出神过后,喊他妈再来一碗。

    “我那是人生真谛,心灵之光,你别乱说话给糟践了。你强身健体也就罢了,别走火入魔,什么事都要有个度,过犹不及!”

    这一晚,王煊喝了很多碗毒鸡汤和毒蘑菇汤,真被毒倒了,最后关头居然在他娘的批判下,点头答应,为了婚姻要开始努力。

    他放下电话后反思,这是被逼迫的,不胜烦扰,所以临时口头上服软?为的是不再继续“喝汤”。

    “有点诡异啊,她怎么会这样上心?以前虽然也催,但没有这么逼宫过。”王煊摇了摇头,没多想。

    他父母告诉他,过段时间会过来!

    ……

    方雨竹入静后,默默推演,仔细凝神感应,她受触动的同时,也有一些其他想法。

    她在思忖,心中浮现一道又一道身影,都是传说,都是消失的人物,有些和她没有交集,曾经至强,但早已如迷雾散去。

    而有些和她有过交集,甚至,有人被她狠狠地收拾过!

    ……

    多日后,黄铭和孔云的谪仙茶斋开业,邀请熟人捧场。

    王煊本不想去,但是,架不住黄大仙盛情相邀,并且委婉地告知,老张和冥血在当中有干股。

    他颇感意外,觉得有些意思,两位教祖入凡尘了,给人当保护伞?那就去看一看什么情况。

    张道岭和冥血各自接到电话时,险些要直接过去斩妖除魔,两人警告黄铭,别扯虎皮做大旗,打着他们的名义开店。

    但是,两人不得不过去,怕黄大仙等人乱来。

    谪仙茶斋,名字很有仙气,地处安城繁华地段,在黄铭和孔云身后那位投资人猛撒热金的情况下,内部装潢也相当不俗。

    重点是,黄铭和孔云亲自参与,栽花种草,植藤萝,有些都是从大幕中运出来的品种,更有奇石点缀,灵物摆放。

    这个规模不小的茶社,被他们布置的像是小型仙家洞府般,仙雾袅袅而起,确实太吸引人了。

    如今这个年头,茶叶生意不好做,但是,在黄铭和孔云的经营下,这个三层茶社直接生意爆炸。

    他们主打的是仙饮,关键词都是:仙家养生,延寿续命。

    而进入当中的人,所见都是奇花,藤萝,异树,吸一口茶社中真实存在的氤氲灵气,遍体舒泰,想不引流和火爆都不行。

    “各位,不要急,你们可以网购,点到家里去喝,一样的。我们保证是纯正的养在仙家洞府的古茶树,采摘的是最为鲜嫩的叶芽,每一罐茶叶都可以追溯到确切的源头,每一片叶子都是真正的仙女亲手采摘的。”

    茶社门口,黄铭在推销,而且在做直播,因为门口排起的长队一眼望不到头。

    当然,他觉得卖相不够,特别用人情用交情请来了周诗茜、陈妍两位仙子站台,前者本就是最近刚出道的超凡歌手,都知道她来自大幕后,颇有名气了。

    “各位,请下载我们我们谪仙茶斋的app,唯一保证的真品仙茶出售处,轻轻一触,送货上门,保质保量,很方便。”

    楼上,张道岭向下看了一眼,觉得牙疼,这黄鼠狼还真能得瑟,各种套路都用上了,希望别蒙人。

    “你是认真的吗?茶树是养在仙界中的,都是真正的仙子采摘的?”有人大声问道。

    “当然,你订购后,可以扫描茶罐上防伪仙码标识,可以观看采摘过程,每一片茶叶都经过仙子的手……”

    “每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露珠上时,大幕后那些最纯洁的仙子才会动手采摘一刻钟,多一秒都不会再继续,多一片叶子,都不会再收集,因为这个时间段万物生机最为浓郁。”

    “所以,这种仙家洞府的茶,数量实在有限,我们是限购的,每个人半个月内最多能买一小罐。”

    ……

    “有点意思啊,还别说,这头黄鼠狼很会钻营,可以考虑下,将他这店收了。”有人淡淡地开口。

    毫无疑问,有同为超凡者的人来了,出自大幕后方,而且身份来头不小。

    “这不太好吧,同为仙界沦落人,这样夺了他们的生意,不太好看。”有人劝阻。

    “正常的资本运作而已,我们不会强夺,到时候他们知道我们的实力,黄铭会愿意合作的。在我们的背后,可是有郑绝世的门徒。再说,我们原本也要做相近的生意,天使咖啡店,正要来旧土开店呢。”

    “等会,你看看三楼那是谁?”

