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十六章 远去与异常
    这东西还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王煊特别不待见它,扯了又扯,差点将它脑袋揪下来。

    “停,不要杀我!”机械鸟金属羽毛炸立,全身发抖,喊道:“光芒万丈的超级生物幼崽,不是,英姿勃发的少年仙人,请手下留情,我对你们有大用!”

    它急了,怕被折腾死,它确信在场的人都能彻底摧毁它。

    王煊低头看着,这玩意既不能蒸着吃,也没法烤着吃,铁疙瘩一块,没什么用啊。

    关键是,它是一个黑嘴,没少埋汰他,不弄死它的话不足以平民愤。王煊掐着鸟脖子,啪啪啪,先扇了它一顿大巴掌。

    机械鸟凄烈惨叫,拍着钢铁翅膀,在那里哀嚎不止。但是王煊却很生气,因为它的表情略显浮夸,即便是卖惨也要像一些吧?

    它嗷嗷叫,可是怎么看,都让王煊觉得,这铁鸟是装的,一个机械鸟有什么痛感?

    “我是真的疼,仿真的躯体,比正常的血肉还精密,各种细微构件给予了我无比真实的痛感,我好凄惨!”

    它在那里硬是挤出两滴活性金属眼泪,这次的表情没有那么做作了,像模像样了。

    “要你何用,又不能吃!”王煊还是不解气,被这头机械鸟挑衅和黑了很久,此刻他在很认真地修理它。。

    他一根一根地拔掉金属羽毛,落地时,叮当作响,瞬间就让它半秃了,然后又将它鸟脖子打了个结,鸟头五百四十度转向后方。

    “你敢逃?”王煊威胁。因为,他发现落地的那部分羽毛成为液态,就要渗入地下,想要跑路。

    “至高在上的美丽仙子,您的魅力如黑暗宇宙中最璀璨的神塔,照亮一个又一个文明,让无数史诗级英雄竞折腰。”

    机械鸟调转方向,可怜巴巴的看向方雨竹,向她恭维。它看出来了,那个“记仇”的幼崽不给它活路,怎么低头服软都没用。

    见方雨竹没理会它,机械鸟急了,赶紧补充道:“我是智能核心,这艘飞船和我息息相关,我能够领航,可以驾驭飞船远行,任劳任怨,只要有我,什么苦活累活都包准干的很好!”

    “交出权限,喏,我允许你保留部分能力,其他权限都转入这里。”方雨竹取出一块如同魔方般的奇异活性金属晶体。

    机械鸟含着冰冷的金属眼泪,痛快的移交权限,古飞船彻底易主。

    事实上,它没那么高的等级,只是个辅助型智能机械,古飞船各分舱真正的主权限早在之前就被方雨竹和张道岭等人攻克了。

    方雨竹没收留它,王煊见状,道:“那就毁掉吧,这种活性金属材料很珍贵,可以用来修复异宝等。”

    “别,我很实用,可以帮你们调集样本生物,还可以驾驭任何一艘飞船,在生活中,我更是可以无处不在,是您最合意的管家,是您最贴心的小棉袄!”

    它恬不知耻,早先利用古飞船入侵并对接了旧土的部分网络,对现在的语言已经很精通了。

    “把鸟给我吧,人老了,对各种新兴事物的理解慢一些,有这个傻鸟辅助,我觉得会不错。”冥血教祖开口,连名字都给它起好了。

    “不敢当,子曰,您这是不耻下问,我乐意效劳。伟大的冥血教祖,您知人善用,日后必然超绝世,渡过即将到来的神话寒冬黑夜!”

