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八章 比翼齐飞
    妖主迈步,在漆黑的宇宙虚空中向前走去,接近古飞船。

    她一袭红色长裙,身段修长婀娜,在这种环境恶劣的外太空中,有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行走,若是被普通人看到,一定会目瞪口呆。

    王煊跟进,也要临近飞船,他开始全副武装,身披银色兽皮卷,头上裹着有两个窟窿的金色兽皮,右手持斩神旗,左手铁钎子。

    “你要和我一起进去?”妖主妍妍匆匆一瞥,今日她很冷艳,但回眸的瞬间,依旧是百媚生。

    “对,我或许能帮上一点小忙。”王煊本意是在舱门守着,但妖主都问了,那就跟进吧。

    再说,他真不放心,三大绝世高手陷入里面,连个水花都没泛出,古船实在有些恐怖。他决定,若是有意外,哪怕暴露养生炉,也要砸出去救人。。

    “来这里,和我走在一起,免得出事儿。”妖主停下脚步,让王煊跟上,和她并肩而行。

    淡淡的赤霞自她的身体蔓延出来,覆盖了她和王煊,形成守护神环,映照的宇宙虚空都明艳起来。

    这姑娘,这大妖精,是血肉真身?王煊当时就震惊了!

    平日间,他不敢用精神天眼专注地瞄妖主妍妍,怕被她毒打,因为对方的感知太敏锐了。

    现在近距离接触,并肩而行,两人的身体都快碰到了,他能感觉到,那是真身,并不是能量化身,也不是元神体所化。

    他相当惊异,妖主竟也留下了肉身。

    不过,当他想到,在新星时,连老钟的秘库中,都有神树棺椁内横躺着不腐的尸体,也就释然了。

    这天地间,总有些人能有奇异手段,让身体两三千年不朽。

    “刺啦!”

    当两人接近庞大的飞船时,有莫名的“电磁声”响起,也有些像是电视失去信号后,那种刺耳的沙沙声。

    很短促,只响了一两声,然后王煊就觉得头皮发麻,寒气刺骨,有什么东西在接近。

    他倏地睁开了精神天眼,居然没有不捕捉到,他只看到虚空中有莫名阴冷的痕迹留下,那是负面能量的残余波动。

    “胆子不小,我还没有进去,就想发难了?”妍妍冷笑,抬手间,一道赤红天雷就轰到舱门前方区域,轰的一声,雷光普照,绚烂刺目,让虚空都在恐怖轰鸣着!

    庞大的的金属飞船也在跟着震动,隐约间有什么声音传来,像是不属于这个维度,给人惊悚感。

    最终一切寂静了,但飞船上的血却在微微发光,红艳艳,超物质蒸腾,并伴着腐朽的气息弥漫。

    妖主妍妍不理会,向前迈步,踏进船舱入口的通道,这里幽冷,空旷,没什么特别的,有些宇宙尘埃,不知道漂浮了多少年。

    “我倒要看看,这是战书,还是在求救,究竟带回来了什么信息。”妖主说着,侧身看向王煊,道:“将斩神旗给我,你就用那根烧火棍,给我打下手。”

    王煊低头,看向粗长的铁钎子,这么厉害的古物,能进虚无之地,可凿穿陨石,却被降格为烧火棍了?

    他默默将斩神旗递给了妖主,他也觉得留给她用威能会更高,这次多半很危险,将尽可能的提升己方力量。

    妖主妍妍叮嘱:“你的实力虽然不错,但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万一有奇异生物偷袭,你大概率会被打爆,跟紧我,不要离开我两尺范围内。”

    “我没那么弱!”王煊开口,再怎么说,他也是杀过绝世高手的人了,怎么可能那么弱不禁风。

    “那你小心呦!”妖主妍妍说着,斩神旗向前一指,哧的一声,金属舱壁上有一片漆黑的印记浮现,焚烧,蒸腾,化成了灰烬。

    “那是什么?”王煊吃了一惊。

    “有些灾难,不见得是生物,或者说,有些生物不见得是你想象中的形态,它可能就是一片纹络,一道血色印记,一面墙壁。”

    下一刻王煊寒毛倒竖,头也不回,手持烧火棍向后戳去,哧的一声,在他的背后,火花四溅,那是超品能量炸开,有一张白惨惨的面孔瓦解,迅速消失。

    它像是出自画卷,是平面的,而非立体,雪白扭曲的人面,被铁钎子刺穿后,就这么散掉了。

    王煊戒备起来,这地方和他以前经历过的那些险地不一样。

    这段通道很长,主要是古飞船太庞大了,两人向前走,显得此地非常空旷,没有一点生气,只有他们脚步在轻震。

    前方地面有殷红血迹出现,更有要裂开人肌体的煞气从血液中蒸腾出来,袭向这边。

    这还是超凡世界崩塌的结果,血液中的精粹流逝了,不然的话会更为严重。

    “不容小觑。”妍妍点头,看着地上的血,道:“透过血色,我看到了一位准绝世,在很久以前倒了下去,但敌人却未显照出来。”

    这就有些可怕了,飞船中,连准绝世都被杀害过,着实让人不安。

    她轻轻一挥旗面,煞气散开,两人大步走过这里,接近通道末端,即将进入某部分相对广阔船舱空间。

    “嗯?真是麻烦。”妍妍有所感,青丝微扬起一缕,她停下脚步,道:“挎着我的手臂。”

    “这……不用吧。”王煊说道。

    “我在用你的斩神旗,不将你保护好,万一你折损在这里,那就说不过去了。”妖主看了他一眼说道。

    见他没动,她又瞥向王煊,道:“快点,别磨蹭时间,要不然我将你送出去算了。再说,你不是一直想看我跳仙舞吗,真到临近了,又害怕了?”

