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二章 欠债是大爷
    进来十几人,有宗室子弟,有侍卫,还有几个中年宦官,估计是某个宫妃的代表。

    “三十八郎,你明天要出宫了,大家都很焦虑,所以请我们为代表,和你谈一谈欠债的事情。”

    李琇翻看着厚厚一叠借据,几百贯上千贯都有,算下来应该有近百人问他要债。

    每一张借据都有他的签名指印,白纸黑字,他想不认这笔债也不行。

    “首先我先表个态吧!”

    李琇想做大爷,但他更想做个有身份的大爷。

    “我知道各位怕我出宫就不认债了,但我好歹也是皇子,也有皇子的尊严,既然有借条,这些债我认!”

    李琇的表态让众人都松了口气。

    但接下来,李琇的大爷底色便一不小心露了出来,“其实你们也明白我还不起,对吧!”

    大爷李琇的思路很清晰。

    “你们给我钱财的时候就没打算让我还,只是在我身上进行投资,既然是投资,那就有风险,现在我破产了,作为投资者,你们应该风险自负才对!”

    李琇一番话让众人面面相觑,什么投资,什么破产,他们听不懂,但有一句话他们听懂了:风险自负!

    说了半天,还是想赖帐啊!

    一名年长皇族子弟道:“三十八郎,话不能这么说,既然有借据,而且还有你的指印和签名,这笔债你否认不了。”

    旁边一名宦官也尖声说:“其实我们也不想逼债,等你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但我们得到消息,你要被送去南院,所以我们才急了。”

    南院是什么?李琇一头雾水。

    债主们没有发现李琇走神。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也是省吃俭用攒下来的,我们顶多不要利息,但本钱你得还,不可能说不要了。”

    自己送去南院是什么意思?李琇还在想这句话,他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各位稍等片刻,我去一趟茅厕,保证不逃不晕。”

    李琇快步来到院子里,一把将张瓶拉过来问道:“他们说要把我送去南院,南院是什么地方?”

    张瓶和赵壶顿时脸色苍白。

    “琇哥儿,南院可去不得啊!”

    “把话说清楚,南院是什么?”李琇有点不耐烦。

    “南院是获罪皇族呆的地方,在东都洛阳,进了南院一般都活不了几年。”

    “不对吧!”

    李琇更加糊涂了,“我不是贬为庶民吗?怎么又变成有罪皇子?”

    张瓶叹了口气,“贬黜和获罪本来也差不多,就是处罚轻重的区别,去南院也是庶民,牛仙童心狠手辣啊!”

    “牛仙童是谁?”

    “此事说来话长,他们来了。”

    李琇回头,只见好几个债主从房里快步走出来。

    有人站在他身后,有人堵住院门。

    情况发生了变化,李琇迅速调整思路。

    无论如何他要争取留在皇宫。

    他又回到房间,大爷一般坐下。

    众债主都站在对面,眼巴巴地看着他。

    “我很想还各位的钱,但大家都知道,我明天下午就要去南院,恐怕以后很难再回皇宫。

    而且就算我不去南院,我一个月也就十五贯钱,还要吃饭,要付房租,要支付柴米油盐。

    可能不久还要成家生子,我估计十五贯钱都不够用。

    我想摆个摊赚钱还债,但宫里不允许!

    大家说说看,这笔债我该怎么还?”

    摆事实,讲道理,有身份的大爷讲究循循善诱。

    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三十八郎的意思是,这笔债就算了?我们自认倒霉?”

    有身份的大爷不仅要懂得循循善诱,还要会钓鱼做窝子。

    “不!不!不!我绝没有这个想法,我不想损害自己的名声,我良心会不安,如果借钱不还,我母亲也不会原谅我。”

    “那你说怎么办吧!”

    “事情也简单!”李琇笑得就像一个千年狐狸大爷。

    他又抛下一块鱼饵。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或许能把这笔债在一两年内还掉。”

    众人都要绝望了,李琇这番话使众人又在绝望中看到了一线希望。

    “你有什么办法?”

    鱼儿们终于咬钩,下面就该拉竿了,要快、要狠!

    “你们去托人情找关系,总之要求内务局不准放我出宫。

    然后我们一起努力,把原本属于我的爵位争取回来,只要我的财产拿回来,你们的债务就解决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行得通吗?

    大爷李琇又取来一个网,断掉了鱼儿们挣扎回水里的希望。

    “你们想要收回债,这是唯一的办法!”

    ……….

    “琇哥儿,会有效果吗?”张瓶和赵壶担忧地问道。

    “谁知道呢?”

    他上辈子运气很渣,但愿这辈子运气能好一点。

    夜里下雨了,淅淅沥沥,债主们还在紧张串联,李琇却睡得很香甜。

    他的左手搁在床头,掌心却幽幽闪着蓝光。

    ………..

    大明宫内务局。

    一名宦官从事递上一张纸条,“局令,太子殿下送来一张纸条,希望让皇三十八子暂留皇宫”

    另一名宦官也递上一张纸条,“局令,这是武妃娘娘的一点小小要求,也是希望皇三十八子暂时不要出宫!”

    内务局令王承恩要疯掉了。

    短短一个上午,二十几张纸条堆在他的桌上。

    刘华妃、赵丽妃、钱妃、韦昭仪、郯王、忠王、棣王、鄂王、光王,现在太子的纸条也来了,还有天子最得宠的武惠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混蛋三十八郎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

    王承恩一阵抓狂。

    这件事他做不了主,必须立刻向牛总管汇报。

    ………..

    大内总管牛仙童忙了一个上午,刚刚回到自己官房。

    看完了纸条,他眯起眼睛冷冷道:“不要给咱家说什么亲王求情,王妃求情,咱家也不想知道什么皇宫规矩,你就简单说,这么多人给他求情,发生了什么事?”

    牛仙童很不高兴,原本今天下午把三十八子送出皇宫,结果又出了幺蛾子。

    王承恩额头见汗,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总管,小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旁边一个小宦官很机灵地抓住了机会。

    “你说!”

    “听说昨天很多人去找三十八郎要债,三十八郎说,还债可以,但要帮他留在宫里,否则他一出宫这债就没法还了。”

    “真是混蛋!”王承恩脸色铁青骂了一声。

    “王局令,你说怎么办?”牛仙童瞥了他一眼。

    “大总管,不能给他任何机会,卑职建议下午就送他出宫。”

    “可以!”

    牛仙童把一叠纸条扔给他,“你一个个去解释吧!”

    “这……”王承恩呆住了。

    “你这个脑袋就是榆木疙瘩做的!”

    牛仙童又把一叠纸条取了回来,“你以为那群人能请得动这么多神仙来求情?”

    “大总管的意思是说………”

    “你总算有点开窍了,有人在后面助力呢!”

    “那大总管说该怎么办?”

    牛仙童坐不住了,他也一样心烦意乱。

    摄政王殿下借皇甫太妃一案将武贤仪打入冷宫,并将她的儿子贬为庶民,这个案子就算结束了。

    但这个案子和他牛仙童有关,斩草除根最好办法就是将皇三十八子送去南院。

    只是没想到这么多亲王皇妃站出来,甚至连太子也跳出来,阻止皇三十八子出宫。

    牛仙童就算是大内总管,也不得不掂一掂这里面的分量。

    尤其这背后还隐隐藏着一只手,颇令牛仙童忌惮。

    但牛仙童也不是省油的灯,亲王皇妃要求情,这次就给他们一个面子,就不信他们第二次还能再跳出来?

    “暂时宽延一个月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