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六章 来自深空的古飞船
    “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十几天啊,灵魂消失,如果不是肉身还热乎,我都要对外发讣告了。”陈永杰长出一口气,在那里说着不吉利的话。

    王煊很想教育他一顿,别这么丧。

    陈永杰板寸锃亮,这是道行又精进了的体现,双目炯炯有神,问道:“这次你没有自焚,更没有剧震,什么动静没有,相当的安宁,闭关还算顺利吗?”

    “还行,这次我神游太虚,走出去很远,大梦一场啊。”王煊感慨。

    他将郑元天给弄死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真实,想来现在仙界炸锅了,这种大事件想不沸腾都不行。

    不过,现在可不是关注仙界的时候,他很担忧自己的父母,快速询问,旧土怎么样了,是否有变故。

    “郑元天的门徒丧心病狂,找不到你,就去平城针对你父母了,完全不讲规矩!”陈永杰神色郑重地说道。。

    现在,他们在墨城,毗邻大海,王煊跑到这里闭关,就是想避开郑元天一系的人马,结果他们对其家人下手了。

    陈永杰快速告知:“安心,你父母没事儿,那些人简直找死,当场就人间蒸发了,什么都没剩下。”

    “是方姐出手吗?”王煊问道,他知道,方雨竹去了安城,要在那里最大的图书馆为自身充电。。

    “对,当时仙光一转,那些人就都不见了。当中可是有郑元天的亲传弟子,实力强大的离谱,换成其他人在那里,真挡不住。但是,在方仙子面前,他们就像是腐朽的纸张,轻轻一撕,世界就安宁了。”

    陈永杰感叹,佩服的不得了,他也向往那种境界,奈何,生在这个时代,他大概率没机会了。

    王煊松了一口气,对方雨竹很感激,而后又问道:“我父母没被吓住吧?嗯,他们心大,即便受惊,睡一觉也就没事了。”

    “何止没事,当时,怎么说呢,两人根本就没慌,心理承压力相当的惊人。”说到这里,陈永杰露出异色,道:“他们两人见到方雨竹,很高兴,那表情就像是……”

    老陈说不下去了,根据他得到的汇报,王煊的父母很热情,一点也不见外,看方雨竹的眼神,热烈又热切。

    王煊一只手抚向太阳穴,真尴尬,都不用多想,他父母肯定误会了,该不会以为方雨竹是近代超凡者吧?

    那可是修道三千年的超绝世!

    王煊能够想象,他父母满心欢喜,由于一知半解,不知方雨竹真正的来历,完全是一副看准儿媳的眼神,反正神话将枯竭了,超凡者都要沦为凡人,他们希望王煊娶个超凡仙子。

    陈永杰眼神怪怪的,都不好意思说了,王母竟拉着方雨竹的手,将自己手腕上的镯子给对方戴上了。

    “方姐她没有拂袖而去吧?”王煊觉得脸烫,替父母脸红,怎么能这样?

    老陈顿时笑了,道:“方仙子脾气很好,虽被牵着手,但始终带着微笑,而且还找了间静室,和你父母聊了很长时间。”

    和他父母聊,能有共同语言吗?

    王煊双手捂太阳穴,又搓了搓自己的脸,真难为情,下次怎么去见方雨竹?