    被王煊放开后,这头机械鸟在那里点头哈腰,而后尝试飞到了冥血教祖的肩头,非常肉麻的表忠心。

    “我怎么觉得,这鸟成精的过分了,该斩妖除魔!”张道岭开口,他很意外,多看了机械鸟两眼。

    “它自然有来头,据悉,它的样本取自一个极其古远的存在,连我都查不清楚了。不过它被格式化多次了,很好用。”蓝发女子开口,见机械鸟这么没节操,不介意揭露它。

    机械鸟颤栗,道:“伟大的张教祖,您的威名震古烁今,至今凡界都在流传您的名,有您的长生观,有您的金身塑像,全天下尽知,您救苦救难,举世共钦。”

    冥血教祖笑道:“小张除魔是为了修行,你能挠到他的痒痒吗?”

    “有,我这里有绝密资料,在星空深处,有关于最强妖魔的记载,有些位于半物质半能量位面的禁忌巢穴,至今都没有人能攻克,等待张教祖去降服!”它快速从数据库中调取,传给张道岭看。

    冥血教祖心头一动,这还是一头宝藏铁鸟啊,问道:“有我要的东西吗,我以血海为根,需要举世罕见的超级血液修行。”

    “有,古飞船保留着部分超级样本生物的血液,为的是他们破损实在过于严重时,用来修复所用。”

    王煊微讶,这鬼鸟还真能奉献出一些好处,他顿时瞪了过去,示意它该上贡了。

    “英伟的超级幼……”它将崽字咽了回去,改为超级少年仙人,告诉王煊,这里有各种“名人”踏足十段时的领悟,甚至有他们的战斗画面,更有人在尝试冲击十一段,一只脚已经迈进去了。

    王煊动容,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记录,这对他非常重要,他想破开神话最前沿理论中的十一段!

    现在他看机械鸟顺眼了不少,它确实有些用处。不过他还是提醒冥血教祖,千万留心,别让它在旧土逃掉,然后利用各地的飞船作乱。

    “掌控它的权限。”方雨竹说道,有些事情不得不防,尽管她已经掌握古飞船的最高权限。

    “别人你都夸了,也给了好处,怎么,将我忽略了?”妖主妍妍开口。

    “伟大的妍妍……小姐姐,您的美丽如神阳普照万物,让群星暗淡,您的风采绝世无双,只有方仙子可以媲美。”机械鸟立刻恭维,还不忘在最后打个补丁,怕得罪方雨竹。

    “你们的无上风姿,盛世美颜,化作了永不凋谢的光芒,照耀全宇宙,万千星系,诸神都匍匐在你们的脚下,甘愿倾倒与臣服在你们的魅力光芒中。”

    这鬼鸟让人受不了,太肉麻了。

    王煊很想说,闭嘴吧你,但是,又怕得罪妖主,因为,她竟然听得津津有味,不知道是自恋,还是有些恶趣味,还在让它继续说,在那里聆听。

    最后,方雨竹留了下来,要研究古飞船,她对这里的资料很感兴趣,对域外文明抱有一些期待。

    张道岭也没走,他在盯着星图,看了又看,还真想跨界去擒杀那几个禁忌大妖魔,那所谓的半物质半能量位面大概是小型仙界。

    妍妍留下来,在审问两个俘虏,在面对蓝发女子时,她还将王煊给喊了过去,精致的面孔上带着魅惑的笑容。

    蓝发女子面色苍白,虽然是复制体,但一样有感情,有元神之光,无比灵动,相当于绝世高手的分身,她败的无话可说。

    “你这么喜欢研究超级血脉,自己生一个好不好?”妖主妍妍笑着俯视俘虏。

    “我是复制体,看起来和真身一样,但其实蕴含的潜能完全不同,差距颇大,如果是我真身在此地,倒是可以考虑孕育一个血脉。”

    蓝发女子沮丧过后,居然镇定了下来,一本正经的回应,然后还反向劝妖主,道:“我已看出,这是你的血肉真身,最适合生养,要不你生一个?以我们那个文明的方法培养,或许有可能打破神话最前沿的未知区域,能适应即将到来的超凡寒冬黑夜。”

    她反客为主,差点让妖主的洁白巴掌拍落过去,最后妍妍看向王煊,道:“要我培养你们两个吗?”

