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剑仙子又遭毒手
    缩小版的剑仙子出现在地表,双眼中有特殊的纹理交织,想将王煊看个透彻,总觉得他神神秘秘。

    “你大幕中的主身在什么地方,不想出来了吗?”王煊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他旧事重提,要带她走出大幕。

    “应该在广寒宫中。”剑仙子没精打采,好长时间了,她都没长大,主身回来后,她肯定还未成年。

    “在广寒宫中?那是和不周山、瑶池相近的地方,属于精神世界?”

    “对啊,在广寒废墟中练剑,找天髓,不成绝世级不回来!”说到这里,她又精神奕奕了,像是孩子般,变脸就是快。

    王煊看着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现在,这小东西精灵古怪,确实讨喜,大眼睛又黑又亮,肉嘟嘟而漂亮小脸,满是苹果肌。

    现在,她故作凶巴巴的样子,也只是奶凶奶凶的,根本霸道不起来。

    王煊就忍不住了,捏了捏他肉呼呼的小脸,手感真是好啊,滑腻腻,然后就看到了她眼中喷火的样子。

    上一次,他就伸出过“魔手”,胆大包天,今天迷你版剑仙子又一次遭遇了他的“毒手”。。

    “啊!”她浑身冒剑光,像个小刺猬似的,相当扎手,将王煊给刺一边去了,气的她瞪大了眼睛。

    当初,第一次在内景地相见时,她可是将王煊和老陈收拾的服服帖帖,每次都对她礼敬,见面就喊仙子。

    这才多长时间?这个王煊就要飘向外太空中了,真将她成一个肉嘟嘟的小孩子了不成?

    她快速祭出仙剑,要好好地教育他。

    锵锵锵!

    王煊被动防御,别看她小,但是实力真的很强,毕竟其主身已经到了准绝世层面。

    “不打了,自己人不开战!”他果断后退,怎么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尤其是这么厉害的小孩子,那就更不能招惹了。

    “你到底是什么怪胎,为什么每次相见,都进步这么大?”剑仙子双目流动神霞,她虽然气的小脸绷紧,但是内心真的很震撼。

    “不就是在凡人时期开启了特殊的内景地吗,至于在修行上这么不讲道理吗?”她咕哝,很不服气。

    近古以来,她是唯一的准绝世,最接近至强者的后起之秀,修行进度已经足够恐怖了,让各方妖圣、天仙都倍感压力。

    结果,这个被她一路教育起来的年轻人,突飞猛进的速度,比她当年还要快!

    “没办法,这个年代,我随便扔出去一只鞋,都能砸出来一个神仙。旧土和新星,到处都是怪物,为了能活下去,我只能奋勇上进,争取追上你们所有人的步法,击败各路妖魔鬼怪。”王煊说道。

    然后,他就真的扔出去一只鞋,结果一只飞过的画眉鸟,尖叫一声,扑棱着翅膀逃走了,还真就是一个女性妖仙!

    “看到没有?”王煊自己都有些无语。

    “那是我养的,近期刚收服,留着放哨用的!”剑仙子冲着远处摆手,让画眉鸟暂时离开。

    王煊严肃起来,道:“我没和你说笑,赶紧通知你的主身,我将她接引出来,别耽搁了,免得出现变故。”

    “不是和你说了吗,怕你内景地贯穿时,元气大伤,她找天髓呢,帮你补身体。”剑仙子小声道。

    “不用,我另有办法,自身不受损!”王煊说道。

    然后,他想了想,取出几块造化真晶递了过去,道:“看下对你有没有用,能不能加速长大。”

    “啊,这是……”缩小版的女剑仙捧着几块蓝莹莹的真晶,眯着大眼,小脸上满是幸福之色,近乎陶醉。

    “太舒服了,对我……有大用!”她非常开心,觉得血肉之躯被映照的一片通透,筋骨又要蜕变和生长了。

    “还有。”王煊又取出十几块金光绚烂的造化真晶,他吸收过蓝色和金色的接近真实的超级物质,破关到十段领域。

    在他积淀的过程中,寻找新的超级物质,对他突破和提升更有意义。在他的身上,还有其他色彩的造化晶石。

    “这么多?”这一刻,剑仙子抱着一堆真晶,一副小财迷的样子,王煊要是不在这里,她便要开心的满地打滚了,大眼亮晶晶。

    “注意你的形象,保持仙子范!”王煊笑着提醒她。

    她赶紧调整呼吸,又成为精致的小仙子了,板着小脸,道:“嗯,我联系主身告诉她,做好准备回归,就是不知道她是否听我的。”

    接着,王煊和她约定,让其主身在大幕后的神空崖等待,她若是回归的话,就在那里碰头。

    他确实做了一番功课,知道大幕中的地势图了,也了解到,郑元天和恒均都将道场迁移了,目前就在和旧土对应的仙界内。

    因为最近以来,人世剑、逍遥舟每次都在和旧土对应的大幕后方频繁出现,一些巨头狐疑不已,严密地守着。

    “你知道,怎么能避开绝世强者‘追溯旧景’那种无上大神通吗?”王煊问道。

    他要进仙界,到时候万一用养生炉将郑元天给砸死,或者成功挖到恒均洞府前的第一仙茶树,被人追溯出画面怎么办?

