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零九章 王煊幼崽
    妖主俯视列仙,挽着王煊的手臂,凌空横渡,面对满身是血的成仙者,直接闯了过去。

    王煊道:“以后如果有我的传记,是否会这样记载,神话末年,王煊与妖主妍妍携手,共杀变异列仙无数。”

    然后,他就被教育了,和金属墙壁亲密接触,电磁声瘆人,有一个披头散发的无面女子浮现。

    她是平面的,如同金属墙壁上的图案,要将王煊拖到墙上去,这让他倒吸冷气,这是在剥脱他在现实世界中的形神?

    他被抓住一只脚,瞬间,心神悸动,在那面金属墙壁上竟出现他的右脚,成为壁画的一部分!

    他惊悚,这是什么怪物?像是和他不在一个维度。

    王煊将手中的铁钎子猛地戳到墙体上,顿时传来刺耳的尖叫,那个无面女子消散,他的脚掌挣脱出来。

    妖主凌空而立,斩神旗劈下,轰隆一声,整面金属墙壁炸开,渗出很多血迹,这里没有正常的地方。

    两人离开这块区域,沿着通道,进入又一个空旷之地,地上倒了一片宇航员,都死去很多年了。

    有的被割下头颅,横尸地上,有的被放在玻璃器皿内的溶液中浸泡着,这像是一座实验室,解剖的竟是古代的宇航员。。

    他们是飞船的主人吗?不知身份,也都死了,总共能有近百人。

    这片地带,虚空中残留着让人不安的痕迹,那阴冷的能量像是退走没多久。

    情况越发复杂,神魔文明和科技文明,在这里都处境堪忧,全是受害者。

    王煊和妖主一起来到第三个较大的船舱,首先看到的是一排机械人,满身都是列仙的血迹。

    “凶手?不对!”

    妍妍看了又看,意识到,它们只是负责抬走死尸的工具,将这片船舱清理干净了。

    外面,那成堆的仙尸都是它们运送出去的,而今它们的能量系统早已枯竭。

    这个船舱的空间很大,也较为奇异,层层叠叠,有很多座位,整体构造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

    在中心部位是莲蓬,那里像是一个巨大的擂台,在四周则是莲瓣,张开的莲瓣上全是座位。

    王煊讶异,道:“很古怪,这明明一艘科技飞船,这个船舱的布局怎么像是古武擂台,类似于角斗场?”

    “列仙,有不少都死在这里,最后被搬运出去。”妖主妍妍开口。

    这里死气沉沉,不管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那些血案,那些列仙和宇航员的悲惨经历,都很难追溯了。

    毫无疑问,这艘古飞船笼罩着让人不安的迷雾,神话和科技通杀。

    擂台四周的座位上空无一人,很难想象当年都是什么生物在这里观看角斗。

    两人降落在最高的擂台上,在这里打量,此地真的很大,足够列仙放开手脚。

    “方雨竹曾在这里和人交手。”妖主妍妍开口,在背后她不习惯喊方仙子为姐姐,直接称呼名字。

    哧!

    一道纹络在地面浮现,而后,擂台裂开,从下方升起一副带着年代感的银色铠甲,说不好是什么时期的产物。

    “安陆蓝拓卡……”它竟发出机械声音。

    “什么种族的语言?”王煊看着它,它出现的很突兀,而且发出了声音,打破了此地的宁静。

    “咔咔,米尼,欧拉……”银色铠甲内部是空的,没有生灵,但是,它却真实的发出声音,先后变换了多个语系的关键词。

    王煊惊讶,那些关键词,附和这片宇宙的发音,甚至,他听到了欧拉星的字词。

    这副铠甲似乎正在检索,调取相符合的语言。

    “欧拉,瓦砾卡,泥大野的!”王煊开口,和它对话,展示自己半生不熟的欧拉星语言。

    妍妍顿时又掐的他肉疼肾疼,她很是用力,道:“别捣乱,让??它调整到旧土系的语言。”

    “人族,妖仙,又来挑战?”终于,它发出的声音可以听懂了。

    这让王煊蹙眉,它起来像是古代的神魔甲胄,但却在发出合成的机械声,十分怪异。

    “你是谁?”妖主问道,带着肃杀之气。

    铠甲发出的是旧土古语,类似如今一些地域的方言,但大体能听懂,大致意思是,胜者前行,败者永泯。

    哧!

    一道光束映现,像是从太空中降落,又像是从虚空中跨出,注入到铠甲中,空旷的甲胄被填满了,里面绿莹莹。

    顿时,银色铠甲变得危险了,散发逍遥游第四层左右的超凡能量波动。

    妖主妍妍面色变了,连她在现世中也不过如此罢了,这副甲胄的超凡层次快比得上她了?

    她松开王煊的手臂,让他后退,预感到这里有些棘手,怪不得张道岭等人消失,一直没有走出去。

    因为,这里才刚开始!