    “张道岭教祖,冥血教祖,方仙子,王煊?嘶,算了,近期不考虑这些了,这头黄鼠狼居然能请动他们。”

    ……

    “生长于世外洞府,纯仙子手工采摘,你问我这样的茶叶究竟有多好?连传说中的张教祖喝了都说好!”黄铭将老张都拉出来了。

    “你问我老张是谁?神仙中位列绝巅的张道岭教祖!”黄铭激情过头了,刺激的不仅是普通人,还镇住了很多超凡者。

    三楼,老张的脸黑如锅底,这个黄鼠狼还真在打着他的名头卖茶,这是想被扒皮吗,一身黄皮子不想要了!

    “老张喝了都说好?”王煊在那里嘿嘿直乐。

    黄铭和孔云像是心有感应,知道有点过了,第一时间擦着冷汗,跑上三楼。

    “张教祖,冥教祖,方仙子,我们确实准备了大幕中的第一仙茶!”黄铭说道,快速开启封印着的玉罐,当中神霞澎湃,茶香顿时流动出去,让三层茶社都一片迷蒙,宛若仙境。

    王煊动容,还真有绝品仙茶?

    “这是恒均老祖当年赐给我家祖上的茶,一直没舍得喝,今天请几位教祖品茶。”黄铭在那里一副赔罪的表情,弄的老张还真不好责怪他了。

    玉罐中,并不是茶叶,而是小果实,比玉石还晶莹,只有几粒,指甲盖大小,颜色各不相同,泡开后,玉壶中宛若仙境,有梦幻般的景物,香气腾起,加重了早先漾出去的茶香。

    光雾扩散,有各种妙景呈现,整座三层建筑都被茶香和奇景覆盖了,震撼人心。

    “好茶!”张道岭饮了一口,发自真心的感叹了一声。

    “张教祖喝了都说好。”冥血教祖哈哈大笑。

    老张神色不善,但最后还是没发火,瞪了一眼黄铭,这事儿算揭过去了。

    王煊自然有资格品这种茶,只喝了一口,他就浑身冒光,让他飘飘欲仙,吓了一跳,不会要突破十段吧?

    这惊住了他,没敢喝第二口,先要回味下,慢慢地体会。

    “蹬蹬蹬……”周诗茜、陈妍也跑来了,尽管有教祖在此,她们还是忍不住上来蹭茶喝。

    接着,周青凰也出现了,身为周诗茜和方雨竹的大学室友,也来这里捧场,现在则是明着蹭喝。

    “你说,这是恒均赐给你家祖上的?”王煊问道。

    黄铭点头,道:“是啊,恒均老祖的洞府外,那株古茶树,天下谁不知,仙界第一茶,负有盛名。”

    为了接近老张和方雨竹,他也是拼了,将祖传的稀世奇物都带来了。

    王煊顿时动了心思,原本就要进仙界,去悄然砸死郑元天,现在看来,恒均家也值得走一趟。

    他准备多日了,再完善下,差不多该付诸行动了。

    王煊可以从命土蒸腾出来的迷雾中,贯穿进大幕,这是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他在想,这次要不要将某些人接引出来。

    稳妥点考虑,他觉得还应该低调为好。

    不管怎样说,他想进仙界了,接触超凡领域这么久,认识了这么多神话人物,他还没有真正在仙界中好好的走一遭呢,他想去领略下即将熄灭的仙界山河的大好风光。

    “到底要不要和方姐同行,还是说,去找剑仙子那小东西的主身,亦或是只身远行为好……”王煊思忖,在想各种可能。

    感谢:dydydyd,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