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三章 未来难测
    是仙是魔都在秀,只有一个郑元天在挨揍,谁来了,都在秀自己冥血教祖的身份,顺势打老郑。

    有人趁乱出手,想抢郑元天手中的妖皇血,也有人真想干掉他,在争夺至宝的同时,顺势绝杀。

    郑元天痛苦无比,被金色图卷绞杀,血液四溅,已经够凄惨了,还要戒备各路牛鬼蛇神,防不胜防。

    没有什么人留情,上来就下死手,噗的一声,有人不止要夺他手中的上古妖皇血,还炼化其断落的手臂,夺他的真血。

    郑元天暴怒,从来都是他吞噬别人,今天他自己沦为一盘肉菜了,那可是他的先天真血,断体原本可以重新聚来,但现在永久的失去了。

    “各位,你们将事做绝,要不死不休是吗?好,我郑元天拼了,今天就是形神俱灭,粉身碎骨,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

    他怒了,全身焚烧,披头散发,霎时顶天立地,庞大的身躯矗立到了天宇外,绝世真血沸腾,要玉石俱焚。

    现实很残酷,到了这种层次,没有人在在乎他的威胁。一只大手扇落下来,砸在他的法体上,砰的一声,这片大幕外太空中,六个月亮中的两个正悬挂在附近,跟着炸开了,两颗月球解体。

    就更不要要说郑元天的主身了,被遮天蔽日的大手压制,周身爆裂,血液像是大河滔滔,从破碎的身体中落下,那场面极其惊人。

    众人震撼,老郑脚踏大地,都屹立到外太空中了,法体全是规则在交织,可是遇上狠茬子后,道基严重受损的他根本不够看。。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剑光飞来,斩断他的右手,接着,有人一拳轰来,将他那颗比月亮还大的头颅打的稀巴烂。

    “郑仙祖被人杀死了?!”有人震撼,尤其是他的弟子门徒,现在瑟瑟发抖,这群人疯了,连绝世强者都照杀不误啊。

    “没有,郑绝世逃了,那是他的血色法体,是空壳,真身在那边,顶着金色图卷突围,离开此地了。”

    有人眼尖,发现了真相,天际尽头,郑元天真身在撒丫子狂奔,说着最狠的话,要不死不休,结果却是跑路了。

    如果不是金色图卷如影随形,一路跟了下去,人们还真发现不了他。

    郑元天强烈不安,总觉得今天会出事儿,所以,他杀意澎湃,一声怒吼后……转身就逃了。

    他觉得,这里成为了是非地,出现了死亡漩涡,有可能会将他埋葬,他相信自己的本能直觉。

    今天太邪性了,接连两件至宝出现在他的地盘上,他是至强者,感知极致敏锐,总觉得和自身有莫测的关联。

    虽然他很果断,一路逃之夭夭,但还是有人在截杀他,因为已他重伤垂死,这种机会不多。

    水下的大鳄像是闻到了血腥味,逮住机会,绝对不想放过,他一身的血精,道骨等,都是绝品材料,可以去炼替死法身,就像是他想炼出上古妖皇体一样。

    血光染红高空,郑绝世被人打爆了,他一声惨叫,元神和最精华的真血分成数千份,没入地下,分散远去。

    毫无疑问,他损失巨大,妖皇残丹和真血都遗失了,被人一把夺走,连带着自身根基被撕裂。

    郑元天远去,但他留下了大半身精血,只是残体遁走,道行严重跌落,从绝世领域坠下去了。

    这导致更为恶性的后果,金色图卷俯冲,绞杀他时,让他几乎抵不住。另外,还有其他绝世强者,要直接干掉他。

    他分散逃走的部分元神碎片,又一次爆碎,携带的真血精华,被人收进采摘自不周山的紫皮葫芦中。

    “住手,谁要杀郑元天,就是与我为敌,我曾欠他人情,今天必须要保住他!”恒均喝道,隔着数千里,摇动羽化幡,飞出一片蒙蒙仙光,抵住了金色图卷,并逼退了三位神秘高手。

    “无量天,无量地,无量法,以我恒均之名……”恒均施法,那是古咒,一团光飞出,包裹住再现的郑元天,帮他抵灾。

    “郑道友,熬过这一天,海阔凭鱼跃。”恒均开口。

    郑元天点头,转身就走,然而,他却无法蛰伏起来,被那金色图卷锁定,要一天后才能消失。

    还好有恒均的古咒加持,庇护他暂时死不了,在艰难对抗新约。最为重要的是,其他人没再对他动手。

    “恒均,多事啊!”王煊心头强烈不满,如果不是此人横叉一杠子,郑元天有可能会暴毙。

    “不过,郑元天必死!”他不知道父母怎样了,但是,郑元天的门徒既然下手,而且还死人了,且郑元天最后关头将一艘战舰都抓进了大幕中,可见多门么激烈,不杀之,后患太大了。

    他深吸一口气,暂时离开这座巨城,金色图卷还有一天的时间,那将成为一座最璀璨的灯塔,指引着老郑立身在何方!

