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章 全世界都疯了
    那焚烧的火堆熄灭,大幕就会暗淡下去?陷入漆黑的寒冬长夜中,这个念头一出,让王煊自己都觉得不寒而栗。

    最终,他也没有冲向天穹,仙界中的高手太多了,还轮不到他去追根追源。

    当然,他估摸着没几个人能看到,他有精神天眼,才能模糊地看到天穹尽头那里疑似有纸张在烧,有模模糊糊的火堆映照出来。

    “火熄,仙界灭,一个腐朽的半物质半能量状态的世界就要消亡了。”他远去了,见证仙界在死亡。

    依附于旧土的这片仙界很大,赫赫有名,各方大幕比较起来,这一片绝对在前三甲内。

    王煊开始了他的仙界之旅,所见所闻,让他深感新奇,各种族太多了,强大的物种多不胜数。

    第五天,他就看到了一条真正的龙,蒸干了地面直径八百里的大湖,绞断了一片宏大的山脉。

    它鳞甲齐张,铿锵作响,带着闪电,带着云霞,将天空都撕裂了,但却只是在逃亡,满身是血。

    它在被一头妖圣追杀,要收集真龙之血,要锯掉它的龙角,要以它的鳞片炼制成稀有的甲胄。。

    所谓妖圣,实力定位大概在准绝世层次,远比普通的仙人强大。

    “仙界乱了。”一位行人驻足,脸色惨白,这样说道。

    有修者摇头,道:“仙界快要熄灭了,所有高手都在寻找最后的机缘与造化,真龙罕见,一旦被发现,自然要遭到各方追杀。”

    王煊听到这种议论,心情复杂,那可是一头真龙,现实世界中早就没有了,如今在仙界的命运竟这么惨。

    远处,妖圣染血,被那头真龙的犄角刺伤,胸腹间出现一个血窟窿,让他发怒了。

    王煊即便相隔着数百里,都觉得那块区域极其危险,果断又跑路了,那种莫大的威压一般人真承受不起。

    如果没有炉盖,没有斩神旗的话,他有可能会被压制的动弹不得,万一被能量波及,会死的很惨。

    噗!

    最终,天空中,赤霞亿万缕,照耀方圆上千里,伴着一声悲鸣,那头真龙硕大的龙头被妖圣斩落了!

    真龙血液狂涌而下,像是瀑布,像是长河,天地都变成了殷红色。

    妖圣赶紧以宝物收取龙血,抽筋扒皮,迅速处理龙尸。

    顿时,不少仙光出现,有些强者赶去,或是妖圣的熟人,或是对头,要瓜分真龙血肉等。

    王煊转身就走,他可不敢去凑热闹,在仙界中,各种生物没有被压制,实力实在强横的可怕。

    接下来,他看到了赤地一千八百里的土地,寸草不生,一片干枯,据悉半个月前有天仙和妖圣大对决,为的只是争夺上古神猿妖皇留下的六滴皇血。

    “仙界的人都疯了!”这不是王煊说的,有本土人自己在评价,末世到来,各族各教,所有道统,都在积淀底蕴,抢夺造化。

    王煊出神,妖皇血液这么珍贵吗?改天去请老张喝酒,问他能不能放血,给个三五滴?那么大个的张教祖,少几滴血液根本没什么。即便自己用不上,去帮帮青木和老陈也好。

    最近,仙界戾气飙升,动辄就是大战,最后关头了,所有人都是为了提升自己,争取在未来的现实世界中,有效而稳妥地保住更多的超凡力量。

    “有的村镇,在成村成镇的死去,或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在眼下葬自身,等待寒冬纪后复苏。可事实上,他们确实都死了。而列仙更是战斗不止,大地上满目疮痍,腐朽的仙界,到处都是杀戮,都是死亡,举世生灵都要走到终点了,有些可悲啊。”

    王煊心有感触,现实世界,即便超凡不存了,还是能好好的活着,远比仙界美好多了。

    成仙后,原来竟这么残酷,这么的不如人意,和他想象中的美丽清新脱俗的祥和仙界完全不一样。

    “或许,只是这个时代太特殊,才有这种悲惨画面随处可见。”通过一路上的见闻,以及各种小心谨慎的验证,他确定,以往仙界还算祥和,远没有这样秩序崩坏。

    只能说,这片和旧土对应的仙界,其地界实在太广阔了,无边无垠,比旧土广袤了数十上百倍不止。

    王煊到来的第七日,险些遭遇不测,第一时间没入地下,以异宝护体,以炉盖防身。

    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大地剧震,恐怖的大裂缝蔓延到了地底,而外界,虚空都在塌陷,都在裂开。

