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七章 仙都死了
    “突破了天花板,超越了现实世界的极限压制,这样的人竟死去了?”陈永杰失神,感觉难以置信。

    这则消息太突然了,震的他双耳嗡嗡作响,让他的心神都在颤抖,这样的古飞船竟可怕到了这一步?

    他有些后怕,如果没有守着王煊,而是第一时间去探索,那么他应该也死了!

    虽然不在一个院子,但是王煊依旧从深层次的入静中惊醒了过来,听到老陈的部分话语,倏地一声消失,而后出现在他的房间。

    “他们都……遇害了?”王煊心头沉重。

    “是的。”陈永杰点头,他在皱眉。

    而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我说的是新星那里,也是在外太空中,一艘相近的古飞船突兀地出现,船体坑坑洼洼,外部被大量的超凡之血染红。”

    “我!”王煊斜睨,有种想收拾陈永杰的冲动,能不能不要说话大喘气?刚才让他的心都揪紧了起来。

    新星,外太空中,居然出现一艘不说一模一样但也接近一致的古飞船,和旧土这艘几乎同时出现。。

    新星有很多超凡者,其中不凡绝世强者的门徒,先后共有六批队伍去探查,四名突破天花板、实力在逍遥游层次的大高手死了,还有其他超凡者共计三十七人。

    “据悉,新星那边,他们暴力开启了船舱,瞬间而已,就向外落下更多的血液!”陈永杰告知。

    王煊皱眉,这件事有些邪门,为什么新星和旧土外,同时出现两艘古飞船,这是被谁送回来的?

    他开口道:“我觉得,这件事很不简单,像是在向新星和旧土散发某种信号。”

    他重新去看照片,冰冷的虚空,漆黑的宇宙中,那艘样式陈旧、积淀岁月气息的飞船,染着鲜红未凝固的超凡血液,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只是,由于拍摄角度以及距离的问题,看不太真切,无法探测到舱门内部的情况。

    “多事之秋,这如果是某个文明发出的信号,那就复杂了,甚至很危险。”王煊说道。

    他和老陈商量,还是得找到妖主妍妍,让她和大幕中的主身联系,去求援,不然的话问题十分棘手。

    当然,王煊自己也想走上一趟,身上有养生炉,这是他最强大的杀手锏,当然他不会莽着闯进去,要见机行事。

    两人连夜就动身了,回到安城,在靠海的墨城真呆不下去了,各种工作都准备了起来。

    “青木,去熊山找妖主,实在发现不了她的踪迹,就在那里大喊,说方仙子和张道岭出事儿了。”陈永杰联系青木,让他带人立刻去神农架。

    王煊去找黄铭,一上午都呆在他的茶社,坐等消息。黄铭、孔云来出自妖族,对妖主妍妍的动向应该更清楚一些。

    “老张和老冥真不让人省心,明知道有问题,还不谨慎一些,希望性命无忧。”王煊自语。

    黄铭无言,心说,这哥们不怕两位教祖听到后将他打死吗?黄大仙心情复杂,初见王煊时,两人还切磋过呢。

    现在,别说是他,便是妖祖之子那个精神病都不愿意和王煊遇上了,被王疯子打怕了,更怕被割以咏志。

    在他们之间,长着青藤、开着新鲜花朵的灵木桌面上,茶香袅袅,环境相当不错,茶社布置讲究,有白色仙气飘动。

    “王哥,你不用担心,孔云亲自联系各方去找妖主了。再说,方仙子和两位教祖洪福齐天,万劫不朽,不会有事。”

    说到这里,黄铭神秘兮兮,压低声音,道:“跟你说个好消息,我初步得悉,仙界出大事儿了,想杀你的那个人大概……死了!”

    他一副卖关子的样子,吊着没说完。

    王煊也是无语了,很想告诉他,那是我亲自下的手,打死了郑元天,搁这里还当金贵秘闻呢?

    “我正在等待最新消息,来确定他是否真挂了,毕竟是一位绝世高手,不可能那么容易消亡。”黄铭说道,看到王煊不怎么感兴趣,他立刻提及真名,小声道:“是郑元天死了!”

    王煊原本不想理这茬儿,但是,却又不得不装作出震惊的样子,不然的话这头黄鼠狼肯定会多想。

    “他死了?太让人吃惊了!”为了表达震撼,他不得不连着喝了三杯茶,用以遮掩脸上的淡定。

    “天大的消息啊,确定了,郑绝世陨落,被一个神秘人物强势格杀,据悉连残骨渣都没剩下!”周青凰蹬蹬上楼了,这次穿着学生装,秀气而文静,戴着眼镜,但却有一颗骚动的心,一点也不安分。

    她还带来了顾明曦,这两人一直走在一块,没怎么分开过,上次茶斋开业,顾明曦为了避开王煊,所以才没来。

    茶斋中人们骚动,这里居然有一些超凡者,不全是普通人,顿时热议了起来。

    有人附和:“确定了,大幕中一片沸腾,刚才恒均仙祖正式对外宣布,郑教祖化道而去。”

    “据传,那个神秘人可能一位盖世高手,拎着个茶壶盖,就将郑绝世砸没了!”周青凰说道。

    王煊:“……”

    他心情复杂,自身“被盖世”了?养生炉的盖子,成为了茶壶盖,这传言真离谱,这是有人想故意藏着养生炉的信息吧?

