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二章 老郑至宝恐惧症
    王煊眼冒绿光,这是天赐良机,逍遥舟出现了,郑元天不止被新约猛斩,还被某些人暗中捶了!

    他不急了,坐等老郑暴毙!

    “想杀我,老天都收不了我,一张废纸,打上印记,就以为能斩天了?根本不是真正的新约!”

    老郑发狂了,满身血迹,秩序如虹,从毛孔中射出,他在对抗金色图卷,也是在展示决心,谁再敢对他下阴手,先掂量下杀不死他的后果。

    然后,他刚说完,一团血光便快速出现,像是大日降临,那是一个巨人,带动滔天血海,从域外而来,一脚向着他踩去。

    血色巨人与天地齐高,法相雄伟,头颅都顶到苍穹中去了,大脚落下,虚空崩塌,郑元天的道场崩溃,大地下沉。

    正在对抗金色图卷并尝试炼妖皇法体的郑元天,手中的皇血轰鸣,迸溅起来。

    “你……”郑元天怒了,那只大脚将他遮盖在下面,不止是要重创他,还在羞辱他。

    “那是冥血教祖?他对郑绝世下手了!”

    “是下脚好不好,太强横了,郑仙祖的道场彻底崩灭了,可惜了一片浩瀚仙山,爆碎为齑粉!”

    远方,列仙惊呼,深感太震撼了,意外连连,有人要趁机夺了郑元天的性命?

    “藏头露尾,你究竟是谁?”郑元天一掌轰出去,将高天都打爆了,抵住那只脚,但是,噗的一声,没挡住金色图卷,被腰斩,接着又被大脚踩着落下,差点被跺爆!

    他吃了大亏,怒不可遏,谁在羞辱他?

    “那不是冥血教祖吗,郑仙祖怎么还会那样喝问?”有人不解,在远方小声议论。

    “你们不知道吗,近古以来,有些绝世高手不方便露真身时,都是以冥血教祖的形象出现。”

    列仙中有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秘辛,顿时愕然,想笑又不敢,老冥这是背负了多少口黑锅?

    “据悉,主要是冥血教祖有九条真命,当年过于张扬了,着实得罪了不少人。”

    列仙在以神识交流,不敢高声谈论。

    “郑元天,你有也今日?当年你谋害了一个名为郑元天的绝世奇才,不仅夺了他的血肉之身,还夺了他的名姓。。你是谁,一个练魔胎大法的恶徒而已,甚至,有可能是上古皇道余孽!”

    有人大吼,那是……另一个冥血教祖,这个人穿着血色甲胄,比刚才的老冥还像一教鼻祖。

    他气吞天下,手持**,轰的一声,将郑元天给砸没了,血液四溅!

    郑元天一声惨叫,主要是被他金色图卷给缠住了,没有能够躲避开那个**,身体破碎,炸了个稀巴烂。

    “你又是谁?!”他惊怒交加,在远处凝聚身体。关键时刻,又有一人来杀他,这是想终结他的性命,真正送他上路吗?

    他害怕了,今时不同往日,他很虚弱,正在遭受新约反噬,很可能会被这些居心叵测的人干掉。

    “老夫冥血!”那人大吼,手持**,再次轰砸下来。

    “本座也是冥血!”另一边,那个与天齐高的巨人再次抬脚踩下来。

    “妖皇残丹和真血,你拿来吧!”追逐逍遥舟的人中,也有一人突然杀了个回马枪,给郑元一剑。

    “啊……”郑元天惨叫,被三大高手攻击,又被金色图卷绞杀,他四分五裂,直接开始土遁。

    但是,其中一位冥血教祖以血海又将他逼了出来,最为重要的是金色图卷如影随形,在地底斩他更容易。

    郑元天又惊又惧,今天他真有可能会死去。

    旧土,安城,谪仙茶斋,冥血教祖像是吃了人参果,数万个汗毛孔全都张开了,感觉从头爽到脚。

    “哈哈,全是我,嘿嘿!”他感觉,心中舒坦到要冒光。

    这么多年来,郑元天、妖祖祁毅等人没少冒充他,屎盔子不知道扣到他头上多少盆了。

    最可气的是,上次在精神世界,那几人当着他的面冒充,和他争斗,差点将冥血教祖气的咳血。

    今天终于轮到他出气了,尤其是,他以自己的本来面貌去轰杀郑元天,结果对方依旧觉得是别人冒充的。

    可想而知,这么多年以来,究竟有多少人在顶着冥血教祖的法相行事。连郑元天刚才被暴揍了,却依旧在认为,是别人冒充的。

    “教祖,味道怎么样?”黄铭满脸是笑,亲自在雅间伺候着。

    “微苦,浓香,有点甜,还行。对了,你给我喝的是什么?”冥血回过神来,放下杯子问道。

    黄大仙诧异,道:“咖啡啊,我刚才不是问您了吗,您在那里笑着不断点头。”

    “什么咖啡?”冥血教祖刚才走神,心思根本没在现实中,哪里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天使咖啡,虽然名声臭了,但味道还行。”

    “我……打死你!”冥血教祖一听那个招牌就有些过敏,实在是上次黄铭的仙使咖啡策划方案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重口味让他都受不了。

    “教祖息怒,他们其实没用我那套方案!”黄铭惨叫。

    ……

    依附于旧土的半物质半能量化的宏大仙界中,郑元天几乎被人杀死,身体破破烂烂,像是个满身都是裂痕的瓷器。

    最起码,曾有四个人对他暗中下过死手,都顶着冥血教祖的样子,让他又气又怒。

    冥血教祖起初很爽,但是,看到真有人冒充他来干郑元天,让他又不爽了,他成专业背锅的了。

    尤其是,他向远空望去,那里还有五个冥血教祖在厮杀,争夺逍遥舟呢!

