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今夜无眠
    内景地自动张开,缝隙越来越大,从里面冒出一缕缕紫雾,还有银光,这是接近真实的物质?和以前不一样了!

    月光倾泻,洒落在芦苇湖中,草坪上,王煊心中不宁,静静地站在原地,根本没有要进内景地的冲动。

    斩神旗暗中被他激活,藏在命土中,缭绕着淡淡的红色物质,那是毁灭性的能量,他随时会发动惊天一击!

    这很不正常,内景怎么会突兀的开启?

    既不是他的超感所致,离神感更是很远,现在没有打开内景地的条件,是谁,什么力量在主导?

    王煊的部分精神力量投映在命土中,抱起养生炉的盖子,若有意外,那就孤注一掷,拼了!

    这个时间点很巧,四大高手才离去十几天,他身边就出现难以解释的事件,他觉得有危险在临近。

    这时,内景地渐渐露出全貌,大敞大开了,露出了真实的情况。

    王煊的精神天眼扫视,没有生物在里面,有的只是奇异的物质,像是紫气东来,犹若生命之池的银光蒸腾,和在飘渺之地所见到的两种物质一样!

    这就有些离谱了,陨石地的物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无声地凝视,没有任何动作,内景地中,如同鹅毛大雪般飘落的神秘因子并未较少,依旧在从天而降。

    紫雾、银色物质,很淡,像是零星的小雪花,细碎地从天空洒落。

    至于内景地的天空,一片漆黑,是那样的深邃,幽寂,站在那里,宛若立足空明时光河流中。

    淡淡紫色雾气聚集,慢慢飘出内景地,挡在半空中,让明月看起来都化成了紫色,有种神秘感。

    王煊强烈不安,最后更是寒毛炸立,这一切绝对有问题,可他的精神天眼看遍内景地也没有发现什么。。

    他的右手用力攥紧铁钎子,至于炉盖和神旗,引而不发,静待图穷匕见那一刻!

    总体来说,王煊有种惊悚感,他头一次遇上这种事,不是自己所致,而是有外力开了他的内景。

    越是琢磨,他越是发毛,这也太恐怖了,那是怎样的一种力量,他能挡住吗?

    最终,他感受到了危机的来源,竟在不远处,在他左侧,对方瞬移,刹那到了他的背后,距离很近,不足十米远!

    有人?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能无声无息,接近他十米范围内的生物,绝对强大的离谱,最起码也是教祖层次的强者!

    客观来说,从实力上讲,他还不能力敌绝世生灵,但感知还是无比敏锐的,能做出某些判断。

    王煊没有转身,有人能在十米内开他的内景地,这对他冲击太大了,瞬间让他缺少了安全感。

    他的精神天眼,没有死角,以精神全覆盖,全辐射方式,捕捉外界一切异常,自然看到了那个可怕的入侵者!

    那是一道影子,贴在地上,在王煊背后,在月光下,缓缓地接近,无声无息,格外压抑,让人强烈不安。

    当然,如果王煊没有精神天眼,不会有任何压力,只有具备这种敏锐的感知,发觉到这样的异常,知道死亡威胁正在一步一步临近,才会让人有种要窒息的紧迫感,阵阵发瘆。

    王煊以强大的意志保持呼吸平稳,精神宁静,没有出现异常,面对未知,可以严重威胁到他性命的怪物,他没有妄动。

    他认为,这个生物比他要强,正常途径的话,真要生死搏杀,对他而言将是一场莫大的危机。

    王煊想以炉盖和带着红色物质的斩神旗为杀手锏,在最后关头发动致命一击!

    当然,方雨竹、张道岭刻在他体内的大神通,他也准备激活,全面扼杀诡异的敌手!

    “它为什么先开我的内景地,这是先确定什么吗?”在最为紧张的时刻,王煊也在快速思忖。

    最近以来,惦记他内景地的只有一个人——郑元天!

    但是,老郑被他打死了,死在了至宝下。

    即便有那么一丝的可能,老郑能还魂,也没有能力来杀王煊,肉身都没了,道行都被削,实力不允许!

    况且,他亲手杀的郑元天,验证过了,确实已死。

    而且,王煊的精神天眼看的清楚,本能直觉也很强烈,能够确定,这不是郑元天的神韵,比他更强!

    那是一道颀长的影子,在月亮地上,竟然很飘逸,相当出尘,看样子是个男子,给人超脱人间,无以伦比的神圣感。

    这十分古怪,没有看到真身,地上却有其影子在临近,飘飘然,似要羽化登仙,实现真正的不朽,带着接近真实的力量。

    越来越近了,惊悚感也越来越强烈,闭合精神天眼,风平浪静,开启后,惊涛拍岸,地狱级恐怖劫难在降临。

    在最关键时刻,王煊尝试切换这样两种不同的体验,让他有了初步踏足精神层面的古怪感觉。

    那个时候,常人看不到精神领域的神话现象,只有他这种开启了精神领域的人才可见。

    现在更进一步了,没有精神天眼,看不到危险,见不到那怪物,超凡者的强大精神领域都不够看了!

