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吹散迷雾接近真相
    月光皎洁,但王煊的心却有阴霾,站在草坪上,看着湖中映照的繁星,他的心神依旧处在紧张中。

    是谁,影子有什么来历?以这种莫测的形态出现,如果被它吞掉自身的影子,会有什么后果?

    它会进而夺他的肉身吗?

    王煊站在原地,想了很多,真的防不上防,这个影子实在太危险了,和以前遇到的敌人都不一样。

    “上来就可以开启我的内景地,这实在有些可怕!”他眉头深锁。

    今夜的遭遇让他寝食难安,若是闭关,参悟经篇时,影子突然来袭,杀他个措手不及,那真是不敢想象。

    “老郑对我惦记很久了,但被我主动入仙界后成功绝杀,解决了大患。这个影子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不弄清楚的话,王煊觉得缺少安全感,很久没有这种体验了。

    这就像是身在灯火明室中,而在窗外黑暗之地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在窥视,未知的“猛兽”随时会扑进屋内。

    “是恒均吗?他和郑元天关系最好,要为他复仇?”王煊说完,又直接摇头。。

    如果真是恒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应该上来就动用羽化幡,先定住他再说。

    “应该另有其人,而且,他比郑元天更强!”

    这就有些可怕了,莫测的强敌,根本无法揣度深浅,如果没有那一男一女及时出现,今夜凶多吉少。

    “有些离谱,他驾轻就熟,能轻易就撬开别人的内景地!”王煊双目深邃,这个结果让他毛骨悚然。

    以前还没有人能这样,不经过他就可以娴熟的开启其内景地,这简直让他无法忍受,心底有阵阵寒气。

    王煊心中有各种念头,但外在表现很安静。

    “他先是验证,在确定我有特殊的内景地后,这才接近我,要吞食我的影子,进而波及我的肉身和精神。”

    很快,王煊喊老陈和青木,本着资源不浪费的原则,让两人来修行。

    最近他们都住在这里,距离自然不成问题,瞬间,师徒两人就到了。

    “你这是触发了超感?”陈永杰惊讶,说归说,在这个过程中,已经麻利的精神出窍,带着青木进去了。

    无论如何,在这里等同于“盗取时光”,可以让精神思感无数倍的提升,最适合悟道修行。

    “这是大造化,我又要进入人间仙境了,超凡离我不远了!”青木振奋,他可不想被同在安城的废柴秦诚给超过去。

    王煊谨慎地扫视后,自身的精神也进去,但没敢深入,就立身在入口附近,以防意外和惊变。

    在这里,他有充足的时间考虑问题。

    “我这可是在凡人时期就开启的特殊内景地,和其他超凡者的不一样,理论上来说,外人很难打开。”

    但是,那个人比他还精熟,并没有过大的动静,险些让他自身都无觉。

    最为关键的是,到现在为止,王煊自己还不能随时随地的打开呢,但那个人可以!

    “它对这种特殊的内景地很懂吗?接触过,体验过,甚至,拥有过?!”当想到这里,王煊寒毛炸立。

    不得不说,立足内景空明时光中,他的思路越发的清晰,联想到很多事,思维发散,各种想法都有了。

    他默不出声,仔细琢磨,认真的揣度和评估,这件事非常可怕,这个敌人的危险程度超越以往!

    当想到最坏的可能,他后背冒寒气,既然这个人比他更熟悉特殊的内景地,若是执意要针对他,可能会让他崩盘。

    无论是从恐怖实力的角度考虑,还是从未来和各大绝世高手的关系来看,显然这个人更具价值!

    “这可能是我遇到的最大危机,弄不好就翻船,万劫不复,被取而代之!”

    王煊有危机感,想这个人的来头,再眺望后续的各种可能,他得提起十二分小心,需要严阵以待。

    “今夜遇袭,提醒了我,乐观的处境彻底变了,吹散迷雾,原来我竟已经立身在黑夜中的恐怖巨兽面前!”

