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黑榜名人
    长章!

    我去!王煊忍无可忍,这是平白无故污他清白,他怎么就生性残暴,名声差了?这该死的鬼鸟!

    他看出来了,这只机械鸟和早先的铠甲大概是一体的,有同一个智能核心,一而再的挑衅,快将他黑成煤球了,这是在赤裸裸地报复。

    “他是名人,有些意思了,那就更好了,这样的血脉更值得培育。”蓝发女子微笑,从通天光柱中探出半个身子,仔细看着王煊。

    她终于露出真容,总体来看,外貌相当的年轻,蓝色秀发像是绸缎子般光亮,眉心的晶莹红点为她平添了一种神祇般的圣洁气韵。

    她的五官搭配在一起,十分精致美丽,一双眼睛清澈,大而有神,雪白鼻梁高挺,嘴巴偏小,鲜红有光泽,双耳略尖。

    光看外表,她属于类人生物,有明显的异域风情,就是不知道其本体是否为人形。

    “尊敬的贵宾,他上的是黑榜,是负面属性的名人!”机械鸟告知。

    蓝发女子倏地一声消失,回归光柱中,似乎连她都对黑榜有些过敏,敬而远之。。

    “轰隆!”

    王煊对那只机械鸟下手了,羽化拳绽放,轰的那头机械鸟怪叫,极速冲向远方。

    “残暴,名声极差,黑榜中人!”

    王煊觉得这只鸟彻底没救了,找机会就给他泼脏水,他哪里黑了?什么破榜单都向他头上扣。

    “无妨,他年龄不大,生命层次还没有提升到足够的高度,可塑性非常强,还是值得培养的。”

    蓝发女子开口,让样本生物拿下这个有些意思的超级物种,认为其血脉非常不凡,值得挖掘。

    对面,八个超级样本生物一起逼来,从人形者,到异类血肉生物,再到金属体,应有尽有。

    王煊开口道:“我选择单挑,单对单,看一看你们这些所谓的超级样本生物到底有多强!”

    能省力的话,他自然不愿意累个半死,一人独战八大强者,那可真会流血流命,注定十分艰难,甚至会被打死。

    “可以单挑,但没有单对单一说,你一个人单挑他们全部!”机械鸟在远处喊道。

    然后,大战就爆发了,异常恐怖,首先对面背负大剑的白发人发难,他并未拔剑,整个人跑动起来,他自身化成了一口阔剑,向着王煊飞斩而来。

    王煊皱眉,居然在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这么不简单吗?

    接着,一个活性金属人,样子看起来像是个道士,连出手都有道家气韵,伸手一指,仙气蒸腾,构建虚空牢笼,要将他锁住。

    另一边,一个巨人高有五十几米,不是法相,这就是他的本体,抬起大脚,轰的一声就向王煊踩踏了过来。

    八大高手各有独到的能力,风采不凡,全能威胁到王煊,尤其是其中的四人,比如那个英雄王和化剑的人,大概是所谓的名人,极其恐怖!

    ……

    都被群殴了,王煊哪里还和他们讲究,拎着斩神旗准备找机会开劈,单挑一群又何妨!

    不然的话,都是十段生物,他才踏足这个领域没多少天,让他一个人打一群史诗级的强者,难度很大。

    八大超级样本生物强大的离谱,似乎和生前没有什么区别,任何一个都足以震慑人世间这个大境界的众多超凡者。

    草坪炸没了,湖泊蒸干了,王煊如鬼魅般移动,挣脱出去,没有被金属道士的虚空牢笼囚禁。

    但是,他险些被那将身体化成阔剑的人斩中,擦身而过,他的肩头都冒起一股血花,被无形的剑气剖开,深可见骨。

    咚的一声,那个巨人的大脚落下,让大地崩开,将几个样本生物都被震的翻飞了起来,王煊更是首当其中。

    那巨人脚掌落下,不仅有山崩般的力量,其脚掌还在发出刺目的电光,在极速蔓延,险些就轰中王煊。

    与此同时,纵身向半空的王煊,听到了刺耳的振翅声,那是一只黑色的螳螂,三米多高,一对前臂,是漆黑如墨的阔刀,刷刷两声就剁了过来,将虚空都斩的塌陷了,超物质沸腾。

    王煊没有理会,依旧是以极速冲了出去,避开双刀,螳螂臂刀释放的黑色刀气在他身体一侧开出两道血口子,让他染血!

    客观来说,王煊很强,但是,他现阶段还对付不了八位十段的破限生物!

    也只有在这里,这个强大的文明,才能将他们从历史中“采集”出样本,同时出现,一起出手!

    不然的话,这种史诗级的人物,哪里可能一口气出现这么多,还联手对敌。

    “轰!”

    终于,王煊反击了,自始至终他都在盯着一个人,选中目标后,在这生死瞬间,避开了其他十段破限者,专杀一人!