    不管怎样说,神秘者成为名人,镇杀郑元天,震撼了仙界,各方都在猜测他的身份,引发轩然大波。

    这个年头,神话落幕,绝世高手高不可攀,能杀郑元天的人自然让人敬畏。

    “多位教祖联手,但依旧追溯不出来,世间像是无此人,真是超神般的存在,可惜,我们无缘相见。”周青凰遗憾地说道。

    这件事导致大幕内外,所有超凡者都心神皆动,都在猜是谁,引发了巨大的风波。

    黄铭诧异,道:“周仙子,你不是对男人不感兴趣吗?”

    “你懂什么,盖世强者在我眼中,无论是男是女,他都绝代倾城。”周青凰看起来有书香气韵,但话语很冲。

    “要死了,你少说两句!”顾明曦翻白眼,阻止她胡言乱语。

    “有人推测,这有可能是是一位新崛起的绝世强者,因为排除了仙界已知的所有高手!”周诗茜开口,她也在这里。

    “这就惊人了,真想知道他的身份,在这个年代崛起,杀了郑绝世,成为至强者之一,太了不起了!”

    一群人议论纷纷,热议的很激烈。

    王煊诧异,他没有想到击毙郑元天后,在现世中都能引起一片波澜,影响很大。

    “找到了,妖主在飞船基地等你,一会儿就去外太空!”陈永杰的电话来了。

    红衣妍妍果然在熊山,被喊出来了。她知会了大幕中的自己,便迅速赶至。

    王煊立刻起身,快速赶向安城外的飞船基地。

    “你要小心,最好守在古飞船外,不要轻易进去。”陈永杰叮嘱,他是不会去了,感觉自身会送菜。

    咻的一声,一架小型飞船破空而去,冲出大气层,快速到了漆黑的宇宙中,其实那里距离地球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呢。

    古飞船很大,比得上大型战舰了,安静地漂浮着,满是血迹,像是从死人堆里逃出来的,多少超凡者的血才能造成这种局面?

    “上古飞船,有些麻烦,这种东西不弱,本身就兼容了超凡动力系统。”红衣妖主妍妍开口。

    这次她很严肃,路途上没有笑颜,和她平日风情万种的气韵不太一样,红衣冷艳,无形中散发着妖族共主的威严。

    王煊也走出船舱,和她站在一起,并让小型飞船远去,这里太危险了。

    “都是真正的仙血,并非寻常的超凡血液。”妖主妍妍立足在外太空中,看着古飞船坑坑洼洼的外表。

    王煊大吃一惊,这么庞大的古船,像是个岛屿般,表面都染红了,居然是列仙之血?这就恐怖了。

    这得要屠掉多少位成仙者?

    “有些意思,新星和旧土的外太空都有这样的古船,其他负有盛名的神话星球附近是否也如此?”妍妍自语。

    “飞船来自深空中,列仙之血年代不明,是被谁送过来的,这是在下战书,还是在求援?”妖主妍妍风华绝代,但现在气质很冷,目光中有神芒飞出。

    王煊凛然,默默攥紧斩神旗,随时准备投身战斗中,这里有未知的危险,竟让妖主都神色凝重。

    “能感应到方仙子和老张他们的气息吗?”他开口问道。

    “怎么,担心了?”妖主瞥了他一眼,露出淡淡的笑意。

    她看着飞创,道:“方雨竹没那么容易被杀,那可是她的血肉之身,如果连她都死在里面,我们两个也凶多吉少。”

    “都这个年代了,还有生灵能威胁到你们?”王煊趁机询问,用以解答心中的谜题,主要是想了解的更多。

    “宇宙广袤,浩瀚无垠,谁能说的清,也许在某个角落,在某颗枯寂的星辰上,说不定就有特殊的种族,毫无道理的强大。虽然……我没发现。”

    真不知道该说她谦逊,还是该说她自信。

    “你很担心啊,大概不是为冥血吧,也至于会紧张张道岭,放心,方雨竹应该死不了,有人为她推算过,会有一子。”妖主黛眉轻扬,美丽的嘴角微翘,道:“她还没生呢。”

    这种猛话都能说的出?王煊无语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