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一章 新约斩绝世
    “好像和一个叫王煊的有人有关。”

    终于,他听到了部分确切的消息,但却更加的难安了,心都提到嗓子眼。

    王煊低头,发现双手在微微发抖,如果父母被郑疯子杀死,拿什么去挽回?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一定要杀了郑疯子!”没有机会,他也要想尽办法,创造可行的契机。

    原先他以为,不杀郑元天的话,只是他自身处在生死险境中,所以他跑仙界来了,想看一看有没有机会解决大患。

    想不到,郑元天先发疯,开始对他身边的人下手,这绝对不能容忍。

    王煊在远处驻足,深吸了一口仙界的灵气,让元神宁静下来,既然事情发生了,不应再去发怒,而是该想着怎么解决。

    天空中,金色图卷很大,像是一片宇宙星海,将郑元天的道场上空覆盖,让这片地带如同末日到来。

    悬空的岛屿,一座又一座的炸开,在半空中被化成齑粉,都是图卷中垂落下的符文震碎的。

    混沌天雷,一道又一道,像是秘密密码的瀑布,从域外落下,在轰杀郑绝世。。

    “太恐怖了,绝世高手应劫,惊天动地,连郑仙祖的立道之地都保不住了?”有人失声道。

    追随郑元天的人将他视为仙祖,连他的道场都在崩碎,这场大劫让很多超凡者都惊骇欲绝。

    显然,郑元天跑回净土中,是想利用这里布置的大阵对抗新约,他的闭关地有各种秩序符文,都是他亲手刻下的。

    但今天那里被打穿了,混沌雷光,划出刺目的轨迹,如同一条又一条星河垂落,冲击那片大地。

    悬空的岛屿,一座没剩下,全部爆碎,至于那些琼楼玉宇等,有道纹守护也不行,都熔掉了。

    地面,那所谓的仙道祖山之一,也被劈断了,山脉在崩溃,一座又一座巍峨的大山,尽管激活了阵纹等,但还是难逃被毁的下场。

    郑元天的道场被打崩了,他布置的法阵挡不住,一片破烂,他的弟子门徒等惊恐的逃去,不敢停留。

    尽管这样,负责服侍他的人,一些亲近的门徒,部分道童,依旧有人来不及走脱,被劈死,连残渣都没剩,形神俱灭。

    “各位,你们要斩尽杀绝吗?”郑元天出现,披头散发,满身是血,他的身体暴涨,快速变大。

    在他染血的手中,抓着一艘战舰残骸,这是从现世中隔着大幕一把抓回来的,可见他的恐怖!

    远处,王煊头皮都要炸开了,那是旧土样式的战舰,郑元天真是疯魔了,不顾一切的下手了。

    “新约初立,非是我等无情,而是仙界规则烙印在上,在自动绞杀你。”

    远方有人开口,冷漠而平静,毫无疑问那是一位顶尖强者,必然是一方大幕中称尊做祖的存在!

    郑元天身体暴涨,带着血迹,对抗混沌天雷,双目开阖间,比之最锋利的仙剑还恐怖,目光撕裂了天宇。

    在他的手中,那艘战舰简直还不如玩具,以新型合金铸成的庞大舰体直接被他捏碎,化成铁粉,簌簌坠落。

    王煊在远处看到,在此过程中,庞大战舰破碎的刹那,有人类的躯体爆开,瞬间蒸发干净。

    他的眼睛都红了,这一切都证实,郑元天豁出去了,不知道对旧土下过怎样的重手。

    “你们可以暂时压制自身留在新约上的印记,你我都是熟人,难道这么不讲情面吗?”郑元天浑身冒仙光,到了现在,他顶天立地,高也不知道多少万丈,直抵苍穹。

    在他的体外,缠绕着一道又一道规则神链,化成星云,和金色图卷对抗,将落下的混沌天雷都击散了。

    “没有规矩,何成方圆?新约自行激活,判定你违约,仙界至高规则惩罚你,难道还要我等帮你对抗?”有人开口,对他很不满。

    “不就是几十个凡人吗,死了就是死了。”郑元天一声咆哮,张嘴就是一片火海,号称可焚灭大界的“业火”,漆黑如墨,横扫天宇,要毁掉那金色图卷。

    现在,他近乎算是入魔状态,修炼魔胎大法的症状尽显无疑,但是,这种状态下的他真的很强。

    呼的一声,金色图卷都被他掀飞了起来,不过,终究又定住了,金色图卷抖动,剑光亿万道,铺天盖地而下!

    “这样还收不了我,杀百八十个凡人而已,你就要灭我,笑话,这仙当的还有什么意义?我是教祖,高坐九重天,可对各族生灵生杀予夺,想让我抵命?滚!”