    他曾亲眼目睹,无论是老张,还是郑元天等,都有这种可怕的能力。他担心自己在仙界弄出大动静后,有人去追溯旧景,知道是他做的。

    “很麻烦,如果有真实的物质,以及极致虚幻的物质,彼此交融,亦幻亦真,练成甲胄,遮盖全身,或可遮住一切,当然有至宝的话,更容易一些。”

    剑仙子说了一些物质,比如王煊送她的造化真晶,就属于无限接近真实的物质了,可用。

    按照她所说,真药、至宝的边角料等,都可以用来炼奇异甲胄,但是,这种东西从来都没有人见到过。

    王煊琢磨,这些稀珍材料,他或许可以凑齐!

    “我曾看到一株花,有可能是最顶级的天药,甚至是真药,它能致幻,让人分不清真实和虚假,这东西……”

    “可用,按你所述,它本身就是在虚真之间转化,至虚极,出真源,很久以前有个超级神话文明有过这种说法。”

    不久后,王煊离去。

    迷你版剑仙子,顿时不遮掩了,开心地抱着一堆晶石进入地下,然后就开始翻滚,美滋滋,笑的又甜又开心。

    然后,她就发现,地表那里,探出一张可恶的脸,嘿嘿直笑,正在看着她!

    “你不是走了吗?!”她尖叫,满脸通红之色,又要变成小刺猬了。

    “你继续,我这就走!”王煊哈哈的笑着,这次是真的远去了,消失在荒山野岭外。

    接下来的几天,王煊一直在认真准备,不断研究各种材料,为此他还去找老张,借铜镜观看,不动声色地从它上面扣下来一些铜锈。

    “你干什么?!”老张很警惕,一把夺回去了铜镜,那铜锈下居然另有乾坤,密密麻麻,全是刺目的符文。

    王煊又向方雨竹请教了不少问题,然后,他准备再去一趟虚无之地,他要去冒险挖那株魔花的根须。

    他前后两次接近它,都差点出事儿,一次是碰到了它本就腐朽的根须,一次是它活着的根茎末梢。

    方雨竹离去了,并非消失,而是去了平城,安城大学的各种藏书都被她以绝世元神阅尽,故此她去了旧土藏书最多的地方。

    王煊有些出神,隔壁没有人住了,让他有些不适应。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方雨竹去了平城,他爸妈会不会跑过去看他们私下里咕哝的“准儿媳”方雨竹?按两人早先的架势,很诡异,非常有可能!

    事实上,方雨竹被王母的毒鸡汤毒的确实不轻,去平城也是想暗中看下这个只闻其声、未见其面的毒鸡汤制造者,好打消心中的一些疑虑。

    陈永杰回到了庄园,吃着青木给他留下的鹏蛋,又是感动,又是叹气,说自己没女儿,有的话嫁给青木正好。

    “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成个家吧!”老陈劝他。

    “不急,师傅,你不是也才成家吗?我也想成为超凡者,到时候逆生长,从四十岁变年轻到二十岁,再考虑这些。”

    王煊直接取出一些造化真晶给了青木和陈永杰,他在超凡光海得到了太多,近三百块足够用。

    师徒两人眼睛发呆。

    “老陈帮我护法,我要闭关!”

    “你该不会又要震了吧?”陈永杰吃惊,这才几天,再震的话,实在有些不像话了。

    “估计震不动。”王煊摇头,十段太特殊了,他喝第一仙茶时,明明都有感觉了,结果又无声的被压落下来,无法破关到十一段。

    所以,他才想跑到仙界去挖恒均的树,那种茶果确实对他有效,并不是给予他特殊的超物质,而是刺激他的元神,让他自己由内而外感悟和升华。

    他确定,采摘到足够多的茶果后,必可突破!

    他这次去虚无之地,主要是去挖特殊的材料,为自己炼制能甲胄,遮盖自身的气机。

    果然,这次王煊进入飘渺之地后,尽管又烧又炼,多次引来红色物质,将自己折腾个半死,但是没用,突破不了十段!

    “看来,光苦修和拼命是不行了,需要另寻他法。”王煊自语。

    然后,他就跑到陨石坑去了,这次他准备充足,在来之前,苦练了那篇精神病重度患者留下的经文。

    他认为,这页经义用来对付至虚极的恐怖致幻魔花最合适不过。

    “世间,只有我一人,什么魔花,只是我涂鸦之作,还想蒙蔽我,引我如幻?不可能!”王煊以精神病般的经文加持自己。

    除此之外,他还带来了养生炉的盖子,也算是一次预演,看能否带着它远行。

    结果是可喜的,十段的他能够承受盖子的压力,带着上路没什么问题。

    不过,王煊在陨石地依旧被“毒打”了,即便他准备的这么充分,他还是迷失了,分不清真与假,差点死掉,而且是要自杀!

    若非关键时刻,斩神旗自主轻鸣,敲了一下养生炉的盖子,清音振聋发聩,让他醒转,他险些要用炉盖将自己砸死!

    “太恐怖了,这株魔花!”王煊心有余悸,得到一段根须,转身就跑了,每次面对它,居然都吃大亏,面临绝境!

    “好了,总算将稀珍的材料带回来了!”他露出异色,将一段根须带回现世,它介于真与幻之间,明灭不定,十分特殊。

    感谢:只为辰冬来,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