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四章 预言的秘密
    “王御医去而复返,是想和我再谈谈这份帐单,对吧?”

    李琇把帐单推给了他,“这份帐单实价多少?”

    王御医有些尴尬,“不瞒三十八郎说,这份帐单实价应该是三十贯!”

    “不知王御医烧哪炷香?高香?还是牛香?”

    李琇这一剑捅得太直白,没有回转余地。

    王御医目光有些踌躇。

    “我不太明白三十八郎的意思!”

    李琇不喜欢这些小官僚,想干大事又惜身,明明是想把余局令搞下去,偏偏又要装作无辜的样子。

    李琇用手指敲敲帐单,“不明白我的意思,你又回来做什么?”

    “这个……”

    王御医脸一红,低声道:“我更偏向高总管一点!”

    “如果我签了这份帐单,你就能成为王局令?”

    王御医吓得连忙摆手,“我从未有这个非分之想?”

    “好吧!你能不能成局令和我无关,但我想知道,我冒险揭发余局令,有啥好处?”

    “三十八郎签了它,我保证给你重开一份实价帐单,三十贯,算大病,你自己只需要负担三贯钱。”

    还要自己负担三贯钱,李琇着实有点鄙视这家伙,不会做事,骨子里小家子气。

    “王御医如果当上局令,总得给我一个红包吧!”

    王御医翻个白眼,这个混蛋吃了鱼肉还要熬鱼骨汤。

    “卑职很穷,刚买了房子,开不起这种玩笑!”

    “意思意思就行了,表示庆贺嘛!”

    “到时候王御医只要给我一个三贯钱的红包就行了。”

    王御医哭笑不得,好像搞反了吧!

    “呵呵!”

    呵呵你个头!李琇心中暗骂一声。

    “王御医,余局令这样贪腐不止一天两天吧!以前为啥不扳倒他?”

    王御医挺直腰板,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

    “第一,以前都是药费,成色差一点就价差十倍,水很深,不容易查,而丧葬费是明价,他贪了多少,一目了然。”

    “所以你就抓住他贪污的把柄?”

    “贪污这点钱还不至于干掉他,关键是礼制错了。”

    “礼制?”李琇没听懂。

    王御医笑道:“连同墓地在内,他一共要做六千贯的丧葬钱,是按照皇子身份标价,但你已经不是皇子。

    他这份帐单明显违反了礼制,这才是要害,加上贪污巨大,足以让他掉脑袋。”

    李琇这才听懂,敢情自己只有三十贯钱的丧葬费,最后是不是用草席子裹一裹埋掉?

    他心中很不舒服。

    “还有呢?”

    “第三,就是以前没有人敢出来指证他,你是第一个!”

    这么大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御医可玩不转。

    李琇眼珠一转,“是高总管让你来的吧?”

    ………….

    忙完了一天的高力士拖着疲惫的躯体回到自己房间了。

    皇帝要求很多,皇妃们要求也很多,皇子们要求更多,高力士很累。

    但手下却不体谅他,高力士昏昏欲睡地听着御医王福平的汇报,说的都是一堆废话,他怀疑最近自己眼角皱纹多了一根,就是这些废话听多了。

    自己想夺回太医局,李琇在挣扎求生。

    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个王福平就看不透。

    “帐单搁在这里,咱家会细看!”

    “卑职告退!”

    “等等!这上面死而复生是什么意思?”

    “回禀总管,三十八郎当时确实没脉象了。”

    “那怎么又活了?”高力士有些不满道。

    王福平战战兢兢道:“卑职的意思说,其实三十八郎没有死,只是幻觉,就和….就和那些江湖术士诈死复活,然后吹嘘自己能预言未来所用的伎俩一样。”

    “三十八郎也能预言未来?”

    “回禀总管,他是说了很多胡话!”

    高力士目光投向桌上的一张纸,这是记录他梦境的草稿,上面只有一句话:‘将来谁为太子?’

    太子性格懦弱,不能助天子对抗摄政王的强势。

    天子换太子的决心已定,但光亲王皇子就有二十人,个个都有资格,最后谁能胜出,大臣们不知道,高力士也不知道。

    但高力士想知道,这关系到他下半辈子的幸福。

    他还年轻,他在政治上还有追求,他还想再上一步。

    但这个宝该押在谁的身上?

    高力士殚精竭虑,连做梦都是捧着新太子进东宫,但这个新太子到底长啥样,梦里就是不肯出现。

    谁能替自己预言一下未来啊!高力士都要崩溃了。

    “三十八郎预言了什么?”高力士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兴趣。

    “他预言大唐将亡于猪瘟…….”

