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五章 查无此人
    “不死神光!”

    果然有人刹那降临,看到了最后的一幕,一道赤霞远去,投身虚空漩涡中,不知道瞬移到了何方。

    “那是冥血教祖的不死血遁术?”来人双目深邃,觉得那神光很纯正,看起来不像是假冒的。

    冥血教祖的主身也来了,这叫一个膈应,多位“冥血教祖”争夺至宝也就罢了,连凶杀案现场都有他掺和。

    这天人地下,人间和仙界,简直没有他都不行,到处都是他的身影,他就是个锅王,以一己之力背负诸天。

    冥血教祖超级不爽!

    “郑元天死了?!”冥血教祖们皆动容,都被惊到了,郑老魔竟被人迅速格杀?

    更有人声音低沉,道:“我看到血光中有一个炉盖,那该不会是养生炉吧?郑元天竟死了。”

    这绝对是大事件,来的几人脸色都变了,第四件至宝也出现了,并且被人得到,劈死了郑元天?

    “冥血得到养生炉,杀死郑元天远去。”一人开口。

    冥血的主身看着他们,心累,这些人都立身血光中,全在冒充他,也好意思张口闭口提冥血?没一个好东西!

    “谁,冥血是你吗?杀了郑道友!”远处,恒均手持羽化幡,满头白发飘了起来,震怒,身上的阴阳神火蚕仙衣更是猎猎作响。。

    他杀气无边,气冲斗牛,身上蒸腾到到外太空的血气在激荡,天外有陨星都因此而炸开!

    “郑道友,我会找到真凶,为你报仇!”他发誓。

    ……

    六万里外,王煊从虚空漩涡中出来,期间他数次校正方位,一路赶到恒均的道场附近。

    现在,他哪还管身后祸水滔天,趁着恒均不在家,赶紧掏了他的老窝,什么都不给他留下。

    “恒均,你助纣为虐,帮助郑元天杀我,那么,我就不客气了!”王煊看着前方的宏大神山群。

    黑色的山体冒出一缕缕先天精粹,生长着各种灵药,赤色的山体有地髓滴落,滋养出一片神果园。银白的山体划过一缕缕剑光,金属气弥漫,这是炼制异宝的地方。

    恒均的道场是从其他仙界移动到这片依附于旧土的仙界的,成片的神山,各不相同,雄伟而壮阔,占地面积极广。

    王煊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株茶树,就在洞府前,在各座神山间的空地上,并没有遮掩起来。

    主要是,恒均渐渐放弃了它,养不起了。

    自从它异变失败,想保住它最根本的天药属性都很难,需要不周山的药土,更需要高等精神世界的稀珍仙浆,时不时就要给它补一补。

    而现在距离仙界熄灭不足一年了,恒均认为,即便现在还能养活,未来它也注定要枯死。

    有些厉害的法阵守护,但并没有特别有针对性的布置,一般人动不了这株树,可手持炉盖的王煊没什么问题。

    哐当!

    他直接投掷了出去,绝世力量还未散尽,砸在道场中,让这里天塌地陷,满是阵纹的大山炸开,禁制瓦解。

    这片道场中唯一的特殊地,恒均平日打坐的石室,嗖的一声隐去,被朦胧的混沌覆盖,那里法阵最为密集。

    至于外部区域,各种琼楼玉宇,悬空的神岛,虚空中的花园等,都没个这个待遇,轰然坠落。

    第一仙茶所在地的守护法阵,迅速瓦解,炉盖落下后,发出柔和的光,居然在主动接引那株天药,瑞霞点点。

    王煊露出惊容,然后,他立时又想到了传闻,养生炉这件至宝本就有与各种仙药相关的传说。

    据传,持着它接近天药时,能接引来药性,采摘大药更为容易,将药草放在炉中,还能提升其品质。

    第一仙茶满树青翠,叶片鲜嫩欲滴,主干粗大,如一头老龙盘绕向天空中,高能有六米。

    它结着一些果实,十分稀疏,都只有拇指肚大,颜色各不相同,有金色的,有银色的,有紫色的……小茶果非常绚烂,神圣喜人。

    只是数量太少了,这够谁天天喝啊?

    早先,王煊还在想,每天泡上一壶,除了自己养生,修行悟道,还能招待下朋友,现在看,产出太低了。

    老茶树晃动,王煊动手相助,让它拔地而起,叶片绿霞烁烁,各种颜色的果实晶莹,煞是美观,这是天然的美景。

    它缩小了,伴着一缕缕神光,覆盖着白蒙蒙的仙雾,茶树快速落入炉盖上,两者一起缩小到巴掌长。

    王煊接引到手中后,如同吃了人参果,从头到脚都舒坦,杀完郑元天,又光顾恒均的道场,神清气爽。

    这两人都是生死大敌,注定对立,击毙和洗劫他们,让他格外有成就感,眼角眉梢都在发光。

    当然,他没耽搁时间,得到老茶树后,趁乱飞起,直接就要远离!