    不可否认,他对方雨竹有好感,但目前只是单纯的欣赏,和男女之情无关。就和正常的人类总是喜欢美好事物一样,纯净自然,没那么复杂。

    而且,对方是什么人?超绝世,有可能是当世第一强者,道心明净,哪有那么容易落入红尘中。

    郑元天的门徒不止一人出现在旧土,很疯狂,在平城失败后,想要搞事情,然后就被战舰轰了一顿。

    关键时刻,郑元天发狠,隔着大幕抓走一艘战舰,拘禁到了大幕中。

    “这种人当诛,奈何,老郑实力太强,我们奈何不了他。”陈永杰摇头。

    王煊沉默,终究是死人了,即便他击毙了郑元天,也改变不了那些人的命运。

    “我再提升一个段位,接着震落他们一个境界,在现世中,我就应该不怕他们阻杀我了!”王煊心中琢磨。

    然后,他猛地抬头,望向深邃的星空,想进宇宙深处了。

    他杀了郑元天,解决了眼下最大的祸患,该考虑去救人了,他想将赵清菡和吴茵从密地中接回来。

    他一直没有远行,主要是最近自身难保,被绝世强者虎视眈眈。此外,他已知道赵清菡和吴茵应该没有俺么危险,通过方雨竹了解到一些情况。

    当初,方雨竹也在那里留下一道精神碎片,和那头地仙层次的白孔雀在一起,一直未回归,不知在等待什么。

    方雨竹隔着大幕,和那边的精神碎片有过接触,认为那头老狐极其不简单,它对列仙藏着敌意,其实力比白孔雀只强不弱。

    不过,它确实教导赵清菡和吴茵修行了,没有加害,只是总扣着她们不让回来,还是让王煊不放心。

    而且方雨竹怀疑,老头老狐另有根脚,不是所谓列仙洞府的老仆,可能是从大幕中提前逃出来的强者。

    “地仙啊,有肉身,逃出来很久了,一直活在现世中,不知道其境界被震落了没有。”王煊神色凝重。

    他不敢将那头老狐想的过于美好,不放人本身就说明了问题,也不敢将局势看的过于乐观,怕它有天大的来头。

    现在他回想在密地的经历,越发觉得,那头老狐可疑,有诸多异常之处。老狐曾向羽化、欧拉、河洛三颗超凡星球的修士询问,那里是否有地仙,是否有养生主,当时??它在评估着什么。

    “马大宗师,你现在怎么样了,能否马踏飞燕,马踏妖魔?还有你这个马屁精,不会彻底改投老狐门下了吧?”

    “小狐仙,万一我和你爷爷为敌,真是伤感情啊。”

    王煊认为,自己近期突破十段限制,闯到那惊人的十一段领域中,或许就可以动身了。

    他发现,自己最近要做的事情很多,打完老郑后,还要防备恒均。而且,他必须得去密地接人了。此外,还有剑仙子随时会破入绝世领域,也当留心,应接引出来,因为大幕中太乱了,各路“冥血”在混战。

    “这十几天,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吗?”王煊询问。

    “确实有,昨日外太空中来了一艘古飞船,样式陈旧,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而且很异常……”老陈神色无比严肃。

    那艘古飞船是从深空中漫无目的漂浮过来的,染着血,让人稍微接近就不寒而栗,血液似乎还未干。

    “里面有生灵吗?我们这边有去沟通和接近吗?”王煊问道。

    “普通人靠近不了,原本我想去的,但守着你无法走开。”老陈说道。

    目前,来自大幕的生灵还不知道,直到今日下午,他告诉了方雨竹,她已动身前往,因为那里很古怪,需要强者探查。

    “那血,大概率是极其强大的超凡者的血,因为普通科研者根本没法靠近,自身的精神像是要被分裂般剧痛。”

    老陈神色郑重,那艘古飞船里面应该没有人驾驶,无比寂静,动力系统早关闭了,是莫名出现并漂浮在外太空的。

    现在已经是夜晚,他还没有等到方仙子的消息。

    “告诉老张和冥血教祖了吗?”王煊问道。

    陈永杰摇头,他觉得方雨竹平易近人,最好说话,所以第一个告知她了,他对另外两人多少有些敬畏。

    “方姐姐应该不会有事,但是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消息?”王煊蹙眉。

    “太空探测器观察到,她打开了舱门,成功进去了,但一直没有出来。”陈永杰也是有点没底了,道:“要不,现在立刻告诉张教祖和冥血教祖,我觉得他们会感兴趣,古飞船外染着血,舱体凹陷,绝对不一般。”

    王煊同意,他确实有点不放心了,宇宙星空太大了,没有谁敢真的敢保证天下无敌。

    “古飞船,染着超级超凡生物的血?那种东西一般都不简单,我上去看看。”张道岭听闻后,让陈永杰派飞船送他去太空。

    至于冥血教祖,还沉浸在大幕中发生的大事件中不能自拔呢,郑元天被杀,导致他一直在吃瓜,打探各种最新消息。

    “哈哈,恒均杂毛,你竟敢恫吓我,这下好了吧,自己家都让人给偷了,第一仙茶树都易主了,嘿嘿,可笑!”

    终于,他也接通电话了,较晚的时候,坐上一艘小型飞船,亦前往旧土的外太空。

    接下来等了很久,他们两人一去不复返,竟也没有音信了!

    王煊和陈永杰都被惊住了,这是什么状况,三大绝世高手登天,进入古飞船中,居然就此没动静了?让人不安!

    “妖主呢,赶紧向她求援。”老陈头大,预感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王煊摇头,先不说找不找得到妖主,即便知道她在哪里,也不能贸然再向古飞船中送人了。

    现在,已经进入三大高手,如果陷落在当中,即便是妖主再上去,估计也解决不了问题,可能将自身搭进去。

    在现实世界,这天下间还有能威胁到方雨竹的人吗?

    王煊静默,等到消息,宇宙深空实在过于深邃和广袤,有着太多的秘密,谁也说不清会出现什么。

    后半夜,陈永杰的电话突兀地响起,夜深人静,非常刺耳,他第一时间接通,希冀是外太空的古飞船中有消息了。

    “怎么可能,进入古飞船的人都死了?!”陈永杰震惊,第一时间就失声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感谢:dydydyd,谢谢盟主多次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