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三章 一份天价帐单
    “这才像个皇子的房间嘛!”

    李琇笑眯眯打量着自己房间,桌椅书橱、箱笼屏风,博古架也有了,上面摆放着几只细颈花瓶,墙上也挂了几幅字画。

    幔帐虽然没有,但桌上铺了绣花桌布。

    但很快,李琇又有点不太满意了。

    家具太旧,桌布太粗,花瓶不是官窑,字画也和名人无关。

    很明显都只是大路货色。

    李琇也知道,他现在是庶民,好东西到不了他这里。

    不过今天的结果确实出乎李琇的意料

    他根本就不指望那些底层皇族兄弟能把他留下来。

    李琇原本只是想把事情闹大,牛仙童忌惮于形势,不敢把他送去南院。

    没想到最后结果是宽限一个月。

    有意思!居然连太子和武惠妃都出来给他说情,谁有这么大的面子?

    李琇感觉背后有推手。

    “不对啊!”

    李琇眉头一皱,现在是开元年间,皇宫里一手遮天的人应该是高力士才对,怎么变成了牛仙童?

    “琇哥儿,给你!”赵壶跑进来,递给他一张纸。

    “这是啥?”

    “这是太医局刚刚送来的帐单。”

    “什么帐单?”

    “琇哥儿郎昏迷三天,各种花费支出,需要琇哥儿确认。”

    “我来看看!”

    李琇瞟了一眼手上帐单,眼珠子都差点瞪掉。

    他没看错,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医药杂费三千贯,相当于他那个时代的三百万元。

    他都享受了啥待遇,要三百万?

    李琇继续看下面的明细。

    第一条就让李琇想不通,“洗体钱八十贯是啥意思?我洗澡还收钱?”

    “当时以为皇子救不回来了,开始准备后事,这个洗体钱就是清洗身体收的钱。”

    “不就是洗个澡吗?”

    李琇无法理解,他在县城泡一次大池只要五块钱,这里洗一次居然要收八万块。

    难道…..还有什么特殊服务?

    李琇精神一振,满怀期待问道:“具体是怎么洗的?”

    “回禀三十八郎,是请三位资深老宫女来洗的,洗了一天,保证每个部位都洗得干干净净,所以贵一点。”

    李琇听得遍体恶寒,不敢想象。

    “为啥不用年轻宫女?”

    “琇哥儿毕竟曾是皇子,资深老宫女更符合身份!”

    李琇无语了,又继续看下去。

    “寿衣钱两百贯、美容钱一百五十贯、超度钱一千五百贯、风水钱六百贯、香烛贡品钱三百贯、棺材预定金一百贯,还有挖坑钱五十贯,我去!”

    看到最后,医药费就只花了二十贯钱。

    其他两千九百八十贯都是丧葬费。

    清单的最后一行字是:‘病因尚不明确!’

    帐单右下角需要按手印确认。

    李琇用拇指蘸点朱泥,向横线一栏按下去。

    张瓶咳嗽一声,赵壶也跟着咳嗽一声。

    李琇看了看两人,“你俩有屁就放,咳嗽啥!”

    “琇哥儿,上面写了‘病因尚不明确’吗?”

    “写了,这句话有问题?”

    “现在是病因尚不明确,等琇哥儿按下手印,病因就明确了。”

    李琇感到一丝不妙,“你们把话说清楚!”

    “小病自己负担,大病内库负担九成,等琇哥儿按了手印,太医局肯定会给你添一句,‘初步诊断为小病’,那时找谁说理去?”

    李琇的手悬在空中,这个手印他无论如何按不下去了。

    “啥意思,医药费还要我负担?”

    “琇哥儿现在…..是庶民嘛!”

    哦!忘记自己是庶民了。

    李琇扯过桌布,把手上的朱泥擦掉。

    “我不按这个手印会怎样?”

    “太医局会上门来找你!”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声咳嗽,“请问,三十八郎在吗?”

    张瓶看了一眼窗外,一蹦老高。

    “琇哥儿快出去迎接,太医局令来了!”

    “为啥要我迎接?”

    “我们回头再解释,琇哥儿态度要好一点,你得罪他两次了,这次千万别再得罪他,以后出宫就有得苦头吃!”

    李琇被两个随从推到院子,只见院子站着两名官员。

    前面一个长得像二师兄的中年人李琇依稀有点印象。

    好像是给自己看病的王御医。

    后面跟着一个大号的土拨鼠,应该是个御医头子。

    穿着浅绿色官服,头戴深绿色纱笼帽。

    肚子圆滚滚那么大,背着双手,下巴翘向天空。

    官员腰带是银制,浅绿服色加银腰带就是七品官。

    “三十八郎,这位是我们余局令,来看看你的身体情况。”

    二师兄目光暗示李琇,赶紧行礼。

    李琇昨天还在抱怨自己前任窝囊无能,这一刻他忽然有点理解了。

    他曾经是郡王啊!现在居然要给一个七品芝麻官行礼。

    李琇站着没动,眼皮翻向天空。

    余局令瞥了李琇一眼,心中冷笑一声。

    这个小混蛋以为自己还是皇子吗?

