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章 幸福走得太快
    正月初五。

    财神庙内人潮汹涌,香火旺盛。

    李琇挤不进大殿,只得在院中焚香祈祷。

    毕业五年,所有同学都买了房,他还蜗居在出租屋内。

    李琇从小是孤儿,没有祖业依靠,也没有本事发大财。

    只能指望财神保佑了。

    “求财神保佑我财运亨通,早日加薪升职。”

    好像踩到别人脚了,他连忙低下头。

    咦——

    他发现自己竟然踩着一只钱袋。

    …………

    大唐开元二十二年,正月初五。

    大明宫三清观内。

    一名年轻皇子正跪在财帛星君像前祈祷。

    殿外还站着一个清瘦的中年宦官,目光像鹰一样盯着皇子。

    一名老宦官匆匆走到中年宦官面前。

    “牛总管,车已经准备好了。”

    “直接把他送去南院!”

    老宦官一惊,“牛总管,南院可是…..”

    “怎么,不行吗?”

    中年宦官目光冷厉得像一把刀。

    “老奴……遵命!”

    老宦官叹了口气,偷偷看了一眼正在上香的皇子。

    这可怜的孩子还一无所知。

    就在这时,正在祈祷的皇三十八子李琇忽然一头栽倒在地,浑身抽搐,表情痛苦。

    周围人大惊。

    中年宦官一怔,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倒下了?

    三清观的住持快步上前蹲下,查看皇子的情况。

    “牛总管,三十八郎有点不对,必须请御医!”

    所有目光都望向中年宦官。

    “传御医!”

    中年宦官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李琇在地上痛苦挣扎,他感觉脑袋被撕裂了。

    一个陌生的灵魂正强行灌入他的头顶。

    ……….

    李琇苏醒了,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霉味,谁家咸菜坛子未盖。

    “琇哥儿,你终于醒来了!”

    目光朦胧,两个相貌丑陋的家伙出现在他眼前。

    一个洋葱脸,一个苦瓜脸。

    戴的是什么帽子?像阿三的缠头,还是绿色的。

    “琇哥儿,你能听见我们说话吗?”

    琇哥儿?这个称呼好熟悉。

    这两张脸好像也有点眼熟。

    李琇又闭上眼睛,搜索脑海里最后的记忆。

    自己在财神庙内捡到一个钱袋子,眼前一黑……..

    不对,自己是大唐皇三十八子,在财神像前上香祈祷……..

    就像拉开一道小闸,无数记忆汹涌而出。

    两个相隔一千三百年的记忆在这一刻水乳交融。

    穿越!

    真相如一道闪电击中他的脑海。

    我现在……是在唐朝?

    李琇激动万分,挣扎坐起身。

    “琇哥儿小心!”两个随从连忙扶起他。

    两人穿着唐朝影视剧中襕袍,外面套一件羊皮袄,腰间束革带,还各挂一块铜牌。

    李琇咬一下手指,痛!不是在做梦。

    他急问道:“今年是哪一年?”

    “开元二十二年啊!今天圣上才开了新年大朝。”

    真的是穿越了!

    李琇一阵眩晕,自己真的成为大唐皇子了?

    他忽然很想知道自己变成了啥样?

    变成一个中年大叔,还是和原来一样?

    李琇看看手,左手掌心有个胎记,一双手细皮嫩肉,修长白皙。

    再摸摸脸,鼻子高挺,浓眉大眼,想必相貌英俊。

    再看看身材,高大挺拔,玉树临风。

    一种强烈的幸福感要将他融化了。

    哥还是一个年轻的皇子。

    还有几十年的荣华富贵。

    还是繁盛似锦的开元大唐啊!

    有独栋大别墅,屋子里堆满了钱,还可以左拥右抱。

    还有啥好处?

    还可以找李白喝酒,找杜甫下棋。

    对了!还可以去拯救杨贵妃。

    现在她还应该是个小美眉吧!

    李琇笑得嘴都咧到耳根了。

    “琇哥儿,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现在非常好,不是一般的好!”

    “你是张瓶!”李琇笑眯眯指着苦瓜脸。

    “琇哥儿,我是张瓶!”

    “你是赵壶!”他又指着洋葱脸。

    他在迅速融入自己的新身份、新生活,去他的苦逼单身狗。

    两个随从欢呼一声,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琇哥儿终于正常了!”

    等一等,自己是大唐皇子,然后呢?

    李琇忽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一阵头痛袭来。

    “我想喝水!”

    “琇哥儿稍等!”苦瓜脸张瓶飞奔而去。

    片刻,舀来一瓢水,“琇哥儿喝水!”

    李琇接过瓢,刚喝了一口水便愣住了。

    “这是啥?”他瞪着手中的水瓢。

    “这是水瓢啊!”

    “我知道它叫水瓢,但…但我为啥要用它喝水?”

    他吃惊地抬起头。

    “我不是皇子吗?唐朝的皇子都用水瓢喝水?”