    换作其他超凡者,今天大概会死的不明不白,很难剥离出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更是看不到黑雾中那个人留下的可怖“足迹”。

    “以后,得靠我自己了,纵然是关系很好的绝世高手,未来都不见得会站在我这一边!”王煊叹气。

    巨大的危机横亘眼前,他必须得认真应对。

    “那一对男女又是谁,很强,居然驱赶走那个影子,不过那两人终究还是不能竟全功,杀不了那个人。”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开始修行,翻阅经篇,研究神话前沿理论,包括从机械鸟那里得到的十段生物的破境法等。

    死亡阴影在逼近,莫大的危机来临,拿什么拯救他自己?不能寄望于别人,要内求自身!

    王煊盘坐,眼前浮现一片金色的文字,他在研读金蝉功,这是钟庸老头子苦练的改命之法。

    “老钟,钟诚,钟晴,进入宇宙深空很长时间了,不知道是否找到了他们的世外净土。”

    他之所以研读此经,是因为,前段时间和冥血教祖、老张等人闲聊,了解到,他们都曾练过相近的法。

    这样的经文很特别,不管你实力多强,都给你一次逆天改命的机会,拓展生命层次的极限!

    比如,张道岭在鹤鸣山,观天蛇和神鹤决斗,不仅随手就闯出蛇鹤八散手,最后更是观看垂死的天蛇脱皮涅槃,结合古法,悟出天蛇化龙篇。

    天蛇蜕变,生命质变!

    “这种经文,我也有啊,天蛇化龙篇,当初没仔细看,觉得名字有些莽,不够出尘,没有想到,是老张留下的!”

    在新星时,尤其是临走前,王煊和陈永杰几乎将各家书库都给翻遍了,就是想在神话末年,得到足够的经文,为的是在未来的超凡黑暗寒冬时期,有足够的底蕴接着前行。

    类似的经文还有,不死鸟涅槃法,冥血教祖曾练过这部秘籍,连他的九大真命都与此有些关系。

    王煊在记忆的角落翻找,这篇也有,当时他是整体烙印在精神海深处,根本没去研究!

    他在元神中的“典籍室”仔细翻找,负有盛名的几篇都不缺失,比如化蝶法、蝼蚁望龙篇。

    “方雨竹和妖主妍妍都提及了《羽化返源经》,看来她们在现世时即便不认识,也有某些潜在的关系,练了同一种经文。”

    此时,王煊真的很感谢钟庸等人,搜罗各家秘库后,关于这些破限法,可以提升生命本质的经文,他全都有!

    “练,一篇都不落下,看看效果如何!”

    这个时代,任何能让人体升华,发生质变的经篇,都是瑰宝级的。

    不是他以前不够重视,实在是他得到的经文太多了,海量的法,比古代许多大教收藏还丰富。

    除了金色竹简、石板经文等几部至高经文,其他选择面太广了,幸好和几位教祖聊天,得到启发。

    “老钟不简单,自己在无数经文中选出金蝉功并修成了,不知道他练了多少年。”王煊没细问过。

    要是老钟练了一辈子,那就是百余年的苦功,想一想就让人生无可恋,枯竭时代到来了,哪有那么长时间。

    “不过,内景可盗时光,从这里开始!”

    王煊一篇都不想放下,交替着修行,他发现这些破限的经篇彼此有冲突的地方,但也有大量可融合的要义,可齐头并进。

    陈永杰在研究六丹轮回篇,金丹、舍利、妖核、魔元……很是投入,听闻王煊练破限法后,他也颇为动心,尝试纳入。

    至于青木才上路,刚开始,目标是超凡!

    到了王煊这个层次,在内景地即将闭合时,他觉得盗取了数年光阴,而青木却觉得盗取了二三十年。

    “果然,随着境界提升,内景地的某些效果在消弱!”