    神空崖,一片石林区,很广阔,几乎没什么植被。有直抵云端的石山,如神剑插在地上。更有巨大的陨石,据悉那是月亮碎片,被人摘来,曾在这里炼取稀有材料月金。

    王煊和剑仙子约好,在这里碰头,距离郑元天的地盘不是很远,飞行过来也就两个时辰左右。

    他蹙眉,找了很久,看到娟秀的留言,剑仙子的主身来过此地,但在数日前就又离开了仙界。

    她去了高等精神世界——广寒宫,继续练剑,誓要在近期成为绝世强者,不绝世不出关,这次就不和王煊离去了。

    她原本还要照料他一二,可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见他现身。

    王煊也没有想到,从自己出现的地点,赶到郑元天的地盘,居然要耗时十几天,地域太大了。

    “也好,等她突破到绝世层次再出去更好!”王煊转身离去。

    接下来,他安心蛰伏,静待时间消耗。现在郑元天被打人打爆了,跌落下绝世领域,若是没有恒均的古咒加身,是杀他的最佳时刻。

    “不过,你熬上一天,还是要死,就在那里呆着吧。”他在看地图,老郑等死的地方,距离恒均的道场不是非常遥远。

    以王煊现在的实力赶过去,大概需要两日,若是比肩绝世强者的遁法,那就不算什么了。

    他看了一眼郑元天所在的那片宏伟的山脉,混沌天雷不时落下,老郑还在挨劈呢!

    他在估量时间,随时准备给老郑安排第三波送温暖活动,但是,也不能太频繁,引起绝世高手猜疑麻烦几大了。

    “其实现在各方估计都在琢磨呢,最多还能安排一波,所谓事不过三,而且,安排完就得杀了郑元天,立刻离开。”

    现在,先用金色图卷消耗他身上的古咒,时机还未到。

    不出意外,人世剑遁走,即便是恒均也没有能留下它,剑光激荡,和羽化幡碰撞了一次,气冲霄汉,有星斗被射穿,景象恐怖。

    人们沉默,至宝太难夺取了,恒均能够得到羽化幡,让人无言而叹,气运太盛。

    在最后时间段内,王煊慢慢领略仙界的风土人情,总的来说,山河秀丽中带着腐朽之气,民心悲观。

    现在,举世皆知,仙界要完了,很多生灵都要疯了,各地都大乱很久了,直到精疲力竭,许多人开始麻木悲观。

    一座小城中,暮气沉沉。

    “郑仙祖的道场被打穿,可是,我家将所有灵物都上缴了,为我和妹妹买下离去的名额,可以随着郑仙祖的阵营进入人间,现在那座跨界的巨大祭坛被毁,还会重建吗?”有人颤抖。

    那是一个年轻人,脸上写满彷徨,耗尽所有,举家为他们兄妹二人付出太多了,现在竟生出变数。

    “刚才郑仙祖的一位弟子说,不会重建祭坛,这怪不得他们。”有人叹气。

    那个年轻人面色苍白,道:“能将灵物退回来吗,那是我家全部的积蓄,不行的话,退回来一半也好,我去其他教祖的道场,竞购一个名额给我妹妹,我自己就不走了。”

    “郑仙祖的弟子说了,不退!”有人心情沉重地说道。

    ……

    这是王煊穿行过一座小城时所见所闻,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拉着身边还未成年的妹妹,满脸绝望之色。

    事实上,这不是个例,而是太多了,仙界现在风雨飘摇,并不是所有超凡者都能进入人间。

    能够购买名额,想尽办法进入现世的,其实已经算是不弱的超凡家族了。

    “到时候我们自己去穿大幕,仙界熄灭前,拼死一搏,成就在人间为凡人,死就随仙界一起熄灭。”有人说道。

    王煊心中无法宁静,仙界,和人们心中的美好景象不相符,现在如同要到了末世,到处都是悲歌与萧瑟。

    他看到有情侣抱头痛哭,一方可以进入人间,另一方却没资格,购买不到逃生的“名额”。

    王煊猛力摇了摇头,他能渡一些人,但是却渡不了这一界,那么多超凡者如果都进入人间,根本承受不住。

    那些教祖也不是全无情,而是无力带走所有人,现世承载不了。

    一对注定要分别的年轻道侣,相对落泪,感觉无助而凄凉。

    “你去了人间,要好好地活着……”女子还未说完,就已哽咽了。

    “我不走了,留下来,和你在一起,哪也不去了!”男子咬牙,擦去眼泪,要留在大幕中。

    女子既感动,又凄凉,阻止了他,道:“你不要犯傻,你家里好不容易为你争取来一个名额。”

    “给我弟弟吧,我和你一起留下!”

    ……

    王煊无力渡这个大世,这个世界将如何演化?真要葬下所有人吗,那是多少生灵?想一想就让人心头沉重,说不出话来。

    列仙虽叹,生不逢时,神话将亡,再无上进路,但是他们毕竟还有进入现世的机会,或能做个普通人。

    更多的中下层超凡者,却注定要与仙界共消亡,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他们才是可悲的。

    “我一直担心神话人物进入现世,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是血色无边,将无比悲惨,现在看来,那些不好的事并未发生,所有超凡者都被约束了。”

    王煊感觉有些压抑,到头来,最苦最无奈与最凄凉的,反而是超凡者吗?

    不久后,很多人都活不下去了,没有机会了。

    进入现实世界的超凡者,当有一天,他们超凡手段消失,他们过目不忘的能力不在,他们各种天赋被磨去,是否反而会成为弱势群体?

    当再想到,进入深空中的那些超级战舰群终有一天会回来,他情绪起伏,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这座小城。

    过去,他担心普通人被神话人物恣意践踏,被妖魔当成血食,事实上确实曾有妖祖一脉的人在新星肆虐,所以被他激烈对抗。

    现在,他又担忧未来失去一切的超凡者了。

    是否会有那么一天,他要站出来,为曾经的超凡者出头,庇护那些人?

    总的来说,他同情弱者,不想有特殊的阶层高高在上,压制与践踏底层。

    “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现世纠错,会有无尽的悲欢离合,将远比我想想的残酷。”他只能走一步应对一步了。

    现在,他要行动,去杀郑元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人都是祸患,没有必要让他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