    王煊赶紧摇头,他觉得还是立刻离开吧,估计接下来都是送命题。

    “为什么不要?我承诺过,抓住她后,一定要给她上一课,嗯,也会成全你。”

    王煊倒退,道:“不用,她自己都说了,那样的血脉有缺陷!”

    “对呀,你们两个的才没有缺陷,会是至高完美血脉。”蓝发女子无所畏惧,不怕被杀复制体,居然从身上的福地碎片中取出一杯热气腾腾的饮品,开始浅酒,微笑着看向两人。

    妖主妍妍先是压制的蓝发女子一动不能动,热饮都从美丽的嘴角流出一缕,而后又看向王煊,道:“你是不是也很期待啊?”

    王煊:“……”

    他狼狈逃走,这地方实在没法呆下去了。

    “当超凡消亡后,宇宙至暗时刻到来,你们会妥协的。从至强血脉入手,内求己身是唯一的出路。当看不到希望时,你们自己会主动上路的。”蓝发女子开口。

    然后,她就又被教育了,痛的闷哼,说不出话来,沦为妖主的阶下囚。

    最终,只有冥血教祖拎着个鸟笼子,和王煊一起乘坐小型飞船返回旧土。其他三人皆留下,准备不久后前往新星,因为那里也有一艘古飞船,要一并收走。

    时光匆匆,半个月的时间王煊都在沉淀,巩固道行,他在打磨精神和肉身,准备调整状态,去虚无之地尝试冲击第十一段,看能否破关!顺便,他也要将第一仙茶树移栽过去。

    他觉得过去太久了,担心密地有变,必须想办法将实力提升上来,该去接赵清菡和吴茵回家了。

    甚至,王煊想厚着脸皮,拉上没事就喝茶和遛鸟的冥血教祖,一起进入深空中。

    最近这段时间,其他人都非常忙碌,貌似就冥血比较清闲,一边拎着鸟笼子养生,一边考察畜牧投资的事,或许能请动。

    以前他没法开口,因为这些都是教祖级人物,指使不动,但是现在混熟了,不管行不行,他想死皮赖脸试试看。

    “什么,冥血教祖七天前就和方仙子、张道岭、妖主他们远行了?”王煊愕然,出关后,竟从陈永杰口中听到这样的消息。

    “对,去了新星那边,收走第二艘飞船后,依照两艘染血的古船留下的线索,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直接从新星那里启航,消失在茫茫宇宙深处!”

    老陈的话语震的王煊有点发懵,四大绝世强者突然远去,让他很不适应,相处的这段时间,相当愉快,他们竟这样突然离开了。

    “究竟是什么线索,让四大绝世高手这样重视,悄然杀进宇宙深处?”王煊出神。

    “他们连只字片语都没有留下,走的急匆匆,确实让人非常意外。”陈永杰也没什么头绪。

    “四人离去一个星期了,我得严加戒备!”王煊自语,那几人都知道他有特殊的内景地,不愿看到他出事儿。

    最近,四大高手有意无意间庇护了他一段时间,每次在他居住的城市附近都有一两人,而现在竟全都撤走了!

    如果不是过于紧急,或者事态非常严重,他们或许不至于这样。

    接下来的数日,都没什么事,旧土一片安宁,超凡者遵循暂定的新约,没有人违背五条准则。

    直到四大高手消失的第十三日,晚间,王煊抬头,看到的月亮格外的大,明亮而柔和,像是洁白的水光倾泻下来。

    被郑元天摧毁的房屋重建了,干枯的芦苇湖也恢复了,波光粼粼,映照出一轮很大的月亮。

    王煊站在草地上,正在仰望星空,突然,他觉察到了异常,他的内景地竟要自动开启了,在他没有进入超感的状态下,居然渐渐打开!

    先是一道缝隙出现,然后入口那里开始扩张,接着,里面有霞光闪过,和以前不一样,有什么东西出现!

    只是,他为什么觉得头皮发麻?情况很不对,内景地不受控制,今晚实在太异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