    这是不可避免的事,但外界两三分钟,内部数年,这依旧惊世骇俗,对寻常超凡者来说是不可想象的造化。

    “反正还有‘仙骨罐头’,以后,不管怎样也要将几部功法练上去!”

    修行结束,外界依旧月光满地,青木大宗师离超凡越来越近了,带着好心情去入睡。

    陈永杰得到王煊示警,得悉他不久前的经历,倒吸冷气,这个层面的对抗,他已经帮不上忙,但需要心理有数。

    次日上午,王煊的电话响起,是他妈打过来的。

    “儿子,接驾,安城呢。”

    王煊吃惊:“啊,你们从平城回来了?”虽说现在超凡者都很规矩,遵守新约,但是,他身边的怪事太多,离他过近并不稳妥。

    但人都回来了,他必须得去见,立刻赶过去了。

    两人气色不错,已经吃过早饭,在一个饮品店坐着呢,正式退休人的生活节奏很慢,让人羡慕。

    王煊发现,自己虽然身在红尘中,但是离这种接地气的生活有些远了,他准备以后补回来。

    “你们怎么回来了?”

    “总在平城呆着没意思,路过这里来看看你,一会儿我们就回云城,还是住在家里住舒服。如果觉得憋闷了,就去旅游,反正你给我们的钱都没怎么花,下次我和你爸去新星。”王妈说道,早规划好了。

    王煊想到,那钱还是他在青城山得到银色兽皮卷时,上缴给青木,被奖励的,此后他就没怎么挣过钱了。

    “儿子,我和你说,最近你不要乱跑,外面的超凡世界很乱,你别瞎折腾。”王妈说道。

    “你们……”王煊狐疑地看着她。

    王妈道:“雨竹说的,像我和你爸这样的普通人没什么,尤其是她给了我们两块牌子,以后更安全了,但对你这样的超凡者来说,世道有点乱。”

    王煊无语,他都不好意思喊方仙子的名字,自己的父母这就直接喊雨竹了?

    “你们知道她是什么年代的人吗?”他问道,得提点下了,毕竟那可是一位超绝世。

    王妈道:“你不要说她的出身年代,我不听。我只觉得,她挺好的,如果她实力足够强大就更好了,以后和人说,都有面子,我儿媳是方雨竹仙子!”

    “等下,您先冷静下,别上头,这称呼千万不要被别人听到。”王煊真心虚,自己老娘不懂超凡世界的水有多深,乱称呼会出大事的。

    “方雨竹人挺好。”他父亲也开口了。

    王煊赶紧喝了一口饮料压压惊,这叫什么事,如果不是能清晰的感觉到父母都是普通人,都是凡人,他还真以为两个大佬在撮合他和方雨竹呢。

    即便这样,他也心头一动,不可避免地想到昨夜的事,曾有一男一女帮他逼退那道可怕的影子。

    王煊抬头,准备再仔细看下自己父母,最近各种古怪齐现,弄的他疑神疑鬼,连自己家人都想检测下了。

    王妈对这件事很上心,带着笑容道:“儿子,我和你说,咱们家的传家宝,我都给方雨竹了。你们俩个八字很合,云游到平城那个超凡者悟空大师,还给算了下,说你们很合适,会有一子。”

    “等会儿,你们见了什么人?”王煊还没观探呢,先被他们的话吓了一跳,孙悟空都出来了?

    “你想哪去了,他可不是什么猴子,他法号悟空,据说是个强大的超凡者,还说和你有缘,是你将他从什么劳什子的内景地放出来的。”

    王煊出神,是那个鬼僧?他一共就从内景地放出四个人,剑仙子、张道岭、方雨竹,以及在精神领域将老陈足足打了一宿、揍的嗷嗷叫的鬼僧。

    “这世道,真有点乱啊。”他感慨,然后看向自己的父母,道:“等下,你们安静,别动,让我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