    他气的七窍生烟,天上地下,到处都是他,合着他是这片天地的主角,都快上演独角戏了。

    这要是被某个老阴贼真的夺走至宝,最后,却由他背负因果,被人惦记,那岂不是冤死。

    他赶紧也加入混战,争夺逍遥舟。然后,列仙就看到,很多个冥血教祖在和自己打,特别热闹!

    关键时刻,恒均再次出手,帮助郑元天抵住了金色图卷,不然的话,他真的危矣。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缺少至宝地抵御,逍遥舟从虚空中模糊下去,而后咻的一声,出现在天边,成功突围远去。

    嗖嗖嗖!

    多位“冥血教祖”和恒均都第一时间追击,尤其是恒均,脸色有些不好看,后悔帮郑元天了。

    郑元天脸色发苦,他是不知道该庆幸那些人远去,还是该觉得失去恒均的照应后而无助。

    他叹气,拖着根基严重受损的伤体,再次只身对抗金色图卷,并想尝试在生死绝境中炼出妖皇身。

    “我是谁,连拥有绝世天资的郑元天都能轻易吞噬,我之真身比你们想象的都要逆天,我怎么会死!”

    “如果不是你们胡乱猜测,我都快忘记我是谁了,此生我注定要在超凡领域开天辟地,重塑神话!”

    他压抑自己的情绪,低沉的声音在命土中回荡,他要活着,要崛起,要逆天,没有人能阻挡他。

    当然,他也在遗憾,满心苦涩,至宝出现他的地盘上空,如果没有出事儿,他正处在巅峰状态,他以从不示人的魔胎出击,说不定就真的能得到逍遥舟这件至宝!

    不得不说,此时散发魔性光辉的郑元天很强,在濒临死境中,他暂时抵住了金色图卷,而且还在炼妖皇法体,有成功的可能!

    一个时辰后,那些人去而复返,无比遗憾,显然将逍遥舟给追丢了,一位又一位“冥血教祖”各自离去。

    恒均也回来了,第一时间帮老郑抵住金色图卷,道:“新约粗陋,最多会纠缠你一天,便会散去,我帮你挡住。”

    他很遗憾,手持至宝,占尽优势,但是接连数次了,却始终无法获得第二件至宝。

    “难道真的是天数,最多只能得到一件,世间没有谁可以承受双至宝归于一身的大因果?”恒均叹气,心中不甘。

    真要是双至宝落在他的手中,即便是超凡寒冬黑夜来了,他也有底气,有足够的信心去对抗!

    “多谢道兄庇护!”郑元天露出感激之色,他知道,自己没事儿了,可以熬过这次大劫了。

    同时,他并未放弃炼制妖皇法身,下次可以藉妖皇之体去人间完成自己的心愿!

    远方,一座巨城中,王煊琢磨,真是他敲击养生炉所致,引来了逍遥舟?

    若是这么看的话,几件至宝间有莫测的联系,这就有些惊人了,一件至宝代表了一个超级神话文明,是他们的心血结晶。

    “再试试看,不能让老郑喘过气来,即便不彻底熬死他,也要折腾他到半死不活!”王煊决定再试试。

    然后,他就在繁华的巨城中,在摩肩擦踵的人海间,不动声色的敲起炉盖,验证是否真的还会有至宝出现。

    不久后,养生炉的盖子脉动,像是在向外界传递讯息,以超凡者难以理解的方式进行!

    这让王煊心头震动,几件至宝背后的文明极其神秘,其心血结晶并非想象中那么安静。

    他快速停止了,怕被人觉察到这里异常。

    不久后,一道刺目的剑光斩破天地,劈开了郑元天所在地界的虚空,剑光无匹,映照古今。

    “人世剑……它居然也出现了,依旧是在郑仙祖的地盘上!”列仙吃惊,眼神火热,但没人敢去争夺。

    然而,正主,郑元天自身,却是一个激灵,身体都发抖了一下,他不是兴奋,而是有些恐惧。

    他认为,这不是好事,刚才已经已经过一遭了,现在他这个状态,至宝捞不到,还可能会被害死。

    果然,恒均第一时间扔下他不管了,任金色图卷降临,轰在他身上。老郑还在炼妖皇法身呢,根本还没准备好,直接惨叫,身体破碎了。

    与此同时,“冥血教祖们”又回来了,去争夺至宝的同时,也有人给他来了几下狠的,打的郑元天爆碎。

    “我……!”老郑凄惨,看到至宝横空,他真心恐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