    “什么人?!”

    “这是谁,抢到恒均仙祖的洞府来了,这人疯了吗?想死也不能这做吧,下辈子都没有做人的机会了!”

    这片道场中,自然有很多超凡者,更是有不少高手,有些人刚才在法阵崩解时受到波及,死了一片。

    很多人虽然在呵斥,但是却在逃遁,不敢沾惹这种凶人,只有个别耿直的超凡者冲了过来。

    王煊深吸一口气,寄出第二道不死神光,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加速远去,该回去人间了。

    再不走的话,恒均会疯掉,注定要满世界追杀他。

    当然,在此过程中,他也不介意顺势以血光俯冲而过,但凡攻击过来的人都在噗噗声中爆碎。

    王煊驾驭炉盖,没入时空漩涡,瞬间不见,事了拂衣去!

    “冥血教祖,那是他的招牌——不死血遁!”有人大叫,然后,他以及附近,砰的一声,又有部分超凡者爆碎。

    ……

    “老郑,你不会白死,那个人会付出血的代价!”恒均开口。

    几乎是同时间,他心头震动,元神有感,满脸愕然之色,他自己的大后方出事了!

    哧!

    人世剑远去了,切开虚空,一路……冲向恒均的道场!

    逍遥舟更快,它本就是远行的工具,模糊下去后就不见了踪影。

    恒均一语不发,一路狂追,他元神有感,自己的羽化幡在轻鸣,像是要接近什么。

    冥血教祖们都化作流光,一路疾驰,跟了下去。至宝接连出现,今天如果不把握机会,以后也没有多大希望了。

    咚!

    老张很猛,用手一搓,一道镜光飞出,打穿天地,他一跃而起,进入时空通道中。

    “张教祖等我!”冥血的主身喊道。

    “你谁啊?”张道岭问道。

    “我冥血啊!”

    “不对吧,一般都是别人冒充冥血,老冥被逼换成其他的身份。”

    冥血教祖热泪盈眶,这都成业内潜规则了?

    ……

    恒均脸色铁青,站在自己的道场前,看着破败的山地,坠落下来的神岛,倒塌的宫殿,眼神很冷。

    超凡者死了一片,他的天药竟被人挖走了,实在胆大包天!那么大一个坑,像是在嘲笑他,窝都给他端掉了。

    “究竟是谁?!”他的的目光在每一个人脸上扫过。

    “仙祖,我们看到,他是……冥血老祖,动用的是不死血遁!”有人仗着胆子告知。

    “放……你家教祖的仙气!”冥血来了,闻言后直接呵斥,暗锅也就算了,连明锅都来了,向他头上扣,是可忍孰不可忍。

    “追溯旧景!”恒均低沉的声音响起,他动用绝世法力,想要查到旧景,看一看是谁。

    很快,他发现无比艰辛,竟难以追溯,这就有些可怕了,让在场的其他人都十分吃惊,才发生的事就不能映现了?

    世间没有这个人?

    恒均一声冷哼,催动羽化幡,用它来加持,顿时有了效果,但也只是模糊的呈现出一道身影。那个人全身都覆盖着甲胄,被遮蔽的严严实实,而且画面刹那就散开了。

    “怎么可能,无法回溯?”恒均出神,而后,他很快想起了什么,道:“真实,至虚,颠倒乾坤,扰乱时空痕迹,能采集到这种东西的人,绝对不简单!”

    逍遥舟、人世剑追了一段距离,就嗖嗖各自遁入虚空,彻底不见。

    恒均脸色难看,他手持羽化幡,再次撕碎虚空,追寻下去,然后,停驻在一片荒山中。他立身很久,彻底失去线索,手中的至宝早先的轻微脉动,已经断了。

    王煊感叹,冥血教祖的逃命本事绝对是超一流的,不死血遁的速度太快了,炉盖寂静后,他也早已进入黑暗地带。

    他加速远去,最终看到了客栈,见到了通红的灯笼,然后沿着迷雾,他腾空而起。在昏暗中,他踏着模糊的地带,自身似乎随着迷雾扭曲了,虚淡了,最后消失。

    刷的一声,他沿着时空漩涡,回归到了命土上方,成功从仙界逃出来,有惊无险,收获巨大。

    他没敢耽搁,将缩小的茶树放进养生炉内,盖紧盖子,彻底与世间隔绝,免得从身体溢出去什么气机。

    接着,他挖掘命土,将至宝深埋。他准备先缓一缓,找时间再去虚无之地栽古茶树。现在他很想知道,在自己离开的这段世间内,现实世界中怎样了,颇为担忧父母。

    “我就这样将老郑杀死了。”王煊自语,他的精神回归,快速和肉身合一,倏地睁开了眼睛。

    感谢:叁生缘纵猎者,发过很多次白银盟了,我依旧在黑暗轮回中,受之有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