    李琇环视一圈周围,房间蛮大,墙壁雪白。

    可是家具呢?

    应该有书桌书橱、箱笼屏风,帘幔拖地,刺绣铺桌…….

    还应该有博古架吧!上面摆几只官窑花瓶。

    还有,墙上也应该挂着几幅名家字画……..

    以上统统都没有,所有的皇子标配一样都没看见。

    房间内家徒四壁,连桌椅都没有了,就剩下一张床。

    一种莫名的恐慌从李琇心中涌起,幸福感开始动摇。

    “张瓶赵壶,我有点忘记了,我究竟出了什么事?我的家具呢?我的花瓶字画到哪里去了?”

    “琇哥儿原本要出宫,因为晕倒,所以耽误了两天。”

    “我出宫干嘛?”

    张瓶和赵壶面面相觑,“琇哥儿忘记了?”

    “我不记得了。”

    “琇哥儿年满十八岁,必须出宫,可是你不愿出宫。”

    “然后呢?”

    “然后内务局就把屋子里的东西强行收走,逼琇哥儿出宫!”

    “等一等,我为啥不愿出宫?”

    提起出宫,张瓶和赵壶便一脸苦相。

    “出宫什么都没了,内务局会安排个小院,但要自己付房租,宫里的家具摆设都带不出去,得自己去买家具,每天的柴米油盐菜也要花钱,每月靠一份例钱度日。”

    皇子还要付房租?

    李琇彻底糊涂了,这和自己前世有什么区别。

    “我就问你们一句,我到底是不是皇子?”

    张瓶期期艾艾道:“琇哥儿……以前是皇子!”

    “什么叫以前是皇子,那现在呢?你们把话说清楚!”

    张瓶和赵壶吞吞吐吐把真相告诉了他,李琇彻底懵了。

    他以前确实是皇子,封爵钱塘郡王。

    一年前出了一桩大案,母亲武贤仪涉案被打入冷宫,他也被牵连贬为庶民。

    因为尚未成年,他还一直住在宫中。

    虽然名义上是庶民,但他还能享受最低的皇族待遇。

    蹭点御膳房的免费美食,在宦官面前摆摆架子,和宫女们玩玩游戏。

    更重要的是,一旦出了宫,庶民的名份就坐实了,就再也没有机会重返皇族。

    皇子的幸福感彻底消失。

    李琇闭上眼睛只剩下漆黑一片,金光大道看不到了。

    “我不想出宫!”

    “我们也不想出宫!”

    张瓶和赵壶哭丧着脸。

    “琇哥儿已经拖了几个月,这次内务局要强行赶我们走。”

    “还能拖?”

    李琇心中又燃起一线希望。

    “三十八郎在吗?”外面有人问道。

    张瓶和赵壶顿时吓得脸都白了,“他们来了!”

    “谁来了?”

    “琇哥儿的债主来了!”

    “我….我的债主?”李琇瞪大了眼睛。

    他转身扑到窗前,只见院门口站在一群男子,一个个正向院子里探头。

    “我欠他们…….多少钱?”李琇回头问道。

    “几万贯吧!具体多少你有账本,我们也不清楚。”

    “那我还有多少钱?”

    “琇哥儿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抄走了,现在每个月只有十五贯钱,以后也一样。”

    五雷轰顶,李琇又被一道闪电击中,这次不再是幸福。

    “我怎么会借这么多钱?”李琇震惊万分。

    “哎!哪里是借钱,是墙倒众人推,都是以前他们孝敬你、讨好你的各种钱财,各种花费,结果…….他们就翻脸不认人,全部转化成债务,偏偏你一股脑承认了。”

    “我认了!”

    李琇瞪大眼睛,“这种烂债,我为啥要认?”

    张瓶战战兢兢道:“你是破罐子破摔,就想出宫后赖掉这些债!”

    “那你们怎么不阻拦?”李琇心中着实恼火

    张瓶和赵壶对望一眼,自己做的蠢事,现在却来责怪他们。

    “琇哥儿也是被他们缠得烦了。”

    “三十八郎,这次你再不还钱,有你好看!”

    外面有人高声威胁。

    “琇哥儿快逃,去太医局晕倒,明天咱们出宫,这笔债就赖掉了!”

    ‘出宫,赖帐!’

    李琇看看手,又摸摸脸,他上辈子都没赖过一分钱,刚当上皇子就要赖帐?

    “听说三十八郎醒了,我们特来探望!”债主们走进了院子。

    张瓶用木棍顶住房门,赵壶熟练地推开后窗。

    “琇哥儿快逃!”

    李琇无语,配合得这么熟练,不知他的前任逃过多少次了。

    自己也是倒霉,遇到这么一个窝囊无能的前任。

    而且还胆小如鼠,几个要债人就把他吓破了胆。

    为啥要逃?我欠债,我是大爷啊!

    应该是他们求我才对吧!

    李琇初来乍到,还带着穿越者的虎气。

    他像大爷一样地坐下,“带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