    那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满头金色发丝飞扬,看其气势很了不得,眼中带着黄金符文,手持一柄王道剑,一往无前的杀来。

    但在噗的一声中,他还是被杀死了,被斩神旗的旗面扫中,样本中的烙印被剥夺,整个人轰然爆碎。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王煊躲避其他破限者的强势杀伐之术,只专心针对此人,成功击杀。

    正常情况下,不倚仗斩神旗,他不可能这么快就干掉此人!

    “太阳精灵族的罗恒王子的样本被杀!”机械鸟怪叫,说出了这个样本的名字,显然很有来头。

    观众席位上,两批贵宾都有些吃惊,因为,他们当中有些人当年可是见过这位优雅的精灵王子,称得上天纵奇才。

    奈何,这位太阳精灵王子英年早逝,没有真正步入应有的巅峰,很年轻时就遇害了,然后被他们这个文明收走血肉,采集到超级样本。

    “停!”蓝发女子喊道,让剩下的七位超级样本生物住手,中止了战斗。

    “你要亲自下场吗?”王煊看向观众席上的蓝发女子。

    “不,你先过了他们那一关再说,你收起那面旗子,我允许你们单对单!”蓝发女子开口,她想看一看王煊真能的潜力,而不是看他挥动大杀器。

    “可以。”王煊点头。

    “开启名人战!”蓝发女子对机械鸟说道。

    贵宾席上,其他人都露出异色,名人战每一场都不简单,会被记录下来,要载入战斗场景中,留给后来者观摩。

    可以说,任何一场名人战,都等于被载入了他们这个文明的史书中。

    “黑榜中人即将对决名人,这样的名人战,让绝代剑神和英雄王等人蒙羞啊!”机械鸟居然有了情绪,越来越人性化了,尽管其声音始终僵硬。

    “你给我闭嘴!”王煊对它快零容忍了,竟一而再的败坏他的名声。

    “黑榜中人,名声极差,还不让人说。”机械鸟拍打着翅膀,在高空中叫嚷。

    “你给我说清楚,什么黑榜?”王煊问它,因为他发觉,机械鸟一本正经,似乎不像是在瞎编。

    机械鸟道:“这片宇宙中,有个太阳金铸成的榜,勉强纳入主榜的统计范围,已经属于最边缘区域了,算是分量不足的子榜之一……”

    王煊发呆,而后终于想起来了!

    这都能行?这是他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太冤了,他要是知道的话,怎么可能会上这种破榜!

    “逝地,那里一大块太阳金疙瘩,上面刻写着不少名字,被称为金榜……”过去的一些画面,在他脑中浮现。

    摆渡人徐福守着的那片逝地,有太阳金铸成的榜,当然,他能上那个榜的末端,不是他惊天地泣鬼神,做了什么出彩的事。

    而是当初他想打那块太阳金的主意,最为关键的是,他和月亮上的钓鱼佬耗上了,抢了石板经文,割断了鱼线。

    然后,他就被黑了,被添加到所谓的黑榜名单上,也藉此榜的人气,吊在逝地金榜的尾巴上。

    “我曰,老张曰,没这么离谱的事,我一个为求自保的本分青年,因为一个空军的钓鱼佬胡乱填写,就声名狼藉了?”王煊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然后,他就警醒了起来。

    逝地中的太阳金榜,都只能算是偏远区域的子榜之一,这就显得有些惊人和恐怖了!

    他有些出神,八大逝地有些料,确实不简单!有的逝地居住着神秘的科研者,有的逝地是熄灭的大幕,有的逝地和域外文明有交集。

    王煊想到了徐福的话,以及在那里的经历,月亮上那个钓鱼佬给他香饵,但也给他准备了跨域征战的印记,原本要打入他的身体中,结果他强忍着诱惑,恭请摆渡人出手,结果徐福蹚雷触发了。

    然后,徐福炼制鱼钩成为太阳金矛,注入部分印记,想分担伤害给王煊,结果老陈又触发,做了背锅侠。

    总的来说,关于印记的两次危机,王煊都没什么事,由徐福和陈永杰“共同分享”。

    “原来跨域征战真的存在,徐福和陈永杰,会不会快被征调了?”王煊有些出神,他这个没有中招的人,今天居然先遭遇了域外的人。

    跨域征战,涉及到的是不同文明的对抗,是这个阵营为采集超级样本而引发的吗?还是说,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为超凡世界续命等。

    太阳金榜都只是子榜之一,那真正的主榜又如何?是眼前这个文明规划的,还是说,所谓主榜本身很神秘,纳入了几个不同的文明。

    “看,他羞愤了,黑榜中声名狼藉的人,居然惭愧无言了!”机械鸟叫道。

    王煊不想搭理它,有些事情不可能在这里说出来。

    这时,那个白发中年人走了出来,是所谓的名人,被称为绝代剑神,刚才以身化剑,剖开了王煊的肩头,现在其右肩还在冒血呢。

    “我是莫桑,一千五百年前的剑魔,为悟剑而蹉跎一生,悲剧一生,剑神是别人强加给我的称号。”他居然开口说话,所谓的“名人”有些不同,蕴含着情感,和其他超级样本不一样。

    轰!