    妖主似笑非笑,最后还挤对了他一句。

    王煊二话不说,一条手臂穿了不过去,牢牢挎住她的手臂,顿时感觉到柔软,清香,温如暖玉。

    这姑娘,这妖精,真是血肉之躯,没错,王煊确定了,这是她遗留在人间的真身!

    她和方雨竹一样,竟留下了完整的仙体。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妖主妍妍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有真身很奇怪吗?我和方雨竹的保存方法一样,当年的羽化神竹,一劈为二,化成两个竹船。”

    王煊讶然,这对姐妹在人间时,就有各种因果联系,他不禁产生各种联想,这两人该不会真是亲姐妹吧?

    他思维发散,有人为方雨竹推演,是否也为妖主推演过,推演的人是妍妍的父母吗,一对进入仙界消失很久的恐怖强者。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静心,别污了我的精神!”妖主妍妍瞪了他一眼,而且还在他的腰眼上用力一拧,那可真是钻心钻肾的疼。

    “我没想什么啊!”

    “咱们的手臂相连,施展他心通太容易了,你骗谁?”妖主妍妍不紧不慢地说道。

    王煊立刻闭嘴,什么都不去想了,最后干脆练精神病人的那篇至高经文,避免被她探索到各种隐秘。

    两人进入一片空旷之地,入目所见,让人震撼,满地都是尸体,太多了,密密麻麻,都没有下脚的地方。

    最为关键的是,这里没有弱者,竟是列仙。

    怪不得妖主让他挎着她的手臂,不离左右,这地方太邪性了,这是死了多少真仙?什么时候发生的惨案?这是一艘恐怖的古船,仙尸成片!

    这里有男有女,不尽是人族,有不少成仙后还保留着种族特征,都是类人属,实在是有些凄惨,连仙都落到这个下场。

    “这么多的真仙,我竟连一个都不认识。”妖主神色凝重起来。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都有血肉,这是成仙后没有进入仙界吗?但并没有天人五衰病。还是说,来到了羽化登仙的门槛,在即将进入大幕前被人屠杀了。”

    妖主妍妍第一次这么严肃,她认为太不正常了,现世中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有血肉的列仙?!

    “是从深空归来的吗?让人遐思。”她轻语。

    王煊也心惊,主要是血肉列仙太多了,这些人的来历存疑,属于这片宇宙吗?是找到了什么后回归,还是说,本就是外来者?

    当然,最为让人强烈不安的是,居然都非常死亡,这是谁的手笔?

    “无法追溯,这个地方不简单啊,看不到最为关键的昔日旧景。”妖主开口。

    就在这时,附近传来奇异的声响,那是磨牙的声音,也有骨节错位的咯嘣声,周围的列仙尸体居然都动了,站了起来。

    他们很机械,僵硬,缺少灵动感,像是丧尸,嘴里淌血,披头散发,身上插着刀剑,有些脖子被扭断的人歪着头颅站起,尽管有些女仙生前很美,但是现在却显得十分狰狞,可怕。

    他们的眼睛睁开了,眸子早已没有生命色彩,那是死灰色,死去很久了。

    一声让人灵魂都惊悚和发瘆的叫声在他们当中响起,接着所有仙尸都发出了凄厉的叫声,接着磨牙,骨节错位。一些僵硬的仙尸冲了过来,但速度并不慢,直着冲,在后方留下残影!

    妖主带着王煊飞天而起,来到空旷的船舱上空,俯视着诸仙之尸,道:“别说死去了,就是都活着,我也能只手灭你们全部!”

    她和王煊挽着手臂,两人凌空飞渡,向前而去,有成群的仙尸冲起,煞气滚滚,如山海决堤。

    但是,妖主手中的大旗一展,在噗噗声中,他们的头颅内有些模糊而瘆人的残影炸开,肉身簌簌坠地,根本无法阻拦两人。

    “念你们下场凄凉,不愿毁你等肉身,若是有知便速退,不然形神俱灭!”

    妖主妍妍一手持大旗,挑在前方,红色长裙飘舞,凌空而渡,既有妖族共主的无上风采,也有身为绝世妖仙子颠倒众生的风情。

    下方大量的仙尸冲起,可是在妖主轻轻一震旗面的情况下,或解体,或坠地,前方被清空了,她与王煊挽着手臂,比翼齐飞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