    至于域外,天空中各种光更是沸腾,规则交织,混沌雷霆炸响个不停。

    半日后,王煊才出来,发现这片大地数千里一片破败,而这还只是一点余波所致而已,只是被稍微擦中。

    “绝世强者大战,妖祖祁毅和凌乱仙动手了,激烈搏杀半日,这才各自离去。”有人在谈论。

    王煊动容,深感所有人都疯了,连那个级数的强者都下场了,说动手就动手,仙界太危险。

    这次,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第一时间冲向地下并以宝物护体,很可能就被两大强者给震死了。

    “在现世我震他们,到了仙界,一个闹不好,我就会被他们活活震爆!”王煊凛然,不到万不得已,他真不想动用方雨竹和张道岭送他的绝世神通印记。

    “祁毅的妖池中,养了一株天药,据悉,得各种顶级种族的血液滋养,有可能在向真药进化,什么真龙血,上古妖皇血,还有妖祖自己的血液,都曾喂养过它!”

    “绝世强者凌乱仙,趁妖祖祁毅外出,想去一探究竟,刚进妖池,结果就被堵住了,引发旷世大战!”

    王煊一路远行,知道了事情的起因,深刻感受到了绝世强者破坏力的惊人,真要放开手脚在大地交手,估计全都能抹平掉。

    这样看来,宇宙纠错,现实世界的压制,不是没有道理。放任他们强大下去,进入星空中,那简直弹指就能破灭生命星球,天地哪能承受得起。

    他皱眉,从这个层面理解的话,超凡的生灭或许有迹可循。

    他一路行走,第九日,终于来到了恒均的地盘,但是没敢接近,隔着几万里呢,就横穿了过去。

    因为,最近至宝未震,恒均道场紫气冲霄,一座道宫沉浮天地间,显示着他坐镇家中,并未远去,王煊没法对那株茶树下手。

    说是茶树,其实,它当年极其了不得,曾是一株天药果树,所产果实药效惊人。

    恒均有想法,想将它培育到真药级,结果在无限接近成功时,却突兀的失败,发生变异,所结果实变小,成为了茶果,闻着香,吃着苦,只能泡茶喝。

    这株天药蜕变失败,药效跌落了一大截,勉强还算是在天药这个级数内,但所需要的五色土等更多了,定期还要大量浇灌仙浆等,不然有可能保不住天药这个等阶。

    王煊思忖:“这就是培育失败的下场,我要是将它栽种到虚无之地,不知道能否让它翻盘。”

    “老恒等着,找到机会,我必抄你家!”他看了那个方向最后一眼,转身离去。

    仙界异常广袤,王煊赶路都犯怵了,第十二天才终于接近郑元天的地盘,主要也是他不敢动用斩神旗将速度提升到十倍以上,怕被人注意到。

    “老郑我来了!”王煊有些头大,想砸死郑元天,感觉没戏,除非郑元天先被人杀个半死,性命垂危,不然的话绝世强者在仙界太恐怖了!

    他在琢磨,砸死郑元天究竟有几成希望。

    当日,王煊得悉,郑绝世也疯了。

    最近一个月,郑元天的弟子门徒尽出,正在追杀这片大地上的火鸦族,灭掉的超凡火鸦没有百万,也有六七十万了,简直是想灭掉这一族。

    “上古年间,火鸦族曾极尽璀璨,出了个金乌妖皇。郑元天得悉,逝去的上古妖皇可能留下小半颗残丹,以及部分金乌皇血,所以他追杀该族,想挖掘出来。”

    有人说出事情的缘由,郑元天想炼成和自己真身差不多的妖皇法体,留给未来渡劫,替死等。

    王煊的脸色顿时变了。两日后,他的神色更难堪了,郑元天竟真的找到了三足金乌留下的残丹以及妖皇血。

    就在次日,郑元天的道场上空,混沌天雷一道又一道,一张金色的图卷出现,要绞杀郑绝世。

    “咦,那像是签署新约时显照的图卷,我还在上面留名了呢!”王煊露出异色,老郑这是怎么了,惹怒了哪位大仙,要持金色图卷杀他?

    “真要将他杀了,就不用我头疼了,干掉他!”他露出笑容,远远地躲出去,退出郑元天的地盘。

    然而,很快王煊就笑不出了,得知了郑元天被金色图卷绞杀的原因,他违约了!

    “郑绝世在逆天,他违反暂定的新约,跑到人间去擒杀凡人,导致混沌天雷轰顶!”有人议论,说出这样一则爆炸性的消息。

    王煊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快速失去血色,无比苍白。郑元天去针对凡人,该不会是冲着他父母去的吧?

    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当想到那些可能,他心中发堵,揪紧,不敢深入想下去了。

    “他……得手了吗?”王煊问道,心中在发颤。

    “不知道,反正他违背新约,遭遇反噬了!”有人摇头。

    王煊手足冰凉,而后心底是无尽的杀意,恨不得立刻干掉郑元天,这不能忍了,绝不能放任这个灾难级的恐怖强者活着了。

    这次,轮到王煊自己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