    巨大的剑鸣声响起,他依旧没有拔剑,而是以自身再次化成一口阔剑,剑光贯穿天上地下!

    与此同时,在他的背后,出现一座大山,那是模糊的虚影,山顶上有个稚童在练剑,很快,他变成了少年,又到了中年……

    那似乎是剑魔莫桑一生的画面,为了练剑,他离开青梅竹马的女子,任她在后肝肠寸断,毅然远去。为了悟出剑心,他错过看父母最后一面的机会,漂泊在外。为了化剑,他疯魔了,误杀了师傅,师祖。

    他终于练剑有成,回家时,在父母坟前看到那青梅竹马的女子,她早已是白发满头,病体孱弱,他终于驻足留下,不走了,但那女子却在数日后生命枯竭,死在他的身畔。

    最后,只剩下他自己,独居大山上,投身于剑道,练剑成魔成神。

    “我要踏足十一层领域!”模糊的大山上,那个练剑的男子的虚影在大吼,他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破限后,再去破神话的最后的前沿领域!

    可惜,他失败了,虽无限接近,看到了第十一层,但他终究没有彻底迈出去那一步。

    “一个逝去的人,充满了悲剧色彩。”王煊看着那口巨剑,以及它身后的模糊大山和那道大吼的身影。

    “名人样本,有情感注入,有情绪保留,其他没有心神力量留下的超级样本,等于没有灵魂的工具。”蓝发女子点评。

    哧!

    莫桑化成的巨剑斩来,天地为之失色,这一瞬间,唯有这一剑像是照亮了永恒,其他景物都消失了,只剩下此剑。

    剑还未到,王煊已经被天上地下无所不在的剑意伤到了,体表殷红,在不断渗血,换作其他超凡者,必然被绞碎了。

    早先,他就感觉到了此人对他威胁极大,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正面相遇,更进一步体验到了。

    王煊同样动用了剑意,催动斩道剑经,对抗此人,同为十段破限生灵,这是他第一次正面遭遇这种恐怖猛人。

    无数道剑芒绽放,天地间,化成了一片剑幕,到处都是光,到处都是剑道符文,如云雾涌动,若朝霞升起,各种异象纷呈。

    两人之间,剑芒交织出现世中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映现出红尘万象种种,剑光承载的是人生。

    短暂的决战,王煊身上已经出现一些血窟窿,是被无形的剑意穿透的,他负伤了!

    而那柄阔剑也卷刃了,剑锋有许多豁口了,伤痕累累,仿佛要折断了。

    在铿锵声中,巨剑腾空,和王煊化成的剑轮冲撞在一起,轰的一声,时光仿佛静止了一般。

    于寂静中可见,长河落日,一个背负阔剑的少年远行,一生都在练剑,白发而归,入魔入狂,悲剧落幕。

    直到最后,九天银瀑垂落,他激荡的一生折断,即将全面崩解。

    静止的画面被撕开,王煊全身喷涌剑光,但化成的剑轮迅速暗淡,要不支了,但是从他的心间,从他的元神中斩出了一剑,锵的一声,心灵之光飞出,凝练成剑,让巨剑折断!

    剑魔莫桑重新化为人形,然后断裂了,和他那悲剧的一生形成的画面,一起瓦解,消散。

    “名人,绝代剑神莫桑居然败了,剑折身断!”机械鸟都忍不住低语出声。

    “莫桑,在剑神星上,虽然最终没有成长到最高层面,过早的逝去,但在他所走过的路程中,却是被视作千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剑道奇才。”蓝发女子开口,有些出神,她听过剑魔莫桑的故事,总有些感触。

    “名人战中,这片星域的超级生物血脉胜了,了不得,英雄王等三位名人上不上场都差不多了。”贵宾席上另一人开口。

    原地,王煊出神了片刻,最后摇了摇头道:“可惜了这个人。”

    另一边,妖主妍妍凌空而起,红裙猎猎,手中油纸伞落下,噗的一声,将一位黄金巨人轰爆。

    “巨神洛柽被杀,那个渐成熟的超级生物也杀了一位名人!”贵宾席上的人动容。

    妖主手中的油纸伞旋转,雨雾绵绵,她向前走去,接近那些“贵宾”。

    通天光柱中,贵宾席上,蓝发女子起身,迈步走出光柱,离开了座位,这是要亲自下场了。

    “妍姐,小心!”王煊开口,他觉得,如果自己突破神话理论最前沿,立足十一段,同时将这些人都震落一个小境界,那么就可以硬撼他们了,现在还是差了一口气。

    妖主妍妍回眸,风采绝世,看向他道:“似乎,我和她谁输谁赢,你都不算输家,你期待我们两个谁赢?”

    感谢:dydydyd,谢谢白银盟支持,发盟主好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