    王煊忍不住要出手,即将爆发,可是那怪物却开始飘忽了,忽左忽右,很谨慎。

    这是挑衅,还是在愚弄他?

    忽然,他发现了一件恐怖而异常的事,他投在地上的影子被拉长了,变得瘦高,蔓延出去好几米远。

    然后,那个颀长的身影,有出尘气韵的神秘生物,以影子的形态在快随接近他的影子!

    颀长身影的形态有些变化,它鼓胀了起来,变得磅礴了,伸出双手去抓王煊的影子,并张开嘴巴,真的张的很大,要去吞食他留在地上的影子!

    这极其古怪,那只是王煊投在地上的影子而已,能被吃掉吗?

    一旦被吞了后,又会有什么后果?

    王煊不能忍了,这种瘆人的景象,这样古怪的经历,绝对不能让对方如愿,怎么可能放任那神秘生物乱来,先砸为敬!

    对付影子,不管有没有用,先杀之!

    然而,在王煊身体发光,爆发强大能量,拎旗抱盖,尝试要激活方雨竹和张道岭的神通时,那影子竟森冷的笑了,在影子的嘴巴那里出现白生生的牙齿,半影半真实,十分可怖。

    而且,它更加的飘忽了,双手去拖王煊的影子,拉到了十米长,忽左忽右,改变轨迹,太快了。

    王煊数次想轰砸,要激活大神通镇杀,但都没有能锁定那道恐怖的影子!

    他头皮发炸,这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怪物,尤其是,对方没有冲着他的真身来,在远处的地面上横移。

    突然,一声低沉的吼声,让现实世界的人灵魂都颤栗,悸动,这片区域所有睡梦中的人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身体发抖。

    王煊爆发了,斩神旗携带红色物质飞了出去,轰向地上那个影子,因为这道影子也发难了,抱住王煊的影子,张嘴就要啃食。

    与此同时,炉盖、方雨竹和老张的大神通也即将爆发,只要斩神旗触及它,起了效果,那就能锁定了。

    突然,那影子踉跄倒退,松开了王煊的影子,发出更为沉闷的低吼声,像是恶魔之主在深渊中自语,喃喃,恐怖无比。

    王煊的影子恢复正常,不再枯长,回归到了他的近前,他愕然,不是斩神旗起到效果,旗子才飞出而已。

    刷的一声,他第一时间又将旗子收回来,攥在手中!

    那个生物缩小,不在鼓胀,回归颀长状态。它对斩神旗以及旗面上的红色物质有些忌惮,但是,并未过于戒备王煊这里,而是看向另一个方向。

    芦苇湖畔,竟多了两道影子,没有一点声息,突兀冒出来,这就有些恐怖了,今夜接连三道了?!

    王煊毛骨悚然,今晚太特殊了,这是什么节奏,都是些什么样的生物,让人防不胜防!

    仔细看,那一对影子是一男一女的形态,影子拉的比较长,正在慢慢移动,朝着颀长的影子而去。

    女子手中出现一柄剑,直接斩向地上的颀长影子,迅疾如光,隐约间,在虚空中闪现出一道恐怖的剑光,让真实空间爆鸣,塌陷。

    王煊瞳孔收缩,分明是地上的影子在交手,结果真实的虚空场景中,也有了这么大的动静!

    今晚所见又怪又瘆人,他百思不得其解。

    那女子进逼,持剑而行,导致那颀长身影倒退。

    同一时间,和女子站在一起的男子也动手了,如同雷霆般猛烈,追了上去,举拳就轰杀地面上的颀长影子。

    “轰”的一声,芦苇湖上空,真实浮现出一道巨大的雷霆,击穿了长空。

    就有些离谱了,地面上的影子对决,天空中竟有异常刺目的闪电炸响,惊心动魄,让人灵魂难安。

    王煊很冷静,并没有动手,而是站在那里静静地观看,当然时刻也准备着入场,展开决战。

    很快,他发现,那一男一女对他似乎没有恶意,并未感觉到不妥,两人轰得颀长的影子踉跄倒退。

    阴冷的低语犹若地狱之主在冷笑,穿透无尽时空而来,那颀长的影子再次剧震,身体摇动着倒退,而后竟转身逃走。

    他跑了,不敌那一男一女!

    那一男一女两道影子,没有任何迟疑,快如雷霆,追杀了下去。

    一眨眼,他们都不见了。

    明月高悬,月光如轻纱,罩在人间,朦胧而飘渺,只剩下王煊独立芦苇湖畔,他攥着斩神旗,死死地盯着三道影子远去的方向,今夜注定难眠。

    感谢:阳春沙、清清leo、流云之落,谢谢盟主的支持。前段时间盟主较多,有的盟主一直没来得及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