    “放屁!有猪瘟就不能吃羊肉?滚出去!”高力士彻底没耐心了。

    “他还说天宝十四年,杨贵妃死……”

    王福平要哭出来了,阿翁叫他滚出去,就是要他滚出皇宫啊!

    他的饭碗要砸了,他借钱买房子的三十年贷款才刚开始还。

    “滚!”

    王福平连滚带爬向外面跑。

    刚跑到门口,高力士忽然又喊他,“站住!”

    王福平一只脚在外,一只脚在内,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不动了。

    “滚回来!”

    王福平眼泪都要流出来,饭碗好像有希望保住了。

    他回几乎就是滚着回来,“总管还有什么吩咐?”

    “刚才你说多少年?”

    “回禀总管,还有三十年!”

    “什么屁话?我是问你三十八郎的第二个预言。”

    “啊!天宝十四年,杨贵妃死。”

    杨贵妃是谁?高力士不知道,也不关心。

    他现在的女主人是武惠妃,武惠妃能吃能睡,整天忙于增肥,寿命还长。

    高力士关心的是这个年号:‘天宝!’

    高力士被震住了。

    王福平满脸泪流走出房间,他的饭碗终于保住了。

    高力士呆坐了半天,取出一把贴身小钥匙,打开了一个描金朱漆盒。

    这里面都是他的秘密,他从盒子里取出一张叠好的黄麻纸。

    这段时间天子在考虑改年号,大臣们提了不少年号,天子都不满意,让自己给他想一个年号。

    就在今天上午,高力士终于想到了一个很大气的年号。

    高力士慢慢打开黄麻纸,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天宝。

    ………

    第二天一早,李琇在几名御史的调查书上签名并按下指印。

    下午便传来消息,太医局令余深贪污公帑,僭越礼制,人证、物证确凿,被御史弹劾,革职下大理寺问罪。

    新上任太医局令正是御医王福平。

    ……….

    春天来了,再结实的冻土也会冒出嫩芽。

    张瓶和赵壶在院子里叮叮当当修复破旧的马房。

    高力士派人送来一匹马,一间空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墙壁粉刷一新,地上重新铺上木板,放进一张床和一口箱子。

    一个穿着绿色窄袖短衫和石榴宫裙的小宫女坐在床沿前,年纪也就十四五岁,

    小宫女肌肤白里透红,长得眉眼如画,鼻子和小嘴极为精巧,头上梳着一对望仙髻,就像一对相交漂亮的圆环。

    虽然这两天李琇也见了几个宫女,但第一次有个漂亮的宫女真真切切坐在他面前,他还是有点手足无措,甚至比他前世去相亲还要紧张。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公孙小娘…….”

    还没有说完,小宫女便忍不住捂嘴‘噗嗤!’一笑。

    “琇哥儿居然不认识我了?”

    “啥?”

    李琇呆了一下,这个小宫女居然认识自己。

    “你稍等一下哈!”

    他连忙跑到院子,一把将赵壶从梯上揪下来。

    “琇哥儿慢点,哎哟!我的脚......”

    赵壶痛得龇牙咧嘴,李琇不管他死活,指指房间,“我认识?”

    “什么话!她从小在你后面跟屁虫一样,你怎么可能不认识?”

    赵壶在他眼前晃晃手,“你不会啥都忘了吧?”

    “废话,我记得还会问你?”

    “她是主母的贴身侍女,你十二岁以前是和主母住在一起,后来才搬到这里读书,公孙小娘经常来给你送吃的。”

    赵壶看了一眼房间,又小声道:“她在宫中的外号叫做小刺猬,很厉害的,以前有个傻姐儿常来找你玩,有一次你们差点发生某种不可言述之事,结果被公孙小娘棒打鸳鸯!”

    李琇心痒难耐,赵壶的话勾起他无限遐想。

    “我还有没有......别的不可言述之事?”

    “呵呵!”

    赵壶笑起来格外龌龊,一张褶子圆脸就像还没剥皮的洋葱一样。

    “琇哥儿以前很老实,就是从去年开始乱来,曾经有好几次机会,都差一点得手,每次都是被这个公孙小娘搅黄了,可怜啊!到现在还是个雏。”

    李琇气结,“为啥她总坏我好事?”

    解风情慢一拍的李瓶终于反应过来,他用胳膊肘捅捅赵壶,两人乐不可支。

    “因为主母不准呗!”

    李琇更加糊涂了,他挠挠头问道:“为什么她不准?难道她老人家不想抱孙子?”

    “她老人家当然想抱孙子,但要看谁生的孙子,名门闺秀,宰相女儿,她愿意,可如果是扫地的粗使宫女,做饭的傻姐儿,她老人家肯定不会愿意。”

    “靠!我有那么饥不择食吗?”

    张瓶和赵壶异口同声道:“就是!”