    余局令在皇宫里的架子确实很大。

    他刚当上局令那会儿也是奋发有为,为人谦卑谨慎,会给每一个皇族和宫妃行礼,腰弯得很低。

    但地位卑微的皇族子弟为了开点好药,为了小病算大病,便左一个吹嘘,右一个奉承,腰弯得比他还低。

    时间久了,余局令的腰板就越来越硬,挺得越来越直,把皇族子弟的卑微当成了习惯。

    但现在遇到不肯弯腰的李琇,他有点不习惯。

    要是依他平时的性子,转身就走了。

    但今天他有事。

    余局令上前笑眯眯行一礼。

    “卑职太医局令余深参见皇三十八子。”

    “免礼,屋里请!”

    张瓶和赵壶面面相觑,今天怪事真多。

    进屋坐下,大号土拨鼠呵呵一笑。

    “三十八郎大病初愈,需要休息,卑职就长话短说,能否先给卑职看看帐单。”

    李琇取过帐单递给他,余深眼皮一跳,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家伙没有按手印确认!

    “卑职知道三十八郎手头拮据,如果定为小病,三千贯确实负担不起,不如卑职大方一点,就算三十八郎大病。”

    李琇若有所悟,这混蛋不是土拨鼠,而是一只黄鼠狼。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不过呢!卑职有个小小的条件。”

    “余局令,条件太高我可承受不起。”

    “不用担心,我其实是给三十八郎减负而来。”

    “余局令说说条件!”

    “我想在帐单里再添加一座墓地。”

    “啥?”李琇瞪大了眼睛。

    “呵呵!没什么好忌讳的,三十八郎身体好得很,加一座墓地也无妨。

    而且三十八郎按下手印,卑职就定为大病了,不是好事吗?”

    皇家墓地最便宜至少也要一千贯吧!

    李琇忽然明白了,这狗东西要吃回扣,难怪长得这么肥。

    加上墓地的话,帐单金额就增加到四千贯,算大病自己负担一成也要四百贯钱。

    不行!

    “余局令想添加十个墓地都可以,但我一文钱也想不负担。”

    “那可行不通,规矩不能乱改。”

    “不行就算了,还有啥事?”李琇准备赶人。

    余局令意识到自己的伎俩被对方识破了。

    他暗暗后悔,早知道不提什么墓地就好了,先哄他按下手印,然后随便自己添加。

    但想到墓地自己能拿到一大半的抽头,这种机会很难得到,七百贯钱啊!

    余深眼珠一转,又呵呵笑道:“墓地不提也罢!卑职算三十八郎大病,回头再补给你三百贯钱,这样你就完全没有负担了。”

    对方的意图连白痴都懂,先哄自己按手印呗!

    李琇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王御医,他看得很清楚,王御医给自己使了个眼色。

    啥意思?

    李琇咂了咂王御医的眼色,有料啊!

    “要不,让我考虑一下?”

    “行!那卑职就晚一点再来。”

    余深起身告辞,王御医走在后面,又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李琇一眼。

    ………..

    “这帐单我不签!”李琇随手把帐单扔到桌上。

    “琇哥儿,皇宫里都这样的!”

    张瓶觉得小主人大病一场,反而看不清宫里形势,自己得点醒他。

    “琇哥儿,这个余局令有牛仙童撑腰,没人敢得罪他。”

    “你脑子烧糊涂了吧!这混蛋要抽我的脂,刮我的油,我还得乖乖把脖子伸过去?”

    “其他皇子…….”

    “其他皇子与我无关!”

    李琇打断张瓶的话,一脸恼火。

    “想坑老子的钱,做梦!”

    “琇哥儿,咱们现在惹不起啊!”

    张瓶劝不醒小主人,苦瓜脸变成打了霜的茄子。

    李琇在回想着王御医的眼色和意味深长的一瞥。

    他又想起了高力士。

    李琇招招手,让张瓶和赵壶过来。

    “我来问你们,大内有几个总管?”

    “有两个,一个牛总管,一个是高总管?”

    “高总管是高力士?”

    “没错!”

    张瓶和赵壶对小主人的失忆已经习惯了。

    “高总管和牛总管关系怎样?”李琇一针见血问道。

    “一山不容二虎,两人斗了十几年。”

    李琇低头细想,若有所悟。

    “我猜,王御医应该是高力士的人!”

    “这个…..我们不清楚!”

    李琇也懒得给他们解释。

    “你们去一趟太医局把王御医请来,就说我很不舒服。”

    “咳!咳!请问三十八郎在吗?”外面传来了王御医的声音。

    李琇眼睛笑眯成一条线,还真有灵犀一点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