    “我有话要问你。”妍妍开口,她讨厌不清不楚地和人对决。

    “胜活,败死。”回应给她的是这样简短的四个字,绿光填满铠甲,整体像一个绿色的人形生物。

    “别傲慢,先回答问题。”王煊开口。

    然而,银色甲胄中的绿光,只是重复那四个字,没有其他言语。

    并且,远处,地面上一道新纹络亮起,又一副铠甲出现,像是黑铁材质,冰冷而幽暗,先是咔咔,而后又挂啦,接着过渡到王煊略微熟悉的旧土古语。

    “你,来!”??它指向王煊,发出机械声音。

    随后,一道蓝光在虚空中绽放,没入黑色的甲胄中,将它内部的空旷地带填充满,散发着人世间极巅的超凡波动,疑似超越了九段。

    蓝光也重复着那简单的几个字:“胜活,败死!”

    “这地方太古怪了。”王煊露出异色,向前走去,很想探清楚,这里到底什么状况。

    “你小心点!”妖主妍妍开口,拢了下秀发,红衣明艳,带着冷意,向前逼近那个银色铠甲。

    下一刻她就果断出手了,没有动用斩神旗,雪白手掌向前按去,顿时有神圣纹络交织,像是天崩地裂,虚空似乎都扭曲了,塌陷了。

    洁白的纤手力道太恐怖了,咚的一声,打的那银色甲胄凹陷下去,里面的绿光剧烈震动,明灭不定!

    王煊动容,这可是妖主的一击,攻击力无匹,但是却没有让铠甲直接炸开。

    那是什么材质的银铠?

    铠甲中,绿光大盛,几乎覆盖了银色甲胄本身,它全力反击,冲向妖主妍妍。

    超物质沸腾,光芒淹没那片擂台区域,它竟然能与妖主搏杀,这着实有些惊人!

    不过,在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中,在符文大面积绽放与熄灭间,十几次硬撼,多次对击过后,铠甲中的绿光承受不住了,发出尖叫,被洁白的手掌震溃,快速流散干净。

    咔!

    妖主裙摆扬起,笔直雪白的大长腿从红裙中露出,将银色铠甲侧踢出去,喀嚓一声,断裂了。

    “警报,超级生物!警报……”断裂的铠甲发出重复的声音。

    毫无疑问,银色铠甲和那种绿莹莹的光,应该极其强大,有很高的定位,却这样败了,似乎不算是小事。

    王煊这边,他还没有动,那个被蓝光填满的黑色铠甲就已大步走了过来,主动对他攻击。

    黑色甲胄动作迅捷,并且猛烈,一步迈出,瞬移,从原地消失,隔着数百米远,突兀到了王煊近前,它凌空一脚就踏向他的面门。

    “给你脸了吧?!”王煊双目神芒暴涨,很少有超凡者敢上来就蹬他的脸。

    他微侧身的刹那,避开这一脚,同时拳头带着光雨,轰向对方正在落下的身体,想以羽化拳直接打爆。

    然而,荡漾蓝光的黑色铠甲极其迅猛,在半空中扭腰避开,并且另一条腿猛烈地扫来,等于在空中给他来了个双腿绞杀。

    王煊身体发光,轰的一声爆鸣,金属地面都有超物质剧烈蒸腾,他瞬移出去,出现在数十米外。

    然而,虚空中,一条真龙和一头火凰出现,栩栩如生,一个鳞甲锃亮,一个火红羽翼展开,交叉着,向他扑来,要截断他的躯体。

    这不仅是近身搏杀,双腿一绞也是术法在绽放,填满蓝光的黑色铠甲释放出一种绝学——龙凰剪。

    在神魔文明中,至强者施展,能剪断星辰,可截断星河。

    在这个层次的对决中,一旦施展出来,自然能轻易绞杀对手。

    王煊数次瞬移,那术法都如影随形,要绞断他的肉身,灭掉他的元神,从血肉到精神双重攻击。

    他确定,这是十段层次的怪物,不管它是否为有血肉的生物,还是其他类型的生命体,都极其强大。

    他没有动用铁钎子,徒手硬撼,当然,他也动用了绝学,催动斩道剑这种经文,先是两条手臂像是光化了,如同两口神剑在铿锵作响,对上龙凰剪。

    接着,他整具身体发光,无数剑芒喷涌,在绚烂的光华中,在刺耳难听的声音间,黑色铠甲被挡住。

    两者不断碰撞,在多次对轰后,蓝光崩散,那黑色铠甲的两条腿碎掉了,满地都是金属残渣。

    “警告,超级生物……幼崽!警告,超级生物……幼崽!”断裂的黑色铠甲重复这种机械声音。

    王煊先是一呆,而后杀气腾腾,怎么到他这里就成幼崽了?欺王教祖太甚!

    妖主妍妍袅袅娜娜而来,终于不再是那么冷艳,带着浅笑,看了他一眼,鲜红性感的唇无声的微张,怎么看都是在说幼崽两字。

    突然,那些空旷的席位上,从天而降数道光,落在座位上,隐约间可见,当中有类人生灵。

    甚至,朦胧间可见,有人在鼓掌。

    妖主妍妍的笑意顿时全部消失了,拎着斩神旗直接向前轰去!

    有人在看戏,将他们当成了什么?王煊的脸色也瞬间冷了下来,手持铁钎也要出手。

    调整阴间时间第八次失败,九是极数,屡败屡战的我,是不是快迎来曙光了?大家别等第二章了,再去调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