    郑元天发狂,头顶冲起一片血云,那是他的血精化成的大道祥云,要撕裂金色图卷,他的手段层出不穷。

    “郑元天,你也是从凡人一路走来的,高坐仙界后就忘本了,你杀的是凡人,掘的却是自己的根,更是仙界的根。一年后,超凡不在,列仙不存,皆沦为凡人,你让入世的各教弟子怎么活?等着被现世的人报复吗?!”有人喝问。

    天空中,金色图卷轰鸣,光芒刺目,并且极速变大,接着旋转下来,明明是图卷,但是仙光耀眼,像是阔刀般斩来。

    郑元天头上冲出去的祥云被斩溃,化成血雨,大部分被他重新吸收回体内。

    金色图卷开始扩张,如同薄薄的纸张,但锋利无比,继续横扫下来,带着无尽的符文,要诛杀绝世高手。

    郑元天满身是血,披头散发,他张口清啸,一部具现化的经文出现,漫天都是文字,向着图卷冲去。

    经文破碎了,郑元天一条手臂被斩落,金色图卷继续横扫。

    郑元天身体再次暴涨,断臂新生,进入域外,要手撕图卷,将新约毁掉,发狂的他确实可怕无比,神威盖世。

    域外,一片悬浮的陨星群炸开。

    “早先,那些凡人是我的弟子门徒杀的,也是在为为仙界立威,避免凡人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能够和我等平起平坐吗?我弟子被杀,我不忿反击,又有什么错?”郑元天在反驳。

    “不要避重就轻,你凭什么为了一己之私,让弟子去劫杀凡人,仙界即将熄灭,你们的罪行会让一年后的列仙处境堪忧。”

    “由我们掌控旧土、新星等一个个生命星球,还用担心未来吗?本就该强势!”郑元天喊道。

    哧的一声,他的头颅飞起,被金色图卷斩掉,不得不说场景太惊人,绝世强者竟会被枭首。

    不过,他终究没死,瞬间血肉重组,避开了金色图卷,全身黑暗下去,像是个黑洞,要瓦解一切。

    “郑元天,你很清楚,人间有很多超级战舰进入深空,就此消失不见,连我等都找不到。未来他们肯定会回来,你这样激化矛盾,不惜让列仙涉险,究竟想做什么,你很在意,你要得到什么?”

    远方,有人冷漠地开口,戳中了郑元天的心。郑元天不想多解释了,越是掩饰越是容易暴露。

    他要的是和两千七百年前那个人一模一样的有特殊内景地的血肉之躯,但绝不能让大幕中更多的人知道!

    然后,天地间没有对话了,只有一个高大无比,远超庞大山脉的巨人,屹立在天外,只手可摘星拿月。

    他艰难地对抗金色图卷,数次被撕裂躯体,他演化的黑洞都炸开了。

    关键时刻,一个满身都是混沌气流转的身影出现,手持羽化幡,来到域外,向上一点,抵住了金色图卷。

    “多谢道兄!”郑元天抱拳,他眼看不行了,元气大伤,根基受损,被恒均救了。

    天地间有人开口:“恒均,你现在帮他抵住也无用,他大概率还是要遭图卷反噬,生死有命。”

    “我不出手,郑道友也不会殒落,我只是不愿看到他根基大损,道行跌落。”恒均回应道。

    远方,大地上,王煊不爽,又是这个恒均,让他有些无奈,有至宝就这么任性吗,居然可破旧约,可挡新约!

    他感叹,自己实力不够强,不然的话,有养生炉在手,连恒均也一块夯死算了!

    他倒也不沮丧,自身才修行几年?

    恒均再次开口:“郑道友,你得到了妖皇残丹和真血,何不趁现在炼妖皇法体,代你受过。”

    “多谢道兄。”郑元天从域外极速降落,在残破的大地上盘坐,开始催动魔胎大法,要炼制妖皇之身。

    王煊转身离去,暗自皱眉,用手摩挲甲胄中藏着的炉盖,轻轻敲打,他在琢磨,怎么才能杀郑元天,现在实在有些难。

    不过,他并未气馁,他不是一个人到来。

    他是方雨竹、妖主妍妍、张道岭、冥血教祖的集合体,承载着他们的绝世神通,真要全面激活,爆发,还是有机会的。

    “郑绝世太逆天了,这都能抵住,不愧是至强高手之一!”

    “那是自然,能走到这个高度的强者,天命加身,怎么可能会意外死去,纵消逝也要惊天动地!”

    “我师祖天下无敌,怎么可能会有事!”有人开口,这里有郑元天的弟子门徒。

    “对,郑仙祖有大气运,万劫不朽,未来是要再塑新神话的人!”有人附和。

    突然,王煊心头一动,摩挲炉盖,以手指轻敲时,他感觉到了它轻微的脉动,这让给他身体差点僵住,赶紧停下。

    还好,炉盖很快就恢复宁静。

    域外,恒均蹙眉,他觉得羽化幡刚才轻鸣了几下,像是在……和谁打招呼!

    有古怪,这是至宝要出世的节奏吗?恒均顿时来了精神!

    哧!

    几乎是在同时,一道流光划过虚空,那是一叶孤舟,出现在郑元天地盘的上空,实在太快了。

    恒均双目慑人,哪里还管什么金色图卷,顾不上郑元天的死活了,他手持羽化幡直接扑了过去,要定住逍遥舟。

    郑元天也震撼了,逍遥舟就在高空上,竟出现在他的地盘中,如果没有负伤,这是千载难逢的大机缘。

    即便这样,他也没有犹豫,冲霄而去,想要接近至宝。如果得到逍遥舟,他哪里还会在乎那张金色图卷,世间再无人可伤他!

    然而,现实十分残酷,那张金色图卷先行落下,将他抽飞了,令他满身是血。

    同一时间,还有几道身影撕开长空,突兀出现,冲向逍遥舟,虚空中剧烈的能量汹涌激荡,规则交织,他们在尝试禁锢至宝。

    并且,有绝世高手趁乱还给郑元天来了一下,要夺走他手中的残丹和妖皇真血。

    郑元天本就受了重伤,现在更是大口咳血,刹那横飞出去,他